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33.氪命的第三十三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安全驶离港口, 罗飞飞首要的事情就是带穿着昂贵破烂裙子的祁羽去船舱自己的房间找件衣服换上。

    说实话, 如果祁羽一直穿着裙子在他眼前晃, 时不时再入个戏,祁羽自己膈不膈应罗飞飞不知道, 反正罗飞飞自己是觉得遭不住的。

    他突然发现当初系统给他改变了样貌身材才穿上女装,于人于己是多么仁慈。

    船舱很大,幸好一间间房间上都标了指示名称,找起来没有压力, 不至于出现“船长不认识自己房间了”的闹剧。

    罗飞飞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是在甲板下方, 而且屋子里只点了一盏烛灯,光线有点昏暗。

    房间没有他预想中像刚刚在港湾那边的奢华, 出海毕竟是冒险而不是享乐, 只是个简单朴素的屋子,整体还算整洁,虽然免不了因为常年不通风而积累下的一股沉闷的腥味。

    房间左侧角落是一张木床,大小可以紧凑地容下两个成年人, 床上不拘小节地散乱着一堆衣服和两本摊开的书, 罗飞飞看了眼,是航海有关的书籍,房间另一边的方桌上也摊着一张他看不懂的航海图,似乎是羊皮纸做的, 很有质感, 微微泛黄。

    船舱不比甲板, 腥闷的空气让人不舒服,此刻的海面也没有白日那么平静,罗飞飞随便指了下床:“那边的衣服你自己挑吧,我先出去了。”

    罗飞飞开始觉得有点晕船,匆匆想回到甲板换口气,祁羽从床上的衣服堆里随便拎起一件顺眼的,不明就里地看着他走到门口的背影:“都是男人,你害羞什么?”

    “……”刚刚吃了大餐,现在又晕船,罗飞飞胃里难受,懒得跟他解释,直接关上门走了出去。

    夜里的海风很大,圆而大的月亮高高悬挂在海平面上,海水与夜色在天边连成一片,而月亮映在水里的倒影随着深蓝色的海浪滔滔而流晃不定,像块融化的乳酪,从天上一直流到了海心。

    罗飞飞站在船头,三角帽被他取下随意地放在一边,他注视着巨大的流心乳酪,沐浴着迎面而来带着咸冷湿气的海风,沉闷空气带来的轻微晕船感很快消散不少。

    祁羽换好衣服从船长卧室走出到甲板找人,外面的船员们见到他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行注目礼,觉得自己大概眼睛哪里坏掉了。

    好好一个女人跟着船长走进去,怎么出来就变成了个男人?

    祁羽走红毯一样淡定自若地跟他们打招呼,一路走到船头,就看见罗飞飞面朝大海、衣角和发梢都随着海风飘扬的背影。

    孤单的海盗站在月色苍茫的海上,乳白的月光照亮了海面也倾洒在他身上,画面平静孤寂,有那么点味道。

    “罗罗。”祁羽走上前,轻轻开口打破这场寂静。

    罗飞飞应声回过头,看见祁羽已经穿好一身正经的衣服走了出来,因为衣服是以罗飞飞的身形设计的,祁羽穿着会显得稍微小一点,却更好地将挺拔的身形一览无遗。

    海盗的服饰穿在祁羽身上,因为他本身就带着一股子邪劲和痞气,更是贴合无比,仿若一个天生的海盗。

    罗飞飞难免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两秒,转而才注意到他背后目瞪口呆又不知该从何问起的船员们。

    “咳,介绍一下。”罗飞飞清了清嗓子开始扯淡,“这是我当海盗之前的一个故交,你……”

    他卡了下,小声问祁羽:“你什么身份?”

    祁羽收到的身份背景是贝尔兹公爵家的大小姐,虽然是个姑娘家却从小桀骜不驯,向往海盗生活,因为钦慕最年轻的海盗船长罗而不顾一切想要跟他出海,听闻罗船长要前往幽冥海域,她不顾家族的阻拦带着几个随从来到海盗港湾,寻找罗船长的“海妖塞壬号”。

    祁羽浅笑着对所有船员介绍自己,彬彬有礼得仿佛一个真正的贵族:“我是贝尔兹公爵的长子祁羽,与你们船长是故交,请多指教。”

    “可是……”船员看着罗飞飞,露出疑惑,“可是船长,你一直跟我们说你从七岁起就跟着父亲出海当海盗了。”

    “……”怎么这年头海盗还是世袭制的?这么小的孩子就做强盗的事情真的好吗?

    “没错,我们是五岁认识的。”祁羽顺着罗飞飞的话掰扯,“那时候你们船长真是非常可爱呢,经常被我母亲打扮成女孩的样子,可以以假乱真呢,对吧罗罗?”

    “……”罗飞飞不是很想搭话,在船员们的注视下作疑惑状,“我不太记得了,有这回事吗?”

