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8.满脸都写着高兴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事实就是韩泽确实是忘记说这件事情了。

    这件事其实也不能怪他,当时他都把顾景言给抱住就差解释,谁知道绵阳和绵枫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

    然后,然后他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本来嘛这件事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可是偏偏顾景言对着情劫一事又有着不小的误会,阴差阳错之下,就出了问题!

    天知道正道那边的情劫都是怎么渡的,闲着没事还来个什么杀妻证道??!拜托,现在连话本都不这么写了,怎么还流传这种糟粕啊!

    “就算本座没告诉你,你心里就是这么想本座的?”

    韩泽有些气闷的捏了捏顾景言的脸,满眼的委屈似乎是无处倾诉。

    “你别这么看着我!”顾景言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神,尴尬得清了清嗓子,道,“你也说了是你自己没说清楚,而且说一千道一万,和我缔结道侣契约的玉轩白,不是你韩泽,你这一口一个道侣自居,未免也太不要脸了!”

    “要媳妇儿还要脸做什么!”

    “凭什么我是媳妇儿?”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顾景言立马就想起了之前那关于脐橙这种好吃的水果的话题。

    原本,面对着玉轩白顾景言绝对是宠爱之上,就算是知道了他脑补的东西,恐怕也最多就是一笑而过。

    现在玉轩白一下子成了韩泽,这点子感情就有了变化。别的且不论,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对玉轩白的态度。

    可以说之前顾景言是讲玉轩白放在一个弱者的位置上面,对待弱势的一方,自然是要宽容些,可谁成想人家是扮猪吃老虎,真正的身份本事的不得了,情感自然而然发生了变化。

    可怜他拿着小可爱当媳妇,小可爱却是憋着劲想要上自己,花样之多令人叹为观止,简直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啊!可是凭什么啊!

    “你若是想要娶本座本座也无意见,只是……”说着韩泽脸上的表情有些小尴尬,犹豫了一会儿方才说道,“只是在双修之上可能会有点妨碍。

    ”“……具,具体点?”

    “你也知道本座乃是魔道中人,其实本座一开始也是仙修,只是阴差阳错得了魔道传承,故而只能栖身魔道。”

    “等等,一开始是仙修?”顾景言打断道。韩泽却是摆了摆手,“大概两三天?这个不重要。”

    顾景言:“……”

    好吧,他就不应该问这么一句!

    韩泽这厢还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又秀了一把,看着顾景言表示理解的小眼神,韩泽欣慰极了,整理了一下言语,继续道。

    “不瞒你说,本座这个传承功法和你身上这天魔衣乃是同出一源,再修炼至顶层之后,就是无漏之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所以?”

    “所以就是这样啊,你,懂本座的意思吧?”韩泽生怕自己的描述不够生动形象,歪着头想了想,又抬手比了个手势。

    “……难为你练这个功法的时候已经辟谷了。”顾景言满脸的复杂看着韩泽。

    韩泽的描述实在是太一言难尽,以至于他直接忽略了双修把注意力放在了某种修行前每天必须要干的事情上面。

    一时间来谁在上谁在下都顾不得争论,而是在想,万一哪天韩泽吃点带杂质的东西,那他是上厕所还是不上厕所呢?上厕所能顺利上出来吗?

    韩泽瞧着顾景言一脸复杂的表情,再加上刚才那句话,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这中间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想了许久,始终想不通。

    心想,难道顾景言就这么在乎体位?

    也不是不可能啊,正道那边的人听说都有些什么大男子主义,想在双修之上占主导位置也可以理解。

    只是理解可并不代表这纵容!

    自己方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己的功法导致了顾景言根本不可能处于主导位置,总不能冒着顾景言小兄弟被夹断的风险让他过把瘾吧?

    噫,太血腥!

