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抓个情敌当道侣 2.咸鱼蘑菇

时间:2019-10-13作者:沈唐

    山下,一黑一没办法描述出具体什么颜色的两人相对而坐。

    不过与其说是相对而坐,倒不如说是韩泽对着顾景言而坐,而顾景言则是倚靠在了一块巨石上面,若非有这块石头,顾景言恐怕早就躺下去了。

    韩泽有些郁闷,自从他把顾景言从山上扛下来,顾景言就是这幅样子,不就是没了老婆又渡劫失败了嘛,至于这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那你有本事现在就去渡劫,然后也兵解成散仙!”

    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心里话直接说了出来,顾景言难得提起精神回了一句,韩泽心中微晒,嘴上却道,“不好意思,本座实力高强,就算是渡劫也不需要到兵解来保命。”

    韩泽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想太多,可听到韩泽的话,顾景言竟是一改方才颓废的模样,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了一遍,再把把韩泽看得心里毛毛的时候,顾景言扯了扯嘴角,“呵,实力高强。”

    顾景言只说了这几个字就又变成了刚才咸鱼状,韩泽却是通过这么一个细小的眼神一下子领会到了顾景言的意思。

    就你还实力高强?分明是因为你把我老婆回炉了才保住了你的狗命!

    不要细究为什么韩泽能从这短短几个字之中就读出了这么多意思,总之瞧见顾景言这态度,韩泽险些被刺激到渡劫,当即便反驳了句。

    “若非是你将本座媳妇儿给拐走了,本座又怎会提前被引动雷劫。”

    “分明是你胡搅蛮缠!”顾景言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本来我与我道侣好好的,偏生你来横插一脚,我道侣已经多次拒绝你,你还有脸说这句话!”

    越说顾景言越是愤怒,要不是自己的佩剑已经折在山顶上,顾景言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忍住不将眼前这个人直接捅个对穿!

    “那还是本座身外化身呢!照你这么说本座岂不是也成了你的道侣?”

    顾景言:“……”

    韩泽说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可他看着顾景言这蜜汁沉默的样子这丁点子后悔立马抛到了九霄云外,“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本座还配不上你不成?”

    “原来如此。”

    “什么?”韩泽眼睛一眯,突然有了种不太妙的预感。

    “我说你为何对我和轩白纠缠不休,倘若你早早说出这身份,我自不会再纠缠,可你偏偏没说,非但没说还故意做出一副追求轩白的假象,原来目的是在我啊。”

    “你放——”一句话在韩泽嘴边转了一圈又被咽了回去,他是魔道中人狂放不羁不假,但也不能没有什么涵养,深呼吸了下,韩泽冷哼了声。

    “本座炼制这具身外化身本就是为了渡劫所用,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你觉得你这又老天赋有差,活了一千四百多年都没有渡劫成功的人如何当个起本座的算计?”

    越说韩泽的语速越快,“哦,你倒是提醒本座了,恐怕你就是这么打算的吧,引诱本座的身外化身,又做出一副痴情的模样,怕不是想要缠上本座沾本座的光吧!”

    韩泽脾气本就不怎么样,更别说对着的还是让自己计划功亏一篑的老混蛋,一时间有些口不择言。顾景言渡劫失败之后便郁结在心,若非是想要知道真相的心占了上风,顾景言根本就不会多说一句话。

    当然,其中也包含着某些微妙隐秘的心思,可听完了韩泽的话,顾景言原本想要争辩的念头一下子没了。

    韩泽这边说得正带劲呢,猛然发现眼前没了动静,只见顾景言又成了刚才那副咸鱼模样,明明是站着,整个人气场却如同一株阴郁的蘑菇一样,看得韩泽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别看刚才韩泽说得这么欢,但是对于自己身外化身不喜欢自己反而喜欢上另一个老男人还是有些芥蒂的,虽说玉轩白并没有关于自己的记忆,可也不能眼光差吧?

    喜欢上这么一只颓废咸鱼,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喂!”韩泽走上前去,叫了声没回应,抬脚踢了踢顾景言,“喂!!”

    “你说得对。”顾景言抬了抬眼皮。

    “什么我说的对?”

    “轩白能瞧上我这么一个又老天赋又差的人,确实是他眼神不好,现在事情已成定局,你我也不用再有牵连了,告辞。”

    顾景言不想管韩泽到底是什么心思,他现在只要看见他心中就一阵钝痛,再联想到刚才韩泽的话,他更有些无言以对。

    世人都以为他顾景言的天赋不差,而且真正算起来,修炼到他这个修为才不过一千多岁的人寥寥无几,和韩泽这种逆天的天才是没有办法比的,但是足以吊打无数修士。

    可事实办法如此,又有谁知道他私底下有多努力呢?

