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19.氪命的第十九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单人间的寝室不大,被子是冷冰冰的还有些僵硬,床上只垫了一层薄薄的垫子,颇有“布衾多年冷似铁”的样子。

    躺在这样的床上绝对算不上舒适,再加上这种灵异游戏的氛围,没几个人能心大到真的睡着。

    罗飞飞坐在床边,右手慢慢地一根一根捏过左手手指,看着窗外的校园夜色。

    寝室在一楼,窗外树影婆娑,被风吹得微微晃动,影子映在半遮掩的窗帘上随风摇晃,添上几分鬼魅。

    罗飞飞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这时,余光猝然瞥到什么跟上一秒不一样的东西。

    他立刻往窗外看去,依旧只有几棵树在楼边草坪中,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透过树影间隙能看见对面的女生楼,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罗飞飞站起身走到窗边,想了想还是将窗帘拉拢,不留下一丝缝隙。

    做完这些后,他才脱下鞋子躺在床上,凝视着黑夜中模糊不清的天花板。

    系统最后的提示就是让他们找到自己的寝室,其他什么都没有,难不成真要这样睡一夜?

    静卧了许久,什么都没发生,不知是游戏设置还是罗飞飞自己有些困了,只觉得眼皮越发沉重,不多时,真的失去了意识。

    ……

    “咚咚咚!”

    罗飞飞是被一阵敲门声叫醒的。

    拉好窗帘的屋中仍是一片漆黑,显然天还未亮,他迷糊了两秒,立刻想到了睡觉前那个秋衣女鬼的故事。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门外的人被追杀一样更急促地继续拍起门。

    罗飞飞坐起身穿好鞋,在屋中扫视着看有没有顺手能拿来当武器的东西,同时大声问道:“谁?”

    门外声音更急切:“是我啊!我郑容!你开开门!”

    郑容?罗飞飞在脑中人脸识别搜索了下,依稀记得好像是第二个讲鬼故事的人,但存在感不高,没怎么说过话,他们之间更是没有任何交流,大半夜的来敲他门做什么?

    罗飞飞此时已经摸索到了一把羽毛球拍,系统跳出介绍:

    ……

    看起来很不靠谱的道具呢……也罢,总比空手好,不管门外是人是鬼,先呼过去再说。

    门上没有猫眼,他将门打开一条缝,果然看见郑容一脸焦虑地站在门口,罗飞飞问他:“什么事?”

    “先、先让我进去行吗?我、我进去再跟你说!”郑容说着就想推门,不停地左右看着,像是害怕什么东西。

    罗飞飞抵着门,藏在身后的一只手握紧了球拍,不为所动:“你先说怎么了。”

    此时,对面的门“吱呀”一声,祁羽从里面打着哈欠走出来,发型微乱,是熟睡中被动静吵醒了的样子。

    他看见门口这一攻一守的架势笑了一声:“干嘛呢,大半夜的你们俩,背着我们偷偷幽会呢?”

    看见又一个人出来,郑容的脸色稍微好了点,也顾不上他的揶揄,又转头对祁羽说:“我、我……我能跟你们谁住一间吗?我……”

    “好啊,一起吧。”祁羽很爽快地答应了,但并没有打开自己的屋门,反是直直朝罗飞飞的方向走过去,在对方警惕的眼神中唇角上扬,“罗罗,开个门?”

    “不要,带他回你屋里去。”罗飞飞无情地说,手腕用力就想把门合上,却突然发现门像卡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罗飞飞诧异地低下头,果然看见祁羽无赖地将一只脚卡在门缝中间,紧随着,一只指节分明的手也顺势搭上了门框。

    “别啊,三人一起不是更安全?”祁羽没脸没皮笑嘻嘻的,说着就挤了进去,身后的郑容连忙逃命似的跟在后面窜了进来。

    这个流氓无赖……

    罗飞飞捏着球拍锁好门,咬咬牙。

    进屋的两人这才看见罗飞飞手中的球拍,郑容脸色有点尴尬,祁羽看见他这模样,突然就想起上一关这人握着棒球棍砸镜子、砸完还装作害怕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你这又是做什么?想谋杀同伴?”

    “哦,这个。”罗飞飞拿另一手颠了颠,信口道,“睡不着,想打球来着。”

    谁信啦!

    郑容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而罗飞飞触到他的视线后提醒道:“现在你也进来了,说吧,大半夜慌慌张张的,是发生什么事了?”

    祁羽自顾自地在罗飞飞床边坐下,余下两人则在一旁面对面站着,罗飞飞抱着球拍漫不经心的,郑容看着两人,却有种自己在被三堂会审的错觉。

    他紧张地搓了搓手,说:“我、我住在你隔壁的,刚刚睡到一半,突然有人敲我门,可是我怎么问外面都没有反应,推开门又没人……”

    “一开始我以为是人走了吧,可没一会儿又来敲了。反复了几次后,我从窗户翻出去绕到楼道口,想看看到底是谁……”

    “然后,”郑容脸色白了白,“我就看见一个穿着跟我们一样校服的……东西,站在我门口,披头散发的,还、还没有脚!”

    “等、等它走了以后,我就来敲你的门了,我是真的不敢回去住……”

    说白了就是撞鬼。

    祁羽盘腿坐在床上听他说完,觉得有点奇怪:“等等,我们这有五个人,你说的这个女鬼,她只敲了你的门?”

    “可能吧,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郑容欲哭无泪,“你们说,她怎么就找上我了呢?”

    罗飞飞沉吟着:“也许是……”

    “咚、咚、咚……”

    话刚开了头,罗飞飞的话语被一阵轻缓的敲门声打断。

    郑容脸色刷地变了,紧盯着门的方向惊恐道:“是她!她来了!她、她刚刚就是这样敲门的……”

    罗飞飞看了他一眼,继而握着球拍往门口走过去,郑容在身后忙喊:“别开门啊!你没玩过恐怖游戏吗?万一开门杀……”

    “没事,我命多。”

    “……”

    真是无比强大又令人反驳不能的理由。

    祁羽听见这话哭笑不得,长腿一伸从床上跃起,快走了两步将罗飞飞拉住,继而绕过他,自己顺手拿过他手中的球拍:“别动,我去看看。”

    手中的武器被猝不及防地抢走,罗飞飞有点错愕,看着祁羽拿着自己的球拍,贴在咚咚作响的门上细听了会儿,紧接着,毫不犹豫地一把打开屋门。

    门外正对着祁羽的寝室门,整个走廊空空如也,连只虫子都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