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29.氪命的第二十九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不止灵异社活动室,学校其余一些地方同一时间也发生了这样骚灵现象似的变化。

    祁羽他们在美术室所在的教学楼下撞见了满脸血的俞元洲和面不改色的方文柏。

    “罗菲!祁羽!!”

    俞元洲见到他们嚎了两声,像看见亲人一样扑过来。

    出血量惊人,罗菲带着奚小白后退两步,并不想被染上血。

    祁羽也嫌弃他这一脸的血,侧身避开:“噫,别沾我衣服上。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们去美术室看了看。”俞元洲被这么一问,哭丧着脸开始诉苦,“我本来以为白天不会有事的,谁知道那些雕像突然都动了起来,我的妈诶,那飞的……我的脑袋就是被这样砸的。”

    “你哪里是被砸的。”听见他这么说,方文柏冷戳戳地瞥了他一眼,补刀嘲笑,“你明明是被吓得乱跑,绊了一跤脑袋磕到桌角了。”

    俞元洲被说得脸一红,却也没法辩驳,祁羽脑补了下场景,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笑过之后,祁羽将活动室的事情对他们也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们两个一直在一起吗?”

    “是啊。”俞元洲用罗菲递过来的纸巾擦着血,说,“从早上离开活动室后就是一起的,不信你问方文柏。”

    “嗯,是这样。”方文柏点头应着。

    这边两个一直在一起可以相互为证,那么就剩下的一个人,就显而易见是嫌疑最大的人了。

    郑容。

    “郑容人在哪?”祁羽问。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眼中看不出答案,没有人知道。

    “罗飞飞……”祁羽轻声念着,也不对他们多解释,自己往寝室的方向快步跑回去。

    101寝室。

    罗飞飞从自己寝室拿来了羽毛球拍,他跑得快,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回来时陈浩安还静静地躺在地上,无事发生。

    他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将手掌摊开抵在羽毛球拍的网格上,掌心的肉在网上卡出一个个的小方块。

    突然间,他觉得坐着的这块地猛地震动起来。

    地震?

    罗飞飞站起身,震感却也随着消失,他回头看了眼发现是床在震——不止床,整个寝室里的所有摆件都在移动。

    耳边再次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呓语声,仍旧是听不清晰,可这次情绪超乎以往的剧烈,可以从破碎的话语中听出铺天盖地的怨毒之意。

    罗飞飞捂着耳朵,杂乱的声音被吵得他脑壳疼。

    下一秒,不知道什么东西从柜子上飞下来,砸在他背上,力道重得像是要砸断肋骨。

    罗飞飞被撞得往前一冲,只觉得胸腔嗡嗡震动,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又一个东西砸在脚边,紧接着,罗飞飞感觉自己像置身龙卷风中心一样,屋子里只要能动的东西都在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下乱飞。

    头顶的风扇吱呀两下,突然“哐”的一声砸下来,正好砸在陈浩安一条伸直的腿上,陈浩安昏迷中突然吃痛,眉头紧了紧,紧闭的双眼终于睁开一条缝。

    “好……痛……”陈浩安模模糊糊地挪了下腿,旋即感觉到难以忍受的剧痛从下面传来,显然是骨折了。

    又一本十厘米厚的字典从书桌上朝陈浩安脑袋飞过去,完全是奔着取他狗命去的,他当即被吓得完全清醒,可躺在地上来不及躲闪,只能闭上眼发出绝望的哀嚎。

    “嘭——”

    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陈浩安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疼痛。

    他紧张兮兮地睁开眼,只见罗飞飞站在自己跟前,很明显是他千钧一发之际伸出胳膊挡了下,厚重的字典改变路径掉落在旁边地上。

    陈浩安半张着嘴震惊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罗飞飞捂着胳膊,衣服遮挡下那块皮肉肯定也青紫了,一弯曲还有些连骨带肉的痛。

    此刻顾不上那么多,他弯下身吃力地用另一只胳膊先把电风扇挪开,陈浩安伤腿随着移动加剧了疼痛,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罗飞飞咬着牙,低声说了句“闭嘴”,继而把动弹不得的陈浩安打横抱起来。

    承载着一个男生的重量,被击中的后背和胳膊疼得脑袋格外清醒,冷汗直冒。

    他移动到窗边,先将人送了出去,陈浩安被他粗鲁地直接丢出去滚在草坪上嗷嗷叫。

    罗飞飞随后爬上窗台,刚探出身子,后背又不知被什么猛击了一下,他眼前一花,似乎听见自己的肋骨断裂的“咔嚓”声,一口血堵在喉咙口,顺势脸朝下摔进窗外的草坪。

    先一步躺在下面的陈浩安正好做了垫背,被重重一压,又是嗷的一声惨叫。

    罗飞飞趴在地上,下面还垫着个肉垫,但并没有好受多少。

    他喉间涌出一股血腥气,张嘴就吐出一口腥甜的血,后背则疼得像被人砍断了一样,胳膊也使不上劲,一时间脸埋在草丛里呼吸着草木的气息,闭着眼,动都懒得动弹。

    “沙沙,沙沙……”

    耳边听见有人踩着草丛由远及近,罗飞飞没抬头,陈浩安面朝上却是看见了来人,立刻惊恐地喊起来:“你你你你别过来!”

