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7.杀妻证道??(一更)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九千年,这个数字让顾景言心中咯噔一下。

    可对上韩泽似笑非笑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被韩泽忽悠了。

    “你是在耍我?”

    “话可不能这么说。”韩泽摇摇头,松开了手,顺带着给顾景言整了整衣领,“以前本座倒是没发现你穿和黑色还是很好看的。”

    顾景言没有理睬韩泽插科打诨的话,“你到底想要做……”

    他话没说完,就被韩泽给打断了,“兵解成散仙,每一千年便会渡一次天劫,度过九次天劫便能飞升,总共是九千年。”

    “九千年啊,本座创立极道之时不过才二十有八,现在才将将三十出头,就已经进阶大乘期,这九千年能出多少个本座?”

    恐怕就能出你这么一个!

    顾景言在心中腹诽着。

    韩泽说了这么多,顾景言不是个傻子,自然不会觉得韩泽只是单纯在这里炫耀自己的实力,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沉吟了一番,便道,“你先前告诉他们我是进阶而不是渡劫失败,就是为了试探他们?你怀疑我兵解是他们动的手脚?”

    “本座还没闲到这个份上,你渡劫是事实,兵解成散仙也是事实,这些东西无须试探,本座只是想知道你渡劫的事情和他们有没有关系,还是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搅和在一起就是个巧合。”

    说这些话的时候,韩泽就差没有明晃晃直接说顾景言你兵解纯粹就是那你实力不济了,听得顾景言想要打人。

    当然,这人还没来得及打,韩泽下一句话就有冒了出来。

    “而且,你觉得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韩泽表情冷了下来,顾景言将这件事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可那也未必是我小剑阁里面的人动的手脚,更何况……”

    “更何况你本身就要渡劫了。”

    韩泽紧接了一句,“但如果连这个都只是你的错觉呢?”

    顾景言一怔,不知该作何回答,韩泽本来也没想听顾景言回答这个问题,一边收拾着自己身边的东西,一边说道,“不管如何,本座对于本座自己的情况是清楚的很,提前渡劫定然是有人算计,小剑阁未必能摘得干净,但是不管事情究竟如何,都要亲自去看一看才好。”

    只不过顾景言被韩泽这话唬住不到片刻,立时就反应了过来,“你这是又给我下了个套!刚才他们在的时候你让我误以为是师姐那边有问题,现在就把视线引到我的师门之上,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想多了,本座能有什么目的啊。”

    “韩泽!”

    “本座只不过是想帮媳妇你找出你身边的隐患,你之前又不是没听那几个小崽子说,他们可都怨你把极道魔头招去了,你觉得本座能忍吗?”

    “他们何时说是我的缘故了!”顾景言疑惑的看了韩泽一眼,“只是因为你我的,的情敌之名,所以他们才会想要找我回去看看有无关联,并非是怀疑我!”

    “可这两者有区别吗?”

    韩泽嗤笑一声,“没有怀疑还让人卜算你的位置,好一个没有怀疑啊!”

    得了!话题有转了回去。

    顾景言总算是发现了,韩泽一直都对这个占卜一事耿耿于怀,他自己都不介意,和韩泽又有什么关系——等等!

    之前韩泽不是说自己是遭受了旁人的算计这才渡劫的?

    “你所说的因为我的事情是假,你的目的还是调查出事谁算计你吧?你怀疑苏少安?”

    韩泽:“……”

    他这一沉默,顾景言立时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原本因为韩泽种种行为举止而弄得有些慌乱的心瞬间冷静下来。

    他就说韩泽之前融合玉轩白的时候对自己不说恨之入骨也是很不待见,哪怕现在融合了回去,又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有了转变。

    听韩泽话中的意思,情劫。

    情劫啊!韩泽会不会有喜欢这种感情都尚且两说!

    “收起你心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韩泽看着顾景言神情不断变化,就知道顾景言恐怕是又在哪里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连带着说话语气都这么微妙,虽然一改方才颓废的模样,可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啊!

