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25.第一期结束

时间:2019-10-13作者:咖啡姜饼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黎拔苗在剩下的两天时间里长得飞快,按照苗寒池和黎烁在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进的格子数,他的身高也肉眼可见地抽直,从三四岁的小豆丁,慢慢变成了十六七岁的少年郎。

    而第一期节目的最后一天,就是模仿四个“孩子”在高中毕业仪式上的毕业演讲。

    节目组安排了一个大礼堂,所有嘉宾们从一大早就收到了一张邀请函,邀请他们来当观礼的宾客。

    黎拔苗从一大早就十分紧张,在礼堂后台不断地渡步。演讲稿只用看一遍就能记录,但他非要嘴里不停嘀咕不然总觉得自己会数据丢包。他转悠一会就掀开后台的幕布,看向礼堂的大厅。

    苗寒池和黎烁正坐在观众席上,他们的右边坐着的是方嘉然和蔡明玉,左边则是孙甜甜和窦世龙。席敏芬倒是想凑近一些,可是却没抢到临近的位置,脸上的笑容有些淡。

    这一周下来,四队嘉宾的直播间人气已经有了明显的区分。

    遥遥领先的当属苗寒池和黎烁两人的直播间——虽然他们二人对整个游戏环节都兴致缺缺,根本称不上卖力也从没讨好过观众;方嘉然和蔡明玉资历最老,虽然第一天开始的时候不温不火,但一周下来人气保持的却是最稳当的,是当之无愧的第二名;孙甜甜和窦世龙因为年轻活泼的风格,加上爆出了婚讯的大新闻所以也不算差。

    算来算去,反倒是席敏芬和习宸的这对有些失常,直接从开局的大好形势沦为了人气垫底。

    不提席敏芬自己的隐秘目的,造成这一切的还是因为习宸。从第二天的“爱情长跑”后,他的状态就一直上不来。“怀孕”的时候就一直乱发脾气,“婴儿”出生后更是不闻不问,凡是开始哭闹就会大吼大叫让它闭嘴。

    席敏芬一开始还会打掩护,后来干脆也烦了,只努力维持着自己的人设。

    直播间里的路人稍稍指责两句,就会被习宸的脑残粉追着撕咬,谁也说不得她们的“大少爷”。久而久之,直播间的人气肉眼可见地下降,偏偏习宸粉丝们自己还在弹冠相庆,庆祝她们又为维护蒸煮出了一份力。

    但这些现场外的事情,现场内的嘉宾们还什么都不知情。

    苗寒池和黎烁此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正走上演讲台的黎拔苗身上。

    “首先,我要先感谢我的爸爸和我的阿爸。”黎拔苗声音还透着颤音,但扫到台下的苗寒池和黎烁时,又逐渐变得镇定下来,“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一切……”

    苗寒池和黎烁静静地听着,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却是这一周来的种种经历。

    从一开始的赶鸭子上架,到真的把一个仿生婴儿“抚养成人”,人生种种百态浓缩在一周里,带来的感觉真的是十分奇妙。

    黎烁看着台上的黎拔苗,那个被他亲自命名的孩子,第一次发觉到他似乎从来没想过他的未来。

    就算是在他狂热追求慕容思羽的那个阶段,如何真的和慕容思羽结了婚,两个人会不会生下孩子,他会不会成为一个父亲……这种理所应当去思考的事情也一次都没有幻想过。

    想到这里,黎烁就有些出神。

    “孩子成长的太快了。”苗寒池看着看着,忽然低声道。

    台上的黎拔苗只不过几天的功夫,就从婴儿变成了少年。身姿挺拔面容俊秀,神采奕奕地看不出前天还是个会赖在黎烁怀里打滚,会抱着苗寒池撒娇喊“爸爸”的幼童。

    坐在苗寒池旁边的蔡明玉正擦着眼泪,听到他的话摇了摇头。

    “就算不是节目组的仿生人,当孩子要远离父母的那一天时,仍旧会觉得他们长大的太快了。”她平静地说。

    ……

    毕业典礼结束后,这一期的节目就算正式结束了。

    接下来所有嘉宾们都有一星期的休息时间,然后再来参加第二期的录制。

    为了庆祝杀青,节目组给嘉宾们安排了豪华飞船送他们回首都星,趁着节目没有关摄像头的这最后一点时间,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也在依依不舍地相互告别:

