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之明朗 19.第十九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天痕壹月

    第十九章

    换了一件衣服上派出所,陆仲松找到了江学明还有一个似乎是他们队的新警官表明了来意。

    因为是受害人自己来的派出所,而且当时陆明朗也没受什么伤,所以保赵春华和陆明伟出来并不是太难。

    陆明朗见了赵春华和陆明伟一面,被拘留蹲号子的这些天似乎把他们给吓坏了,两个人都面色铁青,眼睛下面眼袋都出来了,瘦了不知道多少。

    “我手头上没有什么钱能交保释金。”陆明朗头句话就是这个,道,“我和警官商量了让二叔来交,你们可以先出去。”

    赵春华似乎被这几天的牢狱生活给吓坏了,勉强压抑着恐惧道:“一定,一定会交,一定不拖欠!”

    陆明伟在赵春华的怀里,脸色比赵春华还要难看一些。

    江学明很快就联系了陆仲柏,陆仲柏带着钱赶到派出所以后,简直是点头哈腰地把自己临时在小卖部买来的烟递过去。

    “不抽烟。”江学明直接推拒了,指了指旁边禁止抽烟的铁告示。

    陆仲柏把烟给收了,交了保释金以后问他们道:“警察同志……那个,我家孩子,这事,会不会有案底?”

    江学明眼皮子抬了抬,道:“他满十八岁了,当然有。”

    站在陆仲柏身后的赵春华脸色一变,立刻就似有了无穷的勇气:“明伟他其实没满十八岁——而且这件事是我让他做的!这不能——他这一辈子不就毁了吗?”

    江学明挥了挥手,道:“从犯也是犯罪,只留案底已经很轻了。”

    赵春华仍不愿意放弃几乎是半个身子趴到办公桌上哀求他放陆明伟一马,江学明几次说不行都没用,干脆脸一沉做出了凶相,道:“在派出所这么闹,你们想继续蹲牢里是不是?”

    陆仲柏连忙拦住了自己的老婆,道:“对不起警察同志,她为了孩子一时心急,对不起……”

    江学明挥了挥手道:“快点回家去吧。”

    陆仲柏连连道歉,把被吓到了的赵春华和陆明伟一起揽出去了。

    其实他也想求情,但这几天他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求告无门,陆仲松那边都不敢答应他的请求。如果赵春华和陆明伟真的进去了,他还能怎么办?现在能出来就不错了。

    陆明朗早到了派出所外,就站在门口大院看着他们一家子往外走。

    陆仲柏余光瞧见陆明朗在外面,让家里人先回去,赵春华苍白着脸,看了陆明朗一眼,陆仲柏则走到陆明朗的面前,道:“明朗,麻烦你了。”

    陆明朗道:“二叔,不用客气。”

    陆仲柏便恭喜了一番他考了状元,还恭维他将来一定能成大事业云云。

    陆明朗听他的话就听出了尴尬客气和疏离。虽然他帮忙把陆明伟和赵春华保出来了,而且他还是受害者,但是这隔阂已经划下,仍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陆仲柏就算明知道这事是赵春华和陆明伟自找的,仍会忍不住怨他。毕竟他其实没受什么伤,而陆明伟却在档案里留下了抹不去的犯罪记录。

    “他们没事就好,二叔,我先走了,我爸还在家里等我。”

    “啊啊,好。”陆仲柏道:“我也回家了。”

    陆明朗并没有多少留恋地和陆仲柏分道扬镳,甚至还松了一口气。

    这一门亲戚,本就注定要断得干干净净的。

    ※

    陆明朗在出发前把东西都带到了盛建明的家里,要和他们一起出发。

    他父亲陆仲松比他出发的还要早一些,没有带上他一起。

    朱美珍疑惑过陆明朗为什么不跟着陆仲松走,其实盛建明自己也疑惑过,但他没问。

    不过,在坐上火车的时候,陆明朗就把不跟陆仲松的“原因”说出来了,:“我爸在b市有了新的老婆孩子,所以我让他先走,我不跟着他去。”

    朱美珍和盛明国都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原因,他们无措、想不到,崔振翔的事已经让他们震惊好一阵子了,没想到好不容易父亲富有回来了的陆明朗也会摊上这样的事——这还不如没回来呢。于是,带着些怜爱,他们夫妇对待陆明朗就越发好了起来。

    陆明朗坐在绿皮火车上,感受着晕乎乎略有些反胃的晕车状态。

    绿皮火车不像动车,舒适程度几乎是他坐过的火车中最低的那种。从陆家塘到b市,坐动车只要两个小时不到,坐绿皮火车就得要一天。

    陆明朗带了塑料袋,以备不时之需。

    但是他们都没想到,这塑料袋给朱美珍用上了。

    临近b市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时,朱美珍开始呕吐。

    她有点晕车,看起来比陆明朗的晕车情况还要严重。

    这火车中途是停不了的,所以盛明国和盛建明那叫一个心急火燎。

    朱美珍倒是没他们的反应大,吐完以后感觉好多了,还让他们稍安勿躁。

    两个塑料袋报废了,朱美珍说自己已经不难受了。

    盛建明看着她略有些发白的脸色,欲言又止。

    陆明朗顺势道:“阿姨,到b市以后去检查一下身体吧?您这不像是单纯的晕车。”

    “哪里不是单纯的晕车了?”朱美珍道,“我以前和村里的姑娘一起坐卡车去采茶叶,别人晕车比我厉害的多呢。”

    陆明朗道:“但您以前不晕车。”

    朱美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气,道:“我也奇怪,以前不晕的。”

    要知道晕车的人坐汽车可比坐火车难受多了,她以前也不是没坐过火车。

    盛建明小声道:“妈,要不真去检查一下,你之前不是老说自己身上难受吗?”

    朱美珍立刻从靠椅上坐直了,挺直了腰板:“哪有那么难受?只是有点痒。b市那种地方是咱们能去看病的地方吗?等会儿病没检查出来钱倒是都没了。”

    陆明朗却道:“我听说大城市是有免费体检的。”

    朱美珍情不自禁地笑了:“免费?这事上哪有那么多好事。”她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道,“没事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