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 24.第 24 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墙角养蘑菇

    萧林相貌好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要不然萧乐又何必担心。

    只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大夏天的,平时萧林穿的都是最便宜的t恤运动裤,虽然他本人还挺爱干净的,近来又戴着怀石出汗也少了,但因为做的是装修的工作,一天到晚下来,不说灰头土脸吧,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还能有个帅哥模样那也说明他底子好了。

    一天下来,恐怕萧林最有帅哥范儿的时候,就是他早上出门那一会儿了。

    帕尼酒吧在下城区也算是个那块地有名的大酒吧了,作为里面的员工,他们的工资待遇都算的上是不错的,不然像萧乐这样的,也不会一干就干了这么多年,同为孤儿,日子过得却比萧林轻松那么多。

    当然,工资高了,即便工作时间不正常了点,那也多的是有人做,不过人酒吧也是挑员工的,不是随便谁来应聘都让干的,人也是有要求的,首先第一个,那就是相貌,不说出众吧,怎么也得是中等水平。

    帕尼酒吧的员工可都是有制服的,马甲版型的,还是老板专门请人设计的,像萧乐这种身材比例好的穿起来,那就更显得身高腿长,再将头发打理打理,原本一脸的不正经都变成了痞帅范儿。

    没怎么穿过这么正式服装的萧林,第一回穿上便有一种拘束感,不过说实话,那一身西装还确实挺适合他,连特地来带他熟悉环境的萧乐看了,也不得不赞一句:“挺不错。”

    身高腿长,宽肩细腰,再戴上一副眼镜,还真有禁欲系帅哥的派头。

    萧乐的合租人姚笙也跟着进来打招呼,见状吹了声口哨,帕尼酒吧男服务生里面,多少都是带了点油滑的,像萧林这种类型的,还真没有。

    姚笙左右打量了一眼,从自己的衣柜里拿了瓶发胶出来,打开抓了点在手里搓开,走到萧林面说道:“你蹲下一点,要做,我们就得做到完美。”

    萧林已经一个多月没去理过头发了,这会儿长度虽然没遮过眉眼,却已经遮住大半额头,看到姚笙的动作便知道他要干什么,配合地低下头。

    因为每天都很忙,萧林与萧乐都是在学校见面,虽然知道萧乐很多的事,但都是萧乐自己跟他说的,他跟姚笙之前也都是只闻其名,不闻其人的状态。

    萧林昨天搬进去时,姚笙已经出门了,也不过是在今天晚上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但是对于能把他们狗窝在一个晚上收拾出来的“田螺姑娘”,姚笙还是很有好感的。

    将萧林的头发全部往后抓出造型来,姚笙看着萧林的脸,“更精神了,出去肯定迷倒一片。”

    萧林朝镜子里看了看,回头笑道:“姚哥这手艺简直把我这五分帅给整成了十分。”

    这隐晦的马屁,拍的姚笙眉开眼笑。

    只要对方对他没有偏见,当萧林想要讨好一个人时,向来都是很容易的,端看他自己乐意不乐意了。

    会来酒吧玩的什么类型的男人都有,禁欲款的虽然不多见却也是有的,但是禁欲系又长的帅的却也是真不好找,萧林这一出现,没两天,帕尼酒吧的常客就知道酒吧里来了个兼职的帅哥,不说萧林的名字,他有没有女/男朋友,上班的时间,甚至住哪也给打听清楚了。

    “帅哥,要不要喝一杯”这种话,萧林上班几天后已经听的耳朵都要起茧了,倒是第一次听到“你是萧乐那个小竹马”这种问题。

    萧林瞬间便想起之前吃饭时叶文景说起的事,眼珠一转,半真半假说道:“你认错人了。”

    那个男人眉头一挑,伸手便扯住了萧林放酒瓶的手,“你忽悠谁呢。”

    明明是笑着的,说话语气也是轻描淡写,但男人眉目中乖戾之气却更重了,看着就不像好惹的人。

    萧林倒是没费力气挣扎,稳住手里的托盘后,抬眉看向眼前的客人,忽地扬起一个笑来,“这位先生,您是问的平常意义上的竹马呢,还是不平常的竹马呢?”

    有时候那种看着冷冰冰的人突然笑起来,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惊艳感。

    萧林虽然从来给人的感觉都是淡淡的,却从来不是冷的,只是如今这身打扮给他多加了一层精致高冷的滤镜,这才给人一种冷冰冰的距离感。

    这会儿弯着眼睛隔着镜片直视别人的时候,反倒是有一种特别的诱惑感。

    当然,会有这种感觉的人,必定不是那么直。

    眼前的人显然是不直的,所以他眯起了眼,摩挲着萧林的手腕,“那么你又是哪一种呢?”

