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13.剑阁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韩泽不仅不傻而且还很聪明,他不介意在特定的情况下给予他们一些好脸色,可是相对的,像这种情况,韩泽可不放心放这些□□留在自己身后。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一起弄进去。至于他们会不会有事情,并不在韩泽的考虑范围内。

    顾景言都要进去了,他们有事也好没事也罢,凭什么独善其身呢?

    想都不要想!

    本来韩泽对这禁地是没有多少兴趣,如果凡事都让他这么操心的话,怕是到他死也操心不完。

    但小剑阁这些人的态度却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没有人愿意请别人在自己家门的禁地里面溜达,偏生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外人进得,自己门派的人反而进不得。

    相比之下,苏少安是事情反而排在了后面。

    别看苏少安现在怎么闹腾,可自己的事情应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并非是韩泽相信苏少安,纯粹就是觉得苏少安没有这个脑子!

    能被人用吃的忽悠进合欢宗,脑子好用才怪呢!

    所以他的事,不急。

    哪怕现在有人告诉他极道易主,他都不带着急的。

    看着眼前这些表情如临大敌的人,韩泽到底也没有逼得太紧,而是给了一个大甜枣。

    “诸位放轻松,本座也不是逼迫你们,只是有些事情本座需要诸位一起陪着我确认而已,不过可能过程不是那么的完美。”

    “掌教,我们现在怎么办?”

    青鸾子侧着头,轻声问道。韩泽言语中说得好听,可周围的人不敢相信。

    方才的时候韩泽说得更好听,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吗?

    萧纯沉吟了一番,眼神微闪,收敛了方才的防备之意,便道,“韩道主不介意我们商量一下吧?”

    “自然。”

    韩泽答应的干脆,也不怕萧纯会耍什么花样。

    一力降十会,说一千道一万,只要你的拳头够硬,自然就有说话权。

    顾景言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但是耐不住他修为高深,除此之外也就只有青鸾子的修为是在半步渡劫,至于萧纯,韩泽看不透。

    应当是比青鸾子和顾景言都要高的。

    可就是这样,韩泽反而不会担心,渡劫之上便是飞升,再者就是散仙,后者韩泽从不放在眼里,先前整合魔道之时,韩泽就已经单挑过魔道几大散魔,散仙他没有对上过,但他不会觉得自己会输。

    如果是前者的话,就更好办了。

    萧纯根本就不会与他动手。

    几乎没有人会刻意压制自己的天劫,但这个几乎并非是全部,总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愿飞升,需要掩盖自己的修为延长渡劫的时间。

    这种人在动手的时候会格外的小心,稍不留神便会泄露自己的气息,引来天劫。

    之前顾景言渡劫之时虽说还连累了韩泽一下,却也让韩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历天劫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像韩泽这种说是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天劫本身就是渡劫之人淬炼身体的一个最为直接的途径,韩泽在顾景言渡劫的时候没少被劈,躲得甚是狼狈,同时也经过了雷劫的淬炼。

    时间相隔不久,韩泽身上照理来说是有天劫气息的残留,萧纯若是怀着什么不好的心思,后者的话尚且还有一战的余地,前者就可以直接准备准备去渡劫了。

    大概他也是明白这点,韩泽提出这点要求之后,并没有直接拒绝。

    既然说是商议,韩泽再留在这里就不太合适了,顾景言也是干脆,听着萧纯话音落下,直接就一把将韩泽拉了出去。

    嗯,手牵手。

    韩泽的脸蹭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这大庭广众之下牵手什么的,实在是,实在是太羞耻了!

    果然顾景言就是一只花孔雀,无时无刻不想着秀自己华羽,没办法,自己也只能勉励配合了。=v=

    韩泽“乖巧”地任由顾景言将自己拉了出去,才出门韩泽就准备表功,谁知话还没有说出口,苏少安领着四名随从扑通一下子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属下有罪,还请道主处置。”

    韩泽:“……”

    如果有一天有人问韩泽当他和道侣相处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他会怎么做,韩泽一定会笑眯眯地告诉这个人有种折磨人的方法叫做“人的一百零八种”死法!

