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23.氪命的第二十三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回到宿舍楼门口已是凌晨三点。

    门卫仍然像机器人一样不知疲倦地坐在保安室里值夜,默默地注视着几人进门却一言不发。

    前几次路过门卫都是直接经过,只觉得这门卫大叔有些诡异,但并没有过多留意,这次祁羽直接走进门,向他询问:“大叔,刚刚在我们之前有谁进来过吗?”

    奚小白跟在后方听见这话,迟疑地问:“你是怀疑……?”

    祁羽笑而不答,还没得证前并不想轻易做出判断。

    门卫还是静静地看着几人,眼神浑浊映不出东西,也不说话。

    这场景有点渗人,他除了头会动以外,看反应基本是个死人了。

    “打扰了。”罗飞飞觉得并不能从这个npc口中获得情报,对祁羽眼神示意,转身欲走。

    这时,门卫突然伸出一只干枯劲瘦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罗飞飞成功被吓了一跳,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把铁钳子紧紧夹住,冰冷又强硬,无法挣脱。

    奚小白直接叫出声,后退两步抵在门上,看上去很想转头就跑。

    罗飞飞抽不出手,祁羽立刻去掰动门卫大叔的手指,布满老茧的手竟然黏在罗飞飞手腕上一样不动分毫。

    胶着间,祁羽将目光放在保安室的一把椅子上,脑中已经冒出将门卫胳膊砸断的念头,只见这门卫死死盯着罗飞飞,干涩到起皮的唇终于动了动,低哑着声音喃喃自语似的:

    “她来了,她回来了……”

    “谁?”罗飞飞趁机问。

    而门卫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神经质地重复两三遍后又慢慢松开手,恢复原本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毫无情绪的一张脸继续注视着三人。

    “……走吧。”罗飞飞揉着手腕,退出保安室。

    这游戏好好的npc都跟个鬼一样,防不胜防,溜了溜了。

    罗飞飞和祁羽在楼下与奚小白道别。

    回到宿舍所在的楼层,走廊中所有的寝室门都好好地关着,并看不出刚刚有没有谁曾经离开过。

    “罗罗。”临进门前,祁羽将钥匙插在门锁中旋开,而后回头看了眼罗飞飞,“这一关,最危险的也许不是鬼。”

    “嗯。”罗飞飞应了声表示同意,档案室的火已经说明,或许就是身边这些看似同伴的玩家,不知何时静悄悄地成为了想害死他们的敌人。

    “至少我们可以保证彼此是同一阵线的。”祁羽继续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待在一起,以免敌人趁虚而入。”

    罗飞飞开门的动作停了一瞬。

    “你说得很对,这里我能信任的或许只有你,但……”罗飞飞微笑着摇摇头,十分动容,然后拒绝了他。

    他刚刚考虑了两秒,昨夜就没睡好很是烦躁,剩下的时间他还想睡个好觉的,并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祁羽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只能道了声“晚安”。

    无情地合上门,大概是累了,罗飞飞回到自己寝室倒头就睡,而一沾枕头,耳边似乎总是回荡着不明的呓语,语气哀怨,听不清说了什么。

    他睡梦中皱着眉嫌弃地骂了句狠话,周围立刻清净下来。

    余下半夜安静如常,什么都没发生。

    翌日,所有人再次选择了灵异社活动室集合,意料之外的是一贯像是住在活动室的社长和社员竟然不在,室内几张椅子凌乱地摆着,空荡荡的。

    几人围着活动室的桌子坐下,互相望了望,气色都是不同程度的憔悴。

    祁羽将档案往桌子中央一推,人向后拉开距离靠在椅背上,指尖若有若无地敲击着桌子,同时淡淡地扫了眼所有人,用谈论天气的语气说:“这是我昨天在档案室找到的。奚明明,档案上写的是高一(4)班的学生,美术特长生。”

    大家的目光随着齐聚在那叠纸上。

    罗飞飞打了个哈欠,眼角挂上一滴生理性的泪珠,静静观察在场所有人的表情。

    扫视了一圈,并没有人表现出莫名的紧张。

    郑容拿过档案看了眼,面露惊讶,俞元洲张大了嘴瞪着它:“不是,等等,你什么时候去找的?”

