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之明朗 20.第二十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天痕壹月

    第二十章

    朱美珍当真睡着了,盛建明他们虽然有些担忧但是并不是太过担忧,只陆明朗是既担忧又无可奈何。

    前世的这个时候,朱美珍的症状还不严重,等他们家真的开始上医院的时候,陆明朗记得,那似乎是他复读开学有一段时间后的事了。

    但是陆明朗不可能等朱美珍症状严重以后再谋划,一是怕延误病情拖到晚期,二是怕朱美珍回陆家塘去后找小诊所根本诊断不出来,而让她再来大城市还得磨洋工磨一段时间。

    现在的时机最好,等到了b市,他必须得把朱美珍拐到医院里去不可!

    火车“哐啷哐啷”地行驶在铁轨上,窗外的天空从蓝色变成了黑色。

    朱美珍他们都是带了面包来的,陆明朗也是,每个人吃个面包垫垫肚子,也不买火车上比平时饭食贵了几倍的东西。

    朱美珍只勉强吃了两口,喝了点儿水,皱了皱眉,就继续靠在了椅背上睡觉。

    陆明朗记得自己不晕车以后,身体虚弱的时候还会晕一会儿。也许朱美珍的晕车就是因为她身子底子已经亏空了,再不治疗就要由里及表。

    第二天凌晨五点半的时候,天色还不是太亮,他们一行人下了火车,在沁凉的冷风中离开月台,消失在薄雾之中。

    因为朱美珍一下火车就差点腿软摔倒,所以他们到了附近一家旅店,非常非常便宜的那种,要了两个房间。

    朱美珍被他们扶到床上去了,陆明朗则在隔壁房间里打开了窗户看着外头遮天缭绕的雾气,微微沉吟。

    “老大。”

    陆明朗回头。

    盛建明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走过来还顺便关上了门:“我妈她晕车晕得好厉害,睡了一路还想睡。”

    陆明朗站在窗边道:“你之前不是说阿姨身体不舒服吗?你说,她有没有可能生了其他病?”

    “生了其他病?”盛建明诧异道,“可是诊所说我妈只是想多了。”

    陆明朗道:“村里的诊所和城里的医院不一样,能治的病少。我想要不要让阿姨去这儿的医院看看?”

    盛建明犹豫了一下,才叹了口气,道:“我妈不会同意的,家里的债用奖学金抵掉以后,几乎没剩下多少,村里、市里,那么大一笔钱,还了债以后妈还硬要留着给我当学费。哪怕真有什么重病,她可能都不愿意治。”

    陆明朗双眼明亮地道:“我有钱。”

    盛建明愣了一愣:“啊?”

    陆明朗道:“我之前买彩票赚了两万块钱,后来买股票又赚了一些。”

    盛建明道:“你别骗我了,买彩票哪能赚钱?而且还是两万。”

    “是真的。”陆明朗让他坐到床边,自己把自己的行李包给拿出来了。

    拉开拉链,把一个小钱包里的彩票存根拿出来。

    盛建明看到上面的金额以后倒吸一口气:“我的妈呀,买十二生肖还真能中五位数的奖金啊!”

    陆明朗道:“幸运而已。”他低声道,“那时候我中了奖之后去提了钱,觉得这些钱是天上飞来的,没珍惜,就全买了股票……结果没想到买的股票也一路上涨。”他道,“加上奖学金,我现在有很多很多的钱。”

    盛建明震惊完后却道:“可是老大,那是你的钱,我妈她肯定也不愿意让你出钱给她看病的。大城市里检查不知道要多少钱,而且你爸都回来找你了,这是你家的钱,你要是给我妈用了,就算打欠条你爸肯定也不舒服。你爸他现在有新家,你把钱往外拿,肯定让他不高兴。”

    陆明朗道:“我自己挣的,管他高不高兴?”

    盛建明仍旧一副不赞同的样子。

    陆明朗知道,盛建明也不认为朱美珍会得什么大病。前世朱美珍去诊所几趟都没查出什么来,就连朱美珍自己都认为自己是癔症,想太多想出来的。

    “你们又不是不会还,难道找我借钱都还推三阻四的吗?”

    盛建明把头摇得厉害,道:“老大,这可不是小钱,而且诊所的医生说了我妈不可能是肝病肺病啊什么的……那些都不是,她身上根本没器官有毛病。”

    陆明朗直接沉了脸,道:“那阿姨她今天下车的时候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盛建明道:“坐了这么久的车,应该是太晕了……”他抬头看了陆明朗一眼,无奈,“老大,其实就是我,我也想让我妈去看看的,虽然诊所里说没大毛病,但我妈老说身上痒痛。又不是皮肤病,痒什么痛什么呢?但是就算你去劝她,她也不会愿意的。”他抓了抓头,道,“反正医生说不会是大毛病,等我赚了钱以后带我妈去看吧。”

    陆明朗忍不住道:“万一本来是小病拖成了大病怎么办?”他气不打一处来,可是转念一想,朱美珍只会比盛建明固执。盛建明了解他母亲的性格,别说医生说是小病了,哪怕医生说是大病,朱美珍为了供盛建明上学也未必想治。

    盛建明都有些忧心忡忡了起来:“应该不会吧,老大,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陆明朗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暗道如果真要让他们治,恐怕得先把毛病诊断出来再说。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去医院呢?

