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少年药王 第797章 最后一击

时间:2019-10-13作者:逐没

    出手的刹那,帝凡整个人都化为一道犀利得无法形容的剑光,那剑光只一闪便消失了,下一刻便出现在隋戈的面前,狠狠地刺向他的胸膛。 飞速中文网

    帝凡的剑帝一击,其精髓便在于快,在于迅猛,以至于可以在一瞬间割裂空间,钻入虚空之中,下一刻出现,已经是在对手面前,防不胜防。更何况,这剑帝一击可是融和了帝凡元婴后期修为和灵器白帝剑的全力一击,威势凌厉,如何能够抵御。

    正因为如此,帝凡才有十足的信心,可以用这一击将隋戈彻底灭杀。

    只是,果真如此么?

    当帝凡的剑帝一击出现在隋戈面前的时候,他仍然在吟唱着,似乎懵然不知,但是他的拳头却像是有了灵性一样,准确无误地轰向了剑帝一击的剑尖,此时的隋戈,如同一个庄严肃穆的圣人,口中念道:“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这一拳,就叫‘草木一界’!”

    说话的当口,隋戈的这一拳终于轰在了对方的“剑尖”上。

    草木一界,这一拳蕴含的力量,是整个鸿蒙石和弱水宫中所有灵草的释放出来的力量,代表的是鸿蒙石中的草木世界。隋戈通过“灵草之歌”,贯通了鸿蒙石内外灵草的精神,跟这些草木的精神融为一体,然后打出了这代表一个“世界”的一拳。

    隋戈的修为境界,的确不如帝凡,即便是结成了第八丹,精神力突破天星心功第七重仍然如此。元婴后期的修为,终究不是隋戈现在能够超越的。

    但是,隋戈却不是以它自己的实力来个帝凡对抗,而是调动了鸿蒙石内外的灵草、灵木的力量对帝凡进行攻击。因为对于鸿蒙石中的草木来说,隋戈就是它们的造物主,就是它们的主心骨,如今隋戈要被人击杀,对于这些灵草灵木来说,就如同是大厦将倾、树倒猢狲散,所以这些草木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它们其实都明白,如果隋戈没了,它们的世界也会崩塌。所以,它们要借助隋戈的身体和精神,一齐释放出它们的力量和气势。

    这便是草木一界的来历。

    可以说,这一拳等于是隋戈和鸿蒙石中全部草木一同释放出来的力量,另外还蕴藏了弱水宫这些刚生根发芽的灵草的力量和气势。

    帝凡的剑帝一击,无可否认是霸道绝伦的奇招,尤其是以它元婴后期的修为施展出来,的确是可以横扫整个元婴期的修士。但,它终究只是修士,不是仙佛,因此自然无法跟一个“世界”抗衡。

    隋戈携带着草木一界的拳头碰上“剑尖”的瞬间,帝凡便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可匹敌的力量从隋戈的拳头上涌了出来,让它感觉到它面对的不是隋戈,而是一个神奇而强大的世界,那一个世界中拥有无数的草木,无数草木得道形成的精灵,它们一齐向帝凡发动了攻击,只因为帝凡亵渎了它们的神灵,所以引起了它们的全力反扑……

    一个人再强大,终究无法匹敌一个世界。

    轰隆!

    在剧烈的爆炸和灼灼的亮光之中,帝凡人宝合一所化的长剑开始土崩瓦解,它就像是一颗铁钉不自量力地撞在了一个铁锤上面,于是直接就被锤扁了。

    剧烈的爆炸引得镇魔殿地动山摇,好一阵才完全平复下来。

    帝凡的人宝合一状态已经解体了,它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的傲气、自大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疑,最后口中吐出三个字:“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隋戈淡淡地应了一句,他认为这一句话很有哲理。可惜的是,帝凡还未听完他的这一句话,整个身体便已经彻底瓦解,化为飞灰,甚至连它的元婴也没有遁出。曾经,它的身体被人打爆了一次,好不容易去取得了南宫太一的躯体,也算是让它比较满意了。谁知道,这一具躯体还未“捂热”,就被隋戈给打爆了。不同的是,这一次帝凡再也没有夺舍的机会了。

    白帝剑,就躺在帝凡之前站立的地方,它的器灵已经被震死了,退化成了绝品宝器,这让隋戈同学很可惜。另外,白帝剑的旁边,还有一样东西,引起了隋戈的注意:

    那是一块紫色的晶体,看起来像是紫玉玉符,上面有无数的符文,并且还有光华在流转。

    这东西,隋戈一眼便知道必是这如梦水谷的“钥匙”了。

    千辛万苦,终于得到了这东西。

    隋戈一闪身,立即将这两样东西卷入了手中。

    嘎嘣!

    就在这时候,隋戈的身体传来了一声树木崩裂的声音,他身上的青色木纹,一下子绽出了无数道深深的血口,鲜血狂飙而出。

    同时,隋戈身体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楚。

    刚才打出一击“草木一界”,虽然威力异常地强大,秒杀了帝凡,但是也终于还是伤了隋戈自身。

    草木一界,那是鸿蒙石中所有草木一起释放出来的力量,虽然这一招还不完善,释放的力量也没有达到顶端,但是毕竟是一个世界的力量,所以帝凡和它的白帝剑根本无法承受。

    而正因为这草木一界太强大了,隋戈自己的身体,又如何能够承受?

