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4.我懂~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可爱归可爱,可总是这样时不时炸毛电他一回儿饶是韩泽也有些受不了,情趣是一方面,凡事总有个新鲜感,而且万一在给顾景言培养出什么了不得的兴趣爱好那就坏事了!

    所有在一切还正在萌芽中的时候,要及时遏制住这个诱人犯罪的发展趋势!

    韩泽瞧着顾景言被自己神情告白震惊在了当场,见好就收,开始说起正事。

    “霍枫瞧着是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内里心肠不知道有多黑,他的话不用全听,当个参考就是了。”

    “这个我明白。”顾景言被韩泽弄得没了脾气,对于他转移话题喜闻乐见,很是配合地聊了起来。

    只是说着,顾景言脸上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霍枫,若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名字,好像曾经在仙门试炼之中听说过。”

    因为记忆有些模糊,顾景言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听过,应该就在这一二十年。

    说实话,若不是因为韩泽,他还真不知道这城主的名字叫做霍枫。

    要知道魔域城大名鼎鼎,来往魔修仙修络绎不绝,这么一位城主自然是旁人八卦对象。

    可惜无人知晓他的姓名。

    就在这时,韩泽突然道。

    “听过这个名字?也差不多了,本座记得之前他好像是仙门那边什么门派的嫡传弟子,对外宣传的时候吹的可过火了,还弄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他要算是天才那天才都烂大街了!”

    “区区数百岁,三劫散仙,也能当得起天才之名了。”

    顾景言深呼吸了好久,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失态。

    和韩泽说话实在是太考验自己的功力了,稍有不慎就会被韩泽气到内伤啊!

    “他这算什么。”韩泽嗤笑一声,“这件事你可不要看他的修为,若是本座想,随便抓一个没有灵根的人,都能让他随随便便几个月间到达合体期,几百年,也亏他能说的出口。”

    “等等。”顾景言一下子抓住了韩泽话中的重点,“你的意思是,他的修为,是堆出来的?”

    韩泽略微沉吟,“差不多吧,终归他修行不是为了什么大道,从一开始他就打算兵解成为散仙。”

    “这是为何?”

    顾景言一脸讶然,修行不为大道长生,又为何要修行呢?

    “本座只是说他不为大道,又没说不为长生。”

    韩泽一眼就瞧出了顾景言心中所想,“你这样想,他修为在筑基之时寿元只有区区一百,若他认认真真修炼稳扎稳打,等修到渡劫期有着三千寿元的时候,估计已经是两千多岁了,凭他的资质不可能渡劫,到那时兵解,就等于前面几年内的努力都白费,可一下子堆到那时候,仅仅浪费数百寿元和几乎没有前途的前程,就能换得九千载的寿命,更能成为一方大能,他当然会这么选择了。”

    “这么说,到能说的通了。”

    顾景言被韩泽这一通绕,险些就被绕了进去,猛的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啊,若是按照这个说法,那我当初就不会听到他的名字吧,仙门之中也不会有这种功法广为流传!”

    韩泽方才的话说得轻巧,可实际上已经是邪道。

    天上不会无缘无故地掉馅饼,理论是这个理论,但是操作起来确实困难无比,每一份修为都不可能白得,除非是掠夺他人!

    总不能整个宗门,还是身处仙门的宗门为了这一个弟子,就公然与整个仙门为敌吧?

    而且,想着顾景言又想起那霍枫的自称,貌似是贫道?

    那就是道门了!

    道门啊,还有个魔域城城主,竟然还有这么好吃的瓜!

    “你这脑子里面整日里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韩泽抬手敲了敲顾景言的脑袋,“你听得没错我说的也没错,这些都是霍枫的经历,而他的功法,只是一种秘术,没有被广而告之的秘术。”

    “原来是这样。”

    顾景言恍然大悟,转念理清思路的时候还碎碎念,“难怪后面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了,想来是找到了自己适合的功法修炼去了。”

    “这你就想错了。”

    韩泽耳力惊人,顾景言碎碎念的这些话都进了韩泽的耳朵里面,“他纯粹是被逐出师门,他那无脑吹的师门觉得丢人,就命人散播旁的门派的小道消息,将此事压下了。”

    “啊?”

    “怎么不信啊?他那秘术就是偷自己师门的,肯定是被逐出师门的没错了!”

    “不,我不是惊讶这一点!”大概是因为熟悉了韩泽损人的套路,对于霍枫的经历是这样他还真的没有太惊讶,他惊讶的是另外一件事。

    “你是如何得知,他们找人散布其他小道消息的?”

    算起来那个时候,韩泽应该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吧?

    “这个,嘿嘿,嘿嘿,嘿嘿嘿!”韩泽不好意思笑了起来,笑得顾景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汗毛直立。

    有话你直说就是了,为什么还要笑?笑得还这么恐怖!

    “本座不才,当初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本座刚刚入道不久,尚且为生计发愁,为了解决温饱,就去应征这传小道消息的人选,说来惭愧,偌大的仙门,只有十之五六的消息是本座传出去的。”

    说来惭愧??

    莫不是他听错了?

    啊!呸!什么乱七八糟的,重来一遍。

    顾景言晃了晃脑袋,什么?!这些消息竟然是韩泽传出去的?

    “低调低调。”韩泽笑得愈发腼腆谦虚起来,本来他还想重点介绍一下自己当初的功绩呢,不过看着顾景言这么惊讶,还是不要才刺激他好了。

    而且他没说的时候他之所以有成立极道的想法,也和这个有关,不过这个理由略羞耻,有关于它的一切话题还是都不要提为好!

    顾景言脑袋晕乎乎的,他断然没想到就是因为这自己不争气堪比乡下人进城没见识的样子让韩泽担心刺激他太多,以至于错过了一代传奇极道的发家史。

    当然,就算是知道了,顾景言这之后笑眼盈盈说出两个字——

    “滚啊!”

    有时候,不知道确实是幸福的。

    咳咳,又有些扯远了。

    “既然是这样,那,那他的经验还有可取之处吗?不如我们现行离开回极道处理别的事情?”

    “你当真是这样想的?纵使那修为不值一提,可那秘术还是有用的!”

    韩泽的表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看得顾景言都有些毛毛的。

    思考了一番自己的话没什么毛病,顾景言点了点头。

    韩泽顿时满脸欣喜,“阿言!我就知道你方才就是害羞,其实满心满意都是跟我一起回家是不是?”

    韩泽这话是疑问句,却用的肯定语气!

    表情却是一脸笃定。

    顾景言:“啊?”害羞?我什么时候害羞了?“不是,我什么时候说想跟你回家了!”

    “你,不用解释了。”韩泽耳朵尖微微红了红,就连视线也不由错开,继而转回来飞快看顾景言一眼又挪出去,“我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