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 30.第 30 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墙角养蘑菇

    萧林此时所站的地方, 已经非常靠近吧台了, 而他们这里的动静, 除了萧林的一身服务生装扮显得特别一点外,在酒吧这种两人一堆, 三人一群的氛围里,其实并不算显眼。

    见过猪跑,却并没有吃过猪肉的萧林,对于谢睿这么豪放的说法实在有些始料未及, 在他因为谢睿的话忍不住露出错愕的表情时,肩膀被人往一侧大力一勾, 身体往边上倾倒让手腕上拉扯力变大,猝不及防下谢睿倒是自然地松开了手。

    “打扰了, 先生, 不好意思,请问有需要帮忙的吗?”萧乐带笑的声音在萧林身旁响起。

    保护过度什么的倒是不算,但是萧乐对于萧林的关注总是比别人多上那么一些的,加上吧台位置视野好, 一眼便能看清酒吧全场, 他其实早就注意到萧林这边的情景了。

    因为之前萧林对于那些贴上来的客人处理的很好,这回萧乐虽然见了却也就没有马上上去帮忙,只是之后的事儿让原本在淡定地擦着杯子的萧乐瞬间摔了手里的抹布。

    草!亲上去就过分了啊!

    我家林子弟弟可是个雏,女人也就算了, 男人的话, 不论哪个体位, 他可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嘴上客气得问着需要帮忙吗,但手里那占有欲十足的动作倒像是在宣誓主权了,特别在萧林原本只是一脸诧异地转头,但是在看清楚是谁后脸上所露出的表情了。

    萧林的对待客人的态度完全不像是他外表给人的印象,半点高冷的感觉也没有,不论对谁都显得周到又温和,脸上也从来是带着微笑的,但是他的笑容一直是淡淡的,带着漫不经心,好像不论对方什么态度他都不放在心里,此时他虽然没笑,却是连着眼神都在看见这个人后柔和下来。

    这些,都在向看到他们的人表达出两人关系不一般的信息。

    谢睿目光先转向坐在吧台的严正学,见他也朝这边看来后才将目光转到眼前的两人身上,直言不讳道:“你要是不来打扰我们的话,就是帮我的忙了。”

    应付这种客人,萧乐有的是经验,也不觉得尴尬,依旧笑容满面道:“那恐怕不行,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作为服务生,还有许多事儿等着他干呢。”

    “你的意思,是下班时间就行了?”谢睿抓住萧乐话里的漏洞。

    “也不行,”萧乐一改哥两好地勾肩姿势,一个用力就把萧林带进了怀里说道,“我家的。”

    萧林毫无防备的被他带进怀里,脖子后面被他用手掌强制按着压在肩膀上,眉头动了动。

    萧乐也只比萧林高上一点点,萧林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不必做任何动作,一抬眼就能看清萧乐身后的场景。

    叶文景站在不远处对着抬眼看来的萧林扬了扬眉。

    萧林在心里给萧乐点了根蜡烛。

    都已经当众宣誓主权了,有点风度,要点脸的都不会再继续在这么多人面前多做或者多说什么。

    谢睿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声,“看来你这个竹马,还真不像你说的那么普通。”留下这么一句,便转身朝坐在吧台的严正学走去。

    这句话萧乐听不懂,但是萧林可听懂了。

    从萧乐怀里退出来面对面站好后,萧林对着萧乐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然后伸手毫不客气的抓住萧乐的下颚,将他的脑袋往后拧去。

    “哎哎,干嘛干”萧乐的叫嚣还没完,便卡在了喉咙里。

    叶文景走上前来,看着难得露出尴尬之色的萧乐,笑道:“恭喜恭喜!”

