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18.记忆之中最重要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去剑阁?”

    顾景言勉励压了压心中的不爽,开口问道。

    韩泽没有看顾景言,而是蹲下身,手指挑了挑阵口处的灰烬,轻捻了捻,许久方才站起身来,面带笑意地看着顾景言

    “不愿意去?”

    韩泽不是不知道顾景言的心思,只是看着他这样既纠结又不反驳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很,心里不由自主就提出了这个建议。

    没等顾景言回答,韩泽就自顾自地说道,“不愿去不要紧,并非只有此处能探查出来。”

    “何处?”顾景言的眼神倏忽一下子亮了起来,立时就见韩泽指了指地上。

    “这些东西是苏少安留下来的,好像他用这些灰烬画了点什么东西指引我们,不过出来这么长时间本座早就记不清这代表着什么含义了,需要回极道去看看典籍。”

    “原来这都是线——等等,你方才说,你记不清了?”

    顾景言突然反应过来,眼神惊异地看着韩泽。

    韩泽就站在原地大大方方任由顾景言看着自己,丝毫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东西有什么不对,“本座天赋异禀,修炼之事上几乎没有任何瓶颈,所有功法只消一眼本座便能看个清清楚楚,学的明明白白,像是这些小事,自然不会被本座放在心上!”

    韩泽说得骄傲,可顾景言却是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这些小事,不值得,他记得清楚。这不就是健忘嘛!

    好像,好像却是没有什么毛病哇,记得以前玉轩白的记性就不怎么好,除去自己和修炼之事,旁的几乎就是转头忘记。

    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来让韩泽打消对自己的念头?

    顾景言心中突然升起了这么一个想法,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

    韩泽本以为自己说完之后顾景言会有什么表示,谁知道顾景言整个人就像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害得韩泽好好思考了一番方才是不是说了些太过惊奇的事情?

    半响无果,最后归咎于顾景言当真是年纪大了,遇到点什么事情就一惊一乍,不就是自己天赋好点嘛,他不会再嫌弃顾景言的!

    嗯!

    顾景言这一次学乖了,生怕得意忘形重蹈之前的覆辙,定了定神,打算先试探一下,却不妨一下子看到了韩泽满怀担忧的眼神。

    “你——”

    “就算你是本座的道侣,你也不能总是仗着本座对你的宠爱闹幺蛾子,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可就要惩罚你了!”

    韩泽倒是想就这么放过顾景言,但是想了许久,觉得还是把话说开比较好,趁着他们现在还不是很熟,可以把话说的重一点,要是以后等到琴瑟和鸣之时,他也舍不得说了不是?而且现在循序渐进奠定他的威严,也不至于让他最后爬到自己的头上!

    顾景言不明白韩泽为什么又突然蹦出一句自己听不懂的话,心理却是庆幸方才自己幸好没有冲动,这不,韩泽又开始说胡话了不是?

    想着,顾景言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哪怕心中想要锤韩泽一顿,也将心思给压下了。

    不谨慎不行啊,韩泽现在整天盯着他,就算是记性不好也不可能直接把他给忘记了,又不是二傻子,应当循序渐进,慢慢把自己从韩泽的视线当中淡化,方为上策。

    两人不约而同在心里定下了循序渐进的方针,只是所想内容却是南辕北辙,难为两人还能聊得相安无事。

    有了韩泽的话,再加上顾景言着实不想和什么剑阁打交道,思量了一下,两人最后还是觉得避开剑阁,先解开苏少安留下的信号再说。

    反正两人速度也快,来回去一趟……等等,去哪来着?对,好像说是回极道!

    顾景言只是听了一耳朵,想到韩泽的秉性,便出言问道,“现在去极道?”

    “去什么极道?”韩泽一脸莫名的看着顾景言,看得顾景言还以为自己出了错。

    转念一想,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记错,“可你方才不是说需要会极道查一下典籍才知道吗?”

    “是啊。”韩泽点了点头,对上了顾景言带有着同情的眼神,一下子就明悟了,“你该不会是以为本座已经将刚才说的话给忘记了吧?”

    韩泽简直要被顾景言气笑了,年纪大了脑子就是不怎么灵光,想想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啊!

    “怎么会,呵呵,呵呵。”我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顾景言打了一个哈哈,把这件事岔了开来,韩泽却道,“像是这种小事我虽不放在心上,但也没有到遇到之后就直接忘记的地步,倘若真的如此,本座离着坐地飞升也不远了,你放心,刚才本座已经将这件事当做很重要的事情记下了。”

    “所以?”

    “所以在这件事情解决之前,本座是不会忘记有关于这件事的所有细节的!”

    韩泽不疑有他,直接道。

    顾景言一默,随即趁人打铁地问道。

    “那,那你什么事情你会放在心上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韩泽狐疑地看着顾景言,心中却是在窃喜。

    看着吧,看着吧,这老家伙果然是在关心,哦不,担心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就是随便问问。”

    顾景言更加警觉,装作漠不关心真的就是问一问的样子,总不能说自己是想办法让韩泽把自己给忘了吧?

    韩泽却是瞧着顾景言的表情,愈发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顾景言果然就是来打探他的心思的。

    不过,他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呢?

    不说的话万一他一下子又变成了之前的咸鱼,那他这一路上的努力就白费了,说的话,要是让顾景言看出自己对他的在乎,以后岂不是更加地得寸进尺?

    在不认识他的时候就能抢他老婆,夺他洞府,放到现在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顾景言也没打算逼得太紧,看着韩泽略有犹豫,便开口道,顺带转移了话题。

    “你方才还没说,我们接下来去哪?”

    “去合欢宗,苏少安这些东西是从合欢宗带出来的,合欢宗离这里近,去那里更加方便,而且——”韩泽顿了顿,“我怀疑极道那里有人算计我,现在还是不要回去为好。”

    “算计?你们魔道本来不就应该整天算计吗?”对于韩泽的这个理由,顾景言有些不解,

    韩泽:“……”好难以反驳啊!

    “有关我渡劫一事,还是小心为妙。”

    “好吧。”顾景言也就是随口问问,看韩泽回答地艰难,也就不去再问,“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动身吧。”

    顾景言对去合欢宗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并非是不在乎这些事情,实在是,合欢宗里面没有一个能打的!

    就算是他自己去单挑他都不见得怕,更不要说现在还多带上了一个韩泽!

    很显然韩泽也是这个想法,柿子要挑软的捏,身为魔道中人怎么能不把“欺软怕硬”这种美好品格继承呢?

    只是就在要踏出门时,韩泽突然停下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下心理建设。

    “其实能让本座记得牢牢的东西不多。”

    嗯?顾景言被韩泽的声音弄得一愣,继而便反应过来韩泽这是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但是很快,一股非常不妙的预感一下子涌上心头。

    “你别……”

    “玉轩白只记得和你之间那点子肉麻的事情,我比玉轩白强,你也不用担心,本座忘记什么也不会忘记你的!”

    “……说了。”

    顾景言机械地将最后几个字吐了出来,满脸的生无可恋。

    韩泽沉浸在自己表白的事情,哪里还听得见顾景言这断开的几个字,但却不忘再给顾景言一道重击,“本座入道一来修行一事便在本座心头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而你是本座情劫,上穷碧落下黄泉,本座不会忘了你的!”

    做鬼也不会忘了你!

    最后一句话逐渐化成了这几个大字在顾景言耳边徘徊,哦豁?

    “噗!”

    一口黑血猛然从顾景言口中喷了出来,眼前泛着白光,似乎下一刻就要昏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