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只能留下了

时间:2019-07-29作者:老周小王

    ,精彩小说免费!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持镇定的,也就只有苏星晖了,他这一辈子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惊险的时刻,这种场面还吓不倒他,他安慰着哆哆嗦嗦的葛斌和另外一位叫小杨的男同志,说没事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刘翠兰惊愕的看着他们,问出了什么事情。

    苏星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刘翠兰也是吓得花容失色,她说:“那你们可真是命大啊,这夹石沟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就是因为山上有时候会往下掉石头,以前也砸死过人和牲畜,近几年都没怎么掉石头了,今天怎么让你们碰上了?要是你们早一点走,只怕就被砸成肉饼了。”

    刘翠兰这么一说,那两个刚刚停止呕吐的女孩子,又是一阵犯恶心,再次蹲下来大吐特吐了,刘翠兰连忙上前去拍打着她们的背心,让她们好受一些。

    苏星晖对老沈道:“沈乡长,今天咱们只怕是回不去了,你给乡政府打个电话吧,让他们把路给打通。”

    刘翠兰一边拍打着两个女孩子的背,一边转头高兴的说:“那太好了,今天你们就在我家睡吧?”

    苏星晖都有一些佩服这个女人的脑回路了,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居然还笑得出来。

    老沈点了点头,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给刘书记打了个电话,把今天发生的情况向他汇报了一下,让刘书记派人把山路打通。

    挂了电话之后,老沈说,刘书记说乡里只怕没有那种大型机械,还要到县里去调,今天是不成了,看看明天能不能把路给打通。

    所以,今天晚上也只能在夹石村里住一晚上了。

    刘翠兰喜孜孜的说要安排他们住在自己家里,苏星晖道:“这样吧,她们两个女孩子就住你家里,我们几个男同志就住在村委会。”

    刘翠兰连忙说:“村委会怎么住?条件太差了,还是住我家去吧?”

    苏星晖说:“怎么不能住?不是有行军床吗?有这个就够了。”

    葛斌和他那个同事也都说住在这里,老沈和王宝才虽然觉得这里条件有点差,不过葛斌他们这样说了,他们也只能陪着。

    刘翠兰没办法,也只能同意了,现在其他几个村干部都醉得跟死猪一样,一天时间是醒不过来的,刘翠兰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主。

    村委会的行军床倒是不少,都是前段时间到这里来进行勘测的地质队的人住过的,他们走的时候也没带走,这行军床都是折叠的,平时不占地方,晚上一打开就能睡人,现在是夏天,倒也不用被褥,挺方便的。

    刘翠兰道:“那去我家吃饭吧。”

    村里没有餐馆,其他的老百姓好像也不太欢迎他们,现在去刘翠兰家吃饭似乎已经是唯一的选择了,所以大家都点头答应了,反正要交饭钱嘛。

    刘翠兰喜孜孜的带着众人回去了,苏星晖和葛斌倒也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让大家在她家吃住,因为他们查凭证发现,夹石村每年都报销不少招待食宿费。

    夹石村没餐馆没旅店,这些食宿费怎么来的?不就是在村干部家里吃住而来的吗?

    那些食宿费的单据上面,几个客人在村干部家吃住一天,就是一两百块,这收入在现在的农村可不低了。

    到了刘翠兰家里,刘翠兰忙活开了,她支使着自己半大的女儿和儿子,到菜园里摘菜,她忙着杀鸡、切肉,平时她懒得连村委会的办公室都不打扫,可是现在却这么勤快,看来钱的力量还是不小啊。

    很快,一桌子菜就端上了桌,这桌子菜还是挺丰盛的,有鸡有肉有蛋,还有几个都是刘家菜园里的蔬菜,大家便吃起饭来,也没人提喝酒,经历过中午那一顿让人惊心动魄的酒,现在谁还敢在苏星晖面前谈喝酒?

