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自在神医逍遥客杨业 第三百零一章融合

时间:2019-12-03作者:杨业沈梦瑶

    因为纳塔的身体被杨业的右臂死死的勒住抱着,他胸腔和腹部的五处穴位都被杨业的银针重伤,加上杨业右膝盖猛然上踢到他腹部,遭到剧烈的重击之后,纳塔张口吐出了一口乌黑的血液出来。

    咚!咚!咚!纳塔的腹部一连受到杨业膝盖的三次重击,感觉整个腹部都要撕裂开一般,但他无法挣脱开杨业的右臂,咬牙大吼一声,双手搬住杨业的后背,朝旁边猛的一用力,两人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此时两人都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杨业身上中了剧毒,大脑几乎被麻痹,整个手臂无法使出力气,丹田内的元气也已经干涸,整个身体只能任由惯性所带来的力量,朝一个斜坡翻滚下去。但他一直勒住纳塔没有松手,就算是死,也要和这个家伙同归于尽。

    而纳塔则是有目的的,在翻滚的过程中,他看准了下面有一块竖起的墓碑,猛的扭动身体,加快了翻滚的速度,杨业因为眼睛受伤,他根本就没看到距离他后背越来越近的墓碑,突然砰的一下,杨业表情瞬间凝固。

    身体后背重重的撞在了那块墓碑的棱角边上,只听到脊椎骨咔擦一声断裂了,因为脊椎骨是全身神经最为复杂的地方,几乎是在瞬间,杨业的身体四肢就失去了知觉。

    纳塔慢慢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身体摇晃着,然后低着头,咬牙忍痛,将胸前的五根银针一根一根的拔了出来,然后抬头狰狞的看向杨业:“在你死之前,我先把你父亲送下去等你,哈哈!”

    “你,你要干什么?”杨业一边深呼吸减轻后背的疼痛,朝纳塔嘶吼着嗓门问道。..

    纳闷哈哈一笑:“既然你都要死了,我的噬魂蛊也该回来了,回来之前把它的“猎物”吸食干净是必须的啊!”

    闻言,杨业心头一颤,他要杀死父亲?

    下蛊之人都可以相隔百里控制蛊虫,可以让蛊虫在瞬间杀死宿主,也可以让蛊虫一点点的让宿主死亡。但他现在要做的,很显然是要做第一个选择了!

    纳塔站在原地,双手展开,闭上眼睛朗声念起了咒语,随着纳塔语调的升高,他身体四周刮起了阵阵阴风……

    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杨业心头蓦然开始狂跳起来,那是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似乎感受到杨昭辉即将受到的巨大痛苦,他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喉咙里带着野兽般哀鸣的嘶吼。

    “不要……”就在纳塔快要念完最后一句咒语时,杨业突然狂吼了起来,双目之中瞬间被血红色侵染,心中的愤怒和悲伤随着吼声爆发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虚影从一座坟头后面飘了出来,一闪而过钻进了地上的胜邪剑中,胜邪剑快速的颤抖了几下,然后突然漂浮到空中,调换剑头,唰的一下朝纳塔飞了过去。

    胜邪剑仿佛流星一般从纳塔的脖子下面穿过,然后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纳塔睁大了眼睛,喉咙里还是发着“咕咕”的声音,

    但那已经无法吐出咒语的音符了,慢慢的,他的脖子上出现一条血丝,这条血丝不断裂开,扑簌一声,纳塔的脑袋从脖子上掉落了下来。

    杨业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愣住了,他都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这时候脑海里传出秀才的尖叫声:“啊,主人,我出不去了,这里头好难受,戾气好重……”

    “秀才,你在哪儿?”杨业立即回应道。

    “剑,我在你的剑里面,我出不去了。啊……”秀才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时候杨业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是秀才进入了胜邪剑中,操控着剑身斩杀了眼前的黑巫师,但是他不过是个普通的阴魂,就是第一次发现他的时候,都不敢靠近胜邪剑,怎么能冲进去呢?

    杨业明白了,秀才是为了救自己父亲。他长叹一口气,然后咬牙沉声回应道:“秀才,不要怕,戾气虽然重,但那是死物,你可以把这些戾气吸入你的体内炼化。否则的话,你就只能死在里面了,我现在也没办法完全控制这把剑。”

    说完之后再也没听到秀才的声音了,杨业尝试着叫了几声,依旧没有反应,心中一沉,颤抖着右手将手机拿出来,然后拨出了黑鹰的号码……

    一个小时后,黑鹰和棕熊两人打着手电朝这边快速奔走过来,当看到地上的杨业,还有前面不远处倒下的无头尸体,两人一惊,将杨业快速扶起来,棕熊清理“战场”之后,快速离开了。

    虽然纳塔死了,杨业手臂上的化骨毒消失了,但他心脏旁边和颈椎骨的伤却消失不了。心脏左边的刀伤都是其次,主要是脊椎骨断裂的伤痛。

    到了回春堂之后已经是后半夜,杨业迷迷糊糊的告诉黑鹰和棕熊去找那些中药,怎么熬制,然后叫刘凯去搬来了大木桶。

    不同的伤要用不同的药,当黑鹰三人将杨业说的步骤都做完了之后,杨业再也撑不住,闭上眼睛沉沉睡着了。

    杨业悠悠的醒来,他已经躺在了床上,刘凯坐在一旁抽烟,见到其醒来,刘凯皱眉道:“哥,我很好奇什么人可以把你伤的这么严重!”

    “呵呵,没死就已经是福大命大了!”杨业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

    杨业特意嘱咐了黑鹰和棕熊,不要将自己受伤的事情说出去,尤其是不要让玉蓉知道,省得她又要掉眼泪。之后一个星期,他都是待在四楼的房间里养伤,而刘凯则是打了个地铺睡在下面。

    七天之后,杨业恢复了四五成,他出门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因为他不确定那天晚上纳塔的施咒是否对父亲的身体造成了伤害,当杨业打开门看到杨昭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愣了一下。

    杨昭辉扭头,看见杨业,笑了笑:“儿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中午在家吃饭吧?”

    闻言,杨业一直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笑了笑:“爸,中午我来做饭吧,您好好休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