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百零五章 初五去拜年

时间:2018-01-31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吃完这顿饭,张成对薛琴道:“薛琴,你的东西还在我们家呢,你别忘了去我家拿上那些东西啊。”

    薛琴吐了吐舌头,原来,刚才她急着去找张开山给苏星晖解围,急匆匆的来到张家,把她买的衣服落在了张家。

    看着薛琴的样子,苏星晖觉得这时候的她很可爱,他笑道:“那我陪你一起去拿吧。”

    薛琴开心的道:“好啊!”

    柳长林对苏星晖道:“苏星晖,谢谢你请我吃饭,那我回家了!”

    苏星晖道:“行,以后有时间找我玩。”

    柳长林对苏星晖的脾气性格也觉得很投缘,他点头道:“没问题,有机会也到我那里去找我玩。”

    说完,柳长林跟他们挥手告别,便先离开了。

    许小光也回家了,苏星晖、薛琴一起去了张成家,张开山这时候已经回家了,看到苏星晖来了,他对苏星晖道:“星晖,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苏星晖跟张开山一起进了书房,张开山微笑道:“星晖,刚才我去见了纪书记,纪书记听了今天的事情,他说你很有正义感。”

    苏星晖开玩笑道:“主要是那些小偷太嚣张了,让我都看了就生气。”

    张开山哈哈一笑道:“对了,今天我跟纪书记商量了,这件事情,咱们静观其变吧。”

    苏星晖一听,就明白了张开山的意思,他点头道:“行,我明白了。”

    张开山见了苏星晖的样子,倒来了兴趣,他问道:“你说说,你明白什么了?”

    苏星晖笑道:“很简单,现在对手的实力还是比我们强,咱们如果抓住这件事情大做文章的话,反而会引起对手的强力反弹,有可能弄得两败俱伤,咱们静观其变的话,对手反而会心中打鼓,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他们不可能不处理几个人,这就会动摇他们的根基,逼着他们自己削弱自己的实力,更重要的是,不还有一个徐局长在吗?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有他在,我们完全可以静观其变了。“

    张开山讶道:“真没想到啊,星晖,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对搞经济在行,怎么你对官场上的这些门道也懂得这么多啊?”

    苏星晖道:“我不是喜欢看书吗?书上可是什么都有。”

    张开山哈哈大笑道:“行,看来你是天生就适合干这一行,我很看好你啊!”

    苏星晖道:“谢谢张叔的夸奖了!”

    张开山道:“哦,对了,今年咱们一起去给陆秘书长拜个年吧,你觉得合不合适?”

    苏星晖沉吟片刻之后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到时候去的话,咱们不用带多了东西,就买点普通的糕点之类的礼品就行了。”

    张开山点头道:“行,就听你的,你就在我这里给陆秘书长家打个电话,约一下时间,我也好安排一下时间。”

    苏星晖答应一声,就在张开山的书房里拿起电话给陆正弘家打了电话,这时候已经八点多钟了,他估计陆正弘也该回家了。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了起来,里面是陆小雅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找谁?”

    苏星晖道:“是小雅吗?我是苏星晖啊!”

    陆小雅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欢快起来:“是苏星晖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苏星晖道:“上次不是答应了你有时间到你家去玩吗?今天就是问你爸什么时候在家,我去你家玩,顺便给你爸拜个年。”

    陆小雅道:“我就知道你到我家来玩是假,想见我爸是真是吧?”

    苏星晖叫屈道:“你这可就冤枉我了,今年我工作不是忙吗?都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专门去你家玩没时间,只能过年去,可是过年去的话不给你爸拜年是不是不合适啊?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陆小雅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她这才道:“行,算你有道理,不过你这次来了江城可不许一来就走,得多呆两天。”

    苏星晖想到去了江城还得给几个长辈拜年,还得跟一些同学见个面,一天时间也确实不够,便回答道:“好的,这次去了江城多呆两天。”

    陆小雅这才高兴的道:“好,那你等着,我去叫我爸去。”

    过了几十秒钟,那边传来了陆正弘的声音:“你好,是小苏吧,我是陆正弘啊!”

    苏星晖道:“陆叔叔,您好,是这样,我和张县长打算年后去向您汇报一下工作,顺便给您拜个年,看看您哪天有时间。”

    陆正弘道:“你们还专门来给我拜年啊,不用这么客气了!”