    “我啊,”萧林手臂一用力,手腕便从男人手里抽了出来,“就是普通意义上的那个竹马。”

    感觉对方的手指在手心一划而过,萧林快速将托盘里的酒水摆到桌子上,笑眯眯说了句“玩的开心。”便麻利地转身走了。

    和善的态度跟高冷的形象简直南辕北辙,而那自然的应对完全就是一个老手的样子。

    跟男人一桌的另外几个人,看着对方一直盯着萧林的背影,哄笑道:“谢睿,你眼珠子掉出来了。”

    “哈哈哈哈,这不是刚刚好,他跟正学一人一个分了。”

    谢睿依旧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完全不理几人的调侃。

    酒吧里声音震天,萧林一转头,就已经听不见背后的说话声了,刚走回吧台,姚笙便拉着萧林问:“没事吧?”

    萧林奇怪:“我能有什么事?”

    “那小少爷没找你麻烦吧?”

    萧林把餐盘放下了,“他是什么来头啊,你们叫人家小少爷?”还一副不敢得罪的样子。

    “那是我们老板的侄子。”姚笙说。

    “哦!”萧林恍然,原来是皇亲国戚啊,怪不得态度那么嚣张,这倒是真得罪不起。

    不论在哪里,总是会有些特权人士,萧林看的很开,摇摇头感慨一下命好也就不在意了。

    只是没一会儿,一个跟萧林穿着一样的制服的服务生端着一杯色彩漂亮的鸡尾酒走到萧林面前,笑道:“c12桌的客人请你喝的‘一见钟情’。”

    萧林顺着服务生的目光朝c12桌看去,皇亲国戚桌的男人正对他举着酒杯。

    这情况萧林还真没遇见过,只能问端酒过来的服务生:“我们工作期间能喝酒吗?”

    “客人请的就能,当然,你要有本事,在不得罪客人的情况下拒绝也可以。”服务生说道,“喝醉也不行。”

    说明后,服务生安慰道:“放心,这鸡尾酒不烈的。”

    萧林叹息一声,向服务生道谢后,拿起托盘里的酒便往c12桌走去。

    “感谢您的酒,虽然我们工作时间是不能喝酒,”萧林微笑着对男人说道,接着手一抬便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不过这杯我干了。”

    “哟,不错嘛!”谢睿笑道,“知道这酒的名字嘛?”

    萧林面带一点尴尬道:“这个就不知道了。”

    “你这个员工是怎么当的,自己酒吧的酒都不知道名字。”边上的人开始起哄道。

    “我这也是才上岗,业务不熟练,不好意思啊。”萧林微笑着赔罪。

    不等人家继续说什么,萧林接着道:“各位稍等。”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不过一会儿一个服务生拿来酒水单子过来:“各位想要知道什么酒,这边有酒水单子上面有配图,或者我也可以为各位介绍一下。”

    服务生话音一落,c12桌面上瞬间安静了一秒,过后猛地发出一阵爆笑声,笑得边上的服务生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谢睿这回是真有点兴趣了,目光在人群中转悠起来,低语道:“有意思。”

    一个长相清秀干净的年轻人坐到谢睿身边,“怎么,有兴趣了?”

    “不是刚好和你的意。”谢睿答道,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服务生,“你过来一下。”

    “你好,有什么事需要帮忙?”

    “我刚刚让你送的酒,你有告诉他酒名吗?”

    萧林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一个举动将会为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应付过这么一出意外之后,萧林继续送酒,送小菜,处理垃圾,酒吧里有烈酒,但是,还是低度酒较多,毕竟将人灌醉了,酒还怎么卖的出去。

    萧林那一杯调制酒跟送酒的服务员说的一样,一点也不烈,对于曾经每天陪着师傅小酌的萧林来说,完全不是事儿。

    到了点,萧林跟萧乐打了个招呼后,便急匆匆往家里走了。

    还没开门,萧林便听到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自从姚笙知道萧白会自己看视频后,就把自己的平板借给了萧白玩,自此,萧白对于电子产品运用越来越得心应手。

    才十几天,萧白已经把萧林买的几本书都看完了,如今对于手机之类电子产品也已经不陌生了,即便没有萧林帮忙,也能自己上网查资料,找电视剧看。

    “你看看你找的什么人,你不要房不要钱,你们结婚以后住哪里,我不同意。”

    “妈!”

    萧林:“”

    最近,萧白特别喜欢看这种家长里短的都市情感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