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妻不贤子不孝

时间:2019-05-04作者:老周小王

    不过,胡云霓也不能就这么走了,这样走显得是灰溜溜的逃了,她怎么着也得抛下几句场面话。

    她对苏星晖道:“姓苏的,你跟这个小ao只怕是有一腿吧?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不过今天这事还不算完,我们胡家和程家,必有所报!”

    胡云霓说完便气冲冲的出去了,阿龙和阿虎两人虽然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也只能捂着小腹,表情痛苦的跟着胡云霓离开了这里。

    池拥军这才对苏星晖道:“星晖,你好厉害啊!”

    苏星晖淡淡一笑,然后在凌珊珊的病床边坐了下来,他问道:“凌珊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好点了没有?”

    凌珊珊虚弱的说着:“苏市长,我现在好多了,谢谢你了,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事还不知道该怎么下台呢!”

    米云梅也在凌珊珊的病床边坐了下来,亲昵的拉起了凌珊珊的手道:“看你的脸色不太好,肯定还是挺虚弱的,好好养几天吧。”

    凌珊珊道:“云梅姐,也谢谢你了!”

    米云梅道:“别跟我客气,那个胡云霓是怎么找到你这里来的?”

    凌珊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正在睡觉,她来了之后就在那里不停的说。”

    苏星晖问道:“今天就你一个人在这里?没别人来看你?”

    凌珊珊的脸色很难看,她摇了摇头道:“就我们同事来看过我一次就走了。”

    看凌珊珊的脸色,估计是没什么人来看望她了,这也很正常,毕竟她是宫外孕手术住院的,这样的手术,别人肯定都觉得她是一个作风不好的女人了,能够来看望她的,就已经算很不错了。

    而程奂功当然是没来,他一个堂堂的副省长,到这里来看望他的情人,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程奂功不来则罢,他的老婆来羞辱凌珊珊,他也不出现,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让凌珊珊很心寒了。

    苏星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算得上是凌珊珊自找的,她并不无辜,她确实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是她就应该被胡云霓这样羞辱吗?

    毕竟凌珊珊曾经给苏星晖打过几个电话示警,所以,苏星晖也不希望看到凌珊珊这么凄惨的样子。

    米云梅道:“星晖,拥军,你们先出去吧,我跟珊珊说几句话。”

    苏星晖便和池拥军一起出了病房,那个小护士也出了病房,苏星晖向她点了点头,那个小护士也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她对苏星晖也是充满好感,今天要不是苏星晖来了,弄不好她都要吃大亏了。

    苏星晖跟池拥军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池拥军道:“星晖,你真的要插手这件事情?”

    苏星晖看了看池拥军,看到他的脸上都是担心,他知道池拥军为什么担心,毕竟这件事情的背后是程奂功,池拥军并不知道苏星晖曾经跟程奂功直接放过对,怕他顶撞直管的上司不是什么好事。

    苏星晖道:“毕竟我跟她算是认识,现在她落到这种地步了,我不管还不行。”

    池拥军道:“关键是你现在管也不好管,弄不好里外不是人啊。”

    苏星晖想起了凌珊珊给他打过的几个电话,他觉得凌珊珊还不会是那样的人,她的心中还有善意。

    不过,他还是说:“如果她不领我的情,那就算了,那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管这件事情了。”

    池拥军这才点头道:“嗯,就应该这样。”

    米云梅和凌珊珊两个人在病房里聊了不久,也就十来分钟,她就出来了,她说:“她睡了,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不能说得太久,我喂她吃了点东西,她就睡了。”

    苏星晖道:“那咱们回去?”

    米云梅点头道:“回去吧。”

    在离开的时候,苏星晖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那个小护士,让她只要看见有人到凌珊珊的病房里闹事,就给自己打电话。

    那个小护士也不是完全不谙世事的人,看了刚才那一幕,她当然知道,刚才的事情就算她报警,用处都不会很大,但是找苏星晖的话,肯定用处比警察来了还大,所以她接下了电话号码。

    在回去的路上,米云梅把她刚才跟凌珊珊说的话都告诉了苏星晖,她问凌珊珊想不想离开程奂功,凌珊珊毫不犹豫的说想要离开程奂功,她已经看透了程奂功的嘴脸。

    让苏星晖都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从凌珊珊在演播室晕倒一直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了,程奂功不但没出现,就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凌珊珊打过来,仿佛就完全没有凌珊珊这么个人了。

