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之明朗 3.第三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天痕壹月

    第三章

    “六哥,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回b市的路上,沈宴珩破天荒一句话都没讲。方云帆以为他是因为沈家那档子事烦,但沈宴珩却若有所思地道:“那个人我好像见过。”

    “谁?”

    “躺藤椅上的那个。”

    方云帆欲言又止地道:“六哥,你这是错觉吧?”

    沈宴珩摸了摸下巴,道:“皮肤白白的嘴唇红红的,而且那双眼睛,你有注意到他的眼睛有多好看吗?——我感觉我就是见过他。”

    方云帆:“……”

    完了,这已经疯了。他说的难道不是大部分人类都有的特征吗?

    沈宴珩忽然半眯起眼盯着他,道:“你小子在想什么?”

    方云帆咽了口口水,道:“六哥观察得挺仔细。”

    沈宴珩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道:“那当然了,他是我想操的那种类型。”

    方云帆:“?!”

    沈宴珩说完不再说话了,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他以后会再见到那个人。

    ※

    陆明朗下了火车以后吐了,头重脚轻地回家后睡了个天昏地暗,再度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他竟然睡了三十多个小时!

    陆明朗感觉身体好受了很多,而看了一下时间,星期三,明天他就要回学校报道了,而且他如果没记错的话明天还有考试。

    陆明朗是理科生,这让他很是庆幸,毕竟理科不用背那么多东西。他整理了一下放在家里的书包,正想复习一下,然而书本上沾湿弯曲的水痕让他心下一沉。

    里外仔细检查了,书包里的东西果然被人翻过,翻的人动作非常地细致,如果不是雨水溅到了书上估计还难察觉。陆明朗立刻爬起来去找他放在厨房柴火堆里的罐子——钱没了。

    赵春华的动作竟然这么快!比前世还快两天地把钱给偷走了。

    陆明朗走的时候带了两百块钱,还留了一百块钱在家里。

    这个年代有不少边缘性职业者,而且他也用不了那么多钱。留点儿钱在家是为了以防万一的,他都把钱改放在柴火堆里了,没想到赵春华连柴火堆也要翻!

    陆明朗回家以后身上就只剩下六十块钱,这笔钱够他花两个月,学校的伙食有政府补贴了一半,如果他不乱花钱的话足够他花到高考完。

    但这件事显然影响到了他的心情,而且陆明朗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前世自己被砸的没有知觉的脚趾头。

    被砸的时候他并没有绝望,虽然很痛,但知道中奖的消息以后他在家里抱着枕头哭了大半宿。

    他那时甚至没有得奖的喜悦,只是不断想着如果早一天知道又或迟一天去打工该多好啊。脚趾头的事严重影响了他后期的复习,而等他知道这一切是谁造成的时候,他已经又被毁了第二次。

    陆明朗深吸一口气,抱上了罐子,上了陆家塘的派出所。

    陆家塘和隔壁的赵家村虽然相隔比较近,警员们也多有来往,但是赵春华的亲戚到底影响不到这里,所以一旦立案赵春华绝对得进去——坐牢不一定,但是名声肯定坏了。

    “被偷了多少钱?”

    陆明朗道:“一百块。”

    警察诧异道:“这么多?”

    陆明朗道:“我书包里面被翻过,家里很多地方都被翻过……”深吸一口气,他面色更加苍白了起来,“我出门的时候锁了门的,我怕是放高利贷的……”

    早先陆家塘抓获了一大批诈骗团伙,派出所上下正是高兴的时候,不过外逃的犯罪分子不少,回来逼受害者家属“还钱”的也有很多,所以陆明朗这么一说,警察立刻就重视了起来。

    陆明朗怕到时候查到赵春华派出所不了了之——毕竟他和赵春华是亲戚,于是有些楚楚可怜地道:“警察叔叔,那是我爸妈走之前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儿钱了……我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如果没有钱的话就得找地方打工,可我现在没多少力气,而且不知道去哪儿做零活……”

    值班的警察江学明也不过二十多岁,看见他这样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陆明朗家不是被坑的最惨的,但是陆明朗却是被坑得最惨的。父母逃走不说,逃走前甚至没有知会陆明朗。现在这一百块钱怕是这少年的救命钱了,如果是被高利贷摸走的就更得细查!在逃的那伙人里对受害者们的家庭太过熟悉,陆明朗是独自一人,很容易成为目标。

    “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帮你查出来的。”

    “谢谢叔叔!”

    陆明朗和几个警察一起回到了家里,他们检查了锁,还检查了门窗等其他地方,因为早先下雨,所以泥地上还留了半个脚印。

    “……这屋内的现场你有动过吗?”

    “没怎么动,发现不对劲后我就找了钱。”

    江学明四下看了看,凑到队长耳边道:“像是熟人作案。”

    犯案者对这屋子里的陈设太清楚了,而且弄得也很小心,江学明甚至怀疑是陆明朗父母回来了,但是如果是父母回来,怎么说也不至于把亲骨肉的钱给偷了。

    “你家还有什么亲戚吗?”得到了队长的眼神肯定,江学明便问陆明朗。

    陆明朗一副老实的样子,道:“三叔去外面打拼了,二叔还在村子里。”

    “他有没有和你有金钱上的往来?”

    陆明朗道:“二叔曾经给我送钱,但是我说我爸妈有给我留钱,没要……”说到这里,陆明朗欲言又止。

    江学明一看不对劲,肯定还有什么事情发生:“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陆明朗道:“二婶以为二叔把私房钱送我了,所以找上门来要,但是我说这钱是我爸妈的,所以没给。”

    得到了有用的消息,江学明就安抚了陆明朗一顿,问出他叔婶的地址后和队长径直去了他们家的方向。

    “叩叩叩。”

    “谁啊?”

