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17.去剑阁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顾景言记得自己还没有正式踏入修真界的时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湖少侠,嫉恶如仇,逞凶惩恶。

    江湖之上有正道自然就有邪道,邪道众人各个都是大魔头,无恶不作,顾景言没少和他们打交道。

    以至于在踏入修真界之后的一开始,顾景言一直都觉得正就是正,邪就是邪,黑白分明,而那些魔道中人都如在江湖上那般各个都是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但是很快顾景言就没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了。

    原因很简单,他是仙修,但是仙修也是要吃饭修炼的,资源就这么多,你不去争不去抢,早就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

    什么?打劫魔修?

    少侠你的心思够可以的啊,好不容易魔修和仙修直接打到了平衡,偶尔还在一起举办个什么武道盛会,交易坊市啥的,你上去就去打打杀杀,以一己之力还敢妄想挑起整个世界的纷争?

    想都不要想啦。

    再说了那些魔修之中,更多的仅仅是修炼方法和仙修有些区别,不代表着人家就要随随便便血祭世界,整个万鬼幡什么的搞事。

    第一,魔修中也有良善之辈,第二嘛——

    同样都是人,都是修士,凭什么他们就不能怕鬼啊!qaq

    整天顶着个万鬼幡不等用自己就先被吓死了好不好!

    咳咳,有些扯远了。

    当然这些事情可都是实情,魔修最后也是要渡劫的,也是要挨雷劈的,没事杀人玩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都怪那些话本写的太过扭曲,明显那些作者都是魔道黑!

    从本质上来说,魔修、仙修,佛修、神修、剑修,体修,法修这一系列都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修炼体系不同,再就是门派管的严一点,或者松一点的区别。

    可是伟大的魔修怎么能愿意和这些整天脑子里面脑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修士没有区别呢?

    久而久之,魔修给自己整上了不少的标签。

    比如什么,喜怒无常啊,出尔反尔啊,欺负人啊,当然一般最后一条不怎么适用。

    但是前面的很是准确。

    一个不出尔反尔的魔修怎么能算是一个好魔修呢?

    韩泽自觉是个万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魔道的领袖,除去那些个不出世的老妖怪,基本上没有是他敌手,他作为代表,怎么能够不贯彻身为魔修的骄傲呢?

    他方才是将小洞府送给顾景言了,他现在就出尔反尔了,小惩大诫,省的他整天仗着自己的宠爱搞些小动作。

    顾景言没想到韩泽竟然是这样的一个魔君,三观受到了巨大冲击还没有来得及整合,就被韩泽二连击给重伤。

    “怎么?本座的话不好用吗?”韩泽瞧着顾景言呆愣愣的模样,压下想要捏一捏顾景言脸的冲动,故意冷声道。

    这一声将顾景言的神志唤了回来,总算是清醒重点问题不应该在这洞府房子上面,“你将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嘿!韩泽没想到顾景言还有这个胆子和自己在这里顶嘴,刚要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去大殿!”

    韩泽的脸色极为凝重,顾景言不明所以,却也没有多问什么,紧跟了上去。

    路上韩泽的脸色愈发不善,如果他刚才的感知没有错的话,大殿之中突然生出了一阵剧烈的波动,与此同时他心中也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顾不上和顾景言继续扯皮,飞快地赶回了大殿。

    而此刻大殿却是一片狼藉,哪还有萧纯他们的人影,除了跟着苏少安身后的那四个鬼面,连个鬼影也没有了。

    “苏少安呢?”

    韩泽沉下了脸,转向其中一个鬼面。

    “回禀道主,方才小魔君、不,右护法随着这大殿中人一同消失了。”

    “消失了?”

    “是,他们消失前好像再争执着什么,紧接着这大殿中央就闪出一道白光,将这些都笼罩进去了。”

    韩泽听罢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郁气,不用他说,一旁的顾景言上前探查了起来。

    半响无语。

    韩泽一并上前,原本精致的大殿尽数被破坏,但是隐隐还能看出这是一处传送阵法,扭头看向顾景言,“这处阵法是通向外面还是——禁地?”

    “应当是禁地。”顾景言感受了一下此地的气息,“没想到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这里竟然是阵口。”

    “看来修复不了了。”韩泽在顾景言说话的功夫就已经探查完,这里应当是一个单向一次性阵法。

    “你可还知道其他入口?”

    顾景言摇了摇头,“只有掌教可知阵口所在,我就算知道禁地在何处,也无济于事。”

    韩泽听完陷入沉默,那阵法他认得出来,是一种失传已久的阵法,一旦开启,除去阵口,整个被圈起来的地方就会和周围与之隔离,就算是想要强行进入也是不行。

    “其实这里进不进去也无所谓。”找了一圈,顾景言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看着韩泽表情不怎么好,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即将不属于自己的洞府,更加不愿意欠韩泽的人情,想了想,还是出言道。

    韩泽却是充耳不闻,就在顾景言以为韩泽没听到打算再说一遍的时候,韩泽突然道。

    “本座想,有个地方应当知道这小剑阁的禁地是怎么一回事。”

    “嗯?”顾景言一愣,继而就见韩泽目光灼灼转头看向了自己。

    “剑阁!”

    顾景言:“……”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小剑阁的人,当着他的面说去请教仇敌自己家务事,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