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10.禁地play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师弟,不知我要解释多少次你才能明白呢?”

    萧纯叹了一口气,仿佛之前的沉默并非是他一样,“你自己做的事情,后果总要你自己承担,这是旁人替代不了的。”

    “那照你这番说法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这里自作自受了?”

    苏少安猛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之中满是恨意地看着萧纯,仿佛已经忘记了在场还有别人一样。

    “你既然心中都全然清楚,又何须来问我!”

    萧纯心里也被苏少安激起了几分火气,“若非是你当初引来剑阁之人,我们小剑阁又何须寄人篱下这么多年,逐你出门都不为过!我只不过是把你赶出去了,你多求几次饶说不定我们就把你放进来了,可你倒好,直接来个杳无音信,害得我们以为你已经死了,谁知道你哪里是死了,分明就是投靠了魔道!还去了合欢宗!不知羞耻!”

    “你还有脸说我!”

    苏少安见萧纯翻起了旧账,自己也再也忍耐不住,“什么叫做把我赶出去就等着我求求饶!你们分明就是把我直接扔下了山,还不给吃不给喝,我也得活下去啊,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会被人拐去合欢宗!”

    萧纯翻了个白眼,“我们当时可是专门派人去给你送吃的了,知道你身上没钱,特意白送,你不吃还能怪我吗?”

    “怎么不怪你!从小是你把我养大的,也是你说不能吃陌生人送的东西,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猥琐大汉,我怎么敢吃他的东西!”

    “他哪里猥琐了?”萧纯满脸疑惑。

    “吊角眼,笑起来嘴能咧到和耳朵齐平,不是猥琐是什么!”

    “那可是咱后山的护山灵兽,人家的根脚就是蛇,你家的蛇还是丹凤眼啊!”

    “总之就是猥琐。”

    眼见着场面越来越朝着泼妇吵架方向发展,他们说话的内容也快到了讨论蛇究竟是丹凤眼也是三角眼的时候,韩泽终于忍受不住,大喝一声!

    “够了!”

    喊的时候声音中还掺杂着一丝灵力,吓得一旁离得最近的顾景言直接就是浑身抖了抖,韩泽却是无暇顾及自己道侣是不是被自己给吓到了。

    径直走到了众人中间,冰冷的目光环视一周,萧纯和苏少安顿时噤声。

    至于其他人,唔,好像刚才在萧纯和苏少安吵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吓到失声,此时此刻安静的得很,根本就不需要韩泽特地威胁。

    看到这些人这么听话,韩泽心中总算是满意了些。

    他本以为会听到什么惊天的秘密,谁成想竟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也就算了,还打断了他精研的出场,这让他郁闷极了。

    毕竟一开始要说看到苏少安的时候他心里说又多少的愤怒倒也不至于,他追道侣还来不及呢,哪有功夫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再者说不就是小魔君这个称号,没什么大不了,混魔道的嘛,哪个不给自己起个诨名呢?

    这些事情都没什么,真正让韩泽愤怒的是他感受到了自己家的东西竟然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了小剑阁!

    甭管是做什么用的,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竟然被私自拿了出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他能拿自己家里的一套阵法,那么说不定明天他就能进入宝库拿别的东西,这怎么可以!这些东西都说是他给自己媳妇儿准备的,凭什么让这些人用。

    韩泽原本打算的好好地,处理苏少安的时候还能追缴一下赃物,顺便在顾景言的面前秀一下自己华丽的羽毛,简直美滋滋,可是,这个打算还没等实行,就破灭了。

    其速度之快都让韩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最近气运不怎么好,不然为什么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就翻车了呢?之前明明都不会翻车的说。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算是在自己心里过了一圈,说是不可能说出来的,剧本早就从悬疑风变成了家庭伦理风,再让他们继续说下去,没准就来个误会解除,携手共筑美好家园了。

    收回了那骇人的眼神,韩泽冷声道,“若是此事与本座无关,本座可不想管你们这些成长烂芝麻的事情,不过既然牵扯上了,就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说是不是啊,右护法?”

    “属,属下不知。”被韩泽这么一点名,原本还嚣张到若无旁人的苏少安立时怂了,原先的恐惧涌上心头,咽了一口唾沫。

    “你不知?”韩泽嗤笑一声。

    “本座没兴趣知道你和小剑阁有什么恩怨,当然,若是本座道侣强烈要求,本座也不会坐视不理!”韩泽威胁别人的时候,还不忘在顾景言的面前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本座想知道的就是,你是怎么知道本座道侣要去渡劫这个消息的?”