    顾景言却道,“你既然这么说了,我那也直接问便好,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说我喜欢的是玉轩白,自然也会喜欢上你,这一点不管真假我都不辩驳,可是你呢?我顾景言本事不及你我承认,可论眼光,我自认为不输于你,你不喜欢我,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这又是从哪的出来的结论?”韩泽失笑道。

    “心。”

    韩泽道:“那就是你的心骗了你,本座无时无刻不感受着对你满满的情谊,玉轩白本就是本君剔除的带有感情的一部分,现在回归了,这感情共情到了本座的身上,你所以说本座对你无情,只是因为你不愿接受这一事实。”

    “强词夺理。”

    “你现在不相信也是正常。”韩泽欺身贴近顾景言,抬手捏了捏顾景言的脸,“时间还长,你会相信的。”

    韩泽刚一贴近,气息便笼罩了顾景言,弄得他身体一僵,见状韩泽轻笑了声,道。

    “算起来现在也正是探查一番一个好时机!”

    “什么时机?”

    顾景言心中突然有了种不太妙的预感。

    果不其然,在他问完这句话之后,韩泽直接道,“现在你和我的关系也算是过了明路,于情于理我都应该上门去拜访一下你的长辈不是吗?该不会阿言把这等重要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吧?”

    “无耻!”

    “无耻就无耻吧,总不能以为顾及自己的脸面,连媳妇都不要了不是?”

    韩泽竟然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甚至还又多加了句来应和顾景言。

    顾景言:“……”

    ——————————————————

    韩泽亲手炼制的丹药效果自然非凡,方才说话的时候顾景言还觉得自己的气息有些不稳,但是赶了一会儿路,这些不适非但一齐消失了不说,身上反而充满了无限的活力!

    倒真的像是韩泽说的那样,功力大涨进阶了。

    这话其实也没说错,散仙也是仙,努努力总是比大乘期的修士要强上不少的。

    韩泽带着顾景言出了那片群山,就直奔小剑阁而去。

    路上听到了不少关于极道的传言,韩泽也都不甚在意,一听便过,倒是顾景言听得是满眼的新奇,原本颓废的心情一扫而空,好奇起来他们口中的故事。

    半个时辰之后,韩泽和顾景言追赶上了绵阳他们。

    “小,小师叔,你,你们怎么这么快就——”

    绵阳只来得及说上这么一句,眼神就瞥到了顾景言身上的衣衫之上,后面的话立马咽了回去。

    只是用眼神悄咪咪打量着韩泽,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被韩泽一个冰冷的目光就给吓了回去,立马求生欲极强的转移了话题。

    “既然小师叔和魔君已经赶上来,我们就赶紧赶路回去吧。”

    “不急。”

    等找到了人之后,韩泽又一改之前急切的模样,“刚才问的仓促,有件事本座还忘了问你们,你们说苏少安闹事,他可是找到了你们小剑阁?”

    “……是。”

    绵阳默了一下,点点头,这件事瞒不过韩泽,就算现在不告诉他,韩泽日后也会知道,并无必要。

    韩泽点点头,“原来如此,难怪你们这么着急,想要找到阿言这个“罪魁祸首”啊!”

    “魔君大人,你误会了,我们并未说此事是小师叔的缘故,只是担心会牵连到小师叔。”

    “是吗?可你们方才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韩泽脑子不笨,记忆也不差,这些人之前你一句我一句猜测的东西他可都记得呢,现在一句没说就能当没有这件事了吗?想得美!

    “魔君大人!”

    绵阳脸色有些难看,头上更是冒出了些许汗珠,不似之前在那山底下的时候,现在的韩泽身上冷冽上位的气息更重,多说一句似乎就会被韩泽的威压给压下来一样!

    他现在恨不得打死绵枫,要不是他嘴快,怎么能让韩泽揪住这一点!

    反倒是这里面的绵枫适应地快一些,这才是他记忆中魔君应该有的样子嘛,之前和小师叔拉拉扯扯没羞没臊简直就是严重崩了人设好不好!

    “放松!一个个这么紧张难不成怕本座吃了你们?”

