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5.脐橙不好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韩泽这话说出来,众人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唯有顾景言满目的疑惑,瞧着神色很是奇怪的绵阳和绵枫,有些不太确定道,“师叔祖他不是已经道殒了吗?”

    “小师叔,这,这还是由师父和你说比较合适。”

    听着顾景言的问题,绵阳脸上有些尴尬。

    苏少安是顾景言师父的小师叔,按照辈分算是顾景言师叔祖。

    顾景言虽然在宗门之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对于自己这位小师叔却是不甚熟悉。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及顾景言的宗门。

    如今神玄大陆上共有三方势力,太一神宗,仙门以及魔道。

    比起魔道另外两者一个是隐世不出的宗门,一个是有点类似于联盟的正派宗门的一个总称。

    顾景言所在的小剑阁就隶属于仙门。

    没有一个宗门愿意在自己的名字上面冠上一个小字,仙门之中,也却是还有一个剑阁,只是这牵扯到另外一段往事,赞撇不提。

    简言之,就是个小宗门没错了。

    却说这小剑阁,宗门里剑修并不多,门内弟子更多的偏向法修,共有三峰,先前提及的青鸾峰是小剑阁女弟子汇集之处,峰主青鸾子擅占卜之术,另外两峰一为囚天,一为无量。

    顾景言出身无量峰,他们所说的师叔祖苏少安,乃是囚天峰弟子。

    只是囚天峰历来神秘,常年不见一位,苏少安倒是个例外,以前在宗门的时候经常到其他地方走动,和宗门关系也还不错,不然顾景言也不会认得他。

    韩泽对于这个小宗门里面的弯弯道道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事情牵扯到了极道,他就要上几分心了,不过在此之前,他有一点还是要问清楚。

    “且不说这苏少安究竟是什么身份,这和阿言有什么关系?”

    用得着你们大老远的特地算上一挂找来?

    后面一句韩泽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是话语间就是这个意思,满脸都写着不悦。

    谁知听到了韩泽这话,绵阳的表情更是尴尬了,还是一旁的绵枫看不惯绵阳吞吞吐吐的样子,翻了个白眼直言道。

    “魔君你与小师叔的事情都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又不知道你们是打着就算不能公开也要利用情敌的名头站在一起的念头,还以为苏少安是打着魔君你的名头找我们的事,自然要来找小师叔了。”

    顾景言:“……”

    韩泽:“……”

    这番话的信息量略大啊。

    “苏少安,找小剑阁麻烦了?”

    如果不是这些人如此笃定,韩泽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家里那个整日搔首弄姿研究春,宫图的额,青年??是小剑阁的弟子,现在貌似还有着谋权篡位的心来搞事。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小师叔,魔君,具体的事宜还是由家师告诉你们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顾景言自是不可能拒绝。

    韩泽本不想去什么所谓的名门正道的,但是又不能放顾景言一人离开,再者他怀疑有人在他这里动了手脚,这件事倒不失为一个好的试探机会,琢磨了一下,也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达成了共识,几位弟子松了一口气,气氛变得热络了些,就在这时,绵枫突然惊叫了一声,“小,小师叔,你的修为——”

    “嘘,吆喝什么,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家小师叔进阶半步渡劫了?愚蠢!”

    没等绵枫讲话说完,韩泽便冷冷瞪了他一眼,吓得他立时噤声。

    只是他这么一闹腾,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盯在了顾景言身上,方才注意到顾景言身上的岂是果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之前没来得及注意,如此一看,竟是半步渡劫!

    那岂不是离渡劫飞升只有一步之遥?

    他们灼灼的目光看得顾景言手指不由紧握了下,复杂地看向睁眼说瞎话的韩泽,韩泽还在那里侃侃而谈,“你们小师叔好不容易选了个僻静处晋级,谁知道这样也能被你们找到,好在你们来的时间算巧,否在本座定要扒了你们的皮!”

    “不敢不敢,魔君放心!”

    “行了,老老实实赶路吧,再有一句废话,小心本座翻脸!”

    从头至尾韩泽都是一副云淡风轻模样,唯一的一个狠厉的眼神也是因为绵枫的聒噪,所说的话更是半点破绽也无。

    说完,韩泽也没看顾景言,直接传音道。

    “放松,你身上的肉都要僵成一块板子了,你不嫌弃硬,本座还嫌弃硌得慌呢!”

    “那你有种别抱!”

