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2.不是道侣!是知己!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双修是绝对不可能双修的,至少在顾景言的身体好之前,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已经当道侣的人了,总不亲近也不是这么回事儿。

    看着顾景言一脸震惊外加欲求不满的样子,韩泽叹了一口气,心中到底是软了三分直接道,“这些事情多想无意等回了极道,本座自有分寸,你,现在还是自重一些的好。”

    “之前的那两处小洞府,该是你的还是你的,本座说要收回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放在心上就是了。”

    顾景言:“……”

    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和韩泽争辩了,什么叫做让他自重一些?

    分明是韩泽在这里不自重,处处对他动手动脚,现在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念及韩泽最后话中的那两处小洞府,顾景言就咽下了想要吐槽的欲望。

    先前的经验告诉他,现在绝对不要再和韩泽争执方才话中的某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否则的话,他这命途多舛的洞府恐怕又要再一次易主了。

    见到顾景言安静下来,韩泽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打一棒子还要给一个甜枣吃,媳妇儿就是要调教的嘛,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

    媳妇太黏人,有时候也不是一个好事,如果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都还没什么,就他们单独两个人相处,韩泽觉得自己实在是招架不住。

    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顾景言怎么说总归还矜持些个,就他两个人的时候,他可是时不时的就发出一些求欢的信号,让韩泽想装作看不见都难。

    倘若如果顾景言知道韩泽这个想法的话,定然会说一句。

    “求你千万要看不见啊!”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二人脚下的阵法飞快,说话间就要到了魔域城。

    这城名字虽是魔域二字,但并非是魔道那边的领地,而是处在这两者之间,鱼龙混杂,可以说是一个灰色地带。

    但是同样的,这城内因为流动量大,有不少的坊市,比之其他的城市还要繁华许多。

    而在这座城里坐镇的城主,乃是一位三劫散仙大能,旁人就算想要闹事,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城中禁止御剑飞行,在进了这城的范围之内,韩泽抬了抬手,示意众人下来。

    自然无比的拉着顾景言的手,还没等顾景言挣扎,就拉着顾景言走到了城前。

    鬼面四人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的身后,目不斜视。

    原本顾景言还想要提醒一下韩泽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可是走到一半,顾景言突然意识到周围也没有什么人认识他们,这边还是要靠韩泽来领路,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吧。

    只是他想得到好,可现实却是给了他重重一击。

    在他们从半空中下来的那一刻,周围人的目光便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

    然后看到了那面带鬼面面具的四人,皆是瞳孔一缩,连忙后退几步,给他们一行人让出道路。

    甚至在韩泽带人走过时,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

    顾景言心觉不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韩泽便,捏了捏他的手,轻言道。

    “别紧张,不过是一座小小的城池而已,你现在是本座的道、至交,无需在意旁人的目光。”

    韩泽在走的时候自然也注意到了,顾景言的小动作,想着在记忆当中,顾景言确实是没去过什么大地方,应当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

    便将顾景言的动作当做是他局促不安,轻笑了下,以示安慰。

    韩泽的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劈在了顾景言的脑袋上,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理清这期间的关系,就见周围的人纷纷龟裂了表情。

    他们一个个看着正面带笑意的韩泽,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地狱而来的恶鬼一般。

    更有甚者吓得两股战战,一个不稳便跌坐在地。

    见状,韩泽笑得更开心了。

    “瞧见了吧,这些人就是些鼠胆,你也无需这么局促,大大方方的便是。”

    “等等!”顾景言总算是回过神来。

    “这,这里的这些人都认识你?”

    “这是自然,本座身为魔道之主,这些人认识本座,不干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韩泽很显然不理解顾景言的惊讶。

    他当初成立极道最大的一个原因便是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号,这一点在他所创立的极道推平了无数魔门之后,发扬到了极点。

    首先第一件事便是将自己的画像传便整个被自己推平的魔门以供他们时时瞻仰,至于会不会对着自己的画像咬牙切齿,那就不在韩泽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其次,那就是训练自己门内队伍出门时的仪容。

    就拿自己身后站着的这四个鬼面来说,他们脸上所覆盖着的面具便是他们极道统一着装,极道之中,除了道主之外,都要按照自己的身份职位,穿戴身后跟着这些带着鬼面的随从。

    而现在,但韩泽一身常服后面却跟着四个带着鬼面的人,自然就是明晃晃地告诉众人自己就是韩泽,极道之主!

