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 34.第 34 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墙角养蘑菇

    被发现的隐患没有了, 萧林松了口气, 因着没买晚餐的材料, 想了想还是带着萧白去外头快餐店里打包了两份快餐回家。

    当然,给萧白叫了两份肉, 自己点了两个菜。

    这倒也不是萧林多抠,不过是他原本就不挑食,只要味道不错,吃什么都一样, 哪像萧白一样,完全肉食主义。

    当萧林打开饭盒时, 萧白看了一眼,却没有动作。

    “救命之恩, 只能用肉偿了。”萧林掰开一次性筷子, 笑眯眯道。

    肉偿啊!

    萧白抬头看他一眼,向前迈了一步在萧林阻止不及的情况下,低头吃起萧林碗里的饭菜来。

    “干嘛呀?”萧林推了推萧白的脑袋,“改吃素了?”

    “没有, 肉偿的话, 等下回吧。”

    这是不满意今天这个肉了!?

    “有肉吃还挑!?”萧林无语。

    “那必须得挑一挑。”萧白肯定道。

    最后,两份肉都进了萧林的胃,萧白还真是一点也没碰。

    临了上班时间,萧林出门对萧白道:“今天不许出门。”这么两天, 他也看透萧白了, 萧白这家伙狡猾的很, 言语上的漏洞他可会钻了,跟他说话就得说的直接一点。

    萧白没啃声。

    “回答呢?”萧林固执地问道。

    在萧林瞪着他的时候,萧白突然纵身一跃。

    没防备萧林下意识后退两步,被身后的沙发拌了一脚,坐了下来。

    萧白站在他腿上,在萧林惊讶的目光下,低下头。

    带着倒刺的舌头刮在脸上,唇上,粗糙的磨砺感让萧林瞬间竖起一身鸡皮疙瘩,赶紧用手挡住了萧白的脸,“你干什么?”

    “喜欢你啊!”萧白弯着眼睛说的自然。

    萧林拿手背在嘴巴上擦着,毫无诚意道:“那我真是谢谢你!”

    “你嫌弃的太明显了。”萧白看他这副样子,不满道。

    “我还能嫌弃的更明显,你信吗?”萧林可不管他。

    没被动物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的人,根本没办法理解萧林那种软热粗糙的舌尖刮在皮肤上的那种感觉,更别说相对脆弱的唇部了,萧林感觉背后都在发麻。

    萧白没接他的话,反倒是说:“你该上班去了。”

    来来回回这么折腾,这会儿已经八点四十了。

    萧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也没敢再和萧白耗着,赶紧起身出门,虽然门又被他反锁了,但是走在路上的时候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到了酒吧之后,他倒是没空再想这些了。

    “萧乐呢?”将吧台上的四杯鸡尾酒放在托盘上,萧林看了看周围,发现不仅萧乐连叶文景都不见了。

    “好像叶文景家里有什么事,去帮忙了。”姚笙甩着手里的调酒器,听到萧林的问题有点惊讶,“我说,你们两都睡一张床上了,他的事你怎么还问我啊?”

    “你要不介意,我跟你也能睡一张床上。”萧林笑道,别人不知道,姚笙还能不知道他跟萧乐什么关系。

    “饶了我吧,”姚笙打开调酒器将蓝色的酒液倒入一旁的杯子里笑道,“林子你魅力太大,我怕被人套麻袋。”

    这颜色倒是让萧林又想起被他关在家里的萧白。

    “他怕,我不怕哦,我的床随时给你留着另外一半。”

    腰上搭上一只胳膊,耳边响起的是已经相当熟悉的声音,萧林挑了一下眉:“你的床太大,我怕爬不下来。”

    “啧啧,你那竹马都跟人跑了,你还坚持躺在他那张小床上,要不要这么痴情?”

    萧乐在酒吧做的久了,私生活方面还真不是什么秘密,风流的名声让客人们在他在时会收敛一些,他不在的时候那锄头不要挥的太欢畅,不过这回里面倒是再没有女性了。

    毕竟萧林可是当场出柜的人。

    再加上萧林的身材和长相,倒是比之前更加受欢迎了。

    萧林简直特么的想打死萧乐。

    伸手将谢睿的手拉开,拿了托盘萧林转身便走,“我也觉得我挺痴情的,都快被自己给感动了。”

    “要不要跟我试试。”

    “我拒绝。”

    “我技术挺好的。”

    “不需要。”

    随意的敷衍着缠上来的客人,萧林准时下班准备离开,只是这回在酒吧门口又被人给拦了下来。

    “喝一杯?”

    萧林无奈地“啧”了一声,“不了,家里有小可爱在等着。”

    说完不等人再说什么,转身直接就走了。

    这么晚了,萧乐已经在家里了,萧林开门进去的时候,正看到他坐在离萧白两米远的地方瞪着它。

    “这是干嘛呀?”

    萧林这话主要问的还是萧乐,因为看萧乐的表情,比起半闭着眼趴在沙发上的萧白,倒是更加像一只炸毛的猫。

    萧乐倒是也不想这样,晚上跟叶文景吃过饭刚要上班的时候,叶文景却接到家里的电话,听声音似乎挺急的,萧乐怕有什么事儿,也就跟着请假过去了。

    不过去了后发现是叶文景父亲找过来了,萧乐打了招呼也就先走了,不过看时间,上班也来不及了,索性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回家的时候就发现萧白不在家,只是萧白的作息向来跟着萧林,确实跟他碰不上面,萧乐倒是也没在意。

    因为白天睡的多了,萧乐一下也睡不着,索性开了电影来看。

    不过到底日夜颠倒不人类的生活常态,电影看到一半时还是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12点多了,起身想要去厨房倒杯水,没想到开灯的一瞬间,通风口一道白影毫无预兆地窜了进来。

    萧乐猛的退后两步,觉得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看清楚站在洗手池上的东西后,才磕巴道:“萧,萧白!?”

