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3.社会头条

时间:2019-10-13作者:咖啡姜饼

    这还真是瞌睡上来了有人送枕头。

    苗寒池心中冷笑,他正愁肚子里的满腹怒火没有地方可以发泄呢。原本还想回去训练室打沙包,但现在有现成的,又何必等着回去?

    “平洪林大校,”他在对方的军衔上咬重读音,没说多余的话就足以让人感受到无尽的嘲讽,“你已经忘了跟上官说话的正确态度了吗?”

    军部熟悉平洪林的人都清楚,他心胸狭小没有什么容人之量,尤其见不得比自己年轻还比自己军衔高的青年才俊——苗寒池的话完全精准无误的踩中了他的雷区!

    他如同野狼一样带着绿幽幽光芒的瞳孔猛地缩小,想要掩饰自己脸上的愤怨却没有足够的修养来支撑,一张脸要笑不笑的扭曲着。苗寒池还以为他会跟以前一样,想要发火却碍于他的身份只能色厉内荏地说几句酸话,然后就招架不住的夹着尾巴溜走。却没想到这一次平洪林深呼吸几下后,反而重新恢复了一开始的笑脸。

    反常。

    苗寒池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心中有些不愉。

    “苗少将你忙着婚事,难怪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早在昨天我就已经被提拔了,现在我的军衔可跟你一样都是少将!”平洪林趾高气昂地说。

    “怎么可能?”苗寒池觉得意外,“最近又没有什么战事,你也一直都待在第一军区没离开过首都星,哪来的军功给你晋升?”

    “哼,苗少将,面对同僚的晋升居然是这副嘴脸,妒贤嫉能可不好。”平洪林洋洋得意,小眼睛中流淌着恶意,“还是说你在害怕?我的晋升命令是纪将军亲自下达的,但他却没有完全没有知会你……你在害怕自己进入皇室后,就会被我顶替掉你在纪将军身边的位置?”

    看着平洪林一副“我已经看穿你了”的表情,苗寒池真想问问看他究竟是哪来的自信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他目光往对方的背后一扫,顿时勾起嘴角。也懒得反驳,好整以暇地开始看戏。

    “妒贤嫉能你mb!平洪林你好意思说别人不如先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伴随着风风火火的怒骂袭来的是一记砂锅大的拳头,平洪林刚有所察觉地转过头,就感觉自己的鼻梁要被人砸塌了!

    他惨嚎一声直接被揍飞了出去,猛地撞在走廊的另一边墙壁上。他忍着剧痛抹了一把脸,发现抹了一手鼻血后再也控制不住火气破口大骂起来:“庞峥你个狗熊玩意儿!你给我等着!”

    “老子不用等着,你现在就来揍我啊!”庞峥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老子就站在这里等着你!”

    “你这是袭击长官!”平洪林阴鸷地盯着他,“我要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这点小事就不劳平大校了,”一旁的苗寒池插话道,“庞峥袭击同僚,作为他的直属上司责无旁贷,我这就把他带回深蓝军关他禁闭。”

    “他把我打成这样,区区一个禁闭怎么能就这么算了!苗寒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包庇他!说不定就是你在指使部下袭击长官,你休想置身事外!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在吵闹些什么!”

    忽然,走廊远处司令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纪冲山皱眉走了出来。

    他一出来,平洪林就像是被掐着脖子的鸡一样安静下来,他全是血污的脸上立马挂上了谄媚的笑,略带委屈地说:“上将!你看看这个庞峥,如此目无法纪,竟然在指挥塔就当众袭击我!”

    他这个时候反而不敢在纪冲山的面前扯上苗寒池了,生怕让纪冲山不满。

    纪冲山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瞬间低头认错的庞峥还有自己的爱徒。

    “老师,这都是我管教不严。我跟平大校说过了,会带着他回深蓝军军法处置,一定会给平大校一个交代的。”

    “既然这样,那你就把人带回去。”纪冲山说,“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你作为直属上司就要多费点心,明白吗?”