    而且先前看玉轩白的记忆的时候,那些画面好像也挺和谐的,比起其他人的经验事情,韩泽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目光。

    玉轩白都已经给安排好了,顾景言心中又心心念念都是他的身外化身,他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做出什么改变了。

    看看,他对他媳妇多好!=v=

    顾景言不知道自己无形中又坑了自己一把,而原本亲亲爱爱的小道侣则是笑眯眯地往他掉下的这个坑里面填了几把土,此时此刻他还沉浸在某种有味道的想象中。

    一旁韩泽想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后,揪了揪顾景言,道,“总之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些那些有的没的,当本座媳妇儿可是亏待不了你!”

    说着,韩泽指了指这周围,“想要什么本座就给你什么,要是碰上本座没有的东西,和本座说本座也能直接给你抢来,别客气!”

    顾景言没想客气,但是韩泽这一副暴发户模样,实在是让他开不了口。

    他毫不怀疑,万一他真说出点啥,韩泽还真的能上去抢。

    这样不好不好,他好歹是仙门子弟,怎么能干这种不道德——emmmm真的好想抢啊!

    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来,顾景言盯着韩泽,说道,“你自己清楚的很,何须我多说呢?”

    “我清楚什么,本座不知道!”

    韩泽想也没想就开口反驳,但对上顾景言的眼睛,片刻就败下阵来,叹气道,“不管你想说什么,我都不可能放任你离开,你想到不要想!”

    韩泽哪里看不出顾景言的心思,正如顾景言所说的那样,他抱有着什么心思韩泽都是一清二楚,可越是清楚,越是代表着韩泽不能将这件事情说破。

    没有直接把事情给挑明尚且还能装疯卖傻,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一旦将事情说明,就没有这个便利了。

    韩泽对顾景言兴趣正浓,又怎么可能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呢?

    “其实也不只有这个办法,你现在将我步步紧逼,只会适得其反。”

    “别的办法?”

    韩泽眯了眯眼睛,脑袋里闪过些许片段,正是之前玉轩白刚刚认识顾景言时候的片段,这些记忆也是玉轩白印象最深的,其中里面的顾景言无一例外不是一只开了屏的孔雀似的,整日里花枝招展想要引起玉轩白的注意力。

    莫非,顾景言想要说的就是这样?

    也不是不可能啊,顾景言拐弯抹角也没有直接说出来,没准就想用这个方法暗示他!

    没想到眼前的老蘑菇竟然是这样的一条咸鱼!

    果然够心机!

    “你既然想换一种办法,那本座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再次叹了一口气,韩泽眼神带着宠溺的看着顾景言。

    顾景言这厢还在想着怎么让韩泽打消念头,正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各个方面来阐述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谁知他话还没说出口呢,韩泽就答应了!

    答应了!

    顾景言一下子就呆愣在了当场,这让韩泽更加确认了自己方才的猜想,瞧瞧,这都高兴傻了呢!

    罢了,都是自己选的媳妇儿,偶尔傻一傻能怎么着,惯着呗!

    “既然你想明白,那就太好了!”

    高兴过后,顾景言的脸上也浮现出真诚的笑容,不愧是他家小宝贝的本体啊,瞧着就是这么通情达理。

    “哪里哪里。”韩泽脸上被顾景言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心底却是蹦了两个高,看着吧,顾景言果然就是想让他也想孔雀开屏一样求偶,这笑得多开心呢!

    想着,韩泽一边微红着脸,一边道,“你放心,本座虽然从未开屏,哦不对,是从未追求过别人,但是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本座定然会让阿言你满意的。”

    顾景言有些狐疑道,“满意?满意什么?”

    “满意本座追求你啊!不过本座学不来什么挽剑花,白衣飘飘什么的,想必你应该也不喜欢,这点相信本座,一定会好好学习,找到最完美的开屏,呸!展现自己的方法的!”

    “你,你说什么?追,追求??什么!!追求!”

    几个呼吸间,顾景言就反应了过来,想反应不过来也难,韩泽都把挽剑花这些话说出来了,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韩泽,这是打算学着自己追求玉轩白一样追求自己呢!