    ……

    节目组返回首都星的飞船上,黎烁盯了一会自己手腕上的光脑,突然站了起来。

    “我去一趟卫生间。”他淡定地对身旁的苗寒池说。

    苗寒池诧异地扫了他一眼,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也要跟他说,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

    黎烁往外走,但是离开众人的视线后却没有向着卫生间的方向去,而是转身去找了另一个舱室内的导播。

    “您想要黎拔苗的核心数据?”

    导播听完黎烁的来意,吃惊地问。

    “没错。”黎烁说,“我要把它带走。”

    导播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怎么,对我还不能答应?”黎烁挑了挑眉,还在想着要不要干脆威胁利诱两句,就看见导播连连摆手:”不不不,怎么会呢。二皇子殿下您要是想要一个仿生人,哪还有拒绝的道理。只是……”

    “只是什么?”黎烁不耐烦了。

    “只是黎拔苗的数据,早就被苗少将给要走了啊。”导播无辜地眨了眨眼。

    黎烁:“……”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已经沟通好了,难道苗少将没有跟您说过这件事吗?”

    黎烁:“……”

    最后他气冲冲地又回去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把黎拔苗的数据要走了?”

    一回到原来的座位上,黎烁顾虑摄像头,将头凑近苗寒池。从外面看上去仿佛两个人在亲密地说着悄悄话,但实际上却是黎烁在咬牙切齿地兴师问罪。

    “这还用告诉你?”苗寒池斜了他一眼。

    “当然,那是我儿子!”黎烁说,“你怎么可以不说一声就把他带走!”

    “那他还管我叫爸爸呢。”

    两个人说完这番对话,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这行为犹如离婚夫妻争夺孩子抚养权一样的既视感,全都不自然地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安静地坐了一会,黎烁还是有些心不平:“你什么时候把他带走的?明明你跟我一起上的飞船,一直都没离开过座位。”

    “我让石方彬他们代替我去要的。”苗寒池回答。作为有下属的上司,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面。

    黎烁听了心理超不平衡,他也跟自己的副官打过电话。但是辛学那种只想着混混军功就行了的咸鱼,向来只肯在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段里随传随到,一到下班时间就立刻切断所有联系方式,让他想找人都找不到!

    不过转念一想,当初会拒绝掉那些别有用心的贵族,挑选中辛学当他的副官就是看中了对方的这种咸鱼劲儿……也只能自认倒霉。

    之后的路途,两个人就再也没相互交流过。

    等回到了首都星,皇室已经安排了车队来迎接黎烁。有侍从恭敬地请苗寒池也跟着上车,但却被他拒绝了。

    黎烁跨进悬浮车里的时候,连头也没有回。当车队缓缓驶离机场,苗寒池呼吸着首都星的空气时,忽然觉得之前的一周仿佛就像是一场梦。

    梦醒了,现实什么也没改变。

    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他和黎烁仍旧是原来的政敌、情敌和不对付的死对头。

    苗寒池忽然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失笑。如果他和黎烁不是这种恶劣的关系,那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呢?

    他摇了摇头。

    没等多久,军部派来接他的悬浮车也来到了机场,苗寒池坐上车一路回到第一军区。看着熟悉的深蓝军基地,他不知为何有些烦闷的心情渐渐变得好转起来。

    他一路风风火火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直接推开了房门——

    “欢迎少将回归!”

    早就埋伏在办公室内的石方彬、庞峥还有季海沣三人,兴奋地大叫着。同时庞峥举着一个泡着许多柚子叶的喷壶冲着苗寒池就是一阵狂喷。

    大量的水雾淋了苗寒池满头满脸,清新的柚子香飘荡在房间内,让苗寒池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个行走的柚子。

    这还不算完,季海沣举着一个熊熊燃烧着的火盆,殷勤地放在苗寒池的脚前:“少将来来,跟二皇子那个沙雕待了这么多天……快跨火盆,去去你身上的晦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