    就在他们紧张到了极点的时候,韩泽噗嗤一下子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半点不见之前的冷意。

    “行了,赶紧前面带路,本座倒是要看看,这苏少安是怎么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搞事的。”

    韩泽这打一棒子再给一个甜枣,成功让众弟子不敢再八卦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悠闲地和顾景言跟在众人的身后。

    此刻顾景言还没从他的话和道听途说的八卦中缓过神来,所以确切的来说,悠闲的只有韩泽一个人。

    这人一闲下来就喜欢想东想西,韩泽也不例外。

    此前先是雷劫,再是玉轩白,最后又是顾景言,他都没有什么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心情。

    喜欢顾景言吗?韩泽觉得自己是喜欢的。

    如果不喜欢的话,他在融合的瞬间见了顾景言红了脸,不会有想要与他亲近的心思,更加不会任由他这么放肆钻入他的怀中。

    哪怕这种情感是玉轩白带给他的!

    或许在开始的时候目的并不单纯,找上顾景言只是因为这样那样不得已的原因,可很快这些原因都逐渐归咎成了一点。

    他乐意!

    在顾景言的身上,韩泽第一次感受到了愉悦的滋味,不同于征战沙发的快感,很单纯的就是看到了一件喜爱物件并且成功的将其捧在手心的那种愉悦。

    这种奇妙而又陌生的感觉当真是让人沉迷。

    韩泽开始有些理解玉轩白为何会这么喜欢顾景言了,尽管他又老,天赋有差,没事还喜欢装逼搞些什么噱头,可就是这样,他的身上也有着极其可爱的一面,可爱到他都想要把人关起来,放到一个只有他能看得到的地方。

    至于这个人为什么是顾景言,韩泽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命数。

    当初顾景言无意间救下了玉轩白,玉轩白爱上了他打乱了韩泽全部的计划,就已经注定了顾景言要被他韩泽纠缠上一辈子!

    想着,韩泽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然而——

    “你只是为了找人渡过情劫,渡劫意味着入情破情,你说你喜欢我,岂不是自相矛盾?”

    顾景言在那里纠结了半天,时不时瞧着韩泽脸上那堪称诡异的笑容,心中的不解更甚,终于,在韩泽露出了那邪魅的笑意的时候,顾景言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直接问道。

    “咳咳!”

    顾景言的话险些让韩泽呛到,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顾景言,“你说什么?”

    “我说你渡劫……”

    “不用重复!”

    韩泽怕自己再听一遍再受一次内伤,干脆直接打断了顾景言的话,他就知道应该堵住顾景言的这张嘴!

    “你该不会是一只以为,所谓的情劫,就是利用你然后和你情感纠葛一番之后再将你抛弃或者杀死才算是渡劫吧?”

    “不,不是吗?”

    看着韩泽这么惊讶,顾景言也不是这么笃定了。

    “当然不是啊!你是从什么话本上看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杀妻证道不一向是你们魔修的特点吗?”

    “我们魔修恣意妄为,及时享乐,倘若真有爱得不行的道侣,恨不得视若珍宝,哪里会做什么杀妻证道之事!”

    顾景言:“……”好像突然被颠覆了世界观。

    “诶不对啊!”韩泽一下子反应过来,“你是从那听说杀妻证道这么一回事的?”

    韩泽的目光不断在顾景言的脸上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着答案,看着看着韩泽得出了一个结论。

    “该不会,你们宗门,不,应该说你们正道宗门那里,真的有人这么做过吧?”

    额。

    “你别沉默,绝对就是这样是不是!”

    韩泽看着顾景言头都快要埋到地下,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恨不得立时把这么干的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这叫啥!

    这就是故意弄出这么一件事拆散这些恩爱道侣啊!

    拖出来鞭尸!!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你渡什么情劫?”

    顾景言被韩泽这一句一句的埋汰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我的情劫是什么!”

    “早就?”

    顾景言就差掏掏自己耳朵,看看是不是听漏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

    “我明明就是——啊!”韩泽惊叫一声,突然想起来,“我好像真的忘记告诉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