    “别激动,本座还没开始呢,惊喜要留到后面才好。”

    “……”

    “还没问问,你平日里都喜欢什么?记忆不太全面,本座觉得还是主动询问一下比较好。”

    “……”

    “诶?你怎么不说话?别蹲下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景言:“……”他现在好想静静,不要问他静静是谁!qaq

    韩泽不知道顾景言这又是怎么了,明明先前很高兴的,一转眼又变成了蘑菇咸鱼状,好在再前面赶路的那些人都没有注意到顾景言的异样,不然前后联想起来,恐怕就露馅了。

    想了想,韩泽干脆直接将顾景言打横抱了起来。

    许是之前刚刚泡过澡的缘故,顾景言身上凉凉地,软软得,抱在怀中异常的舒服,和刚被天劫劈完的时候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在外面,韩泽都想直接搂着蹭上一蹭。

    以前他身外化身跟在顾景言的身边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着把人抱上一抱呢?

    几乎是在同时,韩泽脑海里就有了一个画面,玉轩白顶着一张哭包脸抱着满脸高冷坚毅的顾景言,噫——嘶!

    韩泽浑身抖了个机灵,实在是太辣眼睛了!可怕!

    ——————————

    小剑阁离着这里不算太近,不过在他们一行人全速赶路中,很快就到了小剑阁的范围。

    韩泽没享受多久抱着道侣的乐趣,顾景言就挣扎着下来。

    顾景言好面子,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中回家,像什么样子!

    一想现在顾景言是操着功力进阶的人设,不是残废,韩泽也乖觉地将顾景言放了下来。

    众人刚刚踏入小剑阁的地界,一股阴冷的气息就笼罩住了众人,韩泽脸色变了变,没有了之前笑嘻嘻的模样。

    看到韩泽这幅样子,绵阳刚刚酝酿好要介绍的话一下子就被自己给咽了回去。

    得,着哪里还用得着他来介绍,人家魔君刚刚踏入就感知到了。

    唯有顾景言有些不明所以,疑惑的眼神刚落到韩泽的身上,韩泽就默契地解释道。

    “极道的阴极阵法,平日里由右护法苏少安掌管,现在这阵法不在极道,反倒是出现在了这里!”

    说话时,韩泽的脸上勾起了一丝冷笑,一瞬间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不近人情,冷酷残忍的极道魔君。

    “走吧。”

    韩泽领着顾景言往前走去,分明是小剑阁的主场,在场众弟子却不敢吭一声,静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与此同时,小剑阁内。

    “诸位可是想好了?”

    只见当中一位一袭红衣的美人坐在殿中央,手中拿着一面小旗子,身后站着四个人,皆覆以鬼面面具,径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死人。

    而在他身前几位仙风道骨的修士咬牙切齿看着这位红衣美人,为首便是这小剑阁的掌教萧纯,与一旁一个个或中年,或长胡子老头不一样,此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目光却是锐利如刀。

    红衣美人瞧着这些人如临大敌的模样也不在意,而是好笑地看向一旁一个白胡子老头,“青,青松是吧?听说你们以为本君来的目的是因为那顾景言,还派人找他?甚至还让人算了一挂确认他的位置?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非但没变得聪明,反而更蠢了呢!”

    “你在我们这里安插了奸细!”

    听到这话,青鸾子立时怒目相向,当即就要拔剑,却被萧纯一把摁了回去。

    “掌教!”

    “回去!”

    萧纯声音不大,却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青鸾子梗着脖子和萧纯对视着,不多时便败下阵来,冷哼一声,退了回去。

    瞧见自己身边人老实了,萧纯打起精神应付起红衣美人。

    “师弟,许久不见你这见面礼倒是大的很,不过我小剑阁家小业小,怕是容不下师弟你这尊大佛。”

    “萧掌教这是说哪里的话,当初连剑阁那些大佛都容得下,怎能容不下我苏少安一人,还是说萧掌教你怕了?”

    苏少安目光冰冷地看着萧纯,倏而一笑,“不若本君在告诉掌教一个消息可好?若是本君的消息没错,顾景言此番应当是渡劫飞升,不知诸位派出去的弟子,会如何呢?”

