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 29.第 29 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墙角养蘑菇

    萧白待在“奇缘”店里半个多小时,帮着卖出去四五串手串,乐的老板眉开眼笑的。

    要知道,玉石手串跟手镯,挂件可不一样,玉石手镯是那一块足够大又完整的玉石才能打磨出来的,剩下小的那便做成成挂件,最后余下的边角料做出来的那才是手串珠子,玉倒还是玉,但是三者的价格可是天差地别,甚至在玉石原产地进货多了,手串都是当添头送的。

    “奇缘”店里的手串倒不是送得到,但是进价却在五块到二十块不等,一百五卖个几手串,“奇缘”店里一天的费用就赚出来了,老板哪能不高兴。

    “小布啊,欢迎明天再来。”

    萧白离开的时候,老板已经从客人那里知道了他的名字,乐呵呵地跟他打招呼,他不喜欢小动物,但是,没有人不爱财神。

    当然,招财猫他也爱。

    既然老板这么欢迎,萧白当然也不会辜负他的期待,果然隔了第二天又来了,这回他直接进了店门,,一天的时间,足够“奇缘”店里的两个店员加老板了解“小布”的事儿了。

    店老板觉得萧白很有灵性,对于他的到来,不论从哪方面来说,都非常欢迎。

    自此,萧白固定会在每天九点十五到十点这段时间,准时来“奇缘”报道,而猫店员的名声倒是一天天的散了出去。

    当然这些萧林是不知道的,知道萧白是他养的猫,并且有空刷dy的人毕竟不多,而他本人,忙的快要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了,又怎么会有空玩手机。

    况且,自上回送酒的事后,他多了一个麻烦的追求者。

    虽然凭他的样貌,在帕尼酒吧上班后,上来勾搭的人原本就不少,但是都被他委婉,却毫无余地地给拒绝了,只是这回这个,他不但得罪不起,而且对方根本将他的委婉的拒绝当成耳畔风。

    “你都是晚上上班吗?”谢睿拿着酒杯,凑到萧林面前,状似随意的问道。

    “对。”萧林将几瓶啤酒从托盘里拿下来摆上他们的桌子。

    从姚笙那儿,他已经听说了,老板的侄子叫严正学,在h省上大学,这回是趁着放假过来玩的,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叫谢睿,是严正学的狐朋狗友,几人都是大学生,似乎家里都有些背景,大概钱多闲的慌,国外跑厌了,跟着严正学一起跑到邑市这种小地方来窝着。

    “什么时候下班?”

    “12点。”

    “下班后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抱歉,我明天白天要上班。”

    萧林很朴实的拒绝着他的邀请,将人点的酒水放下后,就又转身回了吧台。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是这么好拒绝的。

    再陌生的人,多聊上几句,多碰上几面也就熟悉了。

    从一开始规规矩矩的问答,再到谢睿直接搭上萧林的肩膀也不过三天的时间。

    “你后天有空吗,一起吃饭啊?”谢睿一手拿着酒杯,在萧林拿着托盘穿过人群时,直接上手搭上萧林的腰。

    酒吧这种地方,原本就不算一个正经的地方,特别是像帕尼这种夜场的酒吧。

    作为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萧林从一开时被女人摸个屁股都一脸的吃惊,到如今,上个厕所听到什么不和谐的声音都能面色如常,毫不在意也不过几天时间。

    不过是被男人搂个腰而已,萧林脸上完全没有半点动摇,“要上班,大概没空。”反正谢睿百毒不侵,萧林也懒得再拐弯抹角。

    “要不要考虑换个理由,别总是用这么一个借口。”谢睿凑到萧林耳边低声道。

    湿润的鼻息轻轻喷在萧林的耳畔,让他不太舒服地皱了皱眉,不过,皱眉也不过一瞬间的事儿,转头朝谢睿看去时萧林脸上已经带上往常的笑容,用玩笑的口吻说道:“你都说是借口了,换什么理由不是借口。”

    何必多此一举。

    谢睿说完话也没有退开,萧林这一转头,两人的距离说的上是鼻尖对鼻尖也不为过。

    谢睿比萧林高了一点点,在酒吧闪烁的灯光下,从上而下看,他能很清楚地看见眼前人毫无瑕疵的皮肤,微笑的唇畔,明明从容的说着毫不客气的话语,浓密纤长的睫毛却像是不安地微微颤动着。

    这就像是一个向来从容冷淡又禁欲的人,在某人面前突然变得羞涩脆弱又放荡一样让人充满满足感。

    或者可以成为男人的征服欲。

    不管这是不是谢睿的脑补,反正,无意间,他又被萧林撩了一把,即便萧林自己不知道。

    在谢睿那张脸突然靠近时,萧林只来得及侧过了脸。

    脸颊上被某种柔软的东西轻轻地碰了一下,耳边响起谢睿略带可惜的声音:“躲的可真快。”

    被亲了,还是被个男人亲了。

    萧林眉头一皱,弯着胳膊将人给隔开,感觉对方离他到了安全距离后才抬眼看向谢睿:“你这属于性骚扰了。”

    搂腰也好,搭肩膀也好,都可以算的上正常身体接触,这突然上嘴,那就说不过去了。

    “谁让你勾引我。”谢睿脸皮极其厚实,颠倒黑白什么的做的可顺手的很。

    这个说法可着实无耻了,就像女孩被人骚扰,对方说“谁让你穿的少”一样,不,比这更无耻。

    要知道,萧林穿的可严实的很,只差没将脸也遮起来了。

    “勾引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给我说说。”

    萧林从小遇见的人太多,等闲的事儿还真没办法让他有多大感觉,这一亲对他来说,比蚊子咬他一口的影响还要小,除了被偷袭时的不快让他皱了眉头之外,完全没有任何触动,甚至不过一转头的时间,他又能冷静的应对谢睿的胡搅蛮缠。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正常来说,肯定会反问如“谁勾引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之类的话,像萧林这种冷静的问他有什么好处的,谢睿还是头一回遇见,这倒是让他难得开始思考起来。

    “比如,我们可以做些有意思的事儿。”谢睿勾唇笑起来。

    “酒吧这么一大票的人,我跟谁不能做有意思的事儿。”对于这种隐晦的黄腔,萧林完全免疫,“你觉得你技术比所有人都好呢,还是长的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好?”

    “或者,”萧林勾起唇,空着的手在谢睿身后一划而过,“你觉得,女人比不上你?”

    萧林笑的极其恶劣,跟他那张斯文的脸搭配起来,显得极度违和,这时候,大概斯文败类这四个字可以代表此时他整个人的状态。

    这完全就是情场老手表现了。

    看着谢睿微变的脸色,萧林心中暗爽,笑得更畅快了,论起调戏,他也不是不会,没吃过猪肉不代表他没见过猪跑。

    准备在人愣神之际离开,手腕却被人大力的拽住,回头时看见的便是眉目间满是侵略气息的谢睿,“那要不要试试呢?”

    试试,试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