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风流青云路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老套路

时间:2018-03-21作者:老周小王

    这一天晚上,苏星晖接到了池拥军的一个电话,池拥军在电话里没有跟苏星晖进行什么寒暄,便压低了声音道:“星晖,你心一点,这几天似乎情况有一些不对,不少领导都收到了针对你的匿名举报信。”

    苏星晖道:“池兄,谢谢你了!”

    池拥军道:“你就不想问一下举报信里写了些什么?”

    苏星晖道:“没必要,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问心无愧,无论什么样的举报信,我都不怕。”

    池拥军道:“行,多的话我就不了,再就违反纪律了,总之,你心就行了。”

    只是三言两语之后,池拥军便把电话挂了,留下苏星晖在那里沉思起来。

    看来,这就是程奂功的报复来了,不过,他这动作也太没新意了一点吧?还是举报信那一套?

    苏星晖虽然参加工作还不到十年,但是他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写过针对他的举报信了,有几次接受过组织上的调查,没有被调查的举报信就更是多如牛毛了,苏星晖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实话,这举报信的伎俩老套是老套了一些,可还是挺有效的,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一个干部被人举报的次数多了,总是会引起领导的疑虑的。

    这个干部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举报他?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他是不是不善于团结同志?跟这么多同志的关系都搞得不好,这样的人就不适合当领导嘛。

    其实这样的想法没什么道理,但是在中国的官场上就是有这样的惯例,当领导的人,就是要善于团结同志,一个干部如果跟很多同志都搞不好关系,那没问题也变得有问题了。

    程奂功的想法估计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完全没有问题的干部,苏星晖年少得志,也不可能没有问题,搞个举报信,对他进行一下调查,不定就查出问题来了呢?就算查不出什么问题,也算是给苏星晖添点恶心,以后苏星晖要提拔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事拿出来一下。

    不要看这种事情,就算没有查出问题,到提拔的时候把这拿出来,也能影响不少常委的看法,因为苏星晖这种副厅级干部,要提拔就必须要拿出来在常委会上讨论的。

    所以,这一招很是用心险恶,能够调查出什么更好,调查不出什么,也相当于给苏星晖埋了一颗定时炸弹。

    程奂功怕光给纪委或者某个主要领导寄了举报信,被人压下来了,给很多领导都寄举报信,那这事就压不下来了,估计是非得派调查组下来了。

    苏星晖经历过几次调查组的调查了,对此也是经验丰富,那几次调查,也是因为当时有像程奂功这样的人力主调查,至于那些零散的举报信,就基本上不成气候,上级基本上不会对这样的匿名举报信展开调查。

    苏星晖沉思了很久,他给辛静打了个电话,问她在不在家里,辛静她在家,苏星晖他现在想到辛静家里去,辛静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然后便让他过去。

    苏星晖便去了辛静家里,辛静在自己家里,穿着一套睡衣,由于是夏天,所以睡衣是短袖的,不过样式还算是比较保守的,但是晚上一男一女相对而坐,女人穿着睡衣,还是让辛静有一些羞涩的。

    辛静给苏星晖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便坐在了苏星晖对面的沙发上,问道:“怎么了?星晖,有什么事情吗?”

    这段时间,苏星晖基本上没在晚上跟辛静见过面,这当然是为了避嫌,因为他知道了辛静内心的那些想法,如果再在晚上跟辛静见面,那是自寻烦恼。

    辛静似乎也有一些感觉,所以这段时间,她也没在晚上请苏星晖到自己家里吃过饭,要跟苏星晖谈什么事情,也都是白天到他的办公室里去谈,这让两人的关系也变得更加自然一些。

    可是今天,苏星晖却是晚上到她家来了,辛静觉得有一些不同寻常。

    苏星晖道:“这几天只怕会有一些事情要发生,你做好心理准备。”

    辛静看到苏星晖的脸色十分凝重,她不由得问道:“会是什么事情?”

