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册 7.第 7 章

时间:2019-10-13作者:墙角养蘑菇

    自打有了新技能,萧林觉得自个儿就像养了一只有网瘾的小孩一样。

    白天的萧白是怎么样的,萧林要上班不知道,不过晚上,每回吃完东西,萧白就会站在萧林的工作台上,拿一双蓝盈盈的眼睛看着萧林。

    头一回他不明白,直到萧白拿那双爪子拍在了他摆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上。

    萧林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试探着把手机给解锁了,再打开dy视频软件后,放到了萧白的窝里,果然,萧白自己跳下桌子,用它的肉垫开始刷视频。

    有了第一回,第二回萧白再跳上桌面,萧林就明白了。

    虽然有一秒钟怀疑过萧白的智商,但萧林上网查了一下,在看到“猫脑的构造其实跟人脑基本相同”时,又一次被说服了。

    自此,萧林晚上回家后,手机再也不属于他自己。

    按着萧白的看手机的起劲程度,萧林有时候都要怀疑,他在收获了一个会玩手机的猫后,会不会再收获一个近视的猫。

    或者,他要不要每一个小时,让萧白休息一下?

    想到这里时,萧林有一瞬间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来。

    十天左右的时间,萧白身上的伤看着好的差不多了,背上只留下一道粉粉的疤痕,原本被剃掉的毛发也长出一大截。

    萧林没养过猫,不知道这是不是正常的恢复速度,不过听说猫狗的生命力都很顽强,倒是没多想。

    这回的装修工程已经在收尾了,萧林最近都跟着施工队伍在赶工,一早喂着萧白吃了早上那一顿,已经很习惯地对着萧白说了一句:“我上班去了。”

    便拿了手机出门去了。

    萧白跳上工作台,透过窗户看楼下萧林的身影慢慢走远。

    以往,它看一会儿便又会回到纸箱里,或者萧林床上继续闭目休息,这回,它却并未像往常一样。

    直起身子,萧白学者曾经萧林的样子,按下窗户边缘的窗锁,将关的紧紧的窗户往一侧推开。

    民居三楼,离地面也有近八,九米了,窗户外也没有装什么防盗栏,萧白朝下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纵身从窗口跳了下去。

    稳稳地站在地上后,朝三楼的窗户看了一眼,萧白便转头沿着小路离开了。

    虽然下城区环境一般,住户大部分也不算富裕,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是不会缺少爱猫爱狗的人士。

    即便很多人跟萧林一样,只能认出那只大摇大摆从路上走过的动物是一只猫,并不知道它的品种价值品相,却还是有那么些人可以认得出那再标准不过的外形。

    dy里,一个路人无意间拍摄的视频正在火速蹿红。

    一只白色的长毛猫咪踩着轻盈的小步子,从悬在半空的铁链子上颠颠地走过,铁链子却半点没有晃动,夕阳下,走过铁链子的猫咪,站在连结铁链的石墩上回头看向拍摄者,蓝色的眼珠在阳光照耀下如同宝石一般闪着光芒,配着轻灵的音乐,再加一点滤镜,简直如同一个跳跃的精灵一般。

    可爱的让人心的化了。

    而视频配字则是:谁家的票子在大马路上乱跑?

    评论区的留言数量不过一天已经往万的单位狂奔而去了。

    -单身久了,看一只猫都觉得清秀

    -告诉我在哪里,我去捡

    -这是一只会耍杂技的猫

    -这链子是假的吧,动都不动一下,不会是p上前的吧

    -这风景好熟悉啊

    -现在布偶都出来流浪了吗?

    这个视频的热度还没过去,一个小学老师的视频又火了起来。

    依旧是这只猫,虽然都是布偶,但是这只布偶的花色极其特别,眼眶到耳朵那一块上深色斑纹的弧度,就像一只犄角的形状,又像妖娆而夸张的眼妆,让人一眼便认出来。

    只见那只布偶半蹲在学生教室边上的树枝上,半眯着眼盯着教室里看,那付样子倒向是在听老师讲课的学生一样,看拍摄高度,似乎是二楼教室。

    视频镜头慢慢靠近,虽然缓慢,但蹲坐在树杈上的猫咪却突然转了头,看视线方向,显然很准确的找到了偷拍者的位置,此时猫咪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半眯着,即便没有表情,却让观看的人觉得冷漠又极具攻击性,跟印象里布偶软萌的样子完全不同。

    这还不是这视频火起来的最主要原因,发现拍摄者的同时,那只布偶猫瞬时在树枝上站起了身,转头便朝另外一颗树上跳了过去,猫跳树原本也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但当这两颗树相距六七米远的时候呢?

    视频下面配字:是我眼花吗?其实我刚刚拍到的是一只鸟吧!?

    -除了六个点,语言已经无法表达我心情

    -其实是一只长了猫脸的鸟吧

    -虽然有点跑题,但是,我想说,这是我看过唯一有霸总气质的布偶猫!

    -这猫,成精了!

    -就我看到票子在天上飞吗?

    -正常情况下,猫横向一般能跳4-6个身体长度。

    各种讨论在视频下不断刷新。

    毫无疑问,这只花纹别具特色的布偶猫红了。

    有多红呢?

    只要认出视频里的地点,离得又不远的人,都会过去瞧一瞧,看看能不能有幸碰上一回。

    而拍到这只猫的人越来越多。

    街上,废石堆上,公园的大石头上,以及各个学校里。

    要是萧林有时间关注一下自家主子刷的视频的话,毫无疑问能发现,那红的冒火的猫咪是谁家供着的。

    可惜,萧林没有时间,有时间也都拿来补眠和刻木头了。

    “萧白,你怎么又上床了!”

    萧林的屋子小,床正对着门摆放,一开门进去,它便又看到床上盘着一大坨白毛团子,自从萧白会上厕所后,萧林回家看它在床上躺着也已经是常事了。

    到也不是不愿意,但是之前因为伤口的原因,萧林根本没给它洗过澡。

    大夏天的,谁十天不洗澡那也该臭了,虽然萧白不臭,但是萧林心里上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原本想放下手里的袋子将猫爷从床上抱下来,桌子边上半开的窗户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今天忘记关窗了吗?”

    看着半开的窗户,萧林抚着额头回忆。

    趴在床上的萧白抖了抖耳朵,伸了个懒腰后,慢条斯理的从床上跳下地,回到纸箱子里躺下。

    而萧林关了窗转头看到后,蹲到纸箱边上在萧白身上撸了一把毛,又扒开新长的毛发往它背上的伤口看了一眼,见连疤痕都消退了,这才说:“晚点给你洗个澡吧。”

    萧白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脑子里琢磨着刚刚萧林说的话。

    “洗澡”,前两天在视频里听到过这个发音。

    那“洗个澡”,应该是一样的意思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