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21.氪命的第二十一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随着笔自己在纸上画了个圆,所有人都感受到脊背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寒意。

    因为这么标准的圆,绝不可能是他们三个人中的谁在这种状况下故意画出来的结果,只能是某种特殊的力量。

    祁羽也抬起眉,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惊讶还是玩味,继续问它:“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

    笔 又依着刚刚的那个圈描了一轮。

    罗飞飞想起那个关于一年前学校有个美术生自杀的传言,接着问:“你是自杀的吗?”

    笔一顿,紧接着三人明显感觉到手中的笔在纸上划过的力道加大了,像要穿透纸背一样,深深地、刻骨地依着原来的圈又描了一遍。

    这个游戏的主线,似乎呼之欲出。

    “你叫什么名字?”罗菲问。

    这回笔动的幅度大了些,先是在“x”上画了个圈,又移到“m”上,连续画了两圈。

    “xmm……”罗飞飞下意识将这名字与这一轮所有玩家对了遍,并没有重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罗飞飞斟酌了下,问:“你找我们是有什么心愿吗?”

    听到这问题,笔尖停在纸上好一会儿没动作,所有人围着桌子大气都不敢出,突然间,三人的手被带着在纸上快速胡乱移动起来。

    那支笔像喝了假酒一样在纸上乱涂乱画,罗飞飞试图用自己的力气控制它,却发现受到不可抗力,完全没有效果。

    笔尖乱画了一阵,又疯了一样在“s”上一圈又一圈地描着,直将这个字母划出了洞,紧接着,又挪到“4”上拼命画圈。

    纸笔摩擦的声音像魔咒一样萦绕在所有人耳边,社长也被这动静吓得不轻,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s、4……”秦莓凝视着这两个字愣了一会儿,突然尖叫起来,“她、她是要我们死吗?!”

    罗菲脸色发白:“停不下来……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社长舌头打结:“别别别别动,别动,快默念请她回去,千万不能松手啊!”

    念了一会儿,笔的动作反而越发疯狂,祁羽拧着眉头,在惊呼声中索性抬脚踹翻了桌子。

    那张被画得乱七八糟的纸落在地上,三人的手也终于收回了控制权,同时松开,笔杆“啪”的与地面敲击出一声脆响。

    三人都揉着手臂,刚刚的力量将他们手臂扯来扯去扯得生疼。

    周围人忍不住都往后退了两步,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祁羽活动着指关节,咔啦啦一阵响,看向余下几人嘲道:“怎么,你们该不会觉得离远点就都没事了吧?”

    罗飞飞淡淡地补刀:“如果真要发生什么,谁也逃不掉的。”

    视野右上角出现鲜红的倒计时:71h59min。

    见下一个任务并不是继续玩灵异游戏,被游戏折磨得精神紧张的几人倒是都松了口气,但一想到可能还要在这游戏里度过三天的时间,表情都有点扭曲。

    社长望着掀翻的桌子和纸笔,好半天才找回舌头:“今天散、散了吧,散了吧……你们三个,嗯……唉,自己小心点。”

    他一声哀叹,语气含着说不清的悲痛,大概觉得这三个八成没救了。

    回宿舍楼后,几人如前一夜一样分别进了自己的寝室,没一会儿,罗飞飞又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果然事情不解决作妖是不会停了,他再次握着桌上的羽毛球拍走到门边,猛地拉开门——对面祁羽的门直映入眼帘,敲门声戛然而止,走廊空荡荡的,寂静无声。

    又将是个不眠夜,罗飞飞有点烦躁,与幽暗走廊对面那扇冷冰冰的绿色铁门对视片刻,索性走过去,敲响了它。

    没一会儿,祁羽就从门后探了出来。

    祁羽的校服在身上乖巧了没一天,就被穿出了几分与众不同的桀骜不驯,罗飞飞怀疑他学生时期就是那种带头逃课让老师颇为头疼的学生。

    他上衣拉链是敞开的,露出内搭的白色t恤,看见来人诧异地轻轻“哇”了一声:“怎么了,别告诉我你害怕得睡不着?”

    罗飞飞像没听到一样:“我来找你合作。我不想在这待三天,我们早点把这件事解决了,结束这一关。”

    “嗯,好啊。”祁羽倚在门框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有什么想法了?”

    “夜袭档案室。”罗飞飞简单明了地说,“找找那个名字首字母xmm的美术生的档案,或许能发现点什么。”

    “行。”祁羽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反手将门带上,走出两步忽然又笑起来,“等等,你为什么找我?”

    罗飞飞心道是他愿意的吗,俞元洲和郑容胆子小得可以,方文柏并不可靠,这里余下四个男玩家中也就祁羽看起来还靠谱点了,不找他找谁?

    况且二人上一轮也算是合作过的,人当然会偏于信任认识的人。

    “你帅啊,这个理由可以吗?”罗飞飞转身往宿舍楼大门的方向走。

    祁羽顺着台阶不要脸地说:“也是,鬼看在这张脸的份上也许都会手下留情呢?”

    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当然都没有看见身后,一扇寝室门悄悄地开了条缝。

    他们一前一后走到宿舍区门口,门卫大爷仍是将他们当做空气不闻不问。

    刚踏出大门,罗飞飞眼尖地看见前面不远的路口拐角有个熟悉的身影闪过,疑惑道:“那是奚小白?”

    祁羽也觉得意外:“有点意思……跟上去看看。”

    一个平日看上去胆小软萌的妹子大半夜独自跑出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件很不寻常的事。

    罗飞飞他们跟在奚小白身后,始终保持着一个拐角的距离,对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跟踪了,最后停在一栋楼面前谨慎地左右看看,走进了黑漆漆的大厅。

    二人跟着进了那栋楼,走进门便看见正对大门的电梯数字显示缓缓上升着,最后停在六楼不动。

    “六楼……”罗飞飞低声念着,靠近电梯旁边的楼层分布表寻找,被“档案室”三个字锁住了目光。

    “果然是被人捷足先登。”祁羽说,“看不出来啊,那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

    话刚说完,祁羽立刻又想到上一关的罗飞飞,突然对奚小白产生了点怀疑。

    莫不是,又一个,女装大佬吧?

    他胡思乱想之际,罗飞飞已经按下了电梯按钮。

    楼层的鲜红电子数字在黑暗的大厅很亮眼,逐层减少,最后“叮”的一声,电梯门在二人面前慢镜头一般幽幽地打开。

    电梯内部亮着灯,光明如昼,正对门口的镜面将他们的样子映得一清二楚。

    两人抬头,动作都僵硬了一刹。

    镜中,有个穿着校服、披头散发的女学生低着头,静悄悄地站在他们中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