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9.可能?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顾顾你在说什么啊?”韩泽脸上笑容僵了僵, 眨了眨眼睛问道。

    “你少在这里装无辜!”顾景言被这一声顾顾肉麻得浑身抖了抖, “我说什么你会不知道?你分明就不是玉轩白!之前我吐血的时候就有些奇怪, 而后我提到冰晶床之后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就肯定了!”

    本来玉轩白的记忆里面就没有这些啊!

    韩泽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可随即就是一愣!

    等等!床上的记忆?慢着!床上的记忆啊!!为什么会没有!难不成玉轩白的记忆还有什么问题?

    “你还不肯说?”

    “阿言,你这话说的,玉轩白也好,韩泽也好, 从头到尾不向来都是一个人吗?”韩泽将疑惑压下,看着顾景言认真回答道。

    “那, 那不一样!”

    顾景言卡壳。

    “如何不一样?”韩泽倚在床边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眉眼朝着顾景言的方向轻瞥了眼, 饱含着温柔缱绻。

    “还是说阿言你只喜欢在你面前柔弱示人的, 那本座也不是没做到啊。”

    看着韩泽这个样子,顾景言沉默了下,半响,意味深长地看了韩泽一眼, 道, “你说的话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你所表现出来的性情,又有哪个是真的?”

    顾景言实在是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透韩泽,明明上一刻他表现出来的样子让人即无语又好笑,下一刻又会是另外一个面孔, 无懈可击。

    还有之前, 韩泽是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还是在那里故意这样?

    “阿言,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不是自己见到了吗?”韩泽这么一副慵懒的样子看上去还真的有这么几分高深莫测,看的顾景言愈发不敢肯定自己所想。

    而且——眼见为实?

    呵呵,玉轩白他倒是看见了,但事实上呢?他脑子里想象的那些东西他可没想到啊!

    “而且你既然醒来!你又为何要装作玉轩白来,来骗我!”

    想起这件事情顾景言就是一阵生气,他是真的以为玉轩白回来了,纵使面对玉轩白的问题他有些犹豫,可是对于他回来这件事的欣喜并不算作假!

    听着顾景言这么问,韩泽沉默了下。

    说来这件事也不是他故意为之,他确实是因为玉轩白醒来,若非这样,还真的要中了沈幕灯的算计。

    但是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他就恢复了自己的意识,而那时他已然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扒在了顾景言的身上?他能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表演看看可爱的阿言啦!xd

    不过效果可能没有想象中地那么理想,一下子就翻车就是了。

    “说啊!”顾景言瞧着韩泽一脸为难不愿回答,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该不会韩泽把玉轩白的意识给……

    “那我说了啊。”

    “说!”

    “其实——”

    顾景言的心随之一下提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把沈幕灯给打死了。”韩泽很有心机地把回复意识的时间往后挪了挪,顾景言一下子泄了气。

    感情等了半天你就给我看这个?

    不过看韩泽的表情真的不似作伪,而且他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韩泽,韩泽应当没有什么理由在这上面说谎才是。

    “当真?”

    “汝之所见即为真,何须去想其他伤脑筋的事情?”韩泽对于顾景言的苦恼和困惑不甚在意,瞧见顾景言一犹豫,韩泽立马反客为主重新掌握了主动权。

    “更何况阿言你问本座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阿言你自己都没说实话,为何偏偏盯在我身上?阿言你这样未免也太双重标准了吧?”

    “我何时没说实话了?”

    顾景言一愣。

    韩泽原本只是为了倒打一耙,但是说着说着自己也跟着入戏,脑海中还真是想了很多,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顾景言的一言一行!

    越想韩泽倒是有些委屈了,凭什么一直把心思放在他的身外化身之上?比起来,玉轩白不管是容貌,本事都比他差了不止一截,最重要的是,玉轩白他记性还没他好呢!

    整日里就记着些顾景言怎么炫耀自己华羽的事情,其余半点都不记得。

    哪像他,和阿言共浴,看阿言被雷劈,看阿言吐血,这都是多可爱的画面啊,玉轩白的记忆中竟然没有半点!而且有了那什么冰晶床这一出,目测忘得东西还不只是这一点!

    阿言也是个傻得,自己这般守礼,阿言如此故意勾引他都不为所动,阿言还对自己百般嫌弃。

    他也不想想,换做玉轩白就好了?别忘了玉轩白脑子里都是些欺负阿言的画面呢,要真是遇上玉轩白,阿言哪里还有这般力气在自己面前和自己理论!

    这么一想,面对顾景言的问题,韩泽也没有什么心思回答,一双眼睛直勾勾得看着顾景言,许久方才道,“阿言当真要本座细数一番?”

    立时,一阵危机感涌上了顾景言的心头,顾景言瞧着韩泽这表情,纵使心中真想理论一番,也硬是压下这股冲动。

    连忙道,“不需要,不用说,我不想听!”

    顾景言否认三连让韩泽的话咽了回去,他一向是相信自己的直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如果自己听完他说的话自己就会有吐血的可能!

    虽然没有这一出自己这血吐得也不少,多着一下少这一下也没什么,但,但还是能避就避吧!

    只是顾景言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感觉没错是没错,但这同时也是个千载难逢理解韩泽脑回路并且证明自己清白的好时机。

    只可惜被他那谨慎小心的性格给错过,至于下一次这个机会——

    额?还有这个说法吗?

    “这样啊——”

    韩泽对于顾景言的见好就收很是不满,这个男人果然是他的克星。

    明明几句话就把他的嫉妒之情给挑了起来,现在却是轻飘飘得扔下这么一句话就算完了?

    韩泽眼神愈发危险,顾景言也就越庆幸自己的决定!

    还好自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韩泽的情绪同样来得快去得快,顾景言整日口是心非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现在再多一个欲擒故纵,也不是不能接受,相反,这套路用起来,当真让他对顾景言愈发欲罢不能了。

    现在他们正好在自己的老巢,要不要就按照之前自己想的那样,直接把阿言关起来锁在自己的床上,日日夜夜都绑在自己身边,出行的时候偶尔带上呢?

    韩泽越想越觉得这个可以有,要是这人一直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养着,哪里还会想之前那样,蹉跎这么多年修为才这么一点,没准——

    “收起你心中那些可怕的想法!”

    顾景言突然出声打断了韩泽的思绪,有着玉轩白珠玉在前,韩泽这一动脑筋顾景言立马有了防备,不管有没有证据,先打断他的思路再说!

    事实证明,顾景言的想法没错,韩泽见事不成,倒也没有太多沮丧,直起身,整了整自己衣领,道,“走吧,去沈幕灯住的地方看看,说不定天魔毒的解药可能会在他那。”

    “好,好吧。”

    顾景言点点头,心有余悸之下自然也就没有反应过来,韩泽口中的可能二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