    是调侃还是真心的,没人看的出来。

    萧乐倒是很想说一句误会,但是谢睿还没走远,而他们这里的情景也早就被别的客人注意到了,他不能解释,当然其实也没必要解释,只能继续扬起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同喜同喜。”

    萧林看着他那畏首畏尾地怂样,摇摇头拿着托盘就往吧台走去,“迟早离婚。”

    “你能不能有点好话!”萧乐啧了一声,也跟着往吧台走去。

    叶文景看着他们开玩笑的样子,也转头往舞台方向走去。

    这会儿原本他不该下来的,只是当初说好要照顾萧林,萧乐都从吧台出来了,他总不能躲在一边干看着吧。

    如今没什么事,那他也该回去工作了。

    不知道是不是萧乐那宣誓主权的行为还有点用处,接下来的两天谢睿倒是没有来酒吧,倒是那个严正学还是一样坐在吧台那儿跟萧乐闲聊。

    谢睿出现不出现,萧林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酒吧里每天都有不同的客人,没了他带来的那一点麻烦,还有别人带来更大的麻烦,对于萧林来说还真没什么区别,相比来说,谢睿这个还好应付一点。

    “你说你今天要加班,你就是跑到酒吧来加班的?”男人略显阴柔的嗓音在酒吧略显偏僻的角落里叫骂着,“贱人,我把你当朋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他是我男朋友啊!”

    “不是,我们就是偶然碰到的,你误会了。”这一个女人带着慌乱的解释。

    “握槽,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叫声。

    “怎么,现在想要改邪归正了,当初是谁起的头追的我。”

    杯盘落地的声音在喧闹的酒吧里不算突兀,不过到底还是引起了附近客人的围观,萧林无奈叹息一声,赶紧朝吵闹处走去。

    这是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战场,却又不是往常一般两男争一女的戏码,不过最终打起来的却依然是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高壮一些的男人显然是处于上风,不过看那样子防守多一点,还手的倒是不多,而那个瘦弱些的男人虽然在攻击,但是看着倒是挺收敛没下狠手。

    一旁画着浓妆声音却娇滴滴女人上前劝架,“徐裴我虽然喜欢陈又,但是这次我们真的是偶然遇见的,陈又他对我也没那个意思。”

    这颠来倒去的话,萧林真听不出个什么意思来,但是他看的出来,女人这话一说出来,原本还有所收敛的斗殴又升级了。

    瘦弱男人打的更狠了,高状一些的男人也忍不住还了手,眼看着瘦弱男人要被按倒在地上,狼狈的姿态被这么多人看到该是多丢脸,瞬间也发了狠了。

    顺手摸了桌子上的酒瓶就往对方身上砸去。

    应该也是用了狠劲了,那啤酒瓶一砸到男人身上立马就碎了,看得萧林就觉得疼,碎了的玻璃随着两人的动作掉了一地,倒是吓得周围想要劝架的人都退开了几步,毕竟不小心摔倒了扎进肉里那就不好玩了,连刚才那女人都往后面躲了躲,就怕被波及到。

    这女人真可怕!

    这是萧林看了这个场景唯一的想法。

    萧林倒是也想跟着客人一样退一退,管这两脑残的男人去死,但是他是这里的员工,还真没办法这么干。

    在一个同事上前拉着瘦弱的那个男人时,萧林也跟着上去拉住另外一个。

    只是原本手下留了几分力气的高壮男人被酒瓶子这么一砸,本来就喝了点酒,这会儿哪里还能继续保持冷静,直接一拳就朝那个瘦弱的男人脸上砸去。

    萧林赶忙上前去拉人,不过此时打架的双方都有点失去理智,萧林上去不是拉架,完全是给两人制造障碍,刚拉住男人想要打人的胳膊,就被对方手肘顶在了胃上,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痛,又被对方大力的甩了出去。

    萧林后退了两步没站稳,往后倒去,为了不摔的太难看,下意识用手掌往地上一撑,只是手心穿来尖锐的疼痛让萧林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卧槽!”