    “昨晚。”祁羽说,“罗飞飞和奚小白也在,还有——”

    他拉长了尾音,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转口道:“对了,昨天我们找到它后,档案室被烧了。”

    “烧、烧了?!”所有人静了一秒后,秦莓吃惊地捂住嘴,“全烧了?”

    “全烧了。”祁羽朝她看了一眼,忽然浅笑着补充道,“一干二净,险些把我们都烧死在里面。”

    “你别吓人……”秦莓缩了缩,看上去有些害怕,“这么说来,我们果然是有危险的……小白,这事昨天怎么没听你讲?”

    “昨天你们都睡着了。”奚小白细声细气地回答,“我睡不着,才想着要不要做点什么,回来的时候你们也没醒,就没说。”

    对于奚小白半夜跑出门这件事,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才相处两天当然也并不了解她,看不出什么。

    余下五人的注意力很快被找到的档案吸引过去,他们传阅完毕,罗菲用涂成红色的指甲点着档案上的一行字,说:“这个孩子所在的班级,现在应该是高二(4)班了吧。”

    “对哦,是一年前的事情了!”俞元洲恍然大悟,“那……找到高二(4)班的学生们问问也许能知道真相?”

    “我昨天看到学校的课表,这个学校高二的学生周日下午就要返校上课。”方文柏也不声不响地获得了些情报,“我们下午就可以去那个班看看。”

    俞元洲迟疑地看了眼方文柏:“可是我们好像也是高二的学生?不用上课的吗……”

    旁边两个人听到这么问都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罗菲简直被他逗乐了,胳膊支在桌上撑着脑袋笑道:“小朋友,这么喜欢上课你就去吧,过关的事情交给姐姐就好了啊,乖。”

    俞元洲大概是在现实上学上傻了,被这么一调侃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蠢,闭上嘴,默默吃下这波嘲讽说不出话。

    郑容似乎想说什么,看大家都没有异议,嘴巴稍微动了动,也没说话。

    没有人愿意单独行动,一行八人各怀着心思,出现在教学楼脚下徘徊,待学生们三三两两返校上课后又寻觅到高二(4)班门口,一个个因为精神紧张失眠而面色不善的,像是一群准备随时找茬的校园混混。

    学生们看见这样一群人,求生欲使他们能有多远就躲多远,方圆五米形成一片真空。

    “嘶,这些npc怎么这么怂。”俞元洲抱怨道,“我们很吓人吗?”

    “你先把你袖子捋下去再说话。”罗飞飞说着,又看向祁羽,“还有你,拉链拉好。”

    祁羽没想到这也能躺枪,依言拉好上衣拉链,忍不住吐槽:“你是纪检委员吗?”

    “我高中的时候的确是。”罗飞飞面不改色地回道。

    几个男生整理好仪容又分散了开,果然学生的警惕性降下不少。

    先是在教室外面随便问了几个学生,提到奚明明都说以前是他们班上的,可问到她的死因,都是一脸茫然:“警察和学校都说是自杀呀。”

    再往下问,就什么也问不出了。

    没问出个结果,趁着还没上课,祁羽索性大摇大摆地走进人家教室,从最靠近门口的学生开始问起。

    问了一排学生都没有更多的情报。

    罗飞飞本站在教室外面,看见祁羽进去,注意力也不由得被吸引过去。

    他目光从教室中的学生们一一扫过,突然间发现有个学生哪里不对。

    所有学生都在低着头看书或是相互交谈,只有被问到时才会抬起头看着他们。

    而最后一组角落里有个男生,自祁羽进门后就时不时往这边看过来,视线与罗飞飞交汇后才慌忙地低下头,笔头乱动,装作写作业的样子,可颤抖的笔帽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

    罗飞飞绕到教室后门,径直往最后排角落可疑的男生走过去,在对方带着惊慌的眼神中一手轻轻按住他的肩膀,笑得温和。

    “同学,我有事找你谈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