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32.电弧play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天魔族的契约啊, 怎么了?”

    韩泽滴下最后一滴血, 那锁链完完全全隐在了顾景言的身体上, 暗红色的像一串纹身一样。

    同时的那一刹那,韩泽手上的伤口便已经愈合, 可顾景言还在那里僵持着不动,看得韩泽一脸莫名。

    “应该,应该已经解开了。”

    韩泽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头戳着顾景言的脸, 软软的一戳一个坑。

    可戳了半天,顾景言都没有什么反应, 看着韩泽愈发得有些奇怪。

    正准备伸手在捏一捏,顾景言突然开口道。

    “这个契约没有什么强制性的东西吧?”

    “强制性?”还真有些不太明白顾景言的意思。

    “就是比如说同生共死, 某天不双修的话就会产生很不好的后果, 这种类似的东西。”

    顾景言目光放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跟着有些轻飘飘的。

    “你是不是又在哪里看什么话本了?这些东西不都是胡乱杜撰出来的吗?”

    韩泽被顾景言的话给吓了一大跳,用他那可爱的小脑瓜仔细搜索了一下脑海中有关于修真界的常识, 顺带翻看了一下他所继承的天魔传承, 没有发现有这么丧心病狂的设定。

    “没有吗?那就好。”顾景言腼腆的笑了笑,突然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提的话,“说起来,在我未踏入修真界之前听过一段故事, 那故事的主角和我多多少少也有些关系, 算个远房亲戚吧, 也姓顾,他也有一个伴侣,只不过他们一开始的关系并不好,把他们两个牵扯到一起这东西就是一个契约,只是那契约的内容太过丧心病狂,只要是其中一个死了,另外一个也要跟着一起陪葬,其中这契约的效力最为严重的时候,其中一方都不能伤害另外一方呢!”

    “这,这是什么契约,这么厉害?”

    韩泽听到顾景言的话之后,眼前紧接着一亮,很显然,对于顾景言话中的这个契约很是感兴趣!

    但是顾景言却是微微一笑。

    “这个契约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

    “老子早想揍你一顿了!之前一直有所顾忌,老子要打死你!”

    顾景言翻身下床,一拳就怼到了韩泽的身上。

    韩泽一时间没有防备被顾景言打了个正着,后退两步刚刚卸下这力道,另外一拳接踵而至。

    手上还带着噼里啪啦的电弧,看着极为骇人。

    “你,你想要干嘛!你这是谋杀亲夫啊!”

    韩泽一步步往后退着,手上不断招架,却不还手。

    不是他不想还手,而是平日里他用的都是杀人的招式,现在让他打架?

    抱歉,他还真的不会。= =

    “我就谋杀亲夫了,那又如何?我赶明儿就丧偶!”顾景言拳拳到肉,见到韩泽,只是抵挡却不反抗,更是变本加厉。

    他没想着能把韩泽打出个什么好歹,只是为了解一口心中的郁气,这人实在是太混蛋了。

    先是不知道哪里弄出这么些东西,把自己给锁住了!

    然后趁自己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还占了自己的便宜!

    紧接着又订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契约!

    他不是记性不好记不清东西吗?这怎么这些东西记得这么清楚?没准这些话就是,他胡编乱造就是为了诓骗自己的。

    亏他一开始还这么相信韩泽,可是韩泽他自己呢,瞧瞧他做的事情,哪一桩哪一件是个人该干的!

    既然他不打算当个人了,那他就帮他,死人也是人嘛!

    “喂喂!阿言,你就算恼羞成怒,也不能对我下这狠手啊!”

    韩泽有了天魔的传承,普通的攻击根本就伤不到他,可偏偏顾景言的手上带着天劫之力,恰好是他的克星。

    虽然他也知道顾景言并不是想真把他怎么样,可是这一拳打在身上也很疼啊!

    在挨了两拳之后,韩泽自己也被打出了一些火气。

    这件事总归来说和他没有什么关系,那些都是巧合。

    因为按照他的想法,要是一开始将顾景言就这么囚禁起来,那还能容得他现在这样蹦哒,可他倒好!反倒是怪起自己来了!

    越想韩则心中越是愤愤不平,反手一握便将顾景言的手臂扭过来,电弧打在手上让韩泽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因此放手,反而用力扣住,整个人身体前倾,可他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老实点!”

    韩泽贴在顾景言的耳边轻语,这厢顾景言都把力气用在了韩泽的身上,这天劫带来的雷霆之力顺着胳膊传到韩泽地身体各处各处,连带着发丝也带着一丝威力,扫在他脸上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酥麻痒意。

    “你放——开!”