    顾景言没好气地传了回去。

    事情一多一下子分散了顾景言的注意力,比起之前阴郁的模样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就连顾景言自己也没发现和韩泽说话的语气又那么一丢丢的不太,嗯,对劲。

    顾景言没有发现不代表韩泽也没有,听完非但没有松手,揽着顾景言腰部的手臂反而紧了些。

    “唉,谁让本座是你的道侣呢,本座就勉为其难做个靠垫供阿言你休息一番好了,这年头做道侣可真的不容易啊。”

    “你!”顾景言眼神狠狠瞪了韩泽一眼,韩泽倒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没等顾景言发火,立时话头一转,说道。

    “本座之所以这番解释是有原由的,那帮小崽子的话你相信本座可不相信,本座还真的没听说有人能算得出天劫日期和地点,就算是有,这人也应该早就渡劫了,还能屈居在你这么个小门派里?”

    “你怀疑我师姐。”

    顾景言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就不怀疑吗?”韩泽轻笑着挑了挑眉。

    他们这边的动静几乎是瞬间就被时时刻刻注意着两人撒糖的绵阳发现,跟着就叫停了队伍,“师叔可是有什么问题?”

    “阿言,你那小师侄问你话呢!”

    韩泽狭促的笑了笑,顾景言身体僵了僵,咬牙切齿瞪了韩泽一眼,只恨韩泽的话说一半留一半,非但如此,还将包袱丢给自己!

    韩泽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谁让你这么激动还停下来了呢?

    “你们先回宗门吧,等我稍作休整便独自回去就好。”

    深吸了一口气,顾景言忍住了暴打韩泽的冲动,本想再解释一句自己现在形象是在不佳,可没等说话呢,绵阳便一副我都懂的样子。

    “师叔不必多说,弟子明白,也是弟子考虑不周,忘记了以师叔修为自然不用同我们一路,师叔你就放心和魔君再次休整好了,我们现行回去。”

    说完,绵阳就立马招呼着众弟子离开,临走时绵枫目光复杂地看了韩泽和顾景言一眼,叹了口气,也跟着离开了。

    这下子不仅是顾景言,就连韩泽也有些不明白了。

    不过两人正想避开这几个弟子,如此倒是省下了一番功夫。

    虽说如此,韩泽和顾景言还是没忍住支棱起耳朵偷听起已经走远的众人说的话来。

    “都怪我考虑不周啊,小师叔进阶这么大的事情,魔君当然是要和小师叔一起庆祝啊,唉,都怪我,还好小师叔不介意!”

    “要我说你就是想多了,小师叔说不定没那个意思,就是单纯想要休整一下!”

    “师弟,这你就不懂了,小师叔这个修为什么事是一个口诀解决不了的,还穿着那身脏衣服就是为了和魔君搞些情趣,不过也正常,你才多大。”

    “……哼!有辱斯文!”

    顾景言:“……”

    韩泽:“哈哈哈哈哈!阿言,你这位师侄可真有意思啊,不过本座也想知道,难道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你是想要和本座一起共浴,搞些情趣吗?”

    顾景言:好想继续回去在角落里蹲着装蘑菇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泽,你笑够了没有!”

    “没,这件事我能笑上一年,哈哈哈哈哈!”

    “那既然如此,魔君大人盛情难却,我也不好拒绝,不如就一起共浴吧!对了,魔君你不是自称是我道侣,那我和玉轩白做的事情,魔君应当一并照做吧!”

    顾景言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而韩泽的笑声戛然而止。

    啥?

    “一并照做,怎么?魔君不乐意?”

    韩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心里话说了出来,看着顾景言不似作伪的眼神,咽了口口水,脸上也跟着一红,半响之后方道,“本,本座也能理解阿言的心急,不过本座还没准备好,虽说阿言你是散仙之体,但伤到那处,也不好啊!”

    说着话,韩泽脸上更加红了。

    开始顾景言没反应过来,继而猛然一顿,双眼瞪大不可置信地看向韩泽。

    “你说,你要在上面?”

    “是啊!”韩泽不明白顾景言还要多问一遍,想想还以为顾景言是要用某个姿势在上面,苦口婆心地劝道。

    “虽然我在记忆里面看了不少玉,不本座和你欢好的姿势,但是现在你身上不知有无暗伤,还是等着你彻底好了,再用那坐莲姿势吧。”

    顾景言已经被韩泽这一番话弄得彻底懵了,继而猛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记忆?可我从未和玉轩白有过双修!你的意思是,玉轩白想要上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