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氪命玩家已上线 12.氪命的第十二天

时间:2019-10-13作者:清风晓

    楼梯宽大华丽,两边扶手刻着精致的花纹,台阶上铺了层红毯,踩上去没有声音,脚感软软的。

    从楼梯走上去是一小块平台,平台上方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看不清面容的肖像,从褪了色的衣着看应该是位公主。

    平台左右各有楼梯通往城堡二楼,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走上去,脚步不停,拉着罗飞飞就往右边走:“大姐姐,跟我走吧~我知道这边的路比较近。”

    就知道这个小鬼没安什么好心。

    罗飞飞被她拉着走了两步,手伸进风衣口袋拿出纸条,借着昏暗的光线确认上面写的的确是左,直接了当地说:“男左女……我比较喜欢左边。”

    小女孩红色的小皮鞋踩在红地毯上,嘴角弧度一下子消失。

    罗飞飞对她突然垮下的脸视若无睹:“这样,我们分开走吧,看谁先到。”

    小女孩握着罗飞飞的手冷冰冰的,墙上幽暗的烛火映得脸色忽明忽暗。

    她嘟起嘴,眼神阴恻恻的,有点不开心,两秒后又重新绽开笑容:“可是我一个人会害怕,我要跟着你,那我也走左边!”

    傻孩子,你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你是一个鬼呀。

    罗飞飞眼珠子往上翻了一圈。

    一只鬼在他面前跟他说害怕,简直槽多无口。

    无论如何,这颗红彤彤的牛皮糖是甩不掉了。

    罗飞飞不情不愿地跟小女孩往左边楼梯上去,小女孩在旁边一蹦一跳,同时发出3d环绕型的渗人笑声,鸡皮疙瘩从她握住罗飞飞的冰凉小手一路窜到他后背。

    左边楼梯上去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烛火在墙壁两边摇曳,映得墙上梵高体的油画显露出几分诡异,勉强照亮了脚下的路。

    一扇门堵在尽头,小女孩看了眼,笑嘻嘻地抬头看着罗飞飞:“大姐姐,看来我们要进去那扇门呢~”

    罗飞飞谨慎地看着面前这条走廊,像一条黑暗深邃的隧道,尽管按着提示走的左边,仍然不能对这里的一切掉以轻心。

    他没有迈步,小女孩却松开他的手,率先迈着欢快的步伐往那扇门走过去,鲜红的裙子在黑暗中依旧显眼。

    她个子矮,惦着脚打开门,然后整只鬼半躲在门后对罗飞飞招手:“快过来呀大姐姐!”

    罗飞飞望着走廊尽头转身闪进门的红色裙角,握住藏在风衣下的棒球棍,踏入走廊。

    一路畅通无阻,他走入那扇门,合上门前不经意回头望了眼刚刚走过的走廊,微微一愣。

    两边墙上油画中的人物藏在暗处,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他确定这些油画之前绝对不是看向这边的。

    不再多看,罗飞飞迅速合上门,想了想又反手锁上。

    小女孩趴在椅背上,看见他的动作,咯咯咯咯笑起来。

    这是一间餐厅布置的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张大长桌,桌布是暗红的颜色,整间屋子只有桌上三个烛台释放着光亮。

    长桌的两头各放有座椅,并在座椅面前的桌上放置了杯盘刀叉,小女孩已经坐在靠近门的那张椅上,身边并排放置了张小些的椅子,她的兔子玩偶歪在上面,表情无辜地看着前方。

    她给自己和玩偶都铺好了餐巾布,又对罗飞飞说:“大姐姐,先坐下来吃饭吧,我饿了。”

    在这种地方吃饭,丝毫提不起食欲,更何况罗飞飞先前吃了烤肠和满满一杯的关东煮,一点都不饿。

    想到关东煮,罗飞飞摸了摸肚子,又想起祁羽还在顶楼面临被咬断脖子的危险,他没有理会小女孩,往房间另一边的门走过去:“我不饿,你……和你的玩偶吃吧,我就先走了。”

    小女孩只是拿起刀叉盯着他笑,双腿悬在椅子腿旁前后晃着,也不制止他。

    而刚走过餐桌,一条胳膊忽然拦住他的去路,罗飞飞这才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位侍从打扮的中年男人,低着头看不清样貌,木偶一样立着毫无生气,阴森森地开口:“小姐,请用餐。”

    ……

    你才小姐你全家都小姐。

    此时,系统忽然冒出一条提示:

    “好吃好吃,真好吃!”

    此时,一盘看不出是什么的冰冷肉块已经端上了桌,小女孩举起刀叉大快朵颐,很快就吃得满口鲜血,表情是一脸的饕足。

    旁边的兔子玩偶也动了起来,发出尖锐的笑声,明明没有手指的手掌也不知道是怎么握住刀叉的,将面前一块血淋淋的肉切得肉沫横飞。

    血腥味直飘到了罗飞飞这边,小女孩口中发出令人不适的咀嚼声,他几乎能想象出那些东西的口感,视听和想象让他胃中不适地翻滚。

    要他吃这种东西是打死也做不到的,可献上食物又该怎么做?

    “莉莉。”罗飞飞直接问小女孩,“你还想吃什么?”

    小女孩擦擦嘴巴,叉子抵着自己嘴唇思考了一会儿,鲜红的唇往上弯起:“我想吃脑!”

    ……你是僵尸吗?

    听到这种要求,罗飞飞看着仍然拦在自己面前的npc,忽然产生一种不太妙的想法。

    他捏了捏手中的棒球棍,掂量了下,回忆起这跟棒球棍的使用说明。

    打爆脑壳……

    罗飞飞握住球棍,突然发难,用力朝旁边的npc脑袋抡过去,不知是他用的力气过大,还是对方脑袋太脆,只一击竟然打得蹦出了红白相间的东西。

    有东西飞溅到脸上,罗飞飞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血和脑浆。

    ……

    果然这才是这根棒球棍的正确用法。

    他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脑袋开花的npc,突然开始担心这游戏正式上市后会不会因为太过血腥暴力而被和谐掉。

    这边在行凶,那边大快朵颐的小女孩没有给出半点反应,一盘又一盘奇怪的东西端上餐桌,她来者不拒,不知是什么生物的鲜血顺着嘴唇流下,染污了裙子,又跟裙子的鲜红色融为一体。

    兔子玩偶也几乎由粉红色变成了血红,一块块不合它体积的东西被它送入口中,吃得兔耳朵都在发颤。

    很快有另外的npc将倒下的这个搬走了,没一会儿,端上一盘血淋淋的半固体。

    任务栏刚刚发布的任务打上了勾,罗飞飞看了一眼,觉得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遭受视觉和嗅觉的摧残,转头拧开门把手,将一切隔绝在身后。

    展现在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左拐,一条直走。

    谨记着线索的提示,罗飞飞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左边那条路,转过弯后,很快出现了往上的阶梯。

    阶梯盘旋而上,一眼看不见尽头,好像要直通到城堡顶端一样,楼道内空荡荡的,罗飞飞听见自己喘气的声音在黑暗中放大回荡。

    低着头转过最后一道弯,黑寂中,罗飞飞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他视线缓缓上移,看清面前的东西后,脚底差点踏空。

    楼梯顶端有个“人”,正直挺挺地站立在那紧盯着他,眼神空洞,青白僵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