    抬起手心时,他这才发现,这是按在之前碎了一地的啤酒瓶碎片上了。

    这一下没防备,扎的还挺深。

    这倒霉的,萧林感觉眼角跳了跳。

    “愣着干嘛,快去把人拉卡啊。”不知道是谁在边上说了一句。

    萧林真想回一句:“怂货。”

    但是他这身份还真没办法,只能忍痛将扎进手心的玻璃碎片迅速的□□扔掉,起身再去拉架。

    好在这边的动静大了,连续过来了好几个服务生,几个人一起总算是将两人给拉开了。

    没一会儿,顾经理也跟着过来,萧林这时已经满手的血了,倒是把过来看情况的萧乐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拉去处理伤口了。

    在酒吧这种地方,大家喝酒都喝的晕晕乎乎的,一个冲动之下起个冲突什么的再常见不过了,而服务生被波及受个伤也很正常,都是处理惯了的。

    顾经理把人给带走了,中间过程萧林不知道,反正最后姚笙带来的处理结果,客人赔了酒吧的损失,萧林这边则是赔了一千块医药费。

    萧林手上的口子不算长,但是中间一块扎的很深,止血都止了半天,顾经理处理好闹事的两人过来,看了直接就说:“你先去附近医院看看,不行就先去诊所,看完今天就早点回家休息。”

    既然能休息萧林又为什么不休息,拿了顾经理给他结的工资和医药费后,萧林换了自己的衣服果断就离开了,连萧乐要送他去医院都没答应。

    他觉得又没伤腿也没伤眼,不就是手掌流点血嘛。

    不过,这个想法在出了酒吧门五分钟之后他就后悔了。

    看到被三个男人拦住的叶文雅,萧林觉得自己今天的霉运大概还没有结束。

    叶文雅比叶文景小2岁,今年才17岁,正是年华正好的时候,人也长得清纯可爱,披散着一头黑长直,在学校里是校花,在学校外那也是即便只穿着普通t恤牛仔裤,也能让人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她的存在。

    这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来,被人缠上再正常不过了。

    “文雅,你等久了吧。”萧林吐了口气,快步走上前去打招呼。

    叶文雅听到这声音,眼睛一亮,立马朝萧林这边看过来,一脸得救了的表情喊道:“林子哥。”

    三个男人听到声音,也跟着转头,眼神虚浮满脸通红的样子,显然是刚喝完酒,萧林心里暗叫一声糟,跟酒鬼将道理跟对牛谈琴又有什么区别。

    萧林也是一身t恤牛仔裤装扮,年轻又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看着就很好欺负。

    “哪来的傻b,识相的就滚远点,别多管闲事。”

    一看不是硬茬子,其中一个个子高大,理着平头的男人不客气道。

    “你们是酒精上头,精虫也上脑了吧,你们以为现在什么年代,以为你们是谁啊。”萧林也没客气,听他一说话就知道对方没想要好好说话讲道理。

    “槽,你特么说什么!?”

    “欠收拾是吧!?”