    吃完饭之后,葛斌照例还是掏出了一百元钱,让刘翠兰给他打收条,刘翠兰支使自己的女儿给两个女孩子把床铺好,然后便跟葛斌几人一起去了村委会,给他打收条,顺便把行军床弄好,让他们休息。

    到了村委会,刘翠兰打了收条,盖了章,便拿出了几张行军床,分别在村委会的办公室和隔壁那个下午葛斌他们审计的房间支开,苏星晖又去村里唯一的一个小卖部买了一盒蚊香,现在是夏天,晚上不点蚊香的话,是没办法睡的。

    苏星晖、葛斌和另外那个男同事三人睡在他们审计凭证的那间屋子里,乡村里的晚上,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就算是他们有手机,可是在这里也没有网络,就算是开流量都没信号,所以他们也只能是坐在屋子外面聊聊天。

    老沈和王宝才也坐在屋子外面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天,他们很自然的聊起了下午在山道上的惊魂一刻,到现在想起那一幕来,他们都觉得腿有点软。

    刚才,老沈和王宝才也都给家里打了电话报了平安,不过他们在电话里并没有说他们下午遇到的险情,这样的事情,何必让家里人担心呢,不过在此刻,他们都是心有余悸。

    真的是太险了,早几秒钟或者晚几秒钟,都有可能被石头砸中,那他们现在就都成了烈士了。

    不过,共同经历险情,也让他们觉得彼此亲切了一些。

    老沈聊起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在县里上班,王宝才也聊起了他正在上学的女儿,葛斌的儿子则还在上小学,另外一个姓杨的男同事的女儿在上幼儿园,他们都是父亲了,一想到差点跟自己的孩子阴阳相隔,他们就觉得后怕。

    聊着聊着,苏星晖谈起了李二蛋:“沈乡长,李书记好像挺厉害啊!”

    一提到李二蛋,老沈便直摇头,不过他也不肯说什么,他说:“他是挺厉害的,做事也有魄力。”

    王宝才更是守口如瓶,不肯说关于李二蛋的什么事情,也只是敷衍的说他挺厉害的。

    两人话语中对李二蛋的忌惮,一听就听出来了。

    既然这样,苏星晖也就不再谈李二蛋了,他说:“夹石村这个地方也太穷了吧?现在都2007年了,这地方怎么还这么穷?”

    老沈道:“没办法啊,安沛乡这地方都穷,也不光是夹石村,地理条件太差了,到处都是山,修条路都不容易,你们看看,这里手机都没什么信号,打个电话都得拨半天,基础设施还很落后,经济怎么发展得起来哦。”

    王宝才也说:“是啊,那条路今天不就被上面滚下来的石头给堵了吗?这样的地方怎么发展得起来?也幸好市政府今年拨款给这里修了一条路,等新路修好了,可能会好一些。”

    葛斌道:“山上往下面滚石头的事情多吗?”

    老沈道:“以前不算太多,就是这几年,这山上开过矿,把植被都给破坏了,雨水把泥土冲掉了,所以有时候会往下滚石头,现在矿不能开了,等植被恢复了,慢慢会好的。”

    苏星晖和葛斌都点了点头。

    老沈打起了哈欠,今天一天他也挺累的,五十多岁的人了,跟着他们颠簸了一天,中午又喝了酒,下午山道上的惊魂时刻让他心也很累,所以他跟几人聊了这么久,也是瞌睡了。

    他这一打哈欠,王宝才也打起了哈欠。

    苏星晖道:“沈乡长,那你们进去休息吧。”

    老沈便起身道:“那我们先去睡了。”

    王宝才也跟他一起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两人把风扇打开,关了灯,便躺上了行军床,没一会儿,便发出了响亮的鼾声。

    苏星晖三人也进了他们的房间,躺上了各自的行军床,苏星晖身材高大,一张行军床都睡不下,他便弄了把椅子,把自己的脚放在椅子上,这样就可以勉强睡得下了。

    葛斌道:“苏市长,这里的条件也确实太差了,委屈你了。”

    苏星晖笑道:“没事的,这算什么?我在南方工作的时候,曾经在抗洪抢险的时候,在堤上一住就是一个月,每天睡在帐篷里,帐篷里也没床,就用一堆砖头垫了一张竹板,躺在竹板上睡觉,那可比行军床硬多了,在那样的环境下,我还不是一睡一个月,每天睡得可香了。”

    葛斌也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苏星晖为什么还睡得香,那样的劳动强度太大了,他不禁敬佩的说:“苏市长,你可真是一个好领导,我就没有见过您这样的好领导。”

    苏星晖摇头道:“唉,我感到惭愧啊!来了夹石村,我才知道,现在农村里的情况还是这么恶劣,像李二蛋这样的村霸还存在着,这是我的失职啊!”

    葛斌道:“您可不能这样说,您是市长,全市有多少个村?您怎么可能把每个村的情况都了解得这么清楚呢?现在嶙山市能够发展成这个样子,您已经够伟大了。”

    那个杨会计也说:“是啊,苏市长,我觉得您挺了不起的,除了您之外,没有第二个领导会像您这样,到村里来了解情况,这样的苦,没几个人能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