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17.氪命的第十七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百物语,是来源于日本的一种招灵游戏,传说是一群人在黑暗中轮流讲怪谈,点上一百支蜡烛,说完一个怪谈吹熄一支蜡烛,直到说完一百个怪谈,而蜡烛也全部被吹灭后,鬼怪就会出现在讲故事的人之间。

    灵异社十个人用社长不知怎么弄到手的美术室钥匙一溜边做贼似的钻了进去,生怕被巡夜的老师发现,所有人都受气氛感染情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

    美术室靠墙的一圈放了不少石膏像,中间是学生的画板支架和座椅。

    他们挪开画板,在房间中央围了一圈就地坐下,社长挨个分蜡烛:“我们这个百物语来点不一样的,我定个主题——‘校园百物语’,每个人都要讲跟学校有关的鬼故事。”

    “真要说一百个吗?”有人问,“可我们也没有一百根蜡烛啊。”

    “说一百个天就要亮了。”社长分完了蜡烛,又从口袋掏出打火机,“啪”地打亮,微弱的火光映在他漆黑的瞳中,“意思意思,一人说一个,来来来点蜡烛了。”

    “意思意思?那这有什么用啊……直接剩下十分之一,哪里能招到鬼。”秦莓嘟囔道。

    “嘘!”旁边叫俞元洲的人用胳膊撞了她一下,“怎么,你嫌不刺激,还真想见鬼啊?”

    “哎,咱们以前做过那么多招灵游戏,哪次成功过了。”社长点完了一圈蜡烛,微弱的火光从下方照着每个人的脸,将身后美术室陈列的石膏像也映出了个大概。

    黑暗中好像有一双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屋子中央的人。

    社长看来对这次的招灵游戏也只当如往常一样虚惊一场,只是个游戏,没报什么期待。

    罗飞飞端着蜡烛心想,这次的招灵怕是一击必杀哟……

    奚小白坐在罗飞飞旁边,蜡烛暖黄的光照在脸上也能看出脸色惨白,因为手心出汗,握着蜡烛的手从左到右已经换了一轮。

    罗飞飞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关心一下,低声问:“你害怕吗?”

    对方勉强提了下嘴角:“还好,就是有点紧张。”

    “没事,就算有鬼,这也只是个游戏。”

    “……嗯。”

    祁羽正好坐在罗飞飞对面,看着他此刻柔声安慰旁边女孩子,这神情与上一轮游戏中的罗罗一模一样,就是换了个性别。

    祁羽事到如今还觉得有点魔幻。

    你说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带把儿就带把儿了呢。

    “好了,开始吧。”社长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我先来,下一个郑容,然后顺时针绕过去,ok?”

    大家内心一点都不ok,迫于任务,也只能尬笑着点点头。

    “咳咳,”社长清了清嗓子,又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看你们刚刚的反应,都不知道这个美术室闹鬼的传闻吧?我给你们讲讲。”

    “这事就发生在昨天晚上……有个美术生放学后落了东西在美术室,对,就是我们现在待的这个美术室。他晚上回到宿舍后才发现东西丢了,回来取,然后……你们猜,他看见了什么?”

    没人搭话,他抬起头,小心地扫了眼周围一圈石膏像:“他一推开门,看见这些本该面对着教室中央的石膏像,头全部都朝着门口,那些没有瞳孔的惨白眼珠子直勾勾地看着他!”

    社长最后一句突然抬高了声音,周围几个人虎躯一震。

    这效果就像看恐怖电影,情节不吓人音效吓一跳,罗菲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就这样?”

    “没结束呢。”社长竖起一根手指,“只是石膏像还没什么,那个美术生紧接着看见这间教室中央——站了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穿着校服的女生。”他说着,手指在面前绕着圈,忽然往奚小白的方向指过去,“就在那儿!”

    奚小白倒吸了口冷气,僵在原地没敢往后看,没有握着蜡烛的那只手下意识拽住了身边罗飞飞的袖子。

    祁羽瞥见奚小白的反应,捡起脚边不知怎么掉落在那的一块橡皮,掷在社长脑门上:“别吓唬女孩子,然后呢?”

    橡皮弹了开,社长揉了揉额头,委屈地看着他:“没然后,那个美术生紧接着就被吓跑了,第二天差不多全校就知道这件事……我还奇怪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故事讲完,社长吹灭了蜡烛,聚成一圈的光亮立刻缺了一小块。

    不知是不是错觉,温度好像也比刚进来时下降了些。

    “郑容,该你了。”社长摸着自己突然凉飕飕的后脖子,对他旁边的人说。

    被叫做郑容的男玩家想了想,也讲了个没什么波澜的故事,说完吹灭了面前的蜡烛。

    祁羽是第三个,他语气漫不经心:“我简单说两句,大家都知道,很多学校都是建在以前的坟场上的,因为学生阳气重,可以压制住这块地的阴气。”

    光是坟场二字,在黑夜里就令人有无限诡异的想象了,祁羽看见所有人都紧盯着他,唇角微微上翘:“而以前的坟场跟现在的公墓可不一样,很多无主孤坟也许并没迁走,也许埋得太深没被发现。现在,我们谁也不知道脚下踩着的这块地,有没有埋着什么……”

    他没说下去,留下意味深长的尾音,呼地吹灭自己的蜡烛。

    一连失去三支蜡烛的光亮,整个光圈近三分之一陷入黑暗中,像是个安全圈被破开了大口,令人莫名不安。

    下一个是罗菲,她在祁羽说完后先是瞪了他一眼,才开口说:“那是一个音乐学院的故事。音乐室半夜总能听见钢琴的声音,而巡夜的老师进去看却空无一人,后来才听说……”

    “是一个自杀的钢琴系学姐,她当时就在那间音乐室自杀,割腕后一边弹钢琴一边哭,等发现的时候血已经流了满地。”

    又一支蜡烛吹灭,所有人受到气氛的感染,本还有人窃窃私语,此刻全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讲话,下一个人慢慢开口:“我要说的是发生在教学楼楼梯上的故事……”

    罗菲下一个是俞元洲,之后是秦莓,再之后是奚小白。

    他们几人都陆续说完了故事,大同小异,奚小白紧张地蜡烛吹灭后,一大半的人都隐在黑暗中,将视线落在罗飞飞身上。

    “罗飞飞,到你了。”社长说。

    罗菲听到这名字不由得更注意了下这个长相很邻家的男孩子,越看越觉得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罗飞飞接受着目光洗礼,慢慢开口:“讲个鬼故事,永远做不完的作业和考不完的试。”

    其余九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