    话音落下,众人齐齐变了脸色,青鸾子更是直接大呼,“这不可能!”

    “如何不可能,本君——”

    “本座怎么不知,右护法你什么时候对本座的人这么感兴趣了?嗯?”

    就在苏少安继续说的时候,韩泽的声音响了起来,直接打断了苏少安的话。

    苏少安的脸色登时一变,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又惊又急的看着门口,“你,你怎么会……”

    “右护法这是怎么了?连装都不屑于装了?”

    韩泽嘴角噙着笑意,笑却不达眼底,眼神轻轻飘在了苏少安身上,后者浑身一凛,立马单膝跪下,“属下无状,还请道主恕罪!”

    苏少安脸上的恐惧不似作伪,与之之前判若两人,可见韩泽方才仅仅一个眼神便将苏少安内心的恐惧激发出来。

    “当不起你这么一声道主,你可是厉害,本座不过短短半年未归,极道便出了一位小魔君,厉害,厉害啊。”

    韩泽一边说着,随手将身前的椅子拉开,拽过还在那里愣着的顾景言塞到椅子里面,自己却站在顾景言身后,还不忘给顾景言整了整衣裳。

    此刻,大殿之中,除去跪着的苏少安,其他人都站着,只有顾景言坐在椅子上,还是由魔君亲自“扶着”坐下的。

    嗯,貌似,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

    小剑阁众人:“……”

    在场众人反倒是一直跟着韩泽的那些弟子们适应的最为良好,尤其是绵枫,眼前这些个师门前辈的心情他可是最清楚不过了,他不像是绵阳那样看到他们两人互动下意识减智双眼冒星,他可是一路上都在被挑战着三观啊!

    如今看着一个个好像被眼前景象吓傻了的师门长辈们,他绵枫终于找到了归属感,找到了共鸣,找到了家人!

    都不容易啊!

    而旁边的绵阳心理素质要更好一些,不愧是新弟子里面的大师兄,当着诸多师门长辈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嗑cp减智的行为,而是趁着众人震惊之时里面上前解说,意图化解尴尬。

    “掌教,师父,师叔师姑,此人正是极道之主韩泽韩道主,也是小师叔的道侣,都是一家人,你们不用这么拘束。”

    道,道侣?!

    这不解释还好,他们只当自己方才是听错了韩泽的话,可这么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

    道侣!开什么玩笑!

    韩泽听着绵阳的话,整个人一下子多了一股生气,脸上的笑容也立时真诚了三分,仿若在这一瞬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本想找个好时机再告知各位,不过既然贵派弟子已经言明,那本座也直说便好,在下韩泽,正是顾景言的道侣。诸位可以称本座魔君,亦可直称姓名,不用客气。”

    说道最后,韩泽笑容愈发灿烂,而徘徊在众人耳中只有最后那四个大字。

    不!用!客!气!

    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滴针可闻。

    似乎是察觉到这现场的气氛不是那么热烈,韩泽不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这并不妨碍韩泽继续介绍自己,说完,整了整自己衣领,回想了一下方才自己说话时候的表情应该合格,比起顾景言挽剑花什么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霸气了多少倍,动手邀功似的戳了戳顾景言。

    “阿言,该你说两句了。”

    说,我说什么?

    顾景言从进来之后就一直不在状态,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尽是诸位师兄师姐以及掌教复杂的眼神,还有盘桓在他耳边韩泽最后说的那句话。

    “额……”

    韩泽脸上露出了笑容,挺直腰,这个见家长的过程简直完美直至!

    “那个……”

    就是可惜有些仓促了。

    “……我进阶了,半步渡劫。”

    咔嚓!仿佛一道雷劈在了韩泽的脑袋上。

    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景言:感情我说了半天,你就这么一句话?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顾景言不甘示弱回瞪回去,他还没说韩泽不讲信用呢!前脚说要慢慢追求自己,这就在家长面前乱说了?

    “既然都是一家人了,诸位应该不介意本座处理一下门内之事吧?”

    韩泽果断转移了话题,眯着眼,满是、额、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