    萧林这话一出,立马将三人的火力全部吸引了过来。

    叶文雅也机灵,看准了空挡,立马朝萧林跑了过去,那三个男人伸手想要去抓人,都被萧林一手给拦了下来。

    这不动作还好,这一动,就像是一个开战的信号一般,三个男人也不管叶文雅了,直接朝萧林动起手来。

    萧林只来得及对叶文雅说了一声:“去叫人。”便被人一拳头打在了脸上。

    连轴转了这么多天,萧林不管心理还生理,其实都是有点累的,这也是这两天他越来越沉不住气的原因,再加上今天晚上又实在憋屈,既然是别人先动手,那他也不客气了。

    一拳头便朝那个看着就像是头头的平头男人脸上挥去,忍着另外两人雨点般落在身上的拳头,萧林连手心的疼痛都顾不上,只认准那个男人打,没几下就把人打的嗷嗷叫。

    到也不是萧林多厉害,那三人毕竟都喝了酒,出手时要准头没准头的,手上也没个武器,这会儿也就是仗着人多,才能在萧林身上占点便宜。

    “槽,把他拉开。”平头男人护着头脸,哀叫道。

    萧林抬起一脚便踹在男人胃上,看他捂着肚子惨叫,抬起胳膊拦住往他脑袋上招呼的手,反身朝边上就是一个撩阴腿,再直戳另外一个人的眼睛。

    都是无依无靠长大的人,打架萧林不太在行,但是毕竟学画的,他自己也是男人,男人身上哪一块地方比较脆弱他可是门儿清楚,而且也下得了狠手。

    直到打得三人都站不起来了,萧林这才喘着粗气收了手,虽然他自己身上也挨了好多下,但是毕竟他是一打三,而且这么一打,好像他一晚上的郁气都发泄出来了似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萧林也没多待,看人都趴下了,马上转头就朝叶文雅刚刚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叶文雅也没有跑远,萧林没跑几步就看见她满脸焦急地拿着电话说着什么。

    “就在帕尼酒吧附近,哪条街,我看看,百花北街,”

    叶文雅抬头看路牌,一转眼便看到不远处的萧林,有些激动地叫道:“林子哥!”

    萧林走上前将她手里的手机拿过来,低头看着屏幕上显示110三个数字后,凑到耳边平静道:“不好意思,这边没事了,我们私了了。”

    对面听了这话,很快就挂了电话。

    打架这种事,只要不出大问题,警察其实也不大好管,真追究起来拉拉杂杂的一堆,既然他们能私了,他们也省事。

    “林子哥,你的手。”叶文雅声音里带了哭腔。

    原本已经止住血的手,这会儿又崩开了,红色的血液已经将染红的白色绷带。

    萧林赶紧脑门上一根筋跟着手心一起一跳一跳的疼着,他微微皱了皱眉,安抚道:“没事的,等下去医院包一下就好了。”

    转头又非常不赞同道:“大晚上的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来找我哥,”叶文雅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我外婆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想叫我哥一起送外婆去医院。”

    “怎么不直接打电话?”

    “打了,但是我哥手机一直没人接听。”

    萧林恍然,这才想起叶文景跟萧乐和他都不同,不是服务生,因为从小学的钢琴,如今在帕尼酒吧担任乐队的键盘手,每天固定一段时间要上台表演来的。

    原本键盘手也轮不到叶文景,只是小城市里面又哪里可能真组成什么正式的乐队,最多不过一两个人一起弹个吉他,唱个歌儿什么的,这还是帕尼酒吧老板东凑西拼凑才组起来的一个乐队。

    别的酒吧都是放伴奏,唱唱歌,他们这有个乐队,晚上还给表演,这格调就一下子高起来了。

    帕尼酒吧生意比别人好,也是有这个原因在的。

    乐队上台的时候,手机向来是关静音的,也难怪会打不通。

    萧林问:“你外婆严重吗?”

    “不算严重吧,就是身体没劲,头晕的厉害,说话还正常,我扶不动,大晚上也不好找别人,外婆说不要紧,但是我担心,就自己跑出来找哥哥了。”这也是叶文雅一边急着找叶文景,一边又不是太着急的缘故。

    “行吧,反正我也要去医院,你给你哥留个信息,我帮你送外婆去看看吧。”萧林看了看时间,正是乐队表演时间,现在去找叶文景又是半个小时,有事没事的都不如直接把人送去医院来的好一点。

    叶文雅刚被萧林救了下来,现在萧林说什么她都觉的是对的,虽然住的不远,但是两人直接手机叫了一辆车,往叶文景家过去了。

    叶文景的家在离这里不远处的小区里,走路并不比萧乐家里远多少,就是一个东一个西而已,住的也是没有电梯的老房子,跟萧林曾经住的屋子一样,都在三楼。

    这个时间,楼上楼下的,已经没几户是亮着灯的了。

    “雅雅回来了?”

    一进去,萧林还没看到人,老人有气无力的声音就从客厅那边传了过来。

    “外婆,你要不要紧?”叶文雅赶紧朝沙发那边跑过去。

    “小景呢?”