    凌珊珊主动给程奂功打过几个电话,可是一打过去就被压了,后来干脆就打不通了。

    后来就是胡云霓的出现,如果不是苏星晖适逢其会,那凌珊珊今天有多惨,就让人不敢想象了,最严重的后果,弄不好会危及生命。

    甚至米云梅认为,胡云霓今天来,就是想要凌珊珊的命的,她也是女人,女人做了这么凶险的手术之后,如果养不好的话,那轻则留下一辈子的后遗症,重则会失去生命。

    这也很正常,胡云霓和程奂功虽然夫妻感情不好,各玩各的,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夫妻,程奂功跟别的女人都搞出宫外孕来了,她知道了又怎能不发飙呢?

    第二天,在开会的时候,苏星晖明显看出程奂功的脸色不太好,他估计肯定是胡云霓晚上回去跟程奂功闹过的,有这样一个老婆,什么男人都受不了。

    想到这里,苏星晖倒也有一些替程奂功感到可悲,妻不贤,子不孝,这又算是什么大丈夫了?

    坐在台上的程奂功,他的眼神不时会瞟向坐在台下的苏星晖,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这个苏星晖,跟他命里犯冲吗?

    他不禁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胡云霓从医院回到程奂功那里的时候,一回去就对着程奂功大喊大叫起来,完全没有一点大家族出身的风度。

    这也不奇怪,胡云霓读中学正在养成人生观的时候,正是动乱时期,她的父母也被打倒了,她也没上学了,成了知青,去了最艰苦的地方,在那里,她吃尽了苦头。

    本来她是一个大小姐,可是却受尽了丫环的苦,甚至还还受过当时那些权势者的欺辱,可想而知,她的心里充满了仇恨,她的心理都有一些变态了,这才养成了她后来的性格。

    后来动乱结束之后,她的家庭被平反,她被接回到了京城,又当上了大小姐,但是以往的纯真,那是再也回不去了,她永远都是那种扭曲的性格了。

    她跟程奂功的结合,完全是政治上的需要,并没有什么爱情可言,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她也谈不上什么幸福,所以,她的性格越来越扭曲。

    她自己喜欢猛男,程奂功在外面有女人她也不管,只不过有一条,她不允许程奂功跟哪个女人闹出人命来,因为她需要让自己的儿子完全继承他们的家业。

    要是程奂功跟别的那些纨绔子弟似的,在外面弄出什么私生子来,到时候来分家产,胡云霓可不答应。

    以前有一些程奂功措施没做到位,让一个女人怀上了,胡云霓知道之后,硬是找到那个女人那里,让人强行把她弄到医院打掉了,让那个女人大出血,差点儿就一命呜呼了。

    关键是,胡云霓这样的做法,程家老爷子是同意的,他也不让程奂功在外面再搞出什么私生子来,那样太败坏门风了,所以程奂功这事还没处说理去。

    程奂功还不能跟老糊涂的老爷子说胡云霓在外面的丑事,他一个大男人,妻不贤,子不孝,这是多么大的耻辱?他能说吗?所以,在家里哪怕他把牙齿打掉了,也得往肚子里吞。

    这一次胡云霓突发奇想,到燕中市来玩,没想到就碰上了凌珊珊宫外孕的事情,胡云霓在这方面的消息灵通得很,上午发生的事情,她下午就知道了,于是她便在晚上带了两个猛男到医院去兴师问罪。

    哪知道她正好在医院遇到了苏星晖,被苏星晖所阻止,兴师问罪无果,她憋了一肚子气,当然要回家撒在丈夫身上了,她一回家之后,就大骂程奂功没用,是个没卵子的男人,他老婆被人这么欺负,他都没办法。

    胡云霓还扯到了程凯彬身上,旧事重提,说程凯彬那一次被苏星晖弄到牢里呆了几天,程奂功都没办法把他给救出来,太没用了。

    胡云霓跟程奂功闹了一晚上,程奂功还不敢跟她动手,万一动了手,那胡云霓可就有理了,她一定会闹到两家的老爷子那里去的,两家的老爷子知道了,都不会饶了他。

    而且两家的老爷子现在都是年事已高,万一知道这样的丑事,有个好歹,那对他们来说,可就塌了天了。

    程家胡家的二代三代都没什么出色的人才,全靠老爷子他们撑着呢,虽然他们已经垂垂老矣,却也还是家族的顶梁柱,千万不能出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