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33.感动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韩泽本想着顾景言会害羞, 因此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当然没想到顾景言竟然会害羞到这个地步, 看着他就好像是宛如蛇蝎,唯恐避之不及一样!

    而且对自己刚才的动作——

    韩泽摸了摸自己鼻尖, 咳咳,咳咳,是,是有点让人难为情哦!

    那叫有点难为情吗?

    顾景言意外读懂了韩泽眼神中的意思, 立马紧跟着回瞪了回去。

    “好了好了,阿言我知道你害羞, 就不用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了。”

    韩泽摆了摆手,很是大度。

    顾景言:“……”好吧, 他就不应该搭腔!

    只不过不想搭腔是一回事, 可是顾景言还是对于刚才的事情充满了好奇。

    刚才鬼一汇报的时候他也在一旁,下意识的就以为那十二个人应当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那死去的六个。

    可谁知就在下一刻,韩泽突然说出让他们将这十二个人直接处置, 这让顾景言很是不解。

    提到选拔人才到不说难易, 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便是每一个随便挑出来都是出类拔萃的。

    就拿跟在他们身后四个鬼面来说,不说话的时候还挺能唬人的。

    当初他跟韩泽一起去小剑阁的时候,进去的时候便发现这四个站在苏少安的身后, 给他撑门面, 效果卓然!

    不仅仅是那时候, 就是现在跟在他们身后办事也是非常的妥帖。

    虽然有的时候顾景言也和韩泽一样想直接把人弄过来暴揍一顿,毕竟每次他撞破的事情,里面的主人公可是有两个!

    只是这关乎自己的人设问题,再加之不愿与韩则同流合污同仇敌忾的看待和对待某一件事,顾景言也就不得不硬生生的压下自己这暴脾气,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见。

    你以为他不知道鬼一那因为受到他们的惊吓而顺利进阶的事情!

    这个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

    咳咳,有些扯远了。

    “其实这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只要想一下便能知道。”韩泽对于顾景言的疑惑解释起来倒是耐心的很。

    “打个比方来说,倘若你之前没有渡劫的话而是一直呆在门派,现在你觉得,极道这边的消息不会传到你们那边吗?”

    “额,要听实话吗?”

    顾景言很是配合的按照韩泽所描述的东西想象了一下,但是还不够一个呼吸之间,顾景言立时就停顿下来,一脸为难的看着韩泽。

    “自然是实话!”

    韩泽不疑有他,直接点了点头。

    “那我就直接说好了。”见到韩泽肯定的姿态,顾景言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直接开口说道,“其实当初如果我不渡劫的话,恐怕这消息也不会传到我的耳边,因为那时候我正和阿白蜜里调油,哪有功夫去管旁人的事情啊!况且你那时候还是我的情敌,我想必巴不得你出事呢!”

    “喂喂,你说是我实话实说的,你可不要打击报复啊!”

    顾景言刚说完,就见韩泽一脸黑炭,下意识的开口解释道。

    “是,本座是让你实话实说,可是本座没让你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呀!我本座刚才就是打个比方,打个比方的意思你懂吗?”

    “懂!”

    顾景言肯定的点了点头,迎上韩泽怀疑的目光也丝毫不怵。

    韩泽见状深吸了一口气,觉着自己不能与他一般见识,继续解释道,“也就是说,极道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只要有一分关联的地方都在关注他,而这十二个人就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你难道就觉得不可疑吗?”

    “可是这不过都是你的猜测罢了,万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那这十二个人就更不能留在这里了,他们比你想象中的还要聪明,就这点小把戏,恐怕多年前就不屑于玩儿了,而现在却用如此拙劣的计谋,说里面没有什么猫腻,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可……”

    “你一直替那十二个人说话,是不是想做什么坏事?”

    韩泽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顾景言。

    “怎么可能!”顾景言白了韩泽一眼,“你刚才不也说了,这十二个人可能知道些什么不该知道的,你不正好审问一二,直接把人处理了算是怎么回事!”

    “没准幕后之人就等着本座审问他们呢。”韩泽一阵冷笑,“他们的话是最不可信的,倘若真的没有问题的话,何须本座派人找他们,本座极道里面可没有无事潜伏在外面的规矩。”

    “不是说是左护法把他们给派出去了吗?”