    “我没找到哥哥,不过哥哥的朋友来帮忙了。”

    萧林跟着上前打招呼,“外婆,我是文景的同学,以前来过的,我跟文雅在路上碰上了,离的近就先过来了,我先带您去医院啊,文景等会就到了。”

    “哎,我这没什么事儿,”老人半闭着眼应了一声,显然不舒服,但是嘴巴却又客气着,“睡一觉就好了。”

    刚刚在外面,路灯的灯光不是很亮,又刚被打伤,看着还不是很明显,现在到了室内,明亮的灯光一照,萧林一身就有些狼狈了。

    毕竟是男人,打到一下也不是开玩笑的,萧林手臂上,脸上,这会儿红肿乌青都浮起来了,特别是手上的伤口,包在手上的纱布都兜不住萧林的流出的血液,几滴血顺着手腕往胳膊上滑下来。

    叶文雅看着有些害怕,“林子哥,你的手。”

    手掌一跳的疼萧林叶不是没感觉,他朝手上看一眼,“没事,找块毛巾过来,反正医院不远。”

    用毛巾将手随便包了包,萧林便背着叶文雅的外婆下了楼,叫了租车直接去了第一医院。

    大晚上的,直接将人送到急诊室后,看着医生诊断后给开了单子,叶文雅这会儿也不需要萧林帮忙了,拿了单子就熟门熟路的去付钱,还催着萧林去看手。

    看她自己能应付的过来,萧林这才跟着挂了急诊,找坐诊的医生看手。

    “手指动动。”医生看了伤口说道。

    在确定没有伤到神经和韧带后,建议道:“没什么事,缝两针就好了。”

    萧林头皮一麻,“一定要缝?”

    这急诊的医生也是年轻的男医生,闻言朝萧林看一眼,“那也不一定,缝的话好的快一点。”

    “那就不缝。”萧林一开始便坚决地说道。

    只是这话一说出口,转头又想到自己的工作,“不缝的话,一般几天能好?”

    “你这伤口的话,不缝合半个月左右,缝合的话一个星期。”

    半个月,他都要开学了,这得多耽误事儿。

    萧林眼角抽了抽,不情不愿道:“那还是缝吧。”

    他倒不是怕疼什么的,要是这伤在别的地方也就算了,偏偏是手心,幻想一下有人拿了一根针在你手掌上,对着你的皮肉穿针引线的,那感觉,简直非一般的酸爽。

    还没看到针呢,萧林心尖都觉得开始发麻了。

    开了单子,萧林去付了钱,拿了付款单子和药水回来,医生便带着萧林往后面换药室过去。

    在医生处理了萧林手掌上的血污,又给伤口消了毒后,拉过萧林的手,直接用医用镊子夹了一根穿了细线的软针准备开工。

    萧林瞪大眼睛:“不需要上麻药吗?”

    医生平静道:“一般只缝两针就不打麻药。”

    “十指连心。”萧林开始语无伦次。

    男医生毫不留情指出:“手掌,不是手指。”

    感受着手上往后撤的力道,男医生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萧林:“你别使劲。”

    萧林干笑,慢慢放松自己,只是眼见着那针往手心扎去的时候,他忍不住绷紧身体,最后关头他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本能反应刷地把手抽了回来背在了身侧。

    虽然长相斯文,但是脸上的东一块西一块的青紫,那副样子,医生熟得很,不就是打架嘛。

    大半夜打架受伤,还能是什么好货色不成。

    医生原先是这么想的,对于年纪轻轻又叛逆的年轻人,医生看的多了,当然也没什么好感。

    只是年轻人目光游移地将手背在身侧的样子,着实跟小朋友不愿意打针闹别扭的样子没什么区别,因为态度自然,诡异地看着还挺可爱。

    “这么怕的话,下次就别打架。”医生忍不住笑起来。

    “我没怕!”萧林嘴硬反驳道,朝医生看了一眼,最后咬牙别开头,将手递过去,嘴里嘀咕道:“你该说下次别劝架还差不多。”

    也就两针,五分钟不到就缝好了。

    萧林痛不欲生地捧着爪子离开的时候,觉得一千块收的实在是亏大了。

    他也没走,直接去了急症室外面找叶文雅,“怎么样?”

