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3.可爱?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韩泽对于霍枫的疑惑地眼神熟视无睹,可是一旁顾景言的脸皮却是薄的很,下意识地就想把手抽出来。

    抽了一下——

    嗯!纹丝不动!

    韩泽感受到了顾景言的动作,转过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顾景言。

    顾景言不甘示弱的回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放开我啊混蛋!你这样会让别人误会的!

    ——误会什么?你是本座的道侣,本座拉一下手怎么了?

    韩泽据理力争回了个眼神。

    ——啊啊啊啊啊不是说好出门在外不准提这件事情的吗?你现在是想要反悔?

    顾景言眼神变得凶恶起来!

    韩泽却突然移开了眼神,继续义正言辞的冲着霍枫说道,“别瞎想啊,我们就是随便拉拉手,你也就是随便看看,不准胡思乱想。”

    霍枫:“……”他这还没说什么呢,韩泽,你这么激动确定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韩泽的心思他很显然猜不透,联想着他们方才眉目传情的样子,霍枫要想两人应当是在这里搞什么情趣,一时间也不想继续去探究。

    唉,没办法做了单身狗太久,都练出一副火眼金睛了呢!

    “贫道知道了,不知韩道主此次前来,可有什么事情?另外这位小友……”

    “你可叫不着他小友,论年纪,他可比你大一千多岁呢。”

    霍枫刚一说完,韩泽冷冰冰的眼神就扫了过来,嘴里无情的揭露了顾景言的年纪。

    当即霍枫就瞪大了眼睛,显然是对韩泽找这么一位年长的道侣很是吃惊。如果能用眼神杀人的话,想必顾景言早就用自己的眼神,杀了韩泽千万遍!

    年纪!又是年纪!

    像那些少年天才,又不是烂大街的大白菜,像他这种一步步稳扎稳打,到这个年纪方才开始渡劫的才算是正常好不好!

    韩泽并不知道景言正在自己身后用眼刀子戳他,看着霍枫那吃惊的眼神,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

    哼╯^╰

    别当他没看到,刚刚进门时霍枫的眼神,一直往顾景言的身上瞄,竟然敢打他道侣的主意,要不是还有什么地方能够用的着他,韩泽都想直接动手和他比划比划!

    当然现在的效果也很不错就是了。

    如今顾景言的年纪直接告诉给了他,他要是还敢有那些非分之想,恐怕唾沫都会直接把他给淹死!

    韩泽很显然是忘记了自己的年纪貌似比霍枫还要小很多,不过这重要吗?

    感情的事情怎么能用一只单身狗的权益来衡量呢?

    他这一句话直接给了两人心上一重重击,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见到霍枫将这件事消化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道。

    “本座记得你好像三劫散仙,对于兵解一事,应当有很多经验吧?”

    “韩道主问这个做什么?”听到韩泽这个问题,霍枫的眼神簌得一下子亮了起来,显然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激动之情,“莫不是觉得渡劫把握不够,也想要兵解?”

    “你在想什么呢?”

    韩泽目光鄙夷地看着霍枫,好像在看一位智力不怎么健全的人一样,“你觉得本座是像那种没用到渡劫都渡不过还要兵解的废物吗?本座就是问问,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愿意愿意,怎么能不愿意呢?”很显然霍枫早已经习惯了韩泽的毒舌,哪怕韩泽在这里含沙射影的骂他废物,一点也不生气。

    “不过韩道主,贫道说倒是没问题,只是这事情说来简单却耗时不少,想来这城主府你是看不上眼的,城内其他地方更不用说自然不够资格给韩道主你落脚,不知道,韩道主的意思是?”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

    韩泽冷笑了一声,心想,刚才他就奇怪为何霍枫这次竟是如此好脾气,现在看来,这是憋足了劲儿等着看他笑话呢!

    还说什么没有资格供他落脚,这是在嘲讽他他的极道已然易主,而他没有容身之地?

    霍枫一下子竟听出了韩泽的言外之意,连忙摆了摆手,“韩道主却是误会贫道了,贫道并非是这个意思,只是嘛——”

    “只是极道的情况却是不容乐观?”

    “然也!”

    霍枫点点头,“那些小杂碎自然是无需韩道主将其放在眼里,只是整日里在这里搞事情,难免会影响心情,而且牵连甚广,总归是有些麻烦的。”

    霍枫说的直接,显然是已然摸清了韩泽的脾气,在他看来韩泽这行色既匆匆,明显就是要赶回极道去处理些什么。

    想来想去,也就这件事能扯上关系。

    平日里不难看出韩泽对极道的宝贝程度,恨不得让整个大世界的人都知道极道,知道他韩泽,怎么可能对极道内乱事情无动于衷呢?

