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3.猝不及防的掉马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场面顿时一度尴尬。

    韩泽不知道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是如何解决的,总之,他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锤爆眼前人的狗头!

    这操作起来看似并没有什么困难,但是也仅仅限于看似二字。

    大起大落之下,顾景言心性突变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是他这般睿智不被外物所迷惑,更多的还是堪不破那心境。

    可顾景言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把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顾景言就这么一句把他给打发了?

    韩泽被气的不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脑海中不断思索着有关于顾景言的一切,试图找出他的弱点,但是找了半天,韩泽没在记忆之中找到些有用的,反而被荼毒地不轻!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景言一席白衣执剑站在前面,头发无风而动,剑尖上面还有几点血珠,顾景言似乎是发现了自己佩剑上面不和谐的东西,微微蹙眉,随手玩了个剑花食指轻弹,血珠立时滑落地上,一点点坠落,一滴一个花瓣,等到佩剑之上光洁如新,地上血迹已然成了一朵花的模样!

    韩泽看了只觉得牙疼!

    明明之前追踪两人的时候没瞧见这么脑残的一幕啊,英姿飒爽一对璧人,这怎么到了他记忆当中就成了这幅样子?

    韩泽丝毫不怀疑这记忆的真实性,这功法是他自己创造的,身外化身回归之时并非是将所有经历过的事情完完全全在第一时间传到本体的脑海之中。

    更多的,是留下自己记忆最深的东西。

    而对于玉轩白来说,记忆最深的不是顾景言耍帅,就是他在尬撩自己,真是——

    真是独特啊。

    偏偏现在骑虎难下。

    哪怕韩泽知道顾景言不是一个好的人选,他现在也别无选择了。

    韩泽回顾着自己的记忆,咬着牙,硬生生地挤出了一句话。

    “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玉轩白是本座,本座自然也是玉轩白,大不了本座变成玉轩白的模样就是了!”

    “你说什么?!”

    就在刚才还是咸鱼蘑菇的顾景言一下子精神起来,冲着韩泽怒目相向,看他神采奕奕的模样,他都要怀疑顾景言还能再渡一次天劫了!

    “呵,感情一事在魔君眼中竟是如此儿戏,你以为你变成了轩白就能取而代之?简直妄想!”

    “本座本就是玉轩白,有何取而代之一说!”

    “总之……”顾景言突然一默,嘴唇嗫嚅了两下,“总之就是不一样!”

    “这能有什么不一样,玉轩白能做的事情有什么是本座做不了的,你就说!但凡有一件本座断然不会纠缠你!”

    韩泽的耐心彻底告罄。

    本来嘛韩泽就是天才,平日修行一日千里,从未尝过几千几百年执着于一件事的滋味,先前对这两人紧追不舍就已经算是极限了,顾景言他这种半天敲不出一个屁来的简直让他抓狂!

    不过此话一出,顾景言上下打量了一眼韩泽,眼中立时又多了一丝狐疑动摇,似乎是在考量韩泽放过自己的可能性,可想了想,就自己摇了摇头。

    “魔君初立极道之时,最擅长的便是玩弄人心,引得多方势力自愿为阁下卖命,阁下的话恐怕是信不得。”

    “你还有完没完!”

    韩泽一把揪住了顾景言的衣领,将人猛地一拽弄到了自己的身前,韩泽要比顾景言高出半个头,猛然贴近,顾景言一个没防备额头险些撞到了韩泽的鼻尖。

    动作愈发粗鲁,另一只手使劲捏住了顾景言的下巴抬起对上自己的眼神,“本座与你好商好量你不听,你信不信本座直接将你关起来,日夜囚禁在自己身边,嗯?”

    说道最后,尾音轻轻上挑,韩泽这人本就邪性,突然这么一来,顾景言近身瞬间被韩泽气息所包围,一时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韩泽说一千道一万,有一句话是没有说错的,他本质上是和玉轩白是同一个人,有着相同的气息,他在第一时间没能闪躲开,一是因为韩泽动作突如其来,二是这气息,怎么可能设防呢?

    而,而且,玉轩白,以前,以前从没这样对待过他。

    顾景言呆愣在了当场,双眼茫然的看向韩泽,这懵懂茫然无措的眼神直愣愣地撞入了韩泽的眼底。

    靠!

    韩泽猛然放手,身上起了一阵起皮疙瘩,耳朵却是微微泛红,不自然避开了顾景言的眼神。

    “那个……”

    “你为何会突然渡劫?”

