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自在神医逍遥客杨业 第三百三十三章联合稽查

时间:2019-12-03作者:杨业沈梦瑶

    国际医学会,是当今世界上最权威的医疗科研机构之一,但凡是国际医学会会员的人,在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而且要进入国际医学会的门槛也是相当之高,不仅有严格的资历要求,还必须要在权威刊物上发表五篇以上论文,才可以获得入会资格。

    卡妮娜,是国际医学会会长。西方世界二十年以来最年轻的医学会会长,在人体基因学和细胞学领域有重大贡献,而且医学天赋很高。

    杨业看到卡妮娜满脸的好奇,笑着点点头:“美女盛情邀请,当然可以一起沟通和交流。”

    之后,卡妮娜给身后的人安排了一些工作,就和杨业独自朝校园深处走去,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温暖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一开始卡妮娜还拿着一个袖珍笔记本写着,到后来她直接歪着脑袋听杨业所讲的中医知识入了迷。

    “那,业,你是怎么知道变异霍乱菌可以用你所开的药方治好呢?”卡妮娜还是问出来她心中最大的疑惑。

    此时两人正好走到了烟雨湖畔,杨业扭头看了一眼那波光粼粼的湖面,看到四周柳树下或是相互拥抱,或是埋头认真看书的学子,摇头笑了笑:“霍乱弧菌用阴阳五行去看待,是属阴,变异的霍乱弧菌本质还是霍乱,不过我在药中添了三克雄黄粉。阴阳相生相克,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那时候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虽然卡妮娜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但她还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一脸崇拜的看向杨业:“业,你的存在真是让我不虚此行,回去以后我要好好的写一份报告,让全世界的会员都知道华夏中医的厉害之处。”

    闻言,杨业双眼一亮,笑道:“那就谢谢会长女士了!”

    卡妮娜顿时眉头一皱:“业,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哦。来华夏之前我可是恶补了一番汉语的,你还是叫我妮娜吧,显得我们亲热一些!”

    亲热?杨业笑了笑:“好,那就叫你妮娜!”

    这时候卡妮娜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扭头对杨业说道:“业,我现在要和他们汇合了,晚上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我来请客,你来挑选地点,好吗?”

    看到卡妮娜这么热情,杨业心中升起一股久违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在海外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他点点头:“好,我会提前给你短信的!”

    中午时分,杨业去了回春堂,依旧是刘芳做的午饭,不过吃饭的时候气氛明显和往常不一样。大家都有些习惯了黑鹰和棕熊站在门口保护他们的日子,尤其是刘芳,每天的午饭,她都会黑鹰添一碗饭,夹上很多菜然后送到黑鹰手里,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吃饭。

    见刘芳稍微吃了一点就转身出去了,杨业扒拉几口,起身走了出去。看到刘芳站在大门口默默的看着远方愣神,杨业走到她身边时才看到刘芳在默默的掉眼泪。

    杨业叹息一声:“刘芳,你不要担心,老黑他们的情况还在我掌控之中。我向你保证,他会完好无缺的回来的!”

    刘芳转身看向杨业,眼神里带着期盼和担心,点点头道:“杨业,我知道不论是老黑还是我们两娘母,都欠你太多了。但是……老黑真是个好人!”

    “放心吧……”杨业点了点头说道。

    就在这时候,几辆小车呼啦一下停在了门口,杨业扫了一眼,看到有卫生局的车,质监局的车,还有警车,顿时眉头一皱,一种不好的预感升上心头。

    一大波穿着各色制服的人冲了进来,人群散开,西装革履满脸严肃的何生走到了杨业跟前。

    “何生?你来干什么?”杨业皱眉问道。

    何生嘴角边扬起一丝冷笑:“杨业,我们行业协会和ga局接到举报,说你们医馆藏有大量违禁药品,我是配合相关部门来突击检查的,请你让开!”

    “违禁药品?笑话,我们医馆没有违禁药物。你们不用查了!”杨业冷声喝道,对于周鹏和杨建斌这经验丰富的老医生来说,分辨药物成分和进量是最基础的能力了。

    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男子走上前,朝杨业冷声道:“杨业,你说的不能代表结果,我们收到举报,而且已经掌握了一些基本线索,请你配合!”

    看到后面七八个制服男女,有的拿着笔记本,有的拿着电子仪器,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杨业侧身退了一步:“行,我配合你们检查,随便查!”

    男子一挥手,这一大波人立即开始行动了起来,有人进了药柜前面,有人进了诊室,有人进了楼上病人,有人下去到了地下室……何生则是笑眯眯的坐在了大堂里的椅子上。

    看到何生的表情,杨业隐隐感觉不大对劲。

    十来分钟之后,从地下室仓库里跑上来三个男子,三人手中用塑料袋装着一些东西,其中一个跑到身穿白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跟前,沉声严肃道:“张处长,下面发现了大量晒干的罂粟碎末,还有砒霜粉。”

    白衣制服男子眉头一皱,朝杨业冷冷的看了一眼,挥手道:“走,我们去下面。”

    站在门边的杨业和玉蓉还有聂老等人皆是眉头一皱,杨业立即跟着一群制服男女朝下面走去。

    地下室仓库里的灯是亮着的,左右两边用纸箱或者木箱规整的摆放着许多药材,刚才的三个男子带着张处长走到最里边的一个角落,指着说道:“东西就在这堆药材的下面,藏的还真严实。”

    杨业看着两个男子将上面的木箱卸下来,然后搬出一个不太显眼的纸箱子,打开之后,赫然看到箱子里放着用小塑料袋装着的深褐色碎末,张处长拿起一包,打开之后闻了一下,然后看向杨业:“杨业,这就是罂粟,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这不可能,我们不会搞这种东西进来的!”杨业皱眉大声说道。

    张处长冷哼一声,朝身边几人说道:“先把证据拿走,我们上去再说!”

    到了上面之后,当周鹏和杨建斌还有玉蓉等人看着两个制服男子抬着一个纸箱上来了,几人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张处长看了一眼杨业:“你刚才说下面的药材你根本不知道,那我想问一下,你们医馆的药材进出都是谁负责的?”

    这时候杨业朝周鹏看了一眼,见到他额头上冒出了很多汗珠,他还没说话,周鹏深吸一口气站出来说道:“是我负责的,怎么了?我们的药材都有正规发票和字据,你们抬上来的是什么?”

    这时候一个身穿警服男子一指周鹏喝道:“先给我将他带走!”

    “你们干什么?怎么随便抓人?”杨业挡在两个警服男子前面,怒声喝道。

    中年警察拔出手枪对准杨业,怒喝道:“给我让开,否则我就开枪了!”

    最后周鹏被几个jc押着带上了警车,张处长塞给杨业一张禁止营业令:“在我们调查清楚之前,回春堂不允许营业。明白了吗?”

    一大波人来得快去的也快,何生是最后一个踏出回春堂大门的,到了门外之后他突然回过头,朝杨业阴测测的笑了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