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之明朗 21.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天痕壹月

    第二十一章

    陆明朗背着朱美珍进了急诊,盛建明几乎是跳着去挂号的,还领了一张表格填信息。

    陆明朗把朱美珍小心地放到了窗口旁的一排靠椅上,朱美珍非常困难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道:“明朗,这是哪儿啊?”

    陆明朗低声道:“阿姨,你刚才昏过去了,这里是医院。”

    朱美珍道:“医院?不用,不用去医院……”她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还是抵抗不住浓烈的睡意,眼睛不过一闭,身体一软,又睡死过去了。

    “老大,挂什么科?”盛建明脑门上都是汗,眼睛里全是惊惶,跑过来问他。

    陆明朗道:“内科吧……”他也不是很清楚这个,但是以前他看病除了骨科挂的都是内科。

    挂号,交钱,入诊室。

    这个时间点医院的病人竟然不是很多,陆明朗记得前世早上六点多起来挂号都要排老长的队。

    排在朱美珍前面的只有两个人,只过了十来分钟就到他们了。

    盛建明急得不得了,陆明朗把人背进诊室的时候医生也吓了一跳,看他们两个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以为病人需要急救,站起来呼喝了两声就准备联系医师护士推人进手术室。

    “医生,我阿姨她身体不太舒服,来的时候晕车,昏过去过一次。”

    “昏过去?”那医生这才发现朱美珍只是穿着红色花纹的裤子身上并没有血迹,让陆明朗把朱美珍扶到他面前,掀开她的眼皮又看了看她的舌头。

    盛建明焦急地道:“之前我妈在村里看过病,但是医生说她什么毛病都没有。”

    这医生戴上听诊器听了听朱美珍脏器上的声音,道:“不太像有问题的。”他让盛建明和陆明朗一人扶一边,抻开朱美珍的手在她背后摸索。

    “……这也不是中暑啊。”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暑筋,医生勉为其难在朱美珍肩膀上掐了几下,朱美珍登时疼醒了。

    “啊!”

    医生立刻收了手,道:“醒了!”

    盛建明连忙把朱美珍抱到了怀里,小声问她感觉怎么样。

    朱美珍虽然清醒了,但仍旧能感觉到困意。

    “很困,头晕……”

    陆明朗忙趁着朱美珍还迷迷糊糊时道:“医生,可以给我们开个全身检查吗?我阿姨她觉得身体不对劲很久了。”

    医生道:“全身检查?”他看了朱美珍一眼似乎有些狐疑,朱美珍面色红润,真的不太像生病的,反而像是睡着了。看临时病例表上的信息单,他们是从村里来的,这要是全身检查的话,得花不少钱——不是所有家庭都负担得起的。

    “钱不是问题,我有。”陆明朗道,“麻烦医生给开个全身检查吧,先照一照全身的片子——以前阿姨老说身上难受头晕。正好详细检查检查让我们安心。”

    医生没有推拒,只犹豫了一下就道:“行。”无缘无故昏过去总是真的,一般这种情况是脑部出了问题,“如果她昏过去不是第一次的话,我建议你们先做脑部检查。”

    陆明朗悚然一惊,但很快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道:“先做个全身的检查——做完再做脑部的?”

    医生没多说,直接按了按圆珠笔就给他们开单子。

    虽然朱美珍醒过来了,但是盛建明却也没提出把他妈带出去的意思,朱美珍仍旧是困,半阖着眼靠在盛建明的身上。

    陆明朗看那医生唰唰唰的笔触,心乱如麻,在估量是脑部出问题的可能性有多大。

    昏过去是假的,这也是陆明朗没有认同先做脑部检查的原因。朱美珍说身上难受的时候,陆明朗几乎排除了脑部问题的可能。

    只是,其他器官也不一定。龙桥村的医生也许不如大城市的专业,但如果真是器官有问题的话越严重的那种应该越容易发现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可能查不出来,但直接觉得没有问题却是不太可能。今世朱美珍说身上难受似乎和脑部问题没什么关系,可前世朱美珍失明瘫痪,难道真是脑部……

    在x射线检查室外排队,朱美珍靠在盛建明肩膀上睡得很香。

    在她的睡眠中,全身检查做完了,而等结果出来,则要等两个小时。

    陆明朗跟盛建明在医院附近又订了一家小旅馆,然后给了盛建明钱让他打车回原来的地方去把盛明国也给叫来。

    他们这时候没有手机联系,这么久和盛明国失联,怕盛明国会急疯。

    等盛明国他们都来了以后,陆明朗给他们倒茶的时候看见盛明国坐在朱美珍身边小心翼翼地叫她的名字。

    朱美珍迷迷糊糊地醒来了,陆明朗暗想着木已成舟,只差把舟推进海里了,怕朱美珍醒来之后横生枝节,把盛建明拉出去商量了几句,准备直接去医院等。

    盛建明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母亲,道:“妈是不是太累了所以睡死过去的?”朱美珍嘴唇是红色的,连中暑都不像,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陆明朗含糊地道:“睡了一路,怎么可能?”

