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35.数房子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不需要谢谢!”

    顾景言无情的拒绝了韩泽想要尽心意的请求。

    韩泽听完之后, 表情甚是悲伤, 有时候自己的伴侣太过口是心非并不是一件好事。

    明明都已经水到渠成, 到了这个地步,完全可以进行下一步嘛, 可是他偏偏要在这方面矜持,让他无从下手。

    如果不是之前顾景言的所作所为真的表现出他就是这么一个内心放荡外表正经的人,韩泽都要以为这一切是不是他的误会了!

    不过,有这种可能吗?他怎么可能误会顾景言?

    总之, 这一切都是顾景言太过放荡的错,和他本身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韩泽将这件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并且在内心之中谴责了一下顾景言,这处处勾引他, 却在聊到他之后又撒手不管的行为, 继续了刚才的问题。

    “这极品灵石对于本座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可是对你来说就不一样了,倘若你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告诉本座, 否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能做, 也来不及救你!”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

    顾景言听了韩泽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继而又问道。

    “这分明就是极品灵石,可为何又是刚才那副样子?而且从外表看, 它的灵气已经消散了不少, 可真当把它吃下之后, 这灵石里面灵气的含量又不见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是因为天魔一族一向都把极品灵石当做哪个……嗯哪嗯哪——那时候自己的口粮吧。”

    韩泽小声的嘀咕着。

    “你说什么?”

    顾景言在一旁听着韩泽在那里嘀咕,但是却不听不清他在那里嘀咕什么。

    只是总是觉得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微妙,好像是在那里吐槽着什么东西一样。

    这让顾景言不禁疑惑起来,他见惯了韩泽毒舌的样子,但是却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小心翼翼小声的吐槽什么东西,而不是直接出言嘲讽,莫不是想出这个办法的人是韩泽惹不起的?

    脑海里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之后,思绪发散起来,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要知道,平常韩泽一直草着年少有为其他人和他一比都是渣渣的人设,现如今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那可真是稀奇了。

    平时的时候,韩泽伤害起他幼小的心灵可是不遗余力,怎么现在倒是一副怕事的样子?

    许是顾景言的眼神太过实质,韩泽在被顾景言盯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又在那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本座可是瞧着你盯着本座的眼神不单纯,莫不是又想让本座陪着你去玩儿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呸,你才想玩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倒是你,刚才我问一句话你就犹豫了半天,难道这灵石片当真有什么问题?”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不是这一点的话,那就说明创造这个方法的人让你恐惧至极,因此你才不敢多说些什么!”

    “我看这个倒是挺有可能的。”顾景言没等到韩泽回话就继续说道,“平时换作其他的问题都不等我问一句,你就恨不得有七八种回答,而现在我都指明了问你什么,可你却在这里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要是心里没鬼,怎么可能这个样子?”

    尽管顾景言和韩泽相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之前和玉轩白相处的时间倒是长的很!

    一开始顾景言的思想一直拘泥于这两个人本质上是不同的上面,自然也就没有发觉这些相通之处。

    而现在他在韩泽不断的纠正之下,顾景言内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这两个人本质上就是一个人的事实,于是在他看待韩泽的时候,就不由得带上了平日里看待玉轩白十后的目光。

    就拿这件事来说,平日里玉轩白可是撒个谎都不会,只要他看一眼便立马磕磕绊绊起来,让人一瞧就能瞧出他在说谎。

    眼前韩泽虽然没有这样,可现在这样子也绝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透露出来。

    平日里不说问也罢了,他安心继续瞒下去,可真当他问出来以后,韩泽反倒不知道编什么瞎话继续在这里敷衍。

    “你可以侮辱我,但是绝对不能侮辱我等实力,这个修真界还真的没有能让本座害怕的东西!”

    韩泽一听着顾景言这话是明晃晃在怀疑他的吃饭本事,立时就炸了毛。

    顾景言听着这句话,心觉有些不对,可没等他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呢,韩泽便接着道。

    “本座一开始没说给你听,是不想让你听完之后对本座再有什么多余非分之想,既然你非要听的话,那本座也不能拦着你不是,那你现在就给我听好了!”

    顾景言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一下子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咄咄逼人,继续问下去。

    “这些东西可是天魔族人交合的时候用来补充他们的体力的,单单是灵石还需要炼化实在是麻烦得狠,不如直接吞下去来得利索!”

    “尽管天魔族这些人一个个牙口都好的很,哪怕不经过加工制作这些灵石吃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总有一些天魔注重口腹之欲,像这种东西自然是加工得越好越好,说不定还能增添情趣,所以便有了这个法门,现在你知道了吧?”

    说话的时候韩泽一直死死地盯着顾景言,生怕顾景言,在听到这个之后心中又多了什么非分之想!

    方才顾景言那异想天开的事情就有些让他招架不住了,要是再多来这么几件,恐怕自己当真就要把持不住。

    顾景言的脸完全成了= =的表情,他发誓他是真的不知道这玩意儿还有这种功能,如果他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可能问出口啊!

    本来韩泽就有些误会他,现在除了让他更加误会之外恐怕没有别的作用了!

    “当然了,这些事情你知道错了就好,本座也不屑与你计较。”

    韩泽看着顾景言这个表情,以为顾景言是得了教训心中正在反思,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在自己道侣的脑海中并没有完全被这档子事覆盖住!