    听完问题,苏少安就是一愣。

    很显然没想到韩泽会问这个问题,他本来以为韩泽要问的是布置在小剑阁外面的阵法,毕竟这可是极道的护山大阵,攻守兼备,没了这个阵法,碰上有人想要讨伐极道的,没准今晚极道就没了。

    “不愿意说?”

    韩泽眯了眯眼睛,凶狠毒辣的眼神再一次飘了过去。

    “道主明鉴,属下并未此意!”

    苏少安下意识就反驳,话还没说呢,先把自己的立场给解释清楚,将自己摘了出去。

    犹豫了一会时间,趁着韩泽还没有不高兴的时候,立马开口将事情说了一遍。

    说起来这件事还和韩泽有关。

    尽管不知道现在道主的道侣怎么就突然一下子变了一个人,但这并不影响整个故事的真实性。

    而且虽然原来的道主的道侣玉轩白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极道之中仍旧是给玉轩白保留着位置,有关于他的消息也是实时更新。

    此人并没有什么敏锐度,被人跟在调查竟也察觉不到什么,不久极道中人就发现了玉轩白一直在找一味草药,这味草药乃是炼制渡劫丹的主要材料。

    很可惜,市面上有的基本上都已经被韩泽他们收购了去,一连找了好几个月,都没能寻找到。

    时间久了,谁渡劫也就摸清楚了。

    只是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打草惊蛇,哪里想到这最大的一条蛇早就被自家主子忽悠走了。

    “原来是这样。”

    韩泽越是听他说,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与之不同的是苏少安的脸色开始变的惨白一片,如果不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无路可走,他定然第一时间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片刻也不想多待。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根本就是虚张声势,故意提起顾景言还达成你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

    事已至此苏少安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还不如直接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做的事情,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在一旁一直安静听着的顾景言忍不住了,事关小剑阁,容不得他马虎。

    只是顾景言自己没想到的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周围的长辈欣慰的眼神一下子朝着他uu地射了过来。

    诶,现在手徒弟不容易啊,尤其是像这种通情达理,时时刻刻不忘自己宗门,敢于奉献(???)的弟子,根本及时世间少有、

    “小剑阁里面有一处禁地,那里面有着……”

    “不必再说了,这点我不可能同意。”

    萧纯一改之前逗逼的样子,斩钉截铁地打断了苏少安的话,眼神中还包含着忌惮之意。

    “剑阁的人去得,为何我去不得?”

    “那你自己也说是剑阁的人,你现在乃是极道护法,就算是退一万步来将,你还是我小剑阁的弟子,你也没有资格进去到里面。”

    禁地?

    在这两人说话的时候,韩泽就在一旁侧耳倾听,试图听到些有用的东西,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个两个字。

    是个门派都有禁地,只是这禁地的属性不一而同。

    有的是存放宝物的,有的是镇压邪物的,有的是小洞府入口,可以说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只不过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好像这小剑阁的禁地有些特殊啊。

    想着,韩泽的眼神不由飘到了顾景言的身上,这一看,顾景言正在那里发呆,不知道想着什么,突然,好像有一道灵光从他的脑海中闪过,顾景言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抬起头正对上了韩泽的眼神。

    额……

    脑海里的东西好像一下子卡壳了。

    韩泽不知道顾景言不经意之间已然被自己美色迷惑,心中尚且还在那里懊恼着呢,要不是之前萧纯和苏少安的打断,说不定他“开屏”过程就能顺利进展下去,到那时迎接的就是顾景言崇拜爱慕的目光,那像是现在,和自己一对视,就不着痕迹地别开了头。

    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啊!

    好在顾景言已经差不多想明白,卡壳也没有卡多久,看了看剑拔弩张的萧纯和苏少安,一旁聚精会神听八卦的其余众人,顾景言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悄悄勾了勾韩泽的衣带。

    韩泽的注意力本来就都在顾景言的什么,顾景言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他,难得一次顾景言这么主动啊!

    韩泽当即就是一愣,就听顾景言道。

    “想办法提出去禁地。”

    去、去禁地!!

    韩泽猛然睁大了眼睛,脑海中闪过禁地play十八式,眨巴了一下眼,这进度,有点快哈。

    嘿嘿,嘿嘿,嘿嘿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