    盛建明想了想,道:“会不会是晕车药的缘故?”

    陆明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等x光片出来就知道了。”

    盛建明想跟着陆明朗一起去医院,但是陆明朗却让他留下来。

    盛建明今年也不过十八岁,要再到大医院去也非常地慌张,但他认为陆明朗也是害怕的,虽然陆明朗总是一副老成的样子,可他们毕竟是同龄。

    “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你得把人拖住了。”陆明朗怕真是脑部问题,如果那样的话,还得想办法让朱美珍做更细致的检查,“阿姨都昏过去过了,既然来了医院,就查完!”

    盛建明眼中闪过挣扎神色,终于道:“行!”不管欠了多少钱,他大学四年寒暑假都去打工,一定会把陆明朗的钱还上!

    ※

    陆明朗只和盛建明说了一声就去了医院,三甲医院,也是b市最有名的医院之一,如果这家医院都查不出来,其他名院的水平差不多,估计会是同样的结果。

    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朱美珍的x光片出来了,陆明朗把片子从袋子里抽出来的一刹那,哪怕没有医学基础都是一股寒意涌上背脊。

    数不清的小点,不知道是几十个,还是上百个——如果全身都照进去的话肯定上百了!大约还没有发展得太厉害,所以不算密密麻麻。那些小点分布在颈部、胸腔和手臂上……陆明朗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密集恐惧症,看着这些小点连小腿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寒意几乎透入了骨髓。

    是寄生虫吗?这一个个小点……难道是寄生虫?!

    鸡皮疙瘩一阵接着一阵……从大楼侧门走出不知不觉走到了侧门,陆明朗情不自禁地站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这么简单拍个片子都能查出来的病,为什么前世盛建明一家还不知道是什么病?

    不,他们去过大医院,一定是知道什么病却已经治不好了,而这样的病太恐怖,所以就瞒着亲朋好友!

    真是——糊涂!

    陆明朗觉得自己胸腔里几乎塞了一个炸,弹,呼吸急促得都快爆炸了!不断起鸡皮疙瘩,不断竖着寒毛,气恼、愤怒、惊惧,还有莫名而来的胆怯胆怯得他都不敢立刻拿着这片子去找朱美珍。

    要把这样一份x光片拿到他们面前带朱美珍去看病,比他不知道是什么病哄劝朱美珍检查都检查了干脆善始善终还难!

    捏紧了拳头。

    深吸了一口气。

    正当陆明朗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准备出发时,几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嘭”地一声把他撞倒了。

    “我靠!”落在后面的人被躺在地上的他绊了一脚以后立刻骂了一句,飞快地绕过他道,“你他妈找死是不是挡什么路?!”

    那个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跑走了。

    陆明朗摔疼了倒在地上看着天空才有点真实感,慢半拍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和裤子,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有毛病是不是!!”带了不知道多浓重的借题发挥,陆明朗也是一边骂街一边往医院侧门那儿走。

    侧门那儿的电动伸缩门是不动的,所以陆明朗从小门那儿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倒霉,他停止骂街捏着x光片袋子心不在焉地往小门方向去时,一个重物迎面撞过来,他又被撞倒了。

    “你他妈是不是找死!——”上辈子加这辈子都没说过多少脏话狠话的陆明朗冲口而出,那人撞倒他被绊倒以后时本来也骂了一句的,但听见陆明朗的骂声却赶紧用手掌撑住地从他身上爬起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追人没刹住车。”

    陆明朗一咕噜爬起来正准备逮住这人好好发泄一下莫名而来的火气,却见他伸出来想搀他的手手腕上缠着发白的布条,顺着手臂看上去,汗湿脖颈微薄嘴唇高挺鼻梁,十分明亮好看的眼睛还配着已经长出来的头发。

    陆明朗觉得自己心口都疼了。

    怎么就能这么倒霉,流年不利,他妈的又遇见沈宴珩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