    要去医院怎么说也得有大症状……

    “……阿姨这么难受,我给她买点晕车药吧。”陆明朗仍因晕车难受着,灵机一动,忽然这么道。

    “晕车药?”盛建明以前只听说过这玩意,但还真不知道晕车药其实是坐车之前吃的,“去哪买?”

    陆明朗迅速拟定了行动计划,怕露馅所以没和盛建明多说,直接拉了窗帘,道:“我到时候去药店找找——都六点钟了,先睡觉吧,我们今天还要出发去a大呢。”

    盛建明也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简单地洗漱后就脱了外衣和陆明朗一起上床睡觉了。

    “老大……”盛建明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想说话。

    陆明朗调了闹钟,钻进被子里道:“睡吧。”

    盛建明就闭上了眼睛。

    两个多小时以后,陆明朗就起床了,他摸过床头的闹钟,闹钟甚至都还没响,迷迷糊糊的盛建明掀了被子就要起来,陆明朗连忙让他继续睡,不用跟着起。

    长途奔波,盛建明本来就累,咕哝了一声,没一会儿工夫就又睡着了。

    陆明朗穿好了衣服,独自一人到附近寻了药店买了某个牌子的晕车药,回来的时候顺便给大家都买了早饭——豆浆包子油条,朱美珍早已经醒来了,盛明国则出门调查去a大的路线,盛建明在朱美珍的房间里,她坐在床上精神似乎好上了不少。

    陆明朗拎着早饭把早饭放到了床头柜旁,从塑料袋里掏出豆浆说自己买了晕车药,朱美珍立刻就道:“花这钱干什么,车都坐完了,多浪费啊?”

    陆明朗道:“阿姨,我也晕车。”他一边拆药盒一边道,“这里面药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盛建明连忙替陆明朗劝自己的母亲:“妈,晕车药不要多少钱的。我们还要去学校报到呢,你看你这脸色,还是白的。”

    朱美珍照了照镜子,果然,脸色雪白。

    “那就谢谢明朗了。”她没有再推辞,而是吃了一片药,就着豆浆吃的。

    朱美珍也不知道晕车药坐后不用吃,想着既然是药嘛,晕的时候吃应该也行。

    陆明朗听朱美珍夸他听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盛建明去上厕所,朱美珍停下夸赞,觉得困意浓得几乎挡不住,她简单和陆明朗说了两句,就直接躺到了床上去。

    这个年代这个牌子的晕车药实际是安眠药,陆明朗前世就有晕车的毛病,所以买过一次中过招,后来才知道这个牌子的晕车药起作用的部分就只有安眠药——非常朴实,朴实到公司倒闭了以后陆明朗想买都买不到。

    朱美珍睡着以后,陆明朗试探着摇了摇她,果然没醒。

    等盛建明上完厕所回来以后,陆明朗充分发挥了他高强的演技,一边摇朱美珍一边道:“阿姨,阿姨!”朱美珍当然没反应,陆明朗一下子就把朱美珍背了起来,仿佛天塌了一般边冲出去边对还傻站在门口的盛建明道:“刚才阿姨晕过去了!老二,快去叫车!!”

    盛建明直接懵了,看朱美珍在陆明朗肩上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真以为朱美珍是昏过去了,赶忙把旅馆门一关跟上陆明朗就跑到了街上拦车。“师傅,去附近的大医院!”

    好在这是火车站附近,来往的出租车非常地多,一下子就有车停了下来。

    为了快,盛建明根本就没想着找公交,陆明朗把人放到车上去以后一脑门的汗,看起来就像是急出来的,十分逼真。

    盛建明揽着朱美珍,吓得呼吸急促心跳剧烈,全身都在颤抖。等出租车开到半路的时候,他方才变了脸色,道:“糟了,我没拿包!”

    看病得要钱,出来得太急,盛建明连他爸妈的东西都没带上——而且盛明国也出门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

    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那儿看他们,陆明朗直接道:“我带了现金也带了卡,没事!”

    盛建明便忍不住去摇朱美珍:“妈,妈?”他仿佛失去主心骨一样地看向陆明朗,手足无措地道,“爸他都不知道我们去医院了,妈她还没醒……怎么办?”

    陆明朗怕他直接把朱美珍摇醒了,连忙阻止了他的动作,道;“有的病不能摇晃病人,你可千万别动——我们先去医院再说!”

    盛建明吓得一个哆嗦,没敢继续摇晃朱美珍。

    一路上盛建明不断地催促司机,司机也开得非常地快,几段大的颠簸之中,陆明朗脸色也有些苍白,而朱美珍更是皱着眉头似乎要醒来——但估计是睡得太死,没有醒。

    这就更让盛建明以为朱美珍已经昏死过去了,吓得面色青白,手脚都冰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