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898章 办事和半事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不是威胁,而是让你多权衡权衡!”天师妖皇说,“你蜀山剑宗的人被杀了,就算是命,莫非我圣族的人,就不是命了?冤有头债有主,这个道理,你堂堂蜀山剑宗宗主莫非不懂么?居然要滥杀无辜泄愤,这还是你们道门宗门所为么?”

    “没错,灵膺宗主,这种滥杀无辜的是事情,只有我们魔道中人才做的。”黑罗天笑道。

    灵膺的剑眉拧在了一起,踏平哀牢山,他倒是有这个本事,只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引起和魔道、妖道开战的话,却是不明智的选择。如今这修行界,本来资源就匮乏了,人才更是逐渐凋零,若是再来一场仙魔大战的话,纵然将这些妖、魔两道的修士斩杀光了,修道门派也势必元气大伤。

    更何况,若只是为了一个黄灵峰就要引起这么一场大战,似乎也划不来。

    灵膺的心境逐渐平复,不过怒火却并未完全消退:“这里既然是你们的地盘,那么这些域外魔人是怎么回事?是你们谁豢养的?”

    “魔人本皇是豢养了一些,但都是用来当点心吃,可没舍得放出来让你随便杀。”天师妖皇说。

    “反正,也不是我黑罗天的。”黑罗天虽然一身漆黑,但是他可不会给人背黑锅。

    “那究竟是谁的?”灵膺怒道。

    “灵膺,你怎么不问问,你那死鬼门人,为何会到哀牢山来呢?”天师妖皇不客气地说,“咱们这地方,可从来不欢迎道门中人,他的死活,本皇也懒得管了。这家伙怎么死的,是你们蜀山剑宗的事情,若是你灵膺诚心要挑事的话,本皇自然会接着!”

    说完,天师妖皇拂袖而去。

    “灵膺宗主,那本座也就不陪你了。”黑罗天哈哈笑着,也离开了这里。

    灵膺狠狠地一捏拳头,下方的一座山峰化为齑粉,随后他飞身离开了哀牢山。

    此时,灵膺大约也想明白了,黄灵峰肯定不是天师魔皇和黑罗天斩杀的。若是这两个妖魔,他们没必要在哀牢山里面下手,难道真是域外魔人中的强者将黄灵峰给斩杀了?若真是如此的话,却要多多小心才是了。域外魔人之中,可是有极其强悍的存在。蜀山剑宗曾经经历过血魔之劫,对于域外天魔的消息,都格外慎重和小心。

    不够,灵膺已经向蜀山剑宗的门人弟子下令,无路如何,不惜代价也要查清楚黄灵峰的死因。一个化神期强者被斩杀,若是蜀山剑宗不查出一个结果的话,他这个宗主的威信何在?蜀山剑宗的为威严何在?

    就在灵膺去哀牢山装.逼的时候,已经已经远遁千里,落在了海洋之中的一片孤岛之上。

    随后,隋戈才将沈君菱从鸿蒙石中放了出来。

    “你赢了?”沈君菱向隋戈问道。

    “废话!”隋戈装着豪气若干地样子,“敢抢我的女人,那不是找死么!”

    “你的女人?”沈君菱神色复杂地看着隋戈,“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

    “现在!”

    隋戈一个闪身,人便挨着了沈君菱的身体,坚实的胸膛和沈君菱坚挺的胸脯几乎碰在了一起,虽然隔着衣衫,但是隋戈却能够感觉到沈君菱饱满的胸膛隔着衣服给他带来的**的感觉,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引诱着隋戈去犯罪。

    隋戈忽然间变得这么“霸道”了,倒是让沈君菱有些措手不及,她下意识地想要退后一点,拉开她和隋戈的距离,但是隋戈这厮的千变捉虫手从来都不会落空,这时候已经环住了沈君菱的腰肢了,然后反而将她往隋戈的身体上挤压过来。

    胸前那种厮磨的**感觉越发强烈,隋戈的身体也起了原始的变化,而沈君菱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刚刚清理过一场巨大的变故,这时候的沈君菱,更加容易动情。

    两人的脸几乎挨在了一起,彼此都能够听见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

    尤其是隋戈这厮,为了让沈君菱更加相信他对她的感觉,还故意将心跳声弄得跟打鼓似的,不过沈君菱此时也有些意乱情迷,倒是没有识破隋戈这厮的小伎俩。

    “君菱,我等不及了。”隋戈忽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去吻沈君菱性.感的红唇。

    “为什么?”沈君菱微微避开。

    “还用问为什么吗?”隋戈显得有些激动,“你难道不知道,你被蜀山剑宗的那王八蛋给掳走,我是多么的忧心如焚么?若是你被那王八蛋给玷污的话,我真是直接后悔得要死!”