    “好像是中风。”叶文雅木然道,显然这事对她的打击很大。

    萧林对叶文景不是太了解,但是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叶家两兄妹的妈妈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至于爸爸。他们从没说起过,这几年一直是跟着外婆一起生活的。

    因为有妈妈的保险金,他们倒是不必跟萧林这种孤儿一样生活的那么辛苦,还有一个长辈在她们身后,只是这叶家外婆一倒,叶文景不久就要去上大学,那两人谁来照顾?

    这些都是些让人头疼的问题,萧林自己的问题都是一堆,哪里又有心情考虑别人的事儿。

    等着叶文景收到信息赶过来了时,已经半个小时以后了,萧林第二天要上班,跟他打了个招呼也就回去了。

    萧林顶着一脸的青紫回到家时,萧白正在看电影。

    算是很大的进步了,电影的感觉总是比电视剧要高大上一些。

    听到声音,萧白抬起头,只是着一看,原本还懒洋洋趴着的身子立即直了起来,“你这张凄惨的脸是怎么回事?”

    “劝架加打架。”萧林啧了一声,“你能好好说话吗!?”

    什么叫凄惨的脸,有这么形容别人的吗?

    看萧林中气十足的样子,萧乐又趴回沙发上,“就结果来说,你这劝架和打架的技术都不怎么样。”

    “要打一架吗?”萧林摔了医院配来的药。

    “我拒绝。”萧白淡然拒绝,“打赢你也不值得开心。”

    “就凭你这句话,我今天一定要揍你。”

    看萧林扑过来,萧白原本倒是想躲开的,只是在看到萧林包着白纱布的手后,到底是没有动,最后被萧林抓在怀里一阵揉搓。

    “你的脸色有点难看。”萧白不反抗,只是看着萧林泛白的嘴唇说道。

    长毛宠物大概对于人来说,确实有一定慰籍作用,反正跟萧白斗了一通嘴,又将他抓起来□□了一顿,萧林心情确实觉得轻松了不少。

    “大概有点累吧。”萧林无所谓道。

    抱着萧白慢慢在沙发上躺下来,萧林收了收手臂问道:“你是不是又长大了啊,还是胖了?”

    “可能。”萧白没在意胖了这种问法是不是不礼貌,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他这几天待在“奇缘”店里,虽然面前摆着许多含有自然之力的玉器,但是因为隔了一层玻璃,无法直接接触,当然他也无法吸收到玉石里面的能量。

    好在他原本的目的也不是只是这个,比起在网络上看一堆图片,总是在现场看实物得到的资料更加真实一些,而在几天的试验中,他也发现了,对于这里的人,越是品质不好的玉石,所含的自然之力反而比起品质好的要充足,而在他将玉石里的自然之力吸收完全后,这块玉石的品相反而会提升。

    就像是玉石里面的杂质就是自然之力所形成的一般。

    而零碎地卖出去的玉石手串,都不是品相好的,所含的能量却不低,几天下来,萧白体内的自然之力已经有了在风灵大陆时一半之多。

    相对与之前,大概就是乞丐与富户的区别。

    他没有好好压制自然之力在身体里流转,身体当然会慢慢恢复原来的样子,长大一点也正常。

    萧林将脸埋在萧白胸口,这段时间,萧白一直睡在他身边,萧白毛发上熟悉的气息,让萧林慢慢放松了自己的神经,这一放松下来,没一会儿困意就涌了上来。

    感觉吹在自己胸口的鼻息有逐渐便舒缓下了的迹象,萧白开口道:“换了衣服去床上睡。”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萧林身子一抖,原本要朦朦胧胧要闭上的眼睛瞬间又睁开了。

    这么一会似乎打架失血的后遗症涌了上来,身体沉重的感觉让萧林一点也不想起来,在萧白胸口蹭了蹭,就跟蹭着抱枕一般,“不想动,浑身都痛。”

    “你在跟我撒娇吗?”萧白用肉垫拍了拍萧林的脸。

    “撒娇?”萧林闭着眼皱起眉,“这说法好恶心,你看什么垃圾电视了?”