    韩泽松开手的那一刻顾景言恢复了平静,韩泽摸了摸鼻子,刚想要说什么,就被顾景言一句话打断。

    听到这句话,韩泽立时难看了三分。

    深呼吸了下,道,“怕是有人算计。”

    算计?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韩泽就算是行事无常,但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在知道玉轩白就是他身外化身之前,顾景言还以为韩泽那是因爱生恨故而不管不顾,现在再想想,就算是他想要杀玉轩白,韩泽也不会动手!

    只是韩泽不懂顾景言的沉默,想到方才的事情,韩泽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再解释一番,好让顾景言打消心中那些乱系八糟的念头。

    怕顾景言又语出惊人,韩泽干脆一把把顾景言的嘴给捂了个严严实实,开口就想要解释。

    谁知话还没有说出口,周围便想起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小师叔!你没事吧!”

    “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师叔对不起我我我马上走!”

    来人刚一走近,就看到了韩泽和顾景言那极其“亲密”的姿势,他家小师叔一脸茫然眼睛水汪汪看着眼前人,而另、应该就是他婶婶?则是一脸霸道强势?

    咳咳,三观大受冲击啊!

    “唔唔!”

    顾景言瞪大了眼睛,不住挣扎了起来,韩泽想也没想长臂一揽就把顾景言的挣扎给摁了回去,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啥,来人已经跑出去十米开外了。

    低头一看顾景言满脸都是生无可恋的表情,但是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焦急。

    诶?

    韩泽愣了愣。

    方才他说了这么多顾景言就是一副咸鱼模样,尽管期间曾经多次一言不合愤怒结束,但那无一例外都是遇上和玉轩白有关的事情,其他事情上,韩泽从未在顾景言脸上看到类似焦急的神情。

    这其实是不太正常的。

    毕竟都兵解成了散仙,最受震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可偏偏顾景言自始至终对于自己渡劫失败一事都有些无动于衷,拐带着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是极差!

    可现在竟是破天荒的变了个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想着,韩泽的视线就慢慢飘到了来人身上。

    来人却毫无所觉,虽然背过身说什么非礼勿视,嘴巴里却在不停地碎碎念。

    “真的没想到小师叔是这样的人,平时一副禁欲的模样真的看不出来啊,还直接和婶婶这样撒狗粮!亏我们在山顶上找了小师叔这么长时间,啧啧啧,真是劲爆!”

    韩泽能听到这来人的声音,顾景言自然也能,越是听他说,顾景言挣扎地越是厉害,开始韩泽还有些不明白,突然,一道灵光从脑海中划过!

    “原来,你是在意他的看法啊?不不不,准确的来说,你是怕丢脸啊?”

    顾景言身体猛然僵住。

    “真没想到,我的大情敌,是这种人啊,你说,要是让他们知道你这么丢脸修成了散仙,还没了老婆,该怎么想你这位小师叔啊,嗯?”

    韩泽声音极轻,几乎是趴在顾景言耳边耳语,温热的呼吸喷薄在耳根处,每说出一句话,顾景言的身体就是一僵,说道最后,顾景言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

    唯有眼神不甘示弱地盯着韩泽,似乎是在控诉。

    把我老婆回炉的可不就是你这个混蛋,你还好意思说这句话?

    韩泽微微挑眉。

    怎么不好意思,我身为魔道中人,自然是没脸没皮不是吗?

    顾景言败。

    论没脸没皮,顾景言还真的比不上韩泽。

    被这么一闹腾,顾景言心中的郁结之气倒是消散了不少,尽管想到修为和老婆的事情仍旧有着想要蹲墙角当蘑菇的冲动,但这种念头往往刚冒出来就被羞耻心给压下。

    此刻的顾景言还没发现,自己已然对于在韩泽面前丢脸采取无所谓的态度了,倒是一旁发现了新世界的韩泽瞧见顾景言不再挣扎,现在兴高采烈蹦了个高!

    找了半天,他总算是找出了顾景言的弱点了。

    他统领魔道这么久,最不怕就是和人打交道,但凡是人,必有弱点,有了弱点,就能攻破!

    现在顾景言有了弱点,瞧着刚才那来人的反应,想来是没见过玉轩白的模样,这不正好能拿来利用吗?

    只要他装作自己是是玉轩白,跟着顾景言身边——

    嘿嘿嘿。

    一瞬间,韩泽简直觉得自己现在就是渡过情劫在望了!

    “诶?你怎么站在这里了?小师叔他——啊!韩泽!大胆魔修!快放开我们小师叔!”没等韩泽畅想多久,又来了几个人,为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死死抱住他们小师叔对他意图不轨的男人!

    这不是极道魔君韩泽又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