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自在神医逍遥客杨业 第五百二十七章又顶到我了

时间:2019-12-03作者:杨业沈梦瑶

    杨浩平感觉到自己的右脚被杨业抓住了,那股无尽的恐惧开始迅速蔓延,他抬起头朝外面吼道:“水哥,,你们要来救我,救命啊!”

    “咔擦!”杨业一手抓着杨浩平的有脚腕,一只手摁在后,抓着右脚腕猛的往上一提。杨浩平身体一颤,抬着脑袋撕心裂肺的叫喊了起来。

    之后杨业又抓住他的左脚,双手硬生生的将他右脚腕关骨给折断了。这时候刚刚跑出去的两个制服jc又折回来来了,其中一个手中拿着一把枪冲进来,指着杨业吼道:“杨业,你马上给我住手,否则我就开枪了。”

    杨业冷笑一声,一脚踩在已经昏死过去的杨浩平的后背上,右手猛的一甩,两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飞射出去,下一秒这两根银针直接射入了两个制服jc的右手腕,他们只感觉手腕处传来剧烈的疼痛。

    “啪嗒”一声,那持枪jc的右手开始颤抖起来,手枪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

    两个制服jc一下子蒙住了,用震惊的眼神朝杨业看了过去。

    “如果你们不想死,就马上带着这些人给我滚!”杨业低喝一声,重重的起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满脸惊恐的说道:“好,我,我们走,马上就走。”说着,两人慢慢的朝里面走进来准备救走另一个jc和杨浩平。

    这时候杨业猛的抬起右脚,朝杨浩平的右手臂中间踩了下去,只听到咔擦一声脆响,已经昏死的杨浩平身体触电般颤抖了一下。..杨业又抬脚将他的左手臂踩碎,这才让开了一步。

    此时两个制服jc浑身都被汗水打,他们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看到外面那辆奔驰越野上的军牌时,就感觉到了杨浩平请他们抓的人可能不简单,但没想到会如此厉害。

    看着两个制服jc一人拖着一个朝外面走去时,杨业冷声说道:“如果你们再敢来杨家庄胡作非为,我保证叫你们有来无回!”

    两人浑身一颤,忙不送跌点头,然后拖着杨浩平和另外一个制服jc快速的离开了。

    听到外面小车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是发动汽车快速离开的声音之后,杨业猛的往后退了几步,直接倒在了地上。

    沈梦瑶见状,惊呼一声朝杨业扑了过去。

    其实杨业从那些人敲门的时候他就醒来了,只是一直在强行使丹田内蕴出一丝元气,他知道沈梦瑶虽然跟着静慧师太学到不少招式,但缺少实战,一下子面对这么多人肯定是应付不来的。

    过度压榨丹田的后遗症就显现出来了,杨业直接变成不省人事了,沈梦瑶此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咬着牙将杨业拉起来放到,然后打来热水给他擦拭完身上的冷汗,又给他盖好被子。..

    因为沈梦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记得杨业说过,只要还有一口气,他就能活下来。于是她走进浴室冲洗了一番,出来以后关了灯,在淡淡的月光照耀下,可以看到沈梦瑶的身影,她缓缓的衣服,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她就这样侧着身体紧紧的抱着杨业,然后睁着眼睛,静静的听着耳畔传来细微均匀的呼吸声。这,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

    第二天,阳光照房间,沈梦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她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睁开眼睛之后却看到杨业正侧着身体瞪大眼睛在看着自己。

    “啊!”沈梦瑶惊呼一声,一下子清醒过来,尤其是发现自己正紧紧搂着杨业的脖子和胸膛的时候,脸色变得一片通红。

    “你,你怎么醒了?”沈梦瑶娇滴滴的小声问道。

    杨业轻笑一声:“已经醒很久了,看你睡的香,我不敢动。”

    “那是什么?”沈梦瑶忽然感觉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上,便伸手朝下面摸了过去。

    杨业嘴角一抽:“嘶,喔!”

    “啊……你这个混蛋,居然……又顶我!”沈梦瑶惊叫一声,立即转身掀开被子跑了下去。她看到杨业的气色已经恢复了,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下去,但这会儿却被剧烈的娇羞笼罩心头。

    杨业直接掀开了被子,一顶小帐篷立即展现在沈梦瑶眼前,他满脸无辜道:“喂,是你自己去摸的好么,我是无辜的。”

    “你,你就是。”沈梦瑶立即双手捂着脸,朝浴室里跑了进去。

    杨业轻笑了起来,过后他感觉才恢复了三四成,若不是昨晚杨浩平那群人过来,可以恢复到五成的元气。他略微有些恼怒的下了床,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和杨昭辉的喊声:“儿子,小沈,起床吃饭了。”

    一家人吃了早餐之后,杨昭辉点燃了一支烟朝杨业说道:“儿子,咱们去祭拜你爷爷奶奶之前先去一趟老祖家里,他有事要跟你说。”

    “别,感谢我的话就不用了。”杨业立即摆手说道。

    杨昭辉微微蹙眉,摇头沉声道:“不全是,我感觉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咱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吧!”

    听杨昭辉这么一说,杨业也不好说什么了,等沈梦瑶稍稍打扮了一番之后,三人关了门就朝村东走了过去。

    老祖是住在三孙子杨爱民,就是杨小妹家里的,他下面子嗣很多,但唯独喜欢住在杨爱民家。

    杨爱民夫妇也舍得干活,耕田十几亩还喂了不少,这么多年过来也盖了二层小楼,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三人刚刚走到门外,就看到老祖坐在一张老旧的太师椅上,一只手拿着烟斗正吧嗒吧嗒抽着,看到来人,他眼睛一亮,立即扭头朝里面喊道:‘小妹儿,你哥哥嫂子来了,快泡茶。”

    上了台阶之后,已经恢复如初的杨小妹端着茶盘走出来,看向杨业的眼神多了一丝崇拜和色彩,轻声说道:“杨伯伯,哥哥嫂子喝茶。”

    不一会儿,杨爱民夫妇卷着沾满了泥巴的库管从外面急忙走进来,一进门就高兴道:“咱们的大恩人来了,快坐,老婆,你去洗水果我去买菜。等等,我把结巴子请来,把那头羊羔宰了。”

    看到这一家子如此热情,杨业和沈梦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祖给杨业使了个眼神,说道:“杨业小子,你跟我到里屋来,我有话跟你说。”

    于是杨业跟着老祖进了西侧的一个房间,一进去就看到里面是一张古老的木制踏板床,红漆雕刷的木艺,上面刻着梅花和龙凤等吉祥物。墙边摆着八仙桌、墙壁上挂着许多已经泛黄老旧的照片。

    两人坐下之后,老祖一脸沉稳的看向杨业问道:“杨业啊,你昨晚救小妹儿的那一手针法是在哪儿学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