    萧白无奈:“好吧,那你想我做什么?”

    “你?”萧林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抖着肩膀一阵闷笑,“你让我抱着就好了。”

    “是吗?”

    “是啊。”

    一只猫只会说话的猫能做什么呢?除了卖个萌当个抱枕大概什么也做不了吧。

    不过对于萧林来说,这样就够了。

    萧林其实有一点强迫症,不洗澡根本没法安心睡觉,但是今晚他最终没有起来,手心一抽一抽的疼,身上也疼,脑袋也晕乎乎的,他现在只想闭了眼赶紧睡着。

    等萧林呼吸终于平稳下来,萧白从他怀里爬了出来。

    萧林人高腿长,睡在略显狭窄的沙发上显然不是太舒服,脸上,手臂上带着打架后留下的青紫,黑发凌乱,微微蜷缩的睡姿让他看上去既狼狈又有些可怜。

    就像一只被人欺负了又没有给他告状撒娇地方的弃儿,蹲在一旁看他的萧白目露回忆之色。

    夜已经深了,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

    屋里的灯没有关,将萧白的影子投影在墙上。

    忽然间,印在墙壁上的影子慢慢拉长,原本立耳长尾的影子在一瞬间拉长成一个人形的样子。

    萧林这一觉睡的相当的熟,质量也相当的高。

    一睁开眼,便已经天光大亮,等他意识到可能要迟到瞬间,便从床上跳起来冲到厕所洗漱。

    拿了牙杯刷牙看着手上的纱布时,萧林才觉的有些不对,他先动了动手指,一点痛感都没有的感觉让他觉得更奇怪了。再低头摸上身上换好的睡衣,萧林凝眉沉思,“奇怪了。”他记得昨天是睡在沙发上的,衣服也没换。

    而且伤口好的这么快的吗?

    等萧林看着镜子里面干净一如往昔的脸时,简直怀疑自己做了一个梦,他其实没救叶文雅,叶家外婆也没什么事?

    随后跟出来的萧白看着满脸疑惑的人,倒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因为睡的迟了,萧林虽然满脑子疑惑,但还是洗漱完换了衣服就带着萧白出了门。

    虽然萧林紧赶慢赶,到的时候也快八点半了。

    “哟!小林昨晚做贼去了?”萧林一露脸,刘哥就毫不客气的开起玩笑来,平常萧林什么都做的好,又哪有他挖苦的机会,这回倒是让他赶上了,“这手是怎么了?不会打架了吧?”

    萧林把萧白放下来,没理会刘哥,直接道:“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

    “年轻人嘛,正常的。”

    “对啊,你的手怎么了?”

    对于萧林,两个老员工还是比较信得过的,轻轻一笔就带过了,反倒是关心起萧林的手来。

    “没事,摔了一跤。”萧林无所谓道。

    “包成这样,你今天还能干活吗?”刘哥又问道。

    萧林笑笑没接话,戴上手套就开始干活,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到底行不行。

    晚上下班回去,萧林一回家就把包在手上得到纱布拆了,原本四五厘米长的伤口这会早已经结痂了,除了了一点缝合的痕迹,根本看不出这是昨天晚上那种几乎要戳穿手心的伤口。

    萧林从小到大受的伤多了去了,哪里会看不出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愈合速度。

    想到“不正常的”,萧林不由地朝着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某只非常识性动物瞅了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