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35.氪命的第三十五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没有风的海面平静得像是温柔的少女, 站在甲板之上几乎感受不到船体在晃动。

    可这样的大海, 平静到异常, 平静到让人无端恐惧。

    压抑。

    空气中不知何时蔓延开一股沉闷的压抑,轻轻却又固执地紧压在每个人胸口, 隐隐有些喘不上气的憋闷感。

    天空中,淡黄色的太阳已经消失在薄薄的云层后面,只余下淡淡的一团光晕,像被棉布包裹住却还在执着发光的暖黄色圆灯泡。

    可不多时, 这颗圆溜溜的灯泡被越积越多的云彻底盖住了光华,挣扎着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

    海面映着天空的颜色, 也变得灰暗起来。

    不远处有几只海鸥低低地贴着海面飞翔,它们洁白的羽翅点缀着黑色的尖儿, 划过平静无波的海水, 橘黄色的喙微微张开,发出阵阵不安的低鸣。

    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罗飞飞望着远处的海天交界处,想起昨夜在书上看到的内容,“啪”地合上手中罗盘, 声音听起来还算淡定:“暴风雨要来了。”

    按航线, 照昨天询问到的信息,今天之内就可以到达幽冥海域,可偏偏就遇到暴风雨,听起来相当倒霉, 但也并不意外。

    他们都知道, 这游戏才不会让他们简单到达, 而且比起暴风雨,怕是进入幽冥海域后等着他们的才是重头戏。

    如果说一直以来对海上的暴风雨只有个停留在文字的粗浅印象,此时此刻身处暴风雨前夕的海面,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那种仿若动物直觉般压抑的危险。

    平静,却觉得脚底好像蛰伏着一只巨大的怪兽,随时会翻腾上来将海面上的一切吞噬殆尽。

    船员们也都感觉到了暴风雨的气息,纷纷严阵以待,表情却是令人不解的兴奋。

    “海妖塞壬号”不小,但再大的船与整个海洋比起来也只是沧海一粟,运气不好的只需要一个巨浪就会彻底沉沦,连带着船上所有的生物万劫不复。

    “船长!”远处,有人大声喊着,语气中满是跃跃欲试。

    对他们而言,一切的危险也不过是航海路上的调味剂,而且只要跟着船长,一定能化险为夷。

    罗飞飞对上船员们的目光,将罗盘和航海图揣进怀中,下令道:“收帆!全员就位,准备迎接暴风雨!”

    沉闷的空气中,船员们发出兴奋的呼声,甲板一下子被热闹点燃,好像准备迎接一场狂欢。

    船员们奔走忙碌着,巨大的帆布不多时就尽数收落。

    视野尽头的海天相接处,滚滚浓黑的乌云梦魇般铺天盖地翻滚,隐约中似乎能听见轰隆的雷声,随着骤然而来的狂风,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席卷而来。

    明明是早晨,却很快如同夜幕降临般黑沉。

    遮天蔽日的乌云随着大风大浪很快黑黢黢地向这块海域压来,压抑的颜色只看一眼就让人喘不过气。

    “我、我们怎么办?”陈元看着好像随时会钻出一条巨龙的云层,觉得它好像就紧贴着自己头顶似的,腿有点软。

    “你们进船舱吧!”罗飞飞对他们说,风已经大到将人的声音吹散了,不得不吼出来,“好好待着,别出来!”

    “那你呢!”王一山也吼着问,粗犷的声音穿透过风,“你怎么办!”

    “我,”罗飞飞在风中扶着帽子,仰起头望见旗帜无惧无畏地高昂在桅杆顶端,对着它笑了笑,“我是船长啊。”

    肩膀上担着的船长二字,绝不是说说而已。

    不知是不是游戏设定的缘故,罗飞飞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也充满了莫名的期待和兴奋,可以感觉到血液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这一刻,仿佛自己真的与这个角色融为一体,能体会到他想体会的一切,生来便为了征服海洋。

    震耳欲聋的雷声越来越近,天空劈下一道道刺眼的闪电,将海水搅得天翻地覆。

    很快,刀片般的雨点随着狂风和惊雷劈头盖脸地落下,好像是海浪被狂风卷起到云端又狠狠摔落在海面一样,砸得人皮肉生疼。

    巨大的海盗船在惊涛骇浪中随着狂风巨浪颠簸,甲板上的人没有着力点的很快被颠得东倒西歪,奋力地抓住身边固定物才不至于被掀到海里。

    甲板上有木桶随着倾斜不断滚来滚去,咕噜咕噜,“砰”地重重撞在栏杆上,又弹起来滚入不断翻涌的海水中,落水的浪花与被风雨卷起的浪混在一处,根本看不出曾经有东西坠入。

    陈元他们已经被暴风雨逼得不得不躲进船舱,只有祁羽还站在原处,伸手抓着旁边的固定物在颠簸中稳住身形。

    暴雨将他们浑身衣衫打得透湿,头发凌乱地贴在面颊上,雨水迷了眼,连睫毛都在不停地往下滴着水,几乎要不能睁眼去看清对面的人。

    “你也快进船舱!”耳边全是雨声,仅仅隔了二人宽的距离,罗飞飞也得对着祁羽用吼的。

    “我陪着你!”祁羽也对他吼道,一本正经的,“倾慕船长的贵族小姐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应该共进退,不是吗!”