    因此嘴上愈发没个把门的,打算过足了瘾再说。

    只不过很可惜,他对韩泽的理解很显然仍旧停留在过去,就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韩泽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破天荒认同了他的观点。

    “这件事你说的没错,这些小喽啰确实影响本座心情,不过,你说这城主府容不下本座倒是有些夸张了,本座瞧这里倒还不错在这落脚也不是不行。”

    “那就恭送——等等!你说什么!”

    霍枫这厢都准备好送客的言辞,哪知道韩泽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惊得霍枫脸上的笑容一下子龟裂,瞪大眼睛满脸震惊之色。

    韩泽很显然没有打算再次重复一遍他刚才说的话,只是冲着霍枫点了点头,肯定了他刚才听到的事情,拉起顾景言的手,便往外走。

    霍枫直接呆愣在了当场,满脑子都是在那里循环着韩泽方才说的话,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韩泽在拉着顾景言的手出去的时候,顾景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韩泽甩开,气冲冲的就往外走去。

    韩泽则是紧紧跟随上,满脸的焦急。

    “阿言,你跑什么呢!”

    韩泽右手微微颤抖着,时不时有几道电光划过。

    能够让韩泽不受控制,做出这样的动作,很显然是伤的不轻。

    韩泽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顾景言发起脾气来,努力挣脱他不过,就直接用上了天劫遗留下来的雷霆之力!

    韩泽固然厉害,可对上这天劫仍旧是缺了几分招架之力。

    在被他这么努力一挣,他握住顾景言的手就这么脱开,到现在手指手掌还微微发麻。

    “魔君大人身份尊贵,何须将时间浪费在我这么一个废物身上?正如那城主所言,魔君大人,你还是尽早解决你极道的事物为好,我用不着魔君大人你费心。”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韩泽一头雾水地看着顾景言,“而且你在这里妄自菲薄些什么?你若是废物,恐怕整个大世界之中就没有几个能看的人了。”

    韩泽难得没有无意间出言插刀,顾景言却是不信,脸上嘲讽更甚。

    “刚才魔君大人的话可不是这样,在魔君大人眼里,兵解成为散仙不就是废物吗?而且我顾景言年纪大了,当不起魔君大人的偏爱!”

    “阿言!”

    韩泽总算是知道顾景言再闹什么别扭,看着顾景言气鼓鼓却又在这等着听他解释的样子,简直又好气又好笑。

    他哪里知道他的阿言竟然这么敏感,当真是喜欢他喜欢到了骨子里,才会对他说的每一句话这么上心。

    不过这也算是他的疏忽,因为从头至尾,韩泽都没有想过顾景言会因为这句话生气,因为,韩泽从来都没觉得顾景言会兵解是因为他自身。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护着他,说不定顾景言早就渡劫成功,哪怕就是顾景言自己的原因,那又如何呢?

    自己道侣的永远是最好的,这一点无需解释。

    只是自己心中所想的这些事情,韩泽并不打算直接告诉顾景言。

    “我当阿言是为何生气,原来是生气我说的话,没错,这些话就是我故意说的。”

    韩泽勾唇邪魅笑了一下,上前两步,手指轻轻勾起了顾景言的发丝,附身在顾景言的耳边,轻语道,“我就是故意的啊,旁人看了阿言你一眼,我就妒忌地心火难耐,连我这等优秀的人,有时都配不上阿言你,旁人凭什么都看你一眼呢?我宁愿阿言你从未优秀过,最好是又丑又笨,免得引起旁人的注意。”

    “那可真是难为你了!”

    顾景言不知为何竟是听懂了韩泽话中隐含的意思,心中的气不受控制地竟是少了大半!

    这话语间还不忘夸自己一句,倒真是有他韩泽的本色啊!

    见状顾景言只得暗叹自己不争气,同时倒没忘记继续冷着脸。

    韩泽却得寸进尺,继续欺身上来,道:“不难为不难为,只是期望阿言你看着本座辛苦,应当犒赏犒赏本座才是啊。”

    “韩!泽!”顾景言就知道心中那一丝丝的感动绝对不是真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哟,阿言这又害羞了。

    在玉轩白的记忆当中,很是笼统地将顾景言的情绪分为两种,一是害羞了,而是好可爱。

    尽管第二种听起来好像并不像是一种人类应该能表现出来的情绪,但是对于韩泽来说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玉轩白这分类真的好有用啊啊啊啊啊,害羞到恼羞成怒顾景言真的好好好可爱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