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自在神医逍遥客杨业 第八百零九章京城再无古家

时间:2019-12-03作者:杨业沈梦瑶

    看到有一个记者将照相机的内存卡扔出来了,其余的记者都不敢再保留,生怕正惹上余家这尊大神,纷纷将内存卡取出来仍在地上。

    一个个禁若寒暄,低着头不敢直视余毅宏的眼神,就连那个因腹痛晕过去的记者也每人去管他了。

    余毅宏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不再追究,但如果有下一次,我必定追查到底。你们请回吧!”

    话落,四个士兵立即向左右两边各退两步,让出了一条道出来。

    记者们看到可以走了,一个个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快速转身超外面走去。

    不到一分钟时间,十几个记者跑的影儿都不见了,身下鼻子里淌血站在一旁满脸悲愤的沈国良的儿子,以及躺在地上哀嚎的沈国良。

    “杨业,这两个家伙怎么办?要不要抓起来送黑屋子去?”余毅宏口中的黑屋子是专门关押触犯军法者的地方。

    杨业摆摆手:“不用了,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他的话刚说完,门口出现一道倩影,沈梦遥从里面闻声走了出来。

    沈梦遥穿着一套黑色白领休闲西装,看上去起色很不错,只是此时眉头蹙起,表情很是严肃。

    看到沈梦遥出现,躺在地上的沈国良立即哭丧着脸喊道:“梦瑶啊,我的侄女儿啊。这个时候你怎么还能呆在他们余家呢?你看看这杨业,他把我,把你弟弟打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能跟着他啊?”

    “我不跟他,难道跟你们回去嫁给古家那傻子,好让你们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把我父亲留下来的财产全部侵吞是吗?”沈梦遥脸色无比冷漠的说道。

    闻言,沈国良一愣,他儿子则是立即抬手,指着沈梦遥破口大骂:“你个小贱人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们做的都是为了你好。我们今天大费周章来找你,没想到你还口出恶言,胳膊肘往外拐,沈梦遥,尼特酿的真不是个东西!”

    一旁的余毅宏皱了皱眉头,但没说什么。

    这时候杨业撇撇嘴,朝沈梦遥说道:“老婆,我想打死他。”

    沈梦遥心中猛然一紧,她知道杨业不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而且他除了说黄笑话以外几乎不开玩笑。大白天的真闹出人命了怎么办?

    沈梦遥只是思考了一秒,她立即走到杨业身边,轻柔的挽着他的手臂,说道:“毕竟曾经是我家人,不要伤了他们性命,好吗?”

    声音无比温柔,话里带着一丝祈求,就连余毅宏看杨业的眼神都变得有些震惊了。

    “他敢,这青天白日下他要是敢伤我性命,我们就是散尽家财也要弄死你们这对狗男女的!”沈国良的儿子突然炸喝一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兽般死死的盯着杨业和沈梦遥。

    杨业拍了拍沈梦遥的右手腕,示意她松开,然后大步朝沈国良的儿子走过去。

    看到杨业一动,沈国良立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大喊:“杨业,你要干什么?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你……”

    话还没说完,只听到一声惨叫冲天而起,杨业一只手抓住年轻男子的右手臂朝上猛地一提,卡擦一声断了。

    “散尽家财也要弄死我?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去散财了!”杨业说着右脚朝年轻男子的膝盖骨上俯踹下去,又是一声骨头

    断裂的脆响,年轻男子再次惨叫一声,因为无法忍受这钻心的剧痛而昏死过去了。

    沈国良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他浑身颤抖着,嘴唇哆嗦着,慢慢的抬手指向杨业:“你,你你,古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杨业,你会不得好死!”

    “古家?正好我要去找古烨戊。去之前,先把你们父子俩的事儿处理了吧!”杨业冷笑了一声,松开了已经昏死过去的年轻人,然后从腰后面拿出羊皮包,朝沈国良走了过去。

    沈国良看到杨业朝自己走来,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死神举着镰刀朝自己走来一样,他惊恐的后退了两步:“你,你要干什么?”

    “我老婆说了,念在和你们曾经家人一场,不伤你们性命。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杨业说着加快脚步,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沈国良的肩膀。

    沈国良瞪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杨业手持银针朝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下去。

    嗡的一声,沈国良突然感觉大脑之中变得一片空白,在强大的元气冲击下,他脑海里的记忆神经被全部斩断,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思维全部中断。

    只见沈国良抽搐了几下然后就直直的朝地上倒了下去。

    “杨业,你真把他杀了?”余毅宏震惊的看向杨业。

    “没有,这两人醒来以后就会变成疯子。要治好他们的疯病,是比登天还难的。”杨业轻声说道。

    沈梦遥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人,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心中感慨万千,转身朝里面走了进去。

    余毅宏朝两个士兵挥了挥手,道:“把这两人送去医院,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众人散去以后,杨业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点燃一支烟朝里面走了进去。抬头看到余毅宏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他上前之后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余毅宏张了张嘴,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但又很快的被他隐藏,轻声问道:“杨业,听你母亲说你的医术很好。比起京城那几个顶尖国手来说,你觉得会比他们更厉害吗?”

    “问这个做什么?”杨业微微蹙眉,他觉得医术不是用来比的,而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但如果非要比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

    余毅宏正要说话,杨业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即摆摆手笑道:“没事,我就随口问一下,你先忙。”说完他背着手朝里面走了进去。

    杨业看到上面的号码,立即笑了起来,接到耳边说道:“黄记,按理说现在你应该很忙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呵呵,你小子还那我开玩笑了啊。不过古家的事情还真要谢谢你了,基本罪证已经落实了,我们会马上对相关人员采取措施。杨业,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跟你说一声,京城不比南省。古烨戊触犯法律,就交给我们来办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黄浩在电话里用似笑非笑的语气说道。

    闻言,杨业沉默了两秒,脸上收起了笑容,沉声说道:“黄记,你也知道我的性格,古家触法是一回事,和我的恩怨是另一回事。这不能相提并论,您明白?”

    电话那边的人愣了半响,忽然轻笑了起来:“好吧,这个电话我没给你打过。但要把握分寸!”

    不等那边挂电话,杨业立即说道:“黄记,谢谢理解。今晚之后,京城再无古家!这是我跟您说的心里话。”

    还在写,晚点会有更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