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5.晕了(入v公告)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不,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顾景言面带绝望地看着韩泽,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管他怎么解释,韩泽都能给他曲解成为另外一个意思。

    就像是当初他觉得软萌可爱的玉轩白,实际上是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他就奇怪,之前明明是竭尽全力和韩泽划清界限,谁知还能被韩泽纠缠上,现在他明白了!qaq

    另一边韩泽总算是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转过头直视着顾景言。

    “阿言,本座知你心悦本座,但是你也要顾及你自己啊,不然的话,到时候等我站到了那个高度,你如何与我比肩,乖,听话,极道的事情不妨事的。”

    我真是谢谢你的厚爱了。

    顾景言一脸冷漠,浑身散发着拒绝的信息,韩泽则是一脸地感动,眼里慢慢都是情意。

    “道,道主大人,顾仙长,我家城主有请。”

    就在两人“含情脉脉”对视之时,从远处飞快走来一人,正是此前来迎接他们的那个领头人,刚一走近,脸上就是一副狰狞纠结的表情。

    太,太,太丧心病狂了,这是他们魔域城的地盘啊,要不要整天这样撒狗粮!

    感知到来人,韩泽立时变了一副表情,眼神冰冷高傲的扫视过去,在他狰狞辣眼睛的脸上停顿一下,皱皱眉移开眼,淡淡道,“带路吧。”

    “是,是!”那人如蒙大赦,连忙领着韩泽和顾景言往主殿走去。

    到了那里,霍枫一改之前爽了豪迈的样子,脸上多了几分凝重,直到看见韩泽来了,方才有了一丝笑意。

    “出事了?”韩泽礼貌性地询问了一句。

    霍枫从袖口中掏出一物扔给了韩泽,“韩道主自己瞧瞧吧!贫道该说真不愧是韩道主吗?纵使身不在极道,也能把这边搞得腥风血雨!”

    霍枫扔给韩泽的是一方战帖,说是战帖也不恰当,因为上面已经写明了,如果霍枫将韩泽交出去,就可以免除一场战事。

    真是个划算的买卖啊!

    “韩道主就没什么想说的?”霍枫瞧着韩泽没有什么表情,笑了笑,上前一步问道。

    “这句话应该是本座问你吧,霍疯子。”

    “哈哈哈哈哈!韩道主果然是快言快语!”霍枫好像突然释然一样,一改方才的凝重,又恢复成了爽朗的样子,只是笑着笑着,突然一顿,“不过有点我倒是奇怪,幕灯一向心思缜密,算无遗策,这一次怎么会如此鲁莽?而且话里话外尽是些——尽是些韩道主已然重伤的话语?可真是令人费解啊!”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韩泽也跟着笑起来,“可谁又能说吗,他所说的不是真的呢?”

    气氛霎时间凝固,霍枫脸上的笑意僵在脸上,看着韩泽,缓慢将脸恢复了常态。

    “韩道主莫不是在这里说笑?”

    “那你觉得本座是在这里说笑么?”韩泽脸上的笑意更甚,看得霍枫愈发不知道他的所言是真是假。

    只是目光不带任何侵略性地扫视了韩泽一周,最后往顾景言身上瞧了瞧,突然道。

    “顾道友身上的衣服若我没看错的话,是天魔衣?”

    顾景言被霍枫点名,心中微动了动,继而脸上也挂上了笑意,“霍城主好眼力,不错,正是天魔衣。”

    “行了,霍疯子,有话就直接说,少在这里和我知己好友说点有的没的。”

    韩泽瞧着霍枫上前和顾景言搭话心里就有些不爽,当即就冷下脸,那表情就像是没直接指着霍枫的鼻子叫骂了。

    霍枫却是浑不在意,仿佛刚才的冷场都不存在一样,只是眼神在两人之间扫视了一会儿,同时又从怀中掏出一物。

    “喏,韩道主要的东西贫道已经整理出来了,这会儿韩道主不会再想着在贫道这小地方蹭吃蹭喝了吧?”

    韩泽接过东西,看也未看一眼就丢给顾景言让他收下,很是煞有介事地冲着霍枫道,“唉,没办法,谁让你这么没福气伺候本座呢?不过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这地方虽小不中用,比起本座极道的护城还是好些,护城本座能待,这里也不算委屈本座了。”

    韩泽一席话落,一直以来表情都算是完美霍枫脸上表情差点裂开!

    护城?当他霍枫不知道护城是什么吗?

    那都是些险些被韩泽灭门的门派苟延残喘跪地求饶留下的一线生机,说是叫护城,但是更多的是韩泽在那里羞辱这些人!

    想着刚才看到的内容里面有大半都是关于这护城,霍枫心中的气稍微顺了一点。

    韩泽睚眦必报他知道,刚才他试探的水平不高明,韩泽能看出来也不算稀奇,口头上羞辱一番警告一番不算什么!