    “是!”苗寒池恭敬地低头。

    平洪林捂着鼻子心中都是愤恨,知道让苗寒池把人带走今天这事绝对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他却不敢对纪冲山有任何不满,忍得脸涨通红,配上血污看上去面目更加可憎。

    庞峥冲着平洪林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就要跟着苗寒池离开。但两人刚转身,却又被纪冲山叫住了:“寒池。”

    “老师?”苗寒池疑惑地回头。

    “以后要记得叫平少将,”纪冲山淡淡地说,“从今往后,他就是跟你平级的同事了。还有,在婚礼前的这三天,你就留在家休息,暂时不用来军部了。”

    苗寒池瞳孔猛的一缩,无法判断纪冲山的这番话究竟是什么含义。而平洪林则理解成了是纪冲山在替自己出头,虽然没有直接惩罚自己的爱徒,但还是用这种方式变相的让他禁足反省……想到这里,平洪林原本缩起来的腰板重新挺直了。

    “……我知道了,老师。”苗寒池只有在一开始有些发愣,随后就重新恢复了常态。他拉了一把似乎想要替他辩解什么的庞峥,强行带着人离开了指挥塔。

    直到走出老远,庞峥跟在苗寒池的身后还显得有些惴惴不安:“少将,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不关你的事。”苗寒池说。

    “可是那样的纪将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哪次他不是都偏向咱们的……”

    “老师是整个军部的指挥官,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的只偏心某一方。”苗寒池倒是看得开,“虽然你那一拳打的漂亮,但以后吸取教训,别这么直来直去的莽。这回是有我在场,如果我不在,平洪林真把你押送去军事法庭怎么办?”

    “如果少将你不在,那我打完他那一拳我就直接跑了。”庞峥狡猾地眨了眨眼睛,“有本事他来深蓝军要人。”

    苗寒池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个只有表面憨厚的兵团长,终于流露出了笑意:“说吧,是不是方彬让你来指挥塔找我的?他和海沣人呢?”

    “都在基地呢。”庞峥应了一声,然后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偷偷摸摸地观察起苗寒池的脸色,“大家听到了点消息,所以……”

    苗寒池的笑容变淡了:“什么消息?”

    庞峥咽了口口水,觉得有些紧张:“就是那个……那个……”他猛地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地一口气说完了剩下的话,“听说您和第二皇子黎烁殿下马上要结婚了请问这是真的吗!”

    寂静。

    庞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答,考虑再三还是没忍住偷偷睁开了眼睛:“少将……?”

    “你们怎么知道的?”苗寒池轻声细语地问。

    但他表现的越是柔和,越是让庞峥头皮发麻。他不忍地低下头,从怀里摸出自己的光脑,颤颤巍巍地递给苗寒池:“那个,少将你自己看下好了……”

    苗寒池接过光脑,屏幕在半空中弹出,正显示着一个网页。他辨认出那是帝国发行量最大的新闻报纸的官方主页,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急急地往下滑动页面,就看到首页醒目的社会头条那块,写着一行巨大的黑体标题:

    “这条新闻已经刊登好一会了,”庞峥小心翼翼地说,“而且除了帝国日报官网,各个新闻媒体还在星博平台跟社交工具上全面推送……恐怕现在整个帝国都知道少将你要结婚的消息了。”

    苗寒池脸色铁青,久久地说不出话。

    ……

    ……

    苗寒池用手指快速地滑着光脑屏幕,扫过一条条关于这场婚礼的评论留言。

    这三天他哪也没有去,就这么在家里泡了三天。原本他还琢磨过能不能借着舆论向皇室施压,好取消这一场闹剧。可是人民对于教会和“抢婚”风俗的信任根深蒂固,这个计划直接无疾而终。

    直到今天一大早,他被带着荷枪实弹的卫兵找上家门,“护送”着来到卡里圣布鲁大教堂。被人强行换了一身洁白的婚礼白西服后关在这个新人准备室里,他才终于抛弃了那些妄想和侥幸,不得不接受自己马上就要跟他最看不上的那个男人结婚的事实。

    他烦躁地扔掉光脑,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准备室的门外传来一阵阵的喧哗声。

    “你们这群混蛋,都给我放开我,放开唔唔……”

    大门“砰”的被撞开,面无表情的两个神官扔进来一个捆得严严实实的“蚕茧”,然后迅速地再度关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流畅地只用了不到两秒就结束了。

    苗寒池低头看着那颗还在地上愤怒翻腾却无计可施的“蚕茧”,忽然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憋闷了。

    于是他向着他的快乐源泉亲切的打着招呼:“早上好,黎烁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