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无敌狂尊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什么情况?

时间:2019-10-13作者:一日江火

    且,这门‘白玉琼瑶经’只适合女子修炼,张果别说不是亲传弟子了,就算真是也无法修炼这门功法。

    这让张果好生惋惜了一阵,但也仅仅惋惜了一阵就恢复了正常。

    “上乘之法不比寻常法门,我此前那些中乘之法就足足参悟数日,还未曾吃透,想要参悟上乘之法,只怕力有未竭。”

    张果想到自身修炼的那‘伏魔金刚法’,此功法就是一门上乘法门。

    可时至今日,他也没有将这门功法参悟透彻,由此可见上乘之法的不凡。

    “如今瑶池院已经参悟干净,看来也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常人都以为他来瑶池院是为了贪恋美色,可他却十分清楚自己来此的目的。

    .................................

    这日,一座花峰上,此峰群花缭绕,从上自下皆是万千花海,将整个山峰尽数覆盖,万紫千红,芳香弥漫,恍若一座由群花堆砌的山峰。

    在山峰之上,更是花海弥漫,于无尽花海当中,一座精致的屋舍坐落当中,上面更攀着数不尽的花藤。

    张果来到此峰,眼望四下,忍不住露出一丝讶然,似乎没想到此女竟然是这等爱花之人。

    “洛师姐可在?”

    张果提声顿气,朗声开口,音浪阵阵,引得群花摇曳。

    四周静悄悄一片,无人回应,似乎并无人在此。

    张果却也不急,只是静静等待,不多时,就听吱嘎一声,屋舍打开,一道仙姿从中走出。

    霎那间,仿似因此女出现,群花都黯然失色起来。

    洛水仙。

    这却是此女的修炼之处。

    “你怎么来了?”洛水仙盈盈如玉般的面孔抬起,宛若晨曦的眼瞳看向张果,未露出惊讶,也没有厌烦,只有平淡,似乎对张果的出现并不意外。

    “上次一别,师姐已是告之我修炼之所,我却从未来此,这次却要离开,所以想要拜访一下。”

    张果目光注视此女,没有淫邪,只有欣赏,轻叹一声。

    自上次之后,他忽的有种感悟,这等圣洁的女子,若是轻薄,只是对她的亵渎,他本只是跳脱,并非真正无耻之人,心有所感,也恢复了淡然。

    至于这修炼之所,也不知是那洛水仙怕了他的烦扰,亦或是不想再让他纠缠,索性就告诉了他。

    “你要离开?去做什么?”

    洛水仙注意到张果语中的话,黛眉微蹙起来。

    “自是离开瑶池院了。”张果笑道。

    “你要离开瑶池院?”这回洛水仙终于忍不住露出惊色之色,问道:“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瑶池院了?”

    “没有什么,只是此间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张果道。

    洛水仙沉默一会儿,突然幽幽开口:“你突然离开可是因为我没有给你答案?”

    “啊?”

    张果有些发蒙,什么答案,他好疑惑啊。

    “我已知那丁辉的事情了,没想到会有人因我如此痴狂,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修炼,从未想过伤害别人。”

    洛水仙贝齿轻咬唇间,轻叹道:“我知张师弟对我的心意,可是我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可能是张师弟觉得我太过绝情,所以才离开瑶池院的。”

    “什么东东?我就是来辞别的,怎么弄得跟谈情失恋似得?”

    张果很是无语,怎么也没想到这洛水仙竟然会这么想。

    “其实师姐你误会了...........”张果实在不想被此女这般误解下去了,他确实对此女心生异样,但也仅仅只是欣赏而已,此前种种只是调戏而已。

    “是啊,是我误会了,我本以为自己安静修炼便可以打消那些人的心思,可是却没想到反倒适得其反。师弟,我也知你天资不凡,你是凝聚了九寸圣纹的天骄,不知引得多少人羡慕,又在锻造一道有着惊人天赋,悟性也是极为惊人。按理说你如此优秀,我本该配不上你才是,可是我却并无结成伴侣的心思,所以只能希望师弟日后不要怨恨于我。”

    只是未等说完,张果便被洛水仙给打断了。

    她幽幽开口,很是愧疚,仿似是因为她缘故才使得张果想要离开瑶池院。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张果气极好笑,怎么莫名其妙他竟然变成被甩的人了。

    我还没开始恋呢,好不好?

    “如果张师弟在瑶池院呆的不自在,我也不挽留你,只是若是日后师弟想要回到我瑶池院,我瑶池院定然会为师弟打开方便之门。”

    洛水仙郑重道。

    “完了,不能再聊下去了,再聊下去的话,我都有些觉得自己可怜了。”

    张果哀叹一声,他到不是觉得此女是自恋。

    只是此女显然对感情之事一无所知,又不通一些事理,经过丁辉的事情,难免忍不住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将他代入了进去。

    他知道这会儿也解释不通了,反倒是有可能越解释越乱,只得匆匆说了句:“告辞。”

    就赶紧离开了这里。

    留下洛水仙一人,静静看着张果离去的背影,骤然轻叹。

    慌忙离开这花峰,直到那花峰已然消失在眼中,张果方才长吁了一口气。

    “都说女人心思很可怕,可是胡思乱想起来真是更为可怕。”

    他摇摇头,不去想其它,驾驭遁光就向青翠峰飞去。

    不大一会儿,路过一位瑶池院女弟子,张果轻笑一声,依照往常习惯,打了声招呼。

    这段时间依然在瑶池院熟络起来,一众女弟子也都对张果消去戒心,每逢遇到都是招呼不断。

    可这次,那瑶池院女弟子在看了张果一眼后,神色颇为奇怪。

    “张师弟你.....”

    一张口,似是想要说什么,但随即顿住,只化作一道惋惜长叹,随之离去。

    “什么情况?”

    张果二丈摸不到头脑,觉得甚至古怪,但也没多想,就抛之脑后。

    可随即又接二连三遇到一些女弟子,看向他的神色也都是颇为怪异,有惋惜、有怜悯,还有一丝留恋。

    “到底是怎么了?”

    这下张果终于察觉不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