    这一招一式,固然最后打在了帝凡身上,但是毕竟是以隋戈为载体施展出来的。

    如此庞大的力量,显然是远远超过了隋戈身体承受的极限,使得原本就已经受伤的他更是伤上加伤,身体的状况看起来异常地吓人。

    自从隋戈修道以来,这一次可说是他经历过的最艰苦的一战,也是最危险的一战。

    此时的隋戈,不仅仅是全身都是伤,而且连内脏都、经脉都受到了损伤。更恼火的是,他体内的鸿蒙树也收到了损伤,鸿蒙树的树干上都出现了裂痕,让隋戈觉得触目惊心。

    鸿蒙树,如今可是隋戈的根本所在了。刚才的“草木一界”,隋戈的身体是载体,鸿蒙树也是载体,因为鸿蒙石中的力量都是通过它的根须、枝干传递到隋戈身体当中的,在这个过程当中,隋戈明显地感觉到鸿蒙树不仅承载了从鸿蒙石中提取的庞大力量,而且还引导和缓和了这一股力量,因为它跟隋戈的精神力和身体融为一体,它感觉到这一股庞大的力量不是隋戈目前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的。

    所以,鸿蒙树的受伤,是因为它替隋戈分担了一部分力量冲击,而这正是隋戈所感慨的地方。

    许多人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很多时候,无情的是人,而非草木。

    这鸿蒙树,虽然是幼树,但是却已经知道护主了。

    感慨之余,隋戈的神念迅速回到身体当中,虽然已经拿到了如梦水谷的阵法钥匙,但是危机却没有完全解除,这弱水宫内外,都还要许多的魔物,若是让这些没入冲入镇魔殿来,只怕又要功亏一篑。如今,就只能看如梦的情况如何了。

    “隋戈,你拿到了阵法钥匙?真是太好了!快给我吧。”

    这时候,镇魔殿之中忽地响起了一个天真、纯净无暇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任何人听到这个声音,都会觉得不禁陶醉其中。

    隋戈循声望去,只见镇魔殿的前方出现了赤足的白衣少女,长发如瀑,肌肤胜雪,就好像是雪山上的仙女一样。

    “你是谁?”隋戈问到。

    少女微微笑着,笑容如同夏日消融的冰雪:“我是如梦。快吧阵法的钥匙交给我吧,你先疗伤,其它的事情,你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好。”隋戈点头,准备将这阵法要是交给少女。

    轰隆!

    就在这时候,镇魔殿的入口处一声巨响,接着传来了洛飞丹、西门玄鳟等人的惊呼声。

    群魔终于杀了进来!

    “还不把钥匙给我!”少女向隋戈喝道,语气之中有些怒意了。

    “好。我给你!草——木——皆——兵!”

    隋戈做出给钥匙的动作,但是给出去的却不是阵法钥匙,而是草木所化的“兵器”。在这弱水宫之中,隋戈进入的时候,就已经撒下了很多灵草种子,这个想法是它一时兴起的,并未经过算计,只是隐约觉得这样做可行,反正他也不缺灵草种子。随后,隋戈吟唱出“灵草之歌”,将鸿蒙石内外的灵草灵木练成了一片,弱水宫中的这些灵草也被激发出了生命力,在弱水宫坚如钢铁的地砖上生根发芽,但是因为这些灵草并非生长于灵田、灵壤之中,所以终究不能长成真正的灵草,本来只有凋零的结局,但是此刻,在隋戈青帝木皇甲胄的最后召唤下,它们将最后的生命力和元气都化为了利刃,做出最惨烈的一击!

    嗖!嗖!嗖!嗖!嗖!嗖!

    整个弱水宫中,都响起了劲气破空的声音,如同有千万支利刃在空中穿梭。

    那些刚刚生长起来的灵草,所有的叶片都飞了起来,向着弱水宫中的魔物密密匝匝地射了过去。

    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

    无数的魔物,顷刻间丧命。

    尤其是一批刚刚冲入镇魔殿的魔物,在走进入口的瞬间,立即就被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利刃”给射成了刺猬,根本无法闪避。

    看见这状况,洛飞丹、西门玄鳟、秦婉仪等人目瞪口呆。

    这几人如今也是浑身浴血,本以为这些魔物冲进来之后,他们几个人就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隋戈还有这等恐怖的后手,竟然在一眨眼的功夫将这些魔物全部歼灭。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隋戈施展最后一记草木皆兵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镇魔殿中,那少女的情况也一样。

    隋戈同学摆明了是要辣手摧花,所以至少有上万的草叶向着那少女冲了过去。

    那少女先是惊讶和愤怒,但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没想到人类修士中也有聪明的人物。隋戈,你坏了我的好事,我记着你了!”

    这少女的声音还未消失,人影却已经消失在镇魔殿了。

    www.778.com 飞速中文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小说推荐