    尽管他知道,以自己的魅力抵挡住这种事情的诱惑是非常难的,可是,只有能够经受住这种极大诱惑的人才能配得上站在他的身边和自己比肩。

    想必顾景言自己也是觉得和与自己站在一起比起来,之前的那些诱惑多多少少都是可以忍受的。

    不愧是他的道侣,就连思想觉悟也比其他庸人要深的多。

    “那可真是多谢魔君大人了。”

    顾景言丧丧地说道,他就知道依照韩泽那自恋的性子,绝对会在心中给他安插上一大段内心独白!

    没准现在自己在韩泽心中已然是那种色中饿鬼一刻都离不得他的形象了。

    说起来,这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听得顾景言都有些像想蹲在墙角装蘑菇画圈圈的冲动了呢!

    当然这些东西他们也就是想想,并没有多少时间容得他们在这里胡闹!

    原本来的时候时间就紧迫,途中又出现了这么多插曲,现如今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再加上,韩泽觉得这突然消失的十二个活人和那六个死人绝对是在这里暗示着他什么,纵是心中只想要和自家道侣好好谈情说爱,也不能忽视这方面的隐患。

    在看到顾景言已经虚心接受了自己的教训,而且对自己方才的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决定开始办正事。

    鬼一那边被他派去找天魔毒的解药。

    但实际上韩泽并没有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偌大个极道之中,任何一处都有可能藏着他的解药,真要地毯式搜索的话,恐怕数年都搜索不完。

    不过这话韩泽就没打算和顾景言透露了。

    说实在的,平日里顾景言吐血的时候虽然经常喷他一脸血让他顿感无奈,可真的在看到顾景言吐血的时候,韩泽却是觉得这样的顾景言实在是显得可爱的很。

    一丁点也没有那些令人讨厌的东西在里面,就算每一次啾咪的时候被喷一脸血,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嘛!

    当然,话虽这么说,可是表面态度和姿态是一定要做足的。

    当着他的面亲口吩咐鬼一去寻找解药,想必顾景言自然不会怀疑什么。

    况且他现在确实已经忘记了那些解药在什么地方不是吗?有关于这一点,她他又没有撒谎!

    而作为一个普普通通,脑子还不怎么灵光的属下,找不到解药也是在这情理之中,并没有多少可以置喙的地方。

    如此一来,只让他在装模作样的训斥两句说不定这件事就能就此结束!

    总归那天魔毒是没有什么害处的,就算没有解药,等到他身上的暗伤一旦消失,也不会再有吐血的症状。

    无非就是整个过程都会漫长许多。

    现在这么一想,感觉简直就是美滋滋呀!

    韩泽想得倒是挺好,只不过韩泽没有发现的是,最近他每每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总会在半路上杀出一只程咬金来破坏他的计划。

    或许是韩泽注意到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而这一次也同样是这样,韩泽刚刚在脑海中想了一遍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鬼一这厢又气喘吁吁的从外面直接跑了进来。

    韩泽看到鬼一,心头立时一跳。

    只见鬼一手中拿着一个小的瓷瓶,在这瓷瓶之上还用着一张红色的纸写着标签。

    “道主,你要的东西属下找到了!”

    鬼一一脸兴冲冲的看着韩泽,单膝跪下,将手中的瓷瓶献了上去。

    上面的字体娟秀清丽,让人联想不到这字会是眼前这个邪魅狂娟的魔道领头之人所写。

    就是顾景言他自己也断然想象不到!

    但是没有这么多如果,顾景言曾经见过这个字体,在他刚刚认识玉轩白不久的时候见过。

    写下这张标签纸的主人很显然对自己那感人的记忆力没有什么数,这张标签上面的内容异常简单,就写下了五个字,天魔毒解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再看看上面落下的灰尘,显然是不知道被韩泽丢到了哪里去。

    也难为鬼一能够在如此杂乱的环境之中准确的找到这件东西了,一时间,顾景言心中有些感慨,同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错怪韩泽了。

    人家韩泽明明思想很正直嘛!

    虽然平日里对他有着诸多的误会,可在这关键时刻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本以为之前韩泽让故让鬼一去找这东西,是摆明了不想给他解毒,现在看来,那绝对是她错怪韩泽了!

    他觉得哪怕是韩泽自己亲自去找恐怕也没有这么迅速的!

    “你,可真厉害啊!”

    韩泽看着单膝跪在自己眼前的人,咬牙切齿道。

    鬼一顿时感觉自己背后凉飕飕的,不由得抖了一个激灵,可他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恶意的视线,只当自己的感知出了什么问题。

    “道主过奖了。”

    “不过你这是从哪里找出来的东西?本座怎么不记得了?”

    韩泽说到底有些意难平。

    原本他都已经计划好了,谁知道他还真的能够找到啊!

    不是说鬼一是这四人之中最为愚笨的一个吗?

    不然的话此前也不会被其他三个推出来挡住他的怒火,可就是这么一个蠢笨之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他要的东西!

    鬼一没有听出韩泽那咬牙切齿的意味,只是听着自家主子问了,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属下愚笨,自知比不过其他的兄弟们,但是属下有一个特长,那便是记忆力好。”

    “所以你这是故意记下来的?”

    顾景言瞧着这瓷瓶心情不错,也跟他搭上话。

    鬼一只觉得受宠若惊。

    夫人,夫人和自己说话了!

    “其,其实也不是特地记下来的,只是属下此前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选拔,能够进入极道也只是当做一个打杂的,这些东西都是属下在打扫房间的时候记下来的。”

    “这好几万个房间,你都记下来了?”

    韩泽更是气闷,自己都没有记下来的东西,怎么被一个蠢笨居然给记下来了呢!

    “额,确切的说——”

    “嗯?”

    “应当是九万六千八百二十二个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