    罗飞飞抬起头,仰头的动作牵扯到后背钻心的痛,面部表情抑制不住地扭曲了一阵,随后就对上来人的脸。

    是郑容。

    “咳……咳咳咳……”罗飞飞咳出一口血,大概伤到了肺,咳得整个胸腔后背都在痉挛似的痛。

    好不容易停下后发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沙哑,简直不像自己的,他看着郑容平淡地说:“果然是你。”

    郑容手中握着刀,刀尖向下对着地上的人,整个人背着光,笼着层不怀好意的阴影。

    他的神色也不是很平静,握着刀的手微微颤着,给自己开脱:“罗飞飞,你、你别怪我啊……我也不想的。”

    “呵,游戏而已,我怪你干嘛。”

    罗飞飞大概是觉得这样说话有点吃力,没有受伤的那边胳膊撑着草地翻了个面,变成仰躺在地上,骤然明亮的世界有些晃眼,他伸出手,挡在自己头顶,半眯着眼。

    身下垫着的陈浩安被压到腿又哭嚎一声。

    罗飞飞躺在地上往上看着郑容,从这个角度看人没下巴、大鼻孔,特别丑,丑到罗飞飞忍不住笑着问:“档案室是你烧的吧?”

    “……是我。”事到如今,郑容也不打算掩饰了,“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人。”

    “你就算杀了他,你也暴露了,游戏还是失败。”罗飞飞平淡地说。

    “只是暴露,不会失败。”郑容说着,又走近两步。

    陈浩安瞪着他,惊恐地大叫:“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我说过不会说出去的,我不会说出去的!我真的不会说出去的!你饶了我吧……呜嘤……”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罗飞飞嫌弃地听着他哭兮兮的声音。

    陈浩安哭着嚎叫:“出息又不能当命花!”

    罗飞飞叹了口破碎的气。

    对玩家而言,不过是一条虚假的命。

    可对游戏里的角色而言,他们不知道自己只是个游戏人物,死了就是死了。

    对峙间,又什么东西从寝室里面飞了出来,落进不远处的草丛中,罗飞飞余光看见似乎是他的羽毛球拍。

    罗飞飞躺在地上,突然看着郑容笑出了声,笑得作为强势方的后者没来由的毛骨悚然。

    “你、你笑什么?”郑容抖着问。

    “没什么。”罗飞飞笑着说。

    随后,他拽着对方的衣服站起身,注视着他一言不发,笑容不变,直直撞上郑容握在手中闪着寒光的刀尖上。

    “你疯了吗!”郑容惊慌地松开手,连退三步,一副想极力摆脱关系的样子,“这、这可不是我干的,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杀玩家跟杀npc在他看来还是有天壤之别的,npc不过是一堆数据,玩家在游戏里虽然也是数据,但终归还是活生生的人。

    “是啊,我自己找死的,不关你的事。”罗飞飞捂着胸口后退到墙边,贴着墙壁缓缓滑落,坐在地上看着他,唇角溢出的血将嘴唇染成鲜艳的红色,“反正,我命多啊。”

    刀尖没入胸腔,时间的流淌变得很慢,似乎能清晰感受到滚热的心脏包裹着冰冷的刀刃,渐渐停止跳动,温热的血溢满了胸腔。

    很痛。

    尽管减去了百分之五十的痛苦,而且明知是假的,死亡的感觉仍然是很痛。

    痛到罗飞飞有点后悔了。

    即将进入复活界面时,罗飞飞的视线越过郑容,看见了远方匆匆跑来的祁羽。

    对方脸上先是愕然,随后露出在震惊与愤怒边缘徘徊的神情,却让罗飞飞的心情莫名愉悦了一些。

    他视线下移,又落在面前的郑容脸上,扬起莫名的笑容。

    明明死的是他,却让郑容产生一种自己将死的错觉,他先前一直以为罗飞飞是个温柔好说话的人,如今看着他的眼神却觉得从颈椎直流而下的一股寒意。

    然而这也并不是错觉。

    罗飞飞盯着他,脑中此刻只回荡着一个念头:

    等老子回来,弄不死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