    “有的。”祁羽哥俩好地拍了拍他的肩,“你看你,每次提到这个就装傻,这么多年不见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

    船员们听到了惊人的八卦,表情变得很精彩。

    罗飞飞盯着祁羽笑得温和。

    很好,等着。

    “那你为什么之前被我们抓到的时候……穿着女人的衣服?”有船员对着祁羽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贵族少爷就少爷嘛,装什么女人?害他们差点在船长面前闹误会。

    罗飞飞抢在祁羽之前善解人意地解释说:“我这个朋友,从小被他母亲打扮成女孩,所以现在有点特殊的癖好,理解一下。”

    一报还一报,互相伤害,罗飞飞从没怕的。

    祁羽在船员们的注视中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更深。

    船员们对这对朋友投以了然的目光,不再追究,有人提醒道:“船长,那这位是您朋友的话,其他那些人……”

    “是我的随从。”祁羽解释道,“对了,能把他们放出来吗?这些随从虽然不成器,但也许还有用呢。”

    罗飞飞愣了下,这才想起来好像还有三个玩家被抓进了自己船上的牢房里,忙下令:“都是误会,把他们都放出来,再准备点食物和水。”

    船员们发现自己抓错了人,也有点心虚,怕被责怪,连声应着跑进船舱最底部的牢房将人放了出来。

    一刻钟后,所有玩家聚集在罗飞飞的卧室里,算不上大的卧室一下子挤进五个成年男人,好像立刻就被塞满了。

    那三个人在阴暗潮湿的船舱底部受了些苦头,难免神情恹恹的,满肚子气闷。

    简单交流一番,他们跟祁羽一样都是出场就在海盗港湾,系统告知背景和任务后就一直等待着登船的时机,而他们华贵整洁的服饰在总体脏乱的海盗港湾太过惹眼,只是在“海妖塞壬号”边上露了脸就被抓了。

    嗯,被抓上船也是登船,完全没毛病。

    “你们可好,一个海盗船长,一个贵族小……少爷,我们三个就是是个可有可无的随从身份!还是一看就活不过三集的那种……”

    自我介绍叫做陈元的玩家怨念地说,同时一把抓起面前桌上的干面包就着水囫囵吃下,他比较干瘦,而吃东西的架势让人觉得一口干面包下去就能噎死他,显然饿坏了肚子。

    “别说了,这就是非酋的命。”另一个叫做王一山的玩家也大口吃着食物,他是个高大壮的大胡子,吃得急,络腮胡上沾了不少面包碎屑,边吃边往下掉,“说起来,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最后一个叫周浩的玩家是个有些胖的年轻人,嘴巴里也塞满了面包,本就圆鼓鼓的脸更加圆润,口齿不清:“管它做什么,吃饱了再说。”

    吹了许久的海风,罗飞飞此刻回到船舱也不大难受了,和祁羽一齐坐在桌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三人,问:“那你们现在的任务有更新吗?”

    “有啊。”陈元看了眼自己的任务板面,“‘与罗船长一起赶在幽灵海盗之前抢到幽冥海域里的宝藏’……船长啊,这幽灵海盗是什么?幽冥海域又是什么?”

    几人融入角色倒挺快,也为了方便,直接管罗飞飞叫船长。

    “字面上的意思自己感受一下。”罗飞飞指着另一边桌上的航海图,“我刚刚研究了下,我们现在的航线应该就是前往幽冥海域的,至于幽灵海盗……”

    按照游戏的尿性,大概就是每关不可缺少的恐怖元素吧。

    “不如你去跟船员打听一下?”罗飞飞怂恿祁羽。

    祁羽双手枕在脑袋后面跷着腿:“你的船员,难道不是应该你去?”

    “我在船员们眼中是经验丰富的最年轻海盗船长人设,业界众人崇拜的那种。”罗飞飞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夸自己,“这样厉害的船长却连这个都不知道,人设要崩,到时候船员信任不复,还怎么齐心协力帮我们找到宝藏?”

    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余下四人竟然无言以对。

    祁羽露出一副“好吧好吧都依你”的表情,伸着懒腰,推开屋门走了出去。

    夜色渐深,船员们也大多休息去了,甲板上没有余下几人。

    祁羽走到夜间掌舵的船员跟前,本来想递给他一袋酒,想了想又不知道这算不算酒驾,收回手,直接打招呼:“哟,辛苦了。”

    因为是船长的朋友,船员对他客气地笑了笑。

    “对了,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还有多久可以到目的地啊?”祁羽用一种只是来甲板吹吹风顺便闲聊的语气问。

    “目的地?”船员笑了一声,摇摇头,“如果你是说进入幽冥海域的话,按照船长推断的航线大概还有一天,但如果是目的地……没有人知道。”

    “这话什么意思?”祁羽好奇地问。

    船员表情神秘,语气中充满了探索未知的兴奋:

    “塞壬的宝藏,没有人知道在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