    至于场景嘛,详见眼前,没错就是现在。

    韩泽从来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尤其是对自己不友好的人,不利的事情都可以用小肚鸡肠小心眼来形容。

    苏少安这两者都占全了。

    本来这人的脑袋就不怎么灵光,韩泽嫌弃的很,而他搞出来的一系列的事情,都需要韩泽来收拾这个烂摊子,那还留着这个人有什么价值呢?不如直接炖了吧!

    想着,韩泽看向苏少安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冷冽的杀气,似乎是考虑从哪里下刀合适。

    感受到韩泽那刺人的目光,苏少安浑身一抖,默默咽了一口唾沫,竭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沉声又将刚才的话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还请道主责罚。”

    “你——”

    “师、师叔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顾景言对两人之间的暗涌一无所知,在他看着苏少安朝着韩泽跪下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忍了许久,再也忍不下去方道。

    “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顾景言开口问了,韩泽便暂时打消了让这个人成灰的想法,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惹得自己道侣不开心才是关键。

    苏少安得了韩泽的命令哪里还敢犹豫,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便开口说道。

    “大概的事情方才顾,额……”说道一般苏少安就有些卡壳,眼神求助似的看向韩泽。

    这人该怎么称呼啊?夫人?

    “直接叫我顾道友便是。”顾景言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苏少然的眼神,他这话一出一旁韩泽目光一下子黯淡了下,刚才那个称呼多好啊。

    没办法,自家的道侣就是这么胆小害羞,算了就由着他吧。

    韩泽宠溺地看了顾景言一眼,冲着苏少安点了点头。后者会意,继续说道。

    “大概的事情顾道友方才应该已经有了了解,事情与我和萧纯吵架的内容基本没有什么出入,我犯禁被逐出师门,辗转就到了合欢宗,后来就去了极道。”

    “逐出师门。”顾景言沉吟了一番,“就是因为禁地之事?”

    顾景言问完这句话之后,苏少安意外地沉默了,就在顾景言和韩泽疑惑越来越深的时候,苏少安才道。

    “不,不算是。”

    “不算是?这算是什么回答。”韩泽皱了皱眉头,他最讨厌大男人一副婆婆妈妈的样子,顾景言渡劫失败那时候的咸鱼模样他都不怎么喜欢,不过事出有因,倒也能够忍受,但这一点放在苏少安身上,就没这么多特权了。

    “不知道主可知道剑阁?”苏少安自然也是听说过韩泽的喜好,看着韩泽这幅表情,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也顾不上羞不羞耻,直接道。

    “其实禁地应当与这剑阁有关,那萧纯所说的誓言,与其说是自愿守护,倒不如直接说是被剑阁逼迫所致不得而已而为之。”

    韩泽眼神撇了苏少安一眼,“小剑阁本不就是剑阁一个弃徒所创吗?还说什么自此与剑阁死生不复往来,这怎么突然又会扯上剑阁?”

    “这就不是属下能知道的事情了。”苏少安恭敬道,“而且这件事也是属下调查了多年才调查出来的东西,整个小剑阁当中,只有萧纯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

    “所以你被逐出小剑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顾景言注意力还全然放在自己刚才那个问题上,苏少安这明显是想要将这个话题岔开,怎么可以呢?

    韩泽被顾景言这么一说,一下子也反应过来,看向苏少安愈发不善。

    看来自己是低估苏少安了,不能说他没脑子,这不还知道他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故意利用这一点岔开话题嘛!

    涨行情了啊!

    苏少安肩膀缩了缩,“不,不说不行吗?”

    韩泽和颜悦色的说道,“你自己觉得呢?”

    “其实当时我与一位剑阁弟子好上了,师父觉得有辱师门,就将我逐出师门,而后我就去了小剑阁。”

    “就是这么简单?”顾景言有些不太相信。

    虽说小剑阁和剑阁关系不好众所周知,但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弟子和他们的关系就把弟子逐出师门,诶,等等,苏少安的师父是谁来着?

    好,好像就是祖师爷吧!

    顾景言猛然想起来苏少安的师父好像就是小剑阁创立人,哦豁,难怪哦。

    另一边苏少安并不知道顾景言已经想明白了关键,瞧着顾景言不理解的样子,就又解释了句。

    “刚才我不是说禁地可能有猫腻嘛,据我调查,好像,好像逼着师父立下誓言的人,就是那个剑阁弟子。”

    顾景言:“……”

    韩泽:“……”

    所以这才应该是重点吧!你刚才都说些乱七八糟什么东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