    顾景言被韩泽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缩了缩脖子,整个身体都跟着微微颤了颤,韩泽将这些尽收眼底,也不觉得这被电的感觉有些难熬,反倒开始兴奋起来。

    只是韩泽的手并不老实,一边问着话,一边紧紧桎梏着顾景言,同时还不忘抓着顾景言的手在他自己的腰际上游走着。

    “嘶——”

    顾景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这雷霆之力本身就是从他身上激发出来的,可是当真的回馈于自身的时候,感觉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碰触到而已。

    尤其韩泽还在那里不老实地画着圈圈,道道的酥麻让他浑身颤栗,天生逃脱不得,只能死死地靠在韩泽的怀中。

    “怎么样,舒不舒服?”

    韩泽一边玩弄着,一边戏谑的问道,手指灵活的让顾景言想要打人!

    没等顾景言说话,韩泽这边又继续说道。

    “本座料想这应当是很是舒服才是,一来这天劫之力本身就有断骨淬体的功效,点在身上只会有酥酥麻麻的舒适感,这二来嘛,还有本座亲手为你按摩,瞧瞧阿言你的面子多大,换做是旁人,本座可不屑于碰他们一下。”

    “那,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顾景言呼吸急促了起来,恶狠狠的想要瞪韩泽一眼,却不妨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比之之前吃了那极品灵石片儿来的还要凶猛。

    “阿言惯会口是心非,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的很呢。”

    韩泽越玩越是开心,就像找到了什么乐趣一样,怀里抱的人越发的软了下来,他的手就越不老实。

    原本还是徘徊在腰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手的位置越来越偏,最后索性挑开了衣襟往里面探去!

    “道主,属下已经——经,经,属下什么都没看到!”

    就在韩泽要突破自己的底线,不打算做个人的时候,原本他派出去的四个属下接连返回,之前因为目睹了两只秀恩爱而惨遭突破的鬼一一马当先。

    没办法,虽然走在前面有被虐的嫌疑,但是如果能被虐一眼就能够晋升突破的话,他宁愿当一只被虐死单身狗,把狗粮不要大意的朝他砸来吧,他现在准备撑死!

    但是很可惜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眼前确实是有着不少的狗粮,目测分量还非常的足,只不过这些狗粮并非是散发着香味香喷喷能够让他突破晋级,而是涂满了毒药。

    鬼一一看着两人的架势,立马捂着眼睛退了出来嘴里还不断解释着,说话的时候手都在抖,话音里面甚至还带了一丝哭腔。

    这可惜,他这强烈的求生欲并没有被韩泽捕捉到,只见韩泽非常淡定的将手抽了回来,慢条斯理的给顾景言整理了一下衣裳。

    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之后,转头往外看去。

    “你刚才说什么?本座没听清楚,再给本座说一遍。”

    噗通!

    鬼一被韩泽冰冷的眼神扫过直接就跪了下来,哭丧着一张脸,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是身后的几位兄弟,不忍自家大哥落到如此下场,抬腿就是一脚,还不忘提醒着。

    “赶紧汇报啊!”

    哦哦!

    鬼一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道。

    “道主,属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被派遣在外面的那些鬼面尽数带回,其中,六人叛变,奋起反抗已被当场格杀,剩余十二人则不知内情,说事被沈幕灯派出去,根本就不知道极道这边的情况。”

    “哦?十二个?”

    韩泽挑了挑眉,“如果本座没有记错的话,及到鬼面之中带上你们四个,一共才二十二人。”

    “是。”

    “看来本座的管理当真是松懈的很,这么多人里面,竟然就只有你们四个为曾叛变。”

    “道主?”

    四人表情齐齐一愣,很显然不明白韩泽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来!

    这是韩泽本来也没打算让他们这笨脑子想明白,听完了鬼一的汇报之后,懒得继续纠结方才鬼一的行为,直接道。

    “这十二个人不能留,也不用带到我面前的话,想必也问不出些什么,直接处理就行了,至于之前死的那六个,厚葬便是。”

    “……是。”

    四人压下眼中的惊讶,低头应是。

    见韩泽没有什么吩咐,就紧跟着出去执行命令。

    又只剩下了韩泽和顾景言两个人,韩泽下意识的往顾景言那边看了一眼,后者想也不想,直接往后退了一步,迅速和韩泽拉开了距离!

    韩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