    萧白只朝他看了一眼,跳下地板迈着不紧不慢的猫步往客厅过去了。

    萧乐忍不住朝打开了的通风口猛看,确认外头除了一个三四米外一个空调主机,完全没有借力的地方后,再就是楼下的窗台了。

    只是那个距离

    不会远了一点嘛!?

    “林子你家猫成精了。”萧乐嘀咕一声,水也没倒,就回了客厅坐下朝萧白猛瞧。

    萧白听着隐约从外头传来的脚步声,叹了口气。

    百密一疏啊!

    “你跟萧白是一块回来的吗?”不知道萧白是自己跑出去还是萧乐带出去的,萧乐只能这么问。

    什么叫一块回来的?

    萧林将目光转到萧白身上,面带笑容:“萧白刚刚从哪回来的?”

    “厨房,通风口。”萧乐卖猫卖的毫不犹豫,“你出门没关窗吗?四楼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谁知道呢!

    萧林将钥匙扔在一边,伸手便抓着萧白两只前腿,将他了拎起来,对着那张无辜又可爱的脸冷笑道:“关又有什么用,再怎么关也关不住他那一颗出门浪的心。”

    萧乐在场,萧白当然也不能开口说什么。

    萧林心里想着怎么教训这只不听话的宠物时,眼前原本挨的就近的猫脸一时间靠的更近了,唇瓣脸颊被湿润柔软的东西分别舔过。

    “哦,它在讨好你。”全程围观的萧乐笑道。

    可惜这回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了。

    萧林终于想起之前不对劲的感觉在哪里了,萧白之前也不是没有这么舔过他,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晚那么奇怪的感觉。

    原来是舌头上的倒刺是可以收的吗!?

    那之前舔他时,是故意的喽!?

    萧林眯起眼睛,凑到萧白耳边,低声道:“看来你不仅会抓语言的控制,还很会转移话题。”

    萧白不出声,看着萧林因为要凑到他耳边而暴露在他眼前,毫无防备的脖子,不客气的继续下嘴。

    脖子,不管对于动物还是人,都是很脆弱的地方,萧白的舌头轻轻一刮过,萧林只觉得背上如同瞬间过了一层电流一样,心悸的感觉让他瞬间便松开了钳制萧白的两只手,转而护住了自己的脖子,身子也忍不住退了一步。

    得了自由得萧白,一个反身从半空中轻巧地落在了地上,他也不跑,依旧萌萌哒坐在地上朝萧林看。

    在一旁看的明白的萧乐笑起来:“原来你的脖子这么敏感的吗?”

    萧林磨了磨牙,知道现在不是找萧白的时候,给了他一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便将矛头对准萧乐:“这么闲呆在家里,被文景抛弃了?”

    “难得请了假,就休息一天。”萧乐朝又趴回沙发上的萧白看了眼说道。

    “文景呢?”萧林一边往房间走去,一边问道。

    “家里有事。”萧乐说。

    “哦。”

    至于什么事,萧林没有再继续问,对于人家家里的家长里短,说实话他并没有什么兴趣,时间也晚了,萧林觉得他还是抓紧时间睡觉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即便他没有兴趣,倒是无法阻止人家把真相送到他面前。

    第二天,在萧林骑车回家的路上,萧乐电话打了过来。

    “什么事儿?”

    “晚上叶文景请吃饭,定位我发到你手机上了,直接过来吧。”

    “行。”

    有晚饭可蹭啊,萧林没什么不愿意的,打开定位看了下大体位置,便骑车过去了。

    萧林到的时候,叶文景,叶文雅和萧乐都已经在了,桌子上放了几个小菜,三人正在聊天。

    “生日还是过节啊?”萧林笑问,把背在后面的萧白抱到前面来。

    “不生日不过节,专门谢谢你之前的帮忙。”叶文景笑道。

    说是这么说,但是萧林看他似乎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跟着开起玩笑来:“请我就请我好了,那家伙来干嘛?”

    说着,用下巴朝萧乐点了点。

    “林子,我们刚新婚没多久吧,都是一家子,请你不就是请我。”萧乐立马接口道。

    萧林:“离婚!”

    萧乐:“不!”

    叶文景看着两人斗嘴,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倒是轻松了点。

    “林子哥,”在一边被忽视的叶文雅却突然出了声,“小布是你的猫吗?”

    “啊,”萧林回过神,想起之前叶文景说的话,“他叫萧白,不叫小布。”

    叶文雅哪管叫什么,只要是那只猫就好了,她可是忠实的小布粉,dy上每个视频都会点个赞,要不是要照顾外婆,她早跑去步行街看现场去了。

    “林子哥,我能摸摸吗?”

    萧林不确定地朝萧白看了一眼:“这个你得问他,他要是愿意的话。”

    这个叶文雅也是知道的,所有人的视频里,想要上手的人,都会被避开,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摸到过小布。

    哦,当然除了从来没漏过脸的主人。

    这么说起来,她居然没认出那个是萧林,真是太不应该了。

    叶文雅想了想,直接从胸口拉出一块玉质的佛牌来,解下来拿着慢慢凑到萧白面前,看的一边的三个男人满脸不解。

    “你这是干什么?”叶文景问道,讨好一个只动物怎么也该拿吃的吧。

    “萧白不是喜欢玉的东西嘛。”叶文雅理所当然道。

    “哈?”萧林眉一挑,低头朝萧白看去,“你喜欢玉?”

    这事儿他怎么不知道!?

    萧林微笑:“我觉得,我似乎错过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