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8.翻车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极道正殿。

    韩泽和顾景言相对而坐, 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刚刚渡完天劫那时候, 不过不同的是, 眼前的是自己老婆!qaq

    偌大的华丽宫殿之中没有人影,韩泽和顾景言带回来的那四个鬼面早在之前就已经被还正常的韩泽派到了外面, 说什么去找在外面极道的人。

    开始顾景言还疑惑,四个人,去找人?

    现在他明白了,抛开护城的不算, 极道在编人数能有二十个就不错了!

    还要除去死掉的左护法,不见了的右护法, 刚才颤颤巍巍似乎怕被灭口端茶倒水的老仆人。

    怪不得世人提起韩泽总有张扬二字形容,现在看来不是张扬, 怕是没人吧!

    “顾顾——”

    “停!”

    没等韩泽说完话, 顾景言立马出言打断,随即又补充了一句。

    “别哭,别哭,你这看见我是高兴的事儿, 干嘛要哭呢?”

    “阿白没想哭。”

    韩泽眨巴了一下眼睛, 眼睛忽闪忽闪的样子看得顾景言呼吸一窒,仿佛回到了当初只有他和玉轩白的日子,那时候……

    “而且顾顾你有句话说的不对,阿白一直在顾顾身边呀, 又不是今天才出来的。”

    感动不过三秒钟, 顾景言立马清醒, “什么!”

    “阿白一直在呀。”

    韩泽眨眨眼又重复了一遍,“顾顾你的脸色怎么怎么难看?是不是又想吐血了?不过顾顾真的好可爱哦!”

    顾景言:“……”你怕不是对可爱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你说你一直都在,也就是说之前我和韩泽的事情你都一清二楚?”

    “是——也不是啊。”韩泽话到口边突然一转,“此前我并不是一直都有意识的,只有在特定的情况下,比如顾顾你撒娇啊,害羞啊,还有受到韩泽欺负啊……”

    “停停停!打住!”

    顾景言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亲亲爱爱的媳妇儿已经没了,现在剩下的只是深受韩泽荼毒的暴力玉轩白!

    “我们先谈正事好不好?”

    “好——”

    韩泽正襟危坐,乖巧地看着顾景言。

    顾景言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内心,“你,你为什么会突然出来?韩泽呢?”

    “顾顾你怎么上来就问韩泽啊,难道顾顾真的喜欢韩泽?”

    “别瞎说啊!我才没有喜欢韩泽!”

    顾景言一吓,“你可别听他说你就真的信,韩择,我怎么可能喜欢韩泽啊!这些都是他脑补的,我不喜欢,真的不喜欢。”

    “可韩泽就是我,我就是韩泽啊!”

    “那,那不一样。”

    顾景言想也不想就开口反驳,说完似乎感觉自己这话说的太快,清了清嗓子,再一次试图把话题给拉回来。

    “反正你和他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明明你之前昏倒了,下一刻又突然站起来。”

    “顾顾还记得之前韩泽说的有人算计他吗?”

    “记得。”顾景言点点头,“不就是那个沈幕灯?可是他连人都认错了,他——”

    “他算的确实是没有什么差错,受我练的功法所致,一旦遇到,便会陷入沉睡当中,保护自己,只是这个保护机制在天劫面前是无用的,沈幕灯将我功法上面的漏洞全部研究清楚,按照我的实际情况给我设下圈套,但是他断然不会想到还有身外化身这一说。”

    “属于韩泽的意识确实是已经沉睡了,他当初为了抵挡天劫将我融合回去,却并没有把我的意识毁灭,而在沈幕灯动用秘术的时候,我就代替韩泽醒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那是不是过一会儿你就会消失,而韩泽就会醒来?”

    “顾顾想让我消失吗?”

    韩泽笑问道,没有一丝一毫的焦急感,仿佛就要消失的人不是他一样。

    韩泽问这句话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要问问而已,见顾景言没有在第一时间的回答,眼中的笑意更深。

    虽然在他心里韩泽也好,玉轩白也罢,通通都是他自己,可是有时候偶尔吃一下自己的醋,还是挺有意思的。

    尤其是在看到顾景言纠结的时候,这种兴味就变得更浓了。

    韩泽这一次倒是没有看错,顾景言的确是在那里纠结,只是纠结的东西和韩泽想象的不太一样。

    “我自是不希望你消失的,只不过……嗯,你不能用上外化身之术单独分出一个身体吗?”

