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34.皮鞭蜡烛还有玉势???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就是灵石片啊, 本座刚才一直在问你这个。”

    韩泽现在还没反应过来顾景言在刚才想歪了, 心里还在那纠结有关于灵石片到底有没有用的事情, 而一旁,顾景言的脸色变了又变, 最后故作不经意的说道。

    “还是有点儿感觉的,我身上的暗伤好的七七八八,假以时日等我炼化了那灵石里面的灵力,想必天劫带来的暗伤应该就好了。”

    顾景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自然, 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什么多大关系的东西一样,措辞异常客观, 乍一听一点毛病也没有,可韩泽听见了, 整个人却是猛然僵住。

    转头眼神疑惑的看着顾景言。

    “你……没事吧?”

    “没事啊, 我很好啊!”

    “不对!不对!”顾景言越是这样说,韩泽的眼神愈发疑惑,“你刚才的话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本座怎么听着有些不太对劲?”

    “哪有——”

    “哦——”

    在说话的时候,韩泽就迅速的回忆了一番他两人刚才的对话瞬间, 便注意到了关键所在。

    “阿言!原来你是在想那些东西!”

    “我想什么东西了?你说话要有根据, 否则小心我揍你啊!”

    “啧啧啧,你还恼羞成怒了!”

    韩泽原来还不是很肯定,毕竟他问得很正直,顾景言想歪的几率并不大, 但是顾景言此时此刻的表现无一例外都说明了他刚才想象到的那一种可能就是百分之百的发生了!

    简直难以想象, 顾景言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仅行为上面不矜持处处勾引他, 就连思想上也不纯洁,他随便一句话就能引申出这么多含义。

    比起他来,先前在脑海里只脑补却没有行动的玉轩白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喂!”

    “不过现在本座也想知道,阿言你对刚才的事情有感觉吗?”

    韩泽突然提起了兴致,说实话,如果顾景言没有想歪,自己还想不起来问一问,毕竟自己也很害羞嘛!

    但是现在有了顾景言作为类比,那他再关注这件事情,就不会显得很突兀啦!xd

    “都说了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哦——好吧没感觉。”

    韩泽故意拖长了音调,意味深长的看了顾景言一眼,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算是应和了顾景言的话。

    可他越是这样,顾景言便越明白,韩泽心中恐怕不是这样想的。

    “收起你那些肮脏的想法,我说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你不要用你的小人之心来度我的君子之腹。”

    “阿言你要是不这么想,怎么知道我思想就龌龊了?”韩泽开心地看着顾景言掉进了他设下的语言陷阱之中,“还是说阿言你已经将这些事情都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知道其中肮脏的关键之处啊?”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顾景言面无表情一拳砸在了一旁的石壁上,看得韩泽眼色又亮了三分。

    只是这一次没等韩泽继续撩拨,方才去执行韩泽命令的四个鬼面又折了回来。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韩泽瞬间变脸,看着这四个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

    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这四个确实是二十二个人当中里面最笨的四个,一个个不会审时度势,又没有眼色,错把他当做好人和精神领袖之外还处处破坏他的好事!

    要不是现在极道没什么人了,他都想把这四个连带着那几个叛变的一同回炉!

    “回,回道主,那那十二个人不见了!”

    四个鬼面原本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可就在韩泽问话的时候,另外三个齐齐往后退了一步,就剩下鬼一在外面鹤立鸡群,对上韩泽那询问的目光,鬼一只得硬着头皮回答道。

    “不见了?跑了?还是死了?”

    韩泽问道。

    “大,大概是跑了吧。”

    “什么叫做大概是。”

    “我们在现场勘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十二个人的尸体,并且连原先我们带回来的那六个人的尸体也一并不见了,只是我们原先设下的禁制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可他们就这样凭空消失,属下这才过来斗胆询问一句。”

    “凭空消失?”

    顾景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一并凑了过来,听完鬼一的话,立马出声说道。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韩泽听顾景言的声音里面惊讶要比疑惑的成分要多,便想着顾景言应该知道什么事情,丝毫不避讳眼前的这四个人,直接开口问道。

    “其他的地方还有类似于这种事情发生吗?”

    “有自然是有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是我想这次应当与世上那些奇幻莫测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韩泽问道:“那和什么事情有关?”

    “阵法,秘境。”

    顾景言接连说了两个词,“这和之前在小剑阁那边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突然消失,只不过小间隔那边有痕迹,而这里没有罢了,况且——”

    “况且自始至终,这里面都有天机阁的影子。”

    韩泽没等顾景言说完,就主动开口补全了顾景言后面的话,听罢,顾景言点了点头。

    “苏少安说过他是从天机阁那里得到的消息,而之前给你设下埋伏的那个人也是天机阁的人,如此之多的巧合,放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

    韩泽听罢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当真有关的话,本座也有些好奇那秘境之中究竟是什么,先是让大剑阁和小剑阁之间订立了那种契约,继而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吸引着你,现在又弄得这些人都失踪,确实是有意思的很。”

    说完,韩泽便转头看向这四人,吩咐道,“既然不用杀人也不用挖坑把人给埋了,那你们就赶去藏经阁,把那些个阵法都给本座找出来,本座有用。”

    “是!”

    听着韩泽的吩咐,鬼二鬼三鬼四三人响亮急切的应答道,唯独鬼一反应了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在听到自己身后的小伙伴说话才意识到,然而这已经有些晚了!qaq!

    事实证明,有些事情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就在鬼一好不容易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准备去拖着他那疲惫的身躯完成韩泽要求的事情的时候,韩泽突然一下子把他给叫住。

    “你,别看了,就是叫你呢,你先去本座去做一件事情。”

    “道主请吩咐。”

    鬼一咽了一口口水,就发现韩泽整个人突然凑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继而鬼一便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韩泽,同时还不忘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顾景言。

    这,这未免也太刺激了吧!

    “赶紧去做,要是稍有耽搁,你就提头来见吧。”

    “是道主!”

    想象了一下那可怕的画面,鬼一狠狠地抖了一个激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顾景言在一旁问道,“你方才对他说了什么?他怎么还看我一眼?”

    韩泽:“……”看了一眼??!这小子怎么这么不争气,刚一开始就把自己给暴露出去了。

    韩泽心中暗恨,他就不应该把希望抱在这个蠢货身上!

    只不过事情已经吩咐下去,总不能一下子暗中叫停,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自然是天魔毒解药,总不能本座每次和你亲近,你都要吐本座一身血吧。”

    “真的?”

    顾景言疑惑地看着韩泽,“确定不是什么皮鞭蜡烛粗绳子玉势?”

    “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韩泽震惊了!

    他发誓,他仅仅只是让鬼一去找一些画本和图册,尽管他要求的内容有些重口味,什么在云端飞剑,羽毛上面,雷劫之下的那种,可,可断然到不了顾景言想象之中的程度啊!

    他得是有多饥渴,竟然连这些可怕的东西都能想到?

    还是说——

    顾景言就好这一口?

    一下子韩泽自觉明白了真相,难怪顾景言总是勾引着他和他顾景言双修,哪怕自己身体有恙并不适合,也要不断勾引,原来原因是在这上面!

    怕不是他受的伤越重,他也就越开心!

    怎么可以这样!

    不行不行,一起和玉轩白那个脑子都不健全的在一起没法阻止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和他在一起,他可不能让顾景言继续堕落下去!

    身为仙修怎么可以比他这么一个魔修还不检点呢?

    “可我怎么觉得你让他去干的就是这些事情啊?”

    韩泽越是表现出震惊否定的样子,顾景言就越是不信,如果真的没有猫腻的话干嘛用那种表情看着自己,显然是怕自己发现什么啊!

    “阿言……”

    看着顾景言自己在这里越陷越深,韩泽实在是不忍直说出口,只得在心中安慰自己凡事都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想一下子把这些个习惯改正过来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玉势和皮鞭什么的太过,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蜡烛和绳子什么的都可以考虑一下,但是可闲说好了!任何东西只此一件,不能叠加啊!”

    “啥?你说啥?”

    顾景言以为自己耳朵不好用了。

    “阿言——”韩泽加大声音,“你放心,不就是爱好特殊嘛!我会配合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