    这话要放在平时说出来,要多羞耻有多羞耻,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罗飞飞还是忍不住在暴雨洗涤中额外起了身鸡皮疙瘩。

    好在暴风雨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并没有其他人能听清祁羽说了些什么。

    “船长!”这时,掌舵的船员隔着暴风雨呼喊罗飞飞,船舵在他手中有些不受控制。

    罗飞飞踏着脚下被雨水浸透的甲板,顶着风雨往那边挪过去,走出两步,回头对祁羽大声喊:“你喜欢就尽管待着,别碍手碍脚就行!”

    祁羽透过雨幕望着对方被雨水淋得模糊不清的笑容,忍不住轻笑着扬起嘴角。

    还真是给点颜色就上房揭瓦,说谁碍手碍脚呢?

    船舵随着暴风雨乱转,罗飞飞走上前一把握住船舵,旋即感受到一股大力在强硬地往一个方向拽着它,立刻将另一只手也握上来才能掌握住主动权。

    或许之前如何掌舵在罗飞飞心中只有一个紧急补课而来的模糊概念,但接触到船舵的那一刻,罗飞飞忽然觉得手中的东西无比熟悉,而自己的脑海中一套娴熟的章法呼之欲出。

    就好像,已经这样做了千百万次,身体已经牢牢记住了一切。

    罗飞飞被奇妙的感觉支配着,不经思考就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一名航海经验丰富的海盗,一定能带领着船只穿过暴风雨,平安到达目的地。

    这样的信念在胸中燃起,罗飞飞凝视着暴风雨席卷的漆黑海面,眼中却迸发出灼热的斗志,与海面一样乌黑的瞳一瞬不瞬地望着前方,无声地翘起唇角。

    这个游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掌控着整艘船与暴风雨抗衡,罗飞飞控制着船舵,有些吃力,下一刻船舵便被覆上另一双手。

    有人站在他身后,身量比他还长些,圈过他的身体握住了船舵,同样被暴风雨浸透的胸膛贴在自己背后,却多少挡住了些风雨,有些温暖。

    罗飞飞转过头,毫无意外地看见祁羽站在自己身后,见罗飞飞看着自己,祁羽也低头看向他,雨水沿着刘海汇成细小的水柱,又贴着轮廓分明的五官流下。

    讲道理,既然人设是仰慕海盗船长的大小姐,长得比海盗船长还高大是闹哪样?

    “你……”

    罗飞飞刚开了个头,祁羽立刻说:“船长,专心掌舵。”

    像是提醒罗飞飞一样,突然间一个巨浪掀起,直将船掀得与海面形成四十五度夹角。

    船上的人和物东倒西歪,又一些东西翻滚着落入海中。

    罗飞飞不敢分心,镇定地转动手中的船舵,拼尽全力在不断翻滚的浪涛中稳住船身。

    有祁羽的加持,确实轻松不少。

    “船长!”

    还没松下一口气,船员的声音透过雨声传过来:“前面有礁石!”

    风雨呼啦啦划过耳畔,也吹散了罗飞飞脱口而出的粗口,祁羽只觉得他将手下的舵转出了花。

    不多时,便听见船员们的欢呼声。

    可欢呼并未持续多久,罗飞飞和祁羽的脸色都变了变。

    前方,乌云集聚最厚实的下方海面,卷起了巨大的漩涡。

    祁羽这回是切切实实听见罗飞飞爆了句粗口,船立刻在他的掌控中急转弯,从直对着漩涡的方向变成往右边绕过去。

    而漩涡,也长了腿一样紧随着往他们的方向移过来。

    “这有毒吧?!”罗飞飞淡定不能,忍不住想摔船舵。

    这是怎样可怕的运气,从没听过这样的漩涡,绝对是系统故意的吧!

    这样耍赖一样的追逐战是无处可逃的,船最终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漩涡中,任罗飞飞怎样疯狂控舵仍是一圈一圈往中心转过去。

    更糟的是,一直以来还能撑住的罗飞飞被这可怕的旋转茶杯式海盗船终于折腾到胃中翻腾不休,松开船舵,难受地捂住了嘴巴,整张素来温和的脸上眉眼都快皱到一起。

    “你还好吗?”祁羽见他脸色发白,忍不住问。

    罗飞飞摇摇头,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会儿,这样吐出来未免太丢人。

    船被卷入中心的一刻,漩涡却又如它的突然出现一样突然奇迹般地消失了。

    在一船人的惊呼中,船只顺着惯性被快速地甩向一个方向,罗飞飞脸色青白相间,终于也顺势跑到船边,控制不住地趴在船舷上把早饭吐了个干净。

    直到胆汁都快被呕干,罗飞飞听见系统像跟着他们一起被水泡过一样嗞嗞两声,随后跳出提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