    这句话刚开始说的时候还有些纠结,但说到最后越来越流畅,甚至连眼睛都跟着亮了一亮。

    韩泽:“……”

    只见韩泽一脸幽怨地看着顾景言,“顾顾难道就不喜欢我的身体吗?明明之前那个身体是根据韩泽的审美制造出来的,没想到顾顾竟然喜欢那个假货!呜呜呜——”

    含着眼泪说来就来,顾景言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就被直面暴击,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韩泽眼疾手快掀起了自己的衣摆挡在自己面前,将自己身上没碰上,韩泽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做完这些动作,韩泽才突然意识到不对,整个人身体一僵,慢慢的将胳膊放下来,偷偷瞄了瞄顾景言。

    顾景言好似若无所觉一样,依旧专心致志咳着血,等到吐了大概有半盆的时候,顾景言这才收拾好,冲着韩泽说道。

    “先不管旁的事了,来极道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找到天魔毒的解药和破解苏少安留下的线索,如今见进都进来了,解药在哪里?”

    顾景言表现得很是正常,韩泽瞧了半天也没瞧出,哪里不对,思考了一下刚才自己的动作,立时放了心。

    方才说道,“我记忆中好像没有什么关于解药在哪里的记忆,我们不如找找看。”

    “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吗?”

    “没,没有。”

    “那等着鬼面他们回来然后我们就找找看吧,仅凭我们两个人找这么大的地方,不太现实。”

    “好,既然我们现在不找,不如先休息一下,我记得韩泽这里应该有一张万年玄冰做的大床用来治疗内伤稳固神魂是最有用的,我们不如去躺躺看?”

    “你记得?”顾景言狐疑地看着韩泽,“你这还带融合韩泽的记忆啊?”

    “……额,是啊!我被韩泽融合进身体之后,就有了他的记忆了。”

    “唔。”

    顾景言只是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一边跟着韩泽往前走,一边小声嘟囔着:正事儿倒是记不着,这些没用的东西却是一记一个准。

    “啊?顾顾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和你在那镜华秘境之中见过的那张冰晶床。”

    “冰晶床有什么好的,还是万年玄冰的有用呀,顾顾别想了,我们快走吧!”

    韩泽一听就略过去,满心满眼都是即将要和顾顾在一起同床共枕的兴奋,恨不得立马就飞奔进去。

    自然也就没发现,顾景言那一瞬间放大的瞳孔和脸上划过的一丝震惊!

    …………

    “到了!”

    三拐两怪,韩泽就把顾景言领进了自己卧房,入目满满都是亮闪闪地金色,乍一进去都能晃瞎人的眼。

    而在正中央,一张巨大的玄冰床,上面镌刻了七八个叠加阵法,具体作用不明,但一看就是属于不明觉厉的那种。

    一进门,韩泽就一脸娇羞的坐在了床边,左右打量着,抬头,正准备对顾景言说些什么,正在这时,顾景言突然道。

    “阿白,不知道之前有段时间你有没有意识。”

    “嗯?”

    “有关于双修的,韩泽说我身体不好,不能双修,不过我看这样不一定,这床有疗伤的功效,说不定可以呢!你说呢?”

    “这,这样不太好吧?”

    韩泽的脸蹭一下红了,看向顾景言的眼睛显得水汪汪的。

    “怎么不好呢,阿白,你可是我的道侣啊!”

    “这,这样啊——”

    韩泽面上越来越娇羞,心中更是乐开了花!

    果然阿言是心悦他的,想要双修都要拿他做理由,不过现在在极道,什么宝物都有,双修也不是不行。

    唉,阿言真真儿太不矜持了,怎么能这样心急呢?

    还好他也不是没有准备,该有的东西这里都有。

    想着,韩泽微微低头,耳朵尖动了动,轻道,“顾顾,你要是想也,也是可以呀!”

    说着,韩泽手指轻轻勾了勾顾景言的衣带,脑海中瞬间就出现了玉轩白想象出来的姿势图!

    然而——

    “好,好一个可以啊,韩泽,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顾景言冷冰冰地看着韩泽,宛如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韩泽:“……”哦豁!翻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