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吕达林

时间:2019-06-23作者:老周小王

    这些天,林韶光每天都给苏星晖打电话,汇报他们在省城跑项目的情况,当然,苏星晖重点听取的还是曹元皓在省城的表现。

    曹元皓的家就在省城,不过他并没有住在家里,而是跟林韶光他们一起在省政府招待所开了房间,照他的话说是为了更好的跑项目,因为省政府招待所离省政府很近。

    他们刚去省城的时候,曹元皓倒是在省政府招待所住了两个晚上,他的妻子,也就是孙振华的侄女也带着儿子在省政府招待所住了一个晚上,不过那一个晚上之后,他的妻子就还是回去住了。

    这是因为曹元皓的儿子正在上初中,他家里离那所重点中学很近,而省政府招待所离那所中学太远,在那里住太不方便。

    那两天之后,曹元皓就有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意思了,他每天晚上都说是要应酬,也不带林韶光他们,自己满世界去娱乐,有时候很晚才回省政府招待所,有时候干脆就不回去了。

    有两天早上,林韶光起得早,他都发现曹元皓早上才回房间。

    曹元皓这些天花钱如流水,他天天都要请客吃饭,基本上每顿饭钱都没低于过一千,特别是省交通厅等相关职能部门的领导,每顿都是山珍海味,名烟名酒,弄不好一顿就几千,吃饭的时候,林韶光他们倒是都参与了。

    苏星晖让曹元皓带去的几万块钱基本上已经花光了,他晚上出去娱乐的花费还没有算进去,不知道还得花多少钱。

    苏星晖听得也是摇头不止,这个曹元皓,花钱还真厉害,自己给他带去的这几万块钱,原本还想让他跑完省城再跑京城的,可是看样子,省城的花销都不够。

    不过呢,这么点事,也不好跟他说什么,毕竟他跑的是这么大的两个项目呢,要让别人好好办事,花钱也是必须的,现在不请人吃饭,确实是不好办事。

    几万块钱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是苏星晖,他当然是要尽量节约的,可是曹元皓又怎么会节约,对他来说,这样的公款,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估计他自己在外面娱乐的费用也都放到里面一起报销了。

    苏星晖想了想,也就没说什么,他只是让林韶光盯着点跑项目的进度,林韶光说他们跑项目的进度还是比较顺利的,现在已经盖了好几个章了,再盖几个章就把省里该办的手续都给办下来了,之后就是要去京城跑项目了。

    苏星晖听了林韶光的汇报,对他们的进度还是比较满意的,看来曹元皓的钱也不是白花的,还是有效果,所以,对曹元皓这一次花钱这么猛的事情,苏星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谁知道,没过两天,曹元皓倒是给苏星晖打电话过来了,他说他们带到省城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让苏星晖派人再送点钱过去,或者是直接汇到他的卡上。

    苏星晖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声,问曹元皓把钱都花到什么地方去了,曹元皓倒是很理直气壮的说,他都请那些相关职能部门的领导吃饭娱乐了,如果不是请他们吃饭娱乐的话,现在这两个项目不可能跑得这么顺利,他还说他请人吃饭娱乐都是有发票的,到时候回来凭发票报销。

    苏星晖问他还需要多少钱,他大大咧咧的说再给他四五万就差不多了。

    苏星晖听得连连摇头,不过,说实话,跑这么大的两个项目,只花十来万块钱,已经不算多了,好多地方政府,到省里要个一百万的资金,弄不好就要花上几十万,最终能够落下几十万,已经算是不错了。

    这当然是因为苏星晖已经把上层关系都跑通了,现在只需要跑一些下层关系,所以才能只花这些钱,不过如果是苏星晖自己去跑,他当然能够花更少的钱。

    听了曹元皓的话,苏星晖都有一种冲动,把曹元皓叫回来,自己替他去跑这个项目才好,不过他也知道,他自己确实是没什么时间,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再说了,现在把曹元皓叫回来,他又不在市里的话,还不知道曹元皓还会出什么妖蛾子呢。

    算了,还是让曹元皓继续跑这个项目吧。

    不过,苏星晖还是提醒了曹元皓几句,他说嶙山市还是一个穷地方,市政府的财政状况比较紧张,让曹元皓把钱省着点花,这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曹元皓嘴上答应得还是比较好,他说他会尽量节约的

    ,不过有的时候也是没办法,那些人必须得请他们吃饭娱乐,他们才会办事。

    这让苏星晖很是无奈,他现在能用的人不多,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一个邢国栋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但是邢国栋现在的事务一点儿都不比他少,现在那么多投资商都在跟嶙山市政府谈投资的事情,邢国栋怎么可能走得开?