    苏星晖道:“也不是专门给您拜年,是给您汇报工作顺便给您拜个年。”

    陆正弘哈哈大笑道:“行,那你们来吧,我看看我的工作安排啊。”

    陆正弘放下了话筒,看来是去看工作安排去了,过了两分钟左右,他过来在电话里说:“那你们初五过来吧,初五的上午我在家里等你们。”

    苏星晖道:“好的,那我们就初五过去了。”

    挂了电话,张开山笑着点头道:“星晖,那咱们就初五去江城。”

    苏星晖道:“好,那我先回家了,我今天回得这么晚,我爸妈估计正在家里着急呢。”

    张开山的心情很好,他又哈哈大笑道:“行,那你快点回家吧。”

    张开山让苏星晖早点回家,不过他还是不能这么早回家,他要送薛琴回家,薛琴的家虽然也在县委大院里,可是离常委楼还是挺远的,县委大院覆盖了大半座文庙山,面积太大了。

    现在是晚上,县委大院里的路灯也不多,虽然保卫措施还是比较严密,可是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乌漆麻黑的,她还是害怕啊,所以苏星晖肯定要送她回家。

    再说了,今天两人的经历也算是共患难了,苏星晖如果不送她,那也太不近人情了,说实话,今天薛琴的一些举动,还是让苏星晖有点感动的。

    苏星晖帮薛琴提着她买的那些衣服,薛琴走在他旁边,走得很慢,她巴不得两人永远这样走下去,她的家永远都走不到。

    苏星晖也放慢了脚步,薛琴突然道:“星晖,今天你可真厉害,打那些坏蛋的样子太帅了!”

    苏星晖洒然一笑道:“我这几下子也算不了什么,主要是那些人太怂了。”

    薛琴问道:“你是跟谁学的?在学校的时候我怎么从来没见你施展过?”

    苏星晖道:“我是跟我姑爹学的,我姑爹是个老中医,是个特别有本事的人,我好多东西都是跟他学的。不过他跟我说,跟他学了功夫,不能对好人出手,平时也不能张扬,我在学校对谁施展?是对同学,还是对老师啊?”

    薛琴点头道:“你的画画也是跟你姑爹学的吧?那你姑爹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把你也培养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人。”

    听到这里,苏星晖脸色有些黯然了,他对薛琴道:“我姑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不过我可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人,甚至我曾经是一个失败的人。”

    薛琴不解的道:“你怎么可能是一个失败的人呢?你会那么多本事,你还是江城大学的高材生呢,大家都羡慕你的成功!”

    薛琴当然不知道,苏星晖是想起了他失败的前世,还有他失败的婚姻,那段人生,真的是太失败了,这说明了,智商再高,会的本事再多,如果情商不行,无人赏识,想要成功也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苏星晖笑了笑道:“我不是没考上京大吗?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失败了啊!”

    薛琴道:“那是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呗,像我,连个中专都没考上,不也挺好的嘛,你已经是我们那一届考得最好的几个了。”

    听薛琴说这个,苏星晖倒想起了什么,他对薛琴道:“对了,薛琴,你现在也别光忙着工作,你也得考个文凭,我觉得考自考就不错。”

    薛琴不以为然的道:“我考那个干什么?我都多大年纪了,还看书呀。”

    苏星晖道:“以后国家提拔干部会越来越重视年轻化、知识化,如果你没有大学文凭的话,就很难得到提拔了。”

    薛琴摇头道:“我倒不怎么希望得到提拔,以后我能当一个贤妻良母就行了。”

    苏星晖道:“你可不能这么想,就算是女孩子,也要有自己的事业。再过两年,我还想读一个在职研究生呢,不管怎么样,多读点书也是好的。”

    听到苏星晖还想读在职研究生,薛琴不禁思索了起来,她是不是也要听苏星晖的话去考个自考呢?要不然的话,她跟苏星晖的差距不是拉得越来越大了吗?

    想了一会儿,薛琴点头道:“行,我听你的,我就考自考,不过我底子差,你还得多帮帮我。”

    苏星晖爽快的笑道:“好啊,等过完年上班之后,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去问我,只要是我懂的,我都会帮你。”

    薛琴高兴的道:“那太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