    这样整合一遍,出行以后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每一次周围的场景都像是这些人一般,纷纷惧怕恐惧的看着自己,偏偏还敢怒不敢言,只得老老实实的退后几步给他让出道路。

    不过以前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板着脸,这些人就算害怕看的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

    但是这一次就不一样了,他满脸笑意,身边还带着自己的媳妇,难怪这些人会有这种羡慕嫉妒恨的(并没有)表情!

    这群可怜的单身狗啊,是不需要有任何的人权的!

    “都!知!道!”

    顾景言轻轻重复了这三个字,眼中一片灰暗,仿佛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它应有的光彩。

    他错了,真的错了,他就不该这么天真以为韩泽会正常的进一座城池!

    明明话本上不是都写着什么平日里某些门派的大佬都喜欢乔装打扮,装作普通人混进一座并不普通的城池,而后再遇上那些钱来找茬的人在上去疯狂打脸吗?

    哪里像韩泽这样一上来就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的身份,以便众人瞻仰!

    说好的习惯性装作翩翩佳公子的反派,偶尔装作一些大好人的魔头呢?

    韩泽你明明是魔道的领头人,要求要不要这么低呀!

    “道主大人,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也不提前告知,小的一声向我的好,派人前去迎接啊!”

    韩泽拉着已然开始怀疑人生的顾景言不断往前走着,还没走到城门前,就从里面迎出来一队人。

    为首领头的一脸谄媚的看着韩泽,看着点头哈腰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这个城里的人,倒更像是韩泽自己本身的下人。

    “这位是——”

    那为首的人说完一串儿客套的话,随即眼神就转移到了一旁顾景言的身上,眼神在两人相交的手上转了一圈儿,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了然。

    “小剑阁顾景言。”

    “本座的至交好友。”韩泽到现在还谨记着答应过顾景言的事情,“你们只管称呼为顾仙长便好。”

    “顾仙长,小的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那领头的人接受良好,韩泽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就是至交好友吗?那就当是至交好友好了。

    而且此人非常有求生欲,眼神只是礼貌性的在顾景言的身上停留一下,继而便转向了韩泽。

    “道主大人,我们城主得知您来的消息,已经在城主府中恭候您多时,还请您移驾。”

    “城主府,去不去?”

    韩泽没有直接回答那人的话,而是偏过头,趴在了顾景言耳边轻语道。

    顾景言早就不知该作何表情,他所有的力气早在刚才韩泽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冲着别人说自己是他至交好友的时候已经用尽了。

    不过到底还是挣扎一下的念头占了上风,顾景言提起了一丝力气,问道。

    “不是着急的去极道吗?又为何在此停留?”

    “此地城主乃是三劫散仙,本座想他的经验恐怕于你有用,如果阿言你若是不愿,那便不去就是,一个小小的三劫散仙,还不足以让本座放在眼里。”

    顾·仅仅一劫散仙·躺着也中枪·景言立时咬牙切齿,用目光瞪了韩泽好几眼,勉强的勾起了嘴角,从嘴缝里磨出了一个字。

    “去!”

    凭什么不去?让韩泽占了这一路便宜,总该收点利息吧!

    韩泽似乎早就料到过几年会有这个回答,脸上笑意更甚,甚至看到领头的人目光也和蔼了几分,“带路吧。”

    那领头之人浑身抖了一个激灵,显然是被韩泽这目光给吓得不轻,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才慌忙的转过身,向前带路。

    韩泽一行很快便被接引到了城主府,一进去,一个国字脸的年轻男人迎了上来,粗犷的笑了笑,“韩道主,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不是说去找你那什么道侣天命之人吗?怎么这就找到了?这位就是?”

    说着话,那中年男人眼神往顾景言身上打量了一番。

    韩泽不着痕迹的挡在了顾景言的身前,摆正脸色,义正言辞的说道,“霍疯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这位不是我的道侣,只是我的至交好友!是知己!”

    一边说着,韩泽一边紧握着顾景言的手,男人正直。

    霍枫:“???哈?”韩泽这出去了一趟,中了什么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