    “你会后悔?”

    “超级废话!”隋戈急得就跟要抓狂似的,“我曾经总是认为,我可以等,我不用着急,等到你觉得时机完全成熟,心甘情愿想要成为我的女人的时候,我们再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不能让别的男人抢在我的前面了。而且,你又是这么一个角色尤物、红颜祸水,我不能再冒任何风险了!你不知道,如果之前不是跟黄灵峰那王八蛋大战一场,我真是恨不得第一时间就把你个办了,我不管那么多了,哪怕是用强——”

    隋戈滔滔不绝的话还未说完,他便无法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沈君菱的红唇已经主动凑上来了,并且完美地贴合、封堵住了隋戈的嘴唇,并且她那灵活滑腻的舌头,直接闯入了隋戈的领域。

    这时候,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毫无疑问,隋戈再也不能承受沈君菱被别的男人掳走的事情了;而沈君菱,虽然表现得很镇定,但是之前内心之中也是担心无比,她知道在黄灵峰那种人面前,她就算是想要反抗都不行。幸好,黄灵峰这厮眼高于顶,口口声声说不会对沈君菱用强,要让沈君菱甘心情愿地做他女人。否则的话,只怕两人都要悔恨终生了。

    以前,沈君菱的心头还有许多的顾虑,但是在这个时候,什么顾虑都顾不上了。

    两个人都以最热烈的方式回应着对方,勾动着对方。

    虽然此时还是青天白日,但是这一对已经发.情到极点的男女显然是不会理会了,两人都是不顾一切的摸着对方。

    以天为庐,地为席。

    当两人身上片布不剩的时候,隋戈身边无数的野草飞速生长,编织成了一个真正的“爱巢”,急促的喘息之中,沈君菱用诱惑至极的声音说道:“你好像……太……急躁了吧?”

    “心急才能吃到热豆腐!”

    隋戈果然是急了,急得闯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随后,这小小的青色“爱巢”之中,传来一声似是痛苦而又似**的声音。

    伴随着这声音,隋戈终于和沈君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

    此时,一种被紧密包裹的满足感从下体一直蔓延到了全身。是的,此时的隋戈终于满足了,因为这个妖精般的沈君菱,终于成为了他的女人,终于不再逗得他心痒痒,却让他无可奈何了。

    短暂的停顿。

    沈君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柔情地看着隋戈:“死衰衰,现在你终于满足了吧?”

    “心灵上得到了满足,但是身体上还没有。”隋戈坏坏地一笑,开始缓缓地动作起来,两人正要好好享受着欢快的一刻,但是这时候隋戈的手机却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隋戈恨不得将这手机直接粉身碎骨,但是气氛已经被破坏,沈君菱向隋戈说:“接电话先吧,最近是多事之秋,还是稳着点好。”

    隋戈只能点头,接了电话。

    “什么!”

    隋戈接了电话,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然后接着说,“君菱没事,我们马上回来。”

    “是不是大老婆打来的?”沈君菱说,“究竟有什么事情?”

    隋戈只得草草收兵,郁闷之极地说:“崆峒门和蜀山剑宗的人上门了。走了!”

    在极其无奈之下,隋戈只得压制住心头的**,然后将没有喷射出的种子炼精化气,赶紧将沈君菱收入了鸿蒙石中,飞速赶回茗剑山。

    在半路中吹了一阵风,隋戈也就逐渐冷静下来了。他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忌讳,好事情总是一半不到就被打断了,跟沈君菱如此,跟孔白萱的事情更是如此,想想都觉得憋屈。不过呢,好的事情是跟沈君菱总算是做了最关键的一步,至于后面的事情,找个合适的机会还能补上。

    当下,最重要的是想着如何打发崆峒门和蜀山剑宗的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时候隋戈还不能彻底得罪崆峒门和蜀山剑宗,只能想办法虚与委蛇。

    隋戈很快回到了茗剑山,而此时,崆峒门和蜀山剑宗的使者都已经到了迎客厅。

    对方没有立即动手,显然是因为还不能肯定这事情是隋戈干的,并且他们对神草宗看来也并非完全没有一点忌惮。

    隋戈已经寻思好了对策,这时候昂然进入了迎客厅,然后很是不满哼了一声:“你们当中,哪位是蜀山剑宗的使者?”

    这两个使者不禁诧异,显然没想到隋戈居然还敢在他们面前先声夺人。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飞速中文网 -  ,您的最佳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