    “叩叩叩。”

    “谁啊一句话不吭?来了来了!”

    赵春华刚给陆明伟炖好补品打算送去学校给他喝,没想到一打开门,就见三个派出所的人穿着制服站在外面。

    “警察。”江学明出示了一下证件。

    赵春华一时之间吓得花容失色,做贼心虚一样地道:“警,警察同志,你们找我?”

    江学明严肃地道,“赵春华,隔这儿几间屋子住着你侄子,你是不是拿人家钱了?”

    “这哪儿——完全没有的事儿!”赵春华声音都不稳了,但竟然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警察同志那可是我侄子啊,你们怎么会找到我家来?你们……你们听谁碎嘴说了什么吗?”

    江学明信口道:“有人看见你从陆明朗家里出来,而且屋子里并没有太多的痕迹,是熟人作案。”事实上周围的邻居只说赵春华晚上出过门而已。

    赵春华毕竟比较见过世面,立刻无辜地道:“我就算去了他家也不是去偷啊,看看孩子在不在家,我怕他出事而已……至于什么熟人作案的,说不定他爸妈回来把钱拿走了呢?”

    江学明忽然厉声一喝,道:“不要狡辩了,你出来的时候非常匆忙,神情紧张,大半夜地你去看孩子不在家?”

    赵春华到底害怕,而且现在严打抓得严,偷盗一百块钱足够她坐穿牢底!

    “警察同志冤枉啊,我真的没有!他是我侄子,再说了,那钱是我家给他的,就算拿回来也不能算偷——本来就是我家的,怎么能算偷呢?”

    另外几个人看了江学明一样,江学明严肃道:“这么说的确是你拿的了?”

    赵春华知道这是抵赖不了的,她深暗现在抓捕的套路,他们想要破案,而如今只有自己这里有突破口,如果她不承认,也许就会被抓回去拘留刑讯。如果是直接承认说那是她家的就不同了,亲戚之间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她不想自己丈夫接济也很正常。

    “实话说吧警察同志,我丈夫把钱给了他侄子陆明朗,那可是一大笔钱!我只找回了一百块,我们家一个月存都存不下那么多钱,他一下子拿出去那么多,商量都不和我商量……”赵春华说着说着甚至忘了警察上门的恐惧,开始大吐苦水。

    现在这个年代,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一起过一辈子的人老把钱往外拿,谁受得了呢?

    一个小警察在旁边不断地记录,而江学明则道:“但是陆明朗说那钱是他爸妈留给他的,当初你丈夫送钱去的时候他没要。”

    赵春华皱了皱眉,道:“警察同志,您相信这话吗?”

    欠了大批赌债的人抛下子女逃离,还给子女留了一大笔钱,这的确是难以置信的事,但不管是不是,赵春华的确偷人家东西了。

    江学明示意大家进去,在赵春华的阻拦惊呼声中找到了家里的陆仲柏。

    陆仲柏早上刚忙了一上午,正在午睡,听到动静醒来的时候见到警察都懵圈了,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家会和犯罪扯上瓜葛。

    “那是明朗爸妈给留的,不是我的!”陆仲柏皱了皱眉,立刻就反驳了赵春华的话。

    赵春华面色一白,抓住了他的手道:“仲柏,孩儿他爸,你可别乱说话啊!”

    陆仲柏道:“我本来是想给明朗送,但是明朗说他爸妈给他留了三百,我那两百就没送出去……”

    赵春华死命地掐着陆仲柏,陆仲柏本还要说,但见江学明他们时不时交流两句,彼此都一脸严肃的样子,心也不禁咯噔了一下。

    “警察同志,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江学明道:“赵春华盗窃金额过大,需要跟我们走一趟。”

    赵春华立刻高声道:“不,不行!那真是我们家的钱,那真是我们家的钱!!”

    陆仲柏也道:“警察同志,这都是一场误会,等我和明朗说清楚,误会也就解开了……”

    江学明道:“抱歉,盗窃是公诉案件,不允许私下和解。”

    他示意另外两个警察上前,就用手铐把人给铐住了。

    赵春华简直是哭了,一边哭一边道:“陆仲柏你个蠢蛋,你不就是怕我怪你吗?承认是自己送的钱有那么难?我早就知道你藏私房钱了!”

    陆仲柏也有些慌了,现在这种案件判得太严,有的地方甚至审讯都是草草了事。要是真让赵春华这么被抓走,以后都别想她出来了:“等等警察同志!那钱的确是我送去的!我没和家里人商量送钱是我不对,这都是一场误会啊误会!”

    若按经验,江学明倾向相信钱并不是陆仲柏送的,陆仲柏说钱不是他的时反应很自然,现在则像是狡辩。

    抓捕了陆家塘那一伙诈骗团伙后当地的打击犯罪的目标数额已经满足,这种乡里乡亲的如果真的抓了,估计两家亲戚要闹掰——至少起因是这人去送钱,能顾及亲戚的人已经不多了。

    江学明给另外两人使了个眼神,道:“如果真是误会的话得受害者来说,但是人我得先带走。”

    不管陆仲柏怎么哀求赵春华怎么哭闹,这人还是被派出所带走了,一个警察同志留下来小声和陆仲柏说了两句,意思是让他找陆明朗,之后的事,都得等他找完陆明朗再说。

    陆仲柏两眼呆滞地站在屋子里半天,一咬牙一跺脚,见他们的人影都快没了,赶紧换衣服找陆明朗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