    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霍枫总算是将心里的这口气给压了下来,努力使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不再那么勉强,道,“倒真是可惜了,下次,等韩道主处理完这些事情,贫道定然扫榻相迎,务必使韩道主宾至如归!”

    “好说。”

    韩泽摆了摆手,也没应下,也没不应,转身就拉着顾景言往外走去。

    只是就在两人离开之时,顾景言猛然停下,扭头看向霍枫。

    看得霍枫被吓了一大跳,眼中划过的那一丝阴狠尚且还没来得及收敛。

    顾景言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只是少许疑惑道,“不知城主门下人可曾将我来历身份告知给城主?如果没有,我就在这里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景言,乃是小剑阁嫡传弟子,记得二十年之前我还应邀去当了一场试炼的客座,里面有一天才天分不错,只可惜后来判了师门,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连他宗门都羞于提他,要不说这附属宗门就是附属宗门,里面的弟子也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顶多当个别人的附庸就是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霍城主?”

    没等霍枫回答,顾景言就转过头去和韩泽离开,独留霍枫在那里一脸地阴狠狰狞。

    出了门,韩泽失笑。

    “阿言,你方才那句话可真够狠的,都知道这件事是霍枫的忌讳,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也不他记恨你!”

    “记恨我的人可不再少数,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反正我也不喜欢这个人,怎么痛快就怎么说了呗,而且——”

    “而且什么?”

    顾景言目光认真的看着他,道,“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忌讳,比如我,我就不知道,我这只是单纯的实名辱骂他一下而已,至于忌不忌讳,只等算是意外之喜。”

    “呵呵呵,呵呵。”

    韩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轻笑了起来,看向顾景言的眼神愈发温柔,“本座就知道阿言心悦本座,临走都不忘给本座出气。”

    顾景言连忙跳开,“你可别胡说啊!我就是自己看着他不顺眼,和你一点,不,半点关系都没有!”

    “是吗?”韩泽站定,眼神定定地看了顾景言一会儿,继而挑了挑眉,“那就当没有吧,算起来阿言你可是帮了我两回呢,要不是你穿着我的衣裳让霍枫以为我胸有成竹,恐怕不会这么干脆就放行。”

    “喂!什么就当做没有,本来就没有好不好。”

    “好,就当做本来就没有。”

    “喂——”

    “呵呵呵。”

    “你别光笑啊,你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阿言你这真是不矜持,总是追着本座讨要情话,本座也很为难呢!”

    “你!”

    ……

    韩泽总有把顾景言惹到炸毛的本事,越靠近极道,周围的路变得杀机四伏,韩泽却仍旧像一个没事人一样,与顾景言吵吵闹闹。

    到后来顾景言都有些心惊。

    韩泽半点也不着急,在他心中预期里面,这不过才是幕灯本事的九牛一毛,现在要是着急了,等真到了极道,岂不是等于自投罗网?

    但是看着顾景言焦虑还不肯承认的模样,韩泽想了想还是出言安慰道,“其实事情没有你想地这么可怕,怎么说极道都是本座亲手创立,里面的有什么东西本座都——”

    “都什么?”顾景言问道,看着韩泽突然卡壳,眼神愈发狐疑起来。

    韩泽眼睛转了转,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半响之后表情有些纠结,方道,“本座原本想说这里熟悉的很,可是刚才回忆了一下,突然发现,好像本座都忘得差不多了。”

    “哦,忘了啊,我还当是什么大——等等!忘了!”

    顾景言猛然反应过来,“这种事情也能忘记?”

    “本座之前说过了,这种小事不值得本座记在心上。”韩泽理所当然说道,“当然你放心,这些东西就算用在本座身上,也不会有什么妨碍,就是要小心一点。”

    “小心……什么?”

    “之前本座明明还没到渡劫的时候,却突然渡劫,本座怀疑是有人在本座身上动了手脚,就怕——唔!”

    韩泽话还没说完,一下子被顾景言捂住了嘴巴,立时不解地看着顾景言。

    “我们老家的习俗,别再阵前说这些插旗子的话,乖,会应验的。”

    顾景言一边说着,一边试探性地放开了自己的手。

    “插、插旗子?”

    “这不重要,魔君大人就告诉我如果真的想你说的那样,会有什么最直接的表现?外部环境的变化什么的。”

    “表现?”韩泽想了想,“昏迷不醒算吗?嘶——阿言,本座的头,怎么晕沉沉的?”

    顾景言:“……”大哥!我没让你说你会怎么样啊!

    啊啊啊你这都要倒了能不沉嘛!

    “哟,瞧瞧我发现了什么?韩泽这个死人脸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么一位小美人了?”就在韩泽pia叽一下倒在顾景言怀里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一道戏谑的声音。

    “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