    玉轩白却是知道的,他知道自己天赋并不好,只能以勤补拙。

    偏偏韩泽说了这么一番话,谁知道这是韩泽自己的心思,还是,还是玉轩白本来就想过的呢?

    不,这或许也不用想,玉轩白虽说没有了记忆,但是见识神志半点也不差,他原以为是自己捡到了宝,现在想来怕是韩泽故意为之。

    所以韩泽都想的东西,玉轩白会不想吗?

    很显然不可能啊。

    早知道这样,那他还折腾什么呢!

    多看韩泽一眼顾景言心中就难受一分,不想有片刻的停留,转身直接告辞。

    韩泽直接傻了眼,他原以为顾景言开口是为了反驳他的话,哪里知道非但没有,他周身的气息更加阴郁了,天知道他刚才都想了什么,要不是确认眼前的人还活得好好地,他都要以为这人是不是就快要没命了!

    更加想不到的是,顾景言转身就走,半点反应地机会也不给韩泽留,等着韩泽反应过来,人都走出很多步了!

    “站住!本座让你离开了吗!”

    韩泽一个箭步追了上去,一把掐住了顾景言的手腕,待把人拽住,立马又松开了手。

    妈耶!这阴郁的气息,要不是知道他就是个人,他还以为是什么犄角嘎达里面的蘑菇成精了!

    “魔君又有何事?人都给你了,你还想如何?”

    “本座留你自然有事!你与玉轩白结契成为道侣,你现在就想这么一走了之?”韩泽声音不由高了起来。

    要是顾景言能离开,早在刚才他被雷劈倒的时候韩泽就走了,很可惜,不行。

    韩泽当初之所以会制造玉轩白,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用来渡过情劫,来日飞升之时合二为一,以成大道,偏生现在非但玉轩白没有爱上他,还和别人结成了道侣,如此一来,别说什么渡劫,还得先偿还与顾景言之间的因果!

    这也正是为什么韩泽在听到了他们之间互称道侣会这么愤怒,细算起来,这可是利用着他的布置,给别人做了嫁衣!

    早先在遇到顾景言和玉轩白之时,韩泽心中就有了些许预感,这情劫恐怕是难渡了,他能感知到玉轩白,能与其心意相通,但是说爱意,却是没有。

    倒是融合了玉轩白之后,他第一次知道这情之一字是何滋味。

    尽管只有记忆,可感觉实在是奇妙的很,带着这种情绪看看眼前之人,如果不是他周身阴郁的气息,也算是不错的对象了。

    至少比之前动不动就哭唧唧的玉轩白要好!

    天知道为什么从来不会哭唧唧的自己怎么分出这么一个玩意儿!

    韩泽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既然玉轩白和他已然结契,那这样一来——

    “那你想如何?”顾景言自然是没错过韩泽方才嫌弃的表情,原本就有些玻璃脆的心噗嗤又中了一箭。

    “说来你抢了我老婆,不该赔我吗?不如拿你抵债!”

    “……”

    顾景言眼神复杂地看了韩泽一眼,长舒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一边说着,顾景言还一边摇着头,“你果然还是对我有企图!”

    “……”

    企图不企图两人暂时无法达成共识,可韩泽决定的事情就不可能任由顾景言的心思。

    先前能为了自己计划纠缠他这么多年,现在自然也能。

    而且现在自己还有着玉轩白的记忆,韩泽丝毫不觉得自己接受起来有多么困难,至于顾景言作何想法,与他何干呢?

    顾景言自是不可能同意,奈何技不如人,纵使想要翻脸还得估量韩泽的实力。

    不过他这不配合,着实让韩泽伤透了脑筋。

    他是为了渡情劫,不是找一个老妈子在眼前哄着伺候着。

    想了许久,韩泽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坦然道。

    “若非你与玉轩白已经缔结了契约,本座又何须在你的身上多费工夫,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本座不可能让所有布置都付诸东流,情劫未渡,你就是想要离开,也要看本座答不答应!”

    “情劫?”顾景言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个词语,身形一顿,再看韩泽眼睛,着实不算作假,低头思量了一番,突然笑了起来。

    他虽提不起任何兴致去做任何事,但是他不傻,韩泽的心思,他能看得明白。

    “我又老天赋又差,长得还没魔君你好看,这渡劫之人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