    苏星晖道:“只怕有人写了针对咱们的匿名举报信。”

    虽然池拥军只了这举报信是针对苏星晖的,但是苏星晖稍稍一想就想得到,这举报信肯定跟辛静也脱不了干系,他到宝州之后,做的一些事情都是跟辛静一起做的,两人有着亲密的盟友关系,无论如何,这举报信都不可能不带上辛静。

    辛静一向与世无争,所以针对她的举报信不算多,她也没有经历过上级的调查,没有什么经验,苏星晖怕她陡然经历这种场面,会慌张,所以今天才来给辛静提个醒。

    辛静虽然没被调查过,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她当然知道,这一次的匿名举报信只怕是不同寻常了。

    她问道:“后面有人整我们的黑材料?”

    苏星晖点头道:“应该是的。”

    辛静道:“你觉得会些什么事情?”

    苏星晖沉吟道:“我估计无非就是在经济和作风两方面,这些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省里只怕很快就要派调查组来了。”

    辛静的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天太热还是羞涩。

    苏星晖的作风问题,辛静当然想得出来是什么事情,那自然就是她跟苏星晖的事情了,她跟苏星晖有什么事情呢?其实没什么事情,但是要完全没事,那也不对。

    至少她辛静就是心中有鬼,她心中对苏星晖有着一份别样的情感,这让她有时候都不敢直面苏星晖。

    辛静无法想象,如果省里真派调查组来了,一问起她跟苏星晖的关系,她在猝不及防之下,会不会也是面红耳赤,一看就是心中有愧的样子,那样没事也变成有事了,倒是把苏星晖给害了。

    不过,现在苏星晖已经给她提了醒,她有了心理准备,就不会再这样了,毕竟她也是一位副市长,并非常人,她的心理素质也是相当不错的。

    辛静也明白了,为什么苏星晖会在今天晚上来找自己了,看来事情已经比较紧急了。

    辛静深吸了一口气,她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凉开水,咕嘟嘟喝了下去,喝正下这杯水之后,她的脸色慢慢恢复了自然,她问道:“经济上的问题,你估计会咱们的什么问题?”

    辛静没有问作风问题,这证明她心中有数,苏星晖自然也不会再这个问题,点到为止就是最好的了。

    苏星晖道:“我估计有几个方面,一是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的问题,这个问题这几年国内出事的不少,这一次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的工作,主要是在你手上完成的,那些投资商又主要是我的朋友,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

    辛静点着头,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这个领域,是这几年腐败的重灾区,不少领导干部都在这上面栽过跟头,实话,在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造上面,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也确实非常严重。

    这一次宝州市有不少国有企业都进行了股份制改造,估计没人相信她辛静在这上面是一尘不染的,不过辛静对这个是心里有数,她是问心无愧的,所以她不太在意的问道:“还有呢?”

    苏星晖道:“第二就是矿山的问题了,矿山收归国有的过程当中,你有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这估计也是可以做一些文章的。”

    对这个,辛静同样也是问心无愧的,她:“第三个就是工程了吧?”

    苏星晖点头道:“对,今年宝州市上马的工程项目太多了,特别是旧城改造工程,按照一般人的想法,不知道可以收受多少好处,那些接工程的公司,有不少也是我的朋友,这其中有没有利益关系,肯定也是让人怀疑的。”

    跟苏星晖相处了近一年的时间,辛静对苏星晖再了解不过了,他从来没有插手过这些工程的归属问题,全部都是按照正常的招投标程序来决定的,这也是她对苏星晖非常敬重的地方。

    而她自己当然也没有收受过一分钱的好处,所以,对这个问题她同样是心中有数的,她点头道:“让他们怀疑去吧,我是问心无愧的,如果省里真派调查组过来,就让他们调查吧。”

    苏星晖道:“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过这样也好,经过了这样的调查,也就证明了你的清白,以后组织上对你一定是更加信任了,对你今后的前途是有好处的。”

    辛静点了点头,她:“那你也要心。”

    苏星晖洒然一笑道:“我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调查了,也算是老运动员了,我的经验丰富得很,不会有事的。”

    辛静看着苏星晖潇洒的笑容,她的心弦颤动着,她点头道:“谢谢你,星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