    所以,苏星晖也只能让翁景曜给曹元皓的银行卡上又汇过去了几万块钱,让他继续跑这个项目,但是他又给林韶光打了个电话,让林韶光继续关注项目的进度,早日把这两个项目给跑下来。

    这段时间,苏星晖也对市里一些中层干部有了一些了解,对于市里一些空缺的岗位,他也有了比较好的人选,所以,这一次他又召开了一次市委常委会,提拔了几名比较年轻的干部,将他们放到了凤鸣区委书记、区长以及安监局局长等重要的岗位上。

    凤鸣区委书记的人选是原宁泉县的县长吕达林,吕达林是宁泉县的县长,在宁泉县已经担任县长两年多了,他在担任宁泉县常委副县长一直到县长期间,在宁泉县的政绩还是相当不错的,宁泉县的gdp一直排名嶙山县前三名。

    苏星晖这段时间在各个区县也跑了一遍,宁泉县的城建明显要比其它几个区县要强一些,而且经济也明显更具活力一些,吕达林的官声也还是很不错的,所以经过多方面考察之后,苏星晖提议将吕达林放到了凤鸣区委书记的位置上。

    这一天,吕达林来到了苏星晖的办公室,向他汇报工作,当然也是来向苏星晖表示感谢的,他知道,如果不是苏星晖一力主张要提拔他的话,以他的资历和背景,他是不可能担任如此重要的一个职务的。

    吕达林还算是比较年轻的,但是这是相对于嶙山市干部的平均年龄来说的,他今年也已经四十有三了,如果不是遇到了苏星晖提携他,他在县长的位置上再蹉跎几年,就基本上没什么前途可言了,他仕途的终点能够在一个副市级的职位上结束,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现在他被苏星晖提拔到了凤鸣区委书记的位置上,这就不一样了,他如果在凤鸣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干得好,再过两年就能够提拔到副市级的位置上,那就又是一片天空了。

    吕达林是原来嶙山市一位退休的市委书记的老部下,他人品很不错,忠厚老实,又有一定的工作能力,所以那位市委书记将他提拔了起来,后来那位老市委书记退下去了,吕达林的升迁就慢了下来。

    现在他能够遇到苏星晖,这算是他的幸运了。

    吕达林来到了苏星晖的办公室,他的表情有一些腼腆,他对苏星晖道:“市长,您好,谢谢您了!”

    吕达林的话让苏星晖都不由得笑了起来,吕达林这也太直接了吧,都没有什么铺垫,就直接对自己说谢谢了,他笑着说:“达林同志,你谢我什么?”

    吕达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让苏星晖十分感慨,现在像他这样级别的干部里,居然还有像吕达林这样的人,这真的是太罕见了。

    苏星晖见过的干部里,大部分都是能说会道的,不少人一到苏星晖的办公室里,就对他谀词如潮,哪有像吕达林这么腼腆的?

    苏星晖不忍心让吕达林这么一个老实人难堪,他微笑着说:“达林同志,坐下吧。”

    吕达林坐了下来,苏星晖正色道:“达林同志,你如果真想谢我的话,就努力工作,不要让我看错人,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吕达林道:“市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我这个人不大会说话,您就看我的行动吧。”

    苏星晖道:“你在宁泉县的工作做得还不错,算是嶙山市的区县里工作做得最出色的,所以,市里才会把你提拔到这个位置上来,这是你应得的。”

    宁泉县的工作确实做得很不错,所以这一次闵同也看中了宁泉县的投资环境,他追加投资的几个矿泉水厂里,有一个就放在了宁泉县,所以宁泉县的前景还是很不错的。

    吕达林道:“这也是我们宁泉县所有干部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苏星晖又笑了起来,吕达林还真是实诚啊,如果换了一个人,市长这么表扬他,他当然要把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揽,可是吕达林却并不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