    “所以这不正好就是背叛了本座吗?”

    好吧,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顾景言被韩泽说的一愣就听见韩泽继续道。

    “他们本应该是本座的人,可是却听从左护法的吩咐,这也没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沈幕灯假传本座命令,他们不知也情有可原。可是这么长时间,他们一直都没有所动作,还要本座亲自派人去寻,其中没有问题?”

    “行,行吧。”顾景言点了点头,他不明白极道的运作,既然韩泽如此笃定,他也不好置喙什么。

    “可那已经死掉的那六个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这六个才是没有背叛的?

    “这六个是明晃晃的背叛本座,勇气可嘉,虽然实力不济但是厚葬一下也无可厚非。”

    “这,这个理由?”

    一时间顾景言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震惊于偌大一个魔道门派之中,除了四,不,算上苏少安应该是五个人,竟然没有一个好鸟全部背叛,还是应该震惊韩泽奇怪的逻辑。

    韩泽瞧见顾景言眼中震惊,直接道,“你也不必惊讶,这件事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比起其他门派之中还能留下四个已经算是很好了真可惜这四个脑袋不甚灵光,也难怪他们四个没有生出别的心思。”

    “停!别再继续说了。”

    顾景言立马叫停,“让我对修真界保留一丝幻想和期待可好?”

    “幻想终究是假的。”

    “我宁愿做梦!”

    好吧,自儿个道侣偏让自己自欺欺人自己能怎么办?当然是听道侣的话好好自欺欺人了。

    这件事多多少少冲断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氛围,别看刚才韩泽的动作这么大胆,可真的在这种比较正式的了气氛之中说些什么,韩泽还真的说不出口。

    都怪顾景言方才真是太不正经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做出那样不符合他身为魔道第一人的形象的事情。

    顾景言同样有些小尴尬,倒不是因为韩泽的动作,而是在刚才他发现韩泽对他这样那样的时候,除去有些恼羞成怒之外,就没有多少想要反抗的意思。

    这才是最令他震惊的事情!

    他,竟然,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而且还在韩泽的动作之中直接软了腰,怎么会这样!

    他明明喜欢的是玉轩白这个样子的小可爱,因为他是在上面的那一个,和他现在竟然会在韩泽手中直接软了腰!

    qaq,简直晴天霹雳!不,比这个更加严重!

    不管怎么说,之前他也不是没有被雷劈过,正中从头顶上劈下来,不也一样没有什么事情嘛,可是现在,问题大发了!

    “阿言?顾景言?言言?顾顾?”

    “啊!”

    “你在那里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本座都叫你了这么多遍你都没有应声。”

    韩泽伸出手在顾景言的眼前晃了晃,方才顾景言一直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呆呆傻傻像只仓鼠,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想要戳他脸颊的冲动。

    顾景言当真是不知羞,明知道他现在定力不足,还在这里勾引他!

    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单纯正直的魔修了,都怪这个仙修带坏了他!

    “方才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机会问,你感觉怎么样啊?”

    “什么感觉?我没有感觉!绝对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

    大概是顾景言心里有鬼,一听到韩泽怎么问,脑海中立时浮现出方才两人纠缠的样子,顿时脸色一变否认三连。

    韩泽当真是不要脸,在这样那样欺负了他之后,还要开口问问自己的感想是什么?!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只是韩泽他不要脸了,自己却不能,面对这种问题他能怎么回答?

    先否认再说其他的!

    顾景言回答其速度之快直接震惊了韩泽,而且看他那坚定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这让韩泽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

    “难不成本座的记忆差到了这种地步?那些个灵石片不是这个吃法?照理说不应该啊!”

    越想韩泽越是疑惑,再说了他记得之前顾景言明明是有反应的,虽然那反应有点奇怪,明显有勾引他的嫌疑,但那也是有反应!

    还是说——

    顾顾知道没有反应但是为了怕伤他的心,才故意做出那种姿态,因此才选错了方式。

    被他戳破之后恼羞成怒,才说他是故意勾引他!

    啊,他真的是误会顾顾了!

    韩泽立时感动的不能自已,一旁一直盯着他反应的顾景言